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三十八章 雪中送炭
    深市,顺风集团大楼,总裁办公室内,靠在办公椅上的王伟正在刷着手机屏幕。

    现在是午休时间,每次餐后他都会拿出半小时的时间放松一下,看下围脖上的热搜,或者看下今日的头条新闻。毕竟像他们这种和互联网合作密切的企业,关注时事热点也是必须的。

    “金大本科生发表9篇sci论文……现在的本科生这么厉害了?”王伟笑着摇了摇头。

    点开热搜,出现在首位的,是知名科普作家祝方才的文章。

    看到这个人的名字,王伟的眉头微微皱了下,第一印象就不太好。

    这个祝方才算是个名人,在围脖圈里以怼人出名,本身却没什么本事,被称作祝大嘴。对于这种哗众取宠的小丑,他这种实干家向来就不怎么喜欢。尤其是这人喜欢批判华国教育,每每谈到这个观点,总是把他王某人的高中学历拿出来说事儿,当证明自己观点的论据。

    虽说王伟并不介意自己高中生的身份,否则以他的财力随便去哪个学校捐点钱,混个荣誉博士的学位能有多难?

    只不过,整天把他“高中生”挂在嘴上,就有些烦了,毕竟没人喜欢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揭短。

    看到这个人的名字,王伟连点开文章的兴趣都没有了。文章看都不用看,无非是一套搬弄是非的春秋笔法。

    从本科生的九篇论文大谈华国学术界?

    你算老几呀?

    就在这时,办公室门口响起敲门声。

    “进来。”

    进来的名字叫梁胜豪,是公司无人机物流研发中心的技术总监,毕业于加州理工大学,拥有物流管理学与计算机双博士学位。而他的年龄,才刚刚三十出头而已。

    因为最近无人机技术出现新的进展,无人机物流这一概念被炒热。为了紧跟时代的潮流,顺风身为国内民营物流公司中的龙头企业,在这一领域自然不愿落下,所以和大江无人机合作成立了无人机物流项目,并且投资5亿在深市建造了一座全新的研发中心。

    当然了,受到硬件条件的影响,短期内想要实现无人机配送还是存在巨大难度的。

    王伟心里自然也清楚这一点,所以这座研发中心名义上虽然是无人机物流研发中心,但从事无人机物流研发的研究人员却并不多,主要的研发项目还是集中在智能物流这个方向上。

    即,以大数据驱动的仓库选址和宏观商家销售预期,以及改进物流中心自动化分拣技术等等。

    走到了办公桌旁边,梁胜豪将一份计算机期刊放在了桌上,笑着说:“王总,我帮你找了个人才。”

    “哦?”王伟放下了手机,瞅了眼桌上那份期刊,笑着说,“《现代通讯与地理信息技术》?你上次不是还和我说,计算机期刊滥竽充数的论文太多,自己倒是订阅了两本?”

    “计算机方面的期刊我一直都有订阅,尤其是几个关于人工智能研究的核心刊物,只是很少留意国内期刊罢了。”推了推眼镜,梁胜豪继续说道,“也亏我刷热搜的时候正好看到,否则这几篇论文恐怕就埋没在垃圾堆里了。”

    “你说的该不会是?”王伟的表情有些古怪。

    “没错,那个本科生发了九篇论文,我看了下,里面提到的观点和几个算法很有意思。只是……”

    哟?

    本科生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他从海外聘来的博士觉得有意思?

    王伟来了兴趣,坐起来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他的研究具有一定……超前性,”斟酌了下用词,梁胜豪继续说道,“无人机物流目前来说还只是个概念,没有一家公司生产的无人机能够达到无人机送货的硬性标准。所以全球主流物流公司,关于无人机物流这一领域的研究,目前还是针对硬件上的。”

    王伟点头,继续问道:“这我知道,然后呢?”

    “而他论文中讨论的内容,是基于无人机送货可行这一基础上进行的。比如,他论文中提出,在城市中构建物流‘蜂巢’这一概念,与分拣中心对接,将无人机引入gis系统,在无人操作的情况下自动寻路,通过摄像头识别收货地址,基于人脸识别技术确认收货对象,通过手势确认签收,以及在无人机被拦截的状态下自动上传报警数据……”

    说到这里,梁盛豪停了下来。

    食指在办公桌上轻轻点着,王伟陷入思索,隔了好一会儿,开口说道:“所以,他只是提出了一个概念?”

    如果只是提出概念的话,那没什么好说的,只要会做ppt,谁都能在人工智能这个大命题上随便扯两句。能提出这些,也只能说他对于这方面有所了解。

    如果只有这种程度的实力,别说是过他这一关了,连他派去校招的那些hr那关都过不了。

    “不只是概念,”梁胜豪摇了摇头,“其中还涉及到了一些算法,主要是关于人脸识别和gis系统方面的,而这才是我看好他能力的地方。尤其是他在人脸识别这一块编写的几个算法,虽然以我的观点来看稍有瑕疵,但依旧可以说有相当的开创性,甚至于我们的研究中心直接拿过来继续开发都没什么问题。”

    不只是想法而已,这个陆舟还在这个想法的基础上进行了实现,如此一来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就好像一个人说“我要在这盖一栋房子”,而另一个人把地圈起来,并且在上面放两块砖。两个人创造的价值,是有着根本区别的。

    至于这个本科生的研究进展已经实现到了百分之几,其实王伟并不在意,任何研究都需要一个过程。越是高价值的研究项目,需要投入的经费便越是高昂。

    王伟没有说话,而是拿起了那本计算机期刊,翻到了折角的那几页。

    《无人机物流研发前景与框架讨论》

    《一种基于人工智能的像素点分析算法》

    《关于人工智能对动态图像识别的优化算法》

    《一种基于人工智能的人体特征尺寸自动测量方法》

    《……》

    要说水确实有点水了,但即便如此也无法掩盖这几篇论文加起来的价值。

    见总裁不说话,梁胜豪继续说道:“这些算法作为论文发表在期刊上太可惜了,我建议给他发张offer过去,直接把这样的人才挖到我们公司,由我们投资他继续研究。”

    “不急。”王伟摆了摆手。

    梁胜豪皱眉:“您是顾虑他的学历?恕我直言,以他目前展现的能力来看,即便是专门从事人工智能应用研究的研究生,也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而且无人机物流这一块,虽然短期内我们用不上,但进入这一领域是迟早的!从现在开始人才储备,总比以后再去和别人抢人要好吧。”

    作为一门年轻的学科,计算机和其他领域不同,虽然在招聘时学历依然很重要,但这条准则对于一些做出了成绩的技术大牛来说却并不实用。

    毕竟他们属于特殊人才,一般也不会出现在人才市场,而是通常出现在知名猎头公司的名单上。

    “哈哈,这个不需要你教我,我这个人只看能力,不问出处,你又不是不清楚。”王伟笑了笑,把期刊丢在了桌子上,“这张offer不急着寄过去,咱们先压一压。反正目前国内只有我们在搞无人机物流这块,也不怕他被同行挖走。”

    梁胜豪微微一愣,刚想说两句,可随即便明白了总裁的深意,眼睛一亮。

    原来如此……

    还是总裁高啊!

    对于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来说,受到这样的污蔑,自己弄出来的研究成果被贬的一文不值,心里一定憋了一肚子委屈。

    先让祝方才那个跳梁小丑继续蹦哒,把那个叫陆舟的年轻人的性子打磨打磨,等他快扛不住了,这时候顺风集团才高调出马,发一张五十万年薪的offer过去,肯定他的研究价值……

    那他还不得死心塌地地跟顺风一辈子?

    年薪高的岗位永远在下一家公司,所以很多企业搞企业文化,搞员工福利,搞员工持股,无外乎都是为了留住人才。而留住人才的关键,其中一个是让人才看好公司的前景,再一个就是让人才对公司产生感情了。

    某种意义上,后者甚至比前者,关系更重大。

    靠在了办公椅上,王伟笑着说道:“这期刊先放我这儿,事情我会记着的,你先去忙你的吧。”

    “好的。”梁胜豪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