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三十三章 暴走的小强
    把事情交代完之后,杨女士便离开了家。

    站在韩梦琪的门口,陆舟看着手上的门钥匙,想了想,最终还是将钥匙塞进了兜里,伸手敲了敲门。

    嘣——

    一声软踏踏的闷响。

    门像是被枕头之类的东西砸了一下。

    “走开!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进来我就报警!”

    还真是一个性格恶劣的女孩……

    明明声音还挺好听的。

    陆舟耸了耸肩,没有丝毫生气,隔着门说道,“我是无所谓,不管你出不出来我的薪水都是照发。可是这样真的好吗?五个小时可得有一千块钱呢。”

    但凡是人听到一千块钱都会心疼一下吧?

    陆舟试图换位思考,结果还是低估了有钱人的任性。

    “呵,”门背后传来一声冷哼,韩梦琪抬高了音量,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道,“随你便好了,反正那个女人有的是钱,她爱怎么花都是她的事情,你干脆让她养着你呗。”

    那个女人……

    听这语气,母女俩的隔阂还真不是一般的深。

    站在门口等待了片刻,见这小丫头完全没有开门的打算,陆舟也不想浪费时间,便转身回了书房,把放在书房的资料全都抱到了客厅。

    高中的知识他已经很久不碰了,不过看两眼捡起来却没什么难的。毕竟怎么说他也是985大学生,曾经从千军万马中杀上独木桥的一员勇士,没点本事可是不行的。

    坐在了沙发上,陆舟翻了两眼教材,忽然注意到地板上的玻璃渣,不由皱了皱眉。

    强迫症的老毛病又犯了。

    叹了口气,他站起身来,去卫生间找来的扫把,先把这些垃圾给清理掉了。

    然而就他准备放下扫把的时候,那个房门紧闭的房间里面,忽然传来了一声尖叫。

    “啊——!”

    陆舟心中一惊,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二话不说扔下了扫把,向着房间冲了过去。

    掏出钥匙打开门,门刚一推开,一只黑色的不明爬行物体,便向他脚下窜了过来。

    小强?

    陆舟下意识将它踩死,继续向房间内走去,赶忙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

    因为拉着窗帘,房间内的光线很暗。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女生的闺房,也很难想象这种高档公寓中会存在这样的房间。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这里的乱,简直堪比他们的寝室。

    书本胡乱地堆在墙角,和布偶之类的东西堆在一起,膨化食品的包装袋就这么丢在地上,甚至还能看到地板上残留几粒薯片的渣子……难怪小强会跑进来觅食,这玩意儿对油是最敏感的。

    披散的长发微微凌乱,一个娇小的身影缩在床铺的角落,双手死死拽着枕头,抱着膝盖瑟瑟发抖。她的身上穿着宽松的睡衣睡裤,白皙的脸蛋紧紧绷着,嘴唇咬得都开始发青,看她那一脸惊恐的样子,就好像是撞见鬼了一样。

    “死,死……”

    “死?”

    “死了没?”嘴巴打着哆嗦,韩梦琪战战兢兢地瞅了眼床底下,想下来又不敢下来的样子。

    陆舟微微愣了下,随即表情古怪地看了眼脚旁边。

    “你说的是……蟑螂?”

    韩梦琪紧张地点了点头。

    “已经死了,在这儿呢。”陆舟叹了口气,用手指向下指了指。

    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没想到就是只虫子。

    踩死不就行了。

    至于吗?

    一听说自己的天敌已经死了,韩梦琪这才松了口气,绷紧的身子放松了下来。

    不过很快,她又如临大敌地盯着陆舟,掏出了苹果手机,警惕地说道:“谁,谁让你擅自进来的,快出去,要不……要不我真的报警了呀——!你干嘛突然开灯,你,你这个……无礼之徒!”

    突然亮起的灯光,把韩梦琪的眼睛刺了下,令她下意识抬起胳膊护住眼睛。

    陆舟没有理会她,转身去卫生间拿来了扫把回来。

    除了地板上的包装袋,还有床底下和房间的边边角角,他都挨个清理了一遍。

    结果这不打扫不知道,一扫还真吓一跳。

    看着扫出来一大堆垃圾,陆舟擦了下额前的灰,忍不住吐槽了句:“屋子里堆这么多零食,你是打算养蛊啊!”

    被这么一说,坐在床上的少女脸一红,气愤道:“要你管……多管闲事。”

    陆舟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箱子里的零食,问:“你中午就吃这些?”

    “……”

    少女冷哼了声,不说话。

    陆舟没说什么,将垃圾袋扎起,转身向门外走去,还顺手带上了门。

    看着关上的门,韩梦琪倒是微微诧异了下,抓紧枕头的手稍稍松开。没想到那个绝情的老妈,请来的这个家教竟然这么快就“妥协”了。本来她都做好了长期对抗的打算,结果现在却是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回到了客厅,陆舟翻开了高中的数学必修教材,一本本在茶几上摊开。

    不只是学校的教材,还有像是教辅资料,往次月考的试卷也都在杨女士留下的那堆资料里。也正如杨女士所交代的,她的数学成绩确实不怎么样。

    150分的卷子,连一半都考不到,最高一次也不过勉强80分。

    这样的成绩别说是考一本了,能不能上本科都成问题。

    不过她的语文成绩倒是挺不错的,陆舟看了下她的作文,发现写的意外挺有文采的。还有英语,不说有多高,但基本上也在120分以上。至于生物化学物理,忽高忽低,不好评价。

    “这基础还学什么理科……直接考文科还能抢救下。”

    陆舟摇了摇头,从桌子上拿起笔来,开始在a4白纸上写写画画了起来。

    高中数学并不难,当然,这里不讨论题型的复杂变换,只是纯粹地从知识量这这一角度进行评判。

    一本必修一讲到的知识点,不过一个集合和一个初等函数,大概需要40个课时来讲,而大学一堂高数课讲到的知识点,可能都不止这点。

    这也是很多人高中成绩在年级名列前茅,但去了大学却各种不适应的原因。因为讲台上的老师不是在开火车,而是在开火箭。

    韩梦琪的基础很差,但在陆舟看来,却不是没有挽救的余地。

    毕竟,考试不是竞赛,考察的都是基础。

    把基础打劳了,即便考不了140以上,把120的“基础分”拿全了,一样是个可观的分数。

    四本必修课本摞起来看着吓人,可其实涉及到的知识点,其实也就那么回事……至少对于昨天晚上爆肝过完了《解析几何》整本书的陆舟来说是如此。

    首先,他要列一份大纲,将必修1452四本书的知识点全部归纳进去。然后再根据韩同学往届的考试成绩,将她未能掌握的知识点标出来……虽然这些东西,本来都是应该由她自己去总结的。

    总之,不管“客户”的态度如何恶劣,陆舟觉得既然自己接下了这份工作,那就有义务将它做到最好。

    不求别的,至少对得起这一小时200块的时薪。哪怕是对家教市场毫无了解的他也知道,这份工资绝对是高于市场平均标准了。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大概到了五点半种的样子,陆舟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活动了下微微发酸的肩膀。

    看着茶几上那一摞字迹工整的a4纸,他的嘴角不禁勾起一丝笑意。

    虽然一开始有些麻烦,可当一件事做完之后,回过头再去看,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马上就要到六点了。

    有了这份成果,今天的打工也可以算是交差了。

    这时,不远处的房门,传来一丝轻微响动,紧接着一道娇小的身影从里面钻了出来。

    陆舟抬起头看去,只见她那身睡衣睡裤已经换成了休闲的t恤和牛仔裤,不过披散的长发还是乱糟糟的。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站起来的她,比坐在床上缩成一团的时候,更显得娇小了。

    尤其是那犹如平面几何的小身板,根本看不到任何起伏,和她的表姐完全是对立的两个极端。

    “看,看我干什么……我报警了啊。”

    陆舟叹了口气:“别总拿报警威胁我好不好,我什么也没做,你报警也得有个理由吧,扰乱治安可是得拘留的,你可想清楚了。”

    “……”

    被陆舟的淡定弄得有些没脾气,韩梦琪咬着嘴唇不说话,转身冲进了洗手间。

    看着关上的门,陆舟心中恍然,原来是憋急了。

    我说怎么舍得出门了。

    不一会儿,洗手间里传来冲水的声音,洗过脸的韩梦琪,绷紧着脸走了出来。

    在路过客厅的时候,她忽然注意到了茶几上的东西,不由微微愣了下,皱眉道:“这是什么?”

    “你自己的教材都记不得?多久没碰书了?”

    “……要你管。”看着那厚厚的a4纸,韩梦琪小声嘀咕了句,别过头去,转身走向厨房,“我饿了,你自己随便吧。”

    “你妈马上要回来了,不等她一起吃吗?”靠在沙发上翘起腿,陆舟看着韩梦琪的背影,认真地说道,“我觉得既然是一家人,还是坐在一起吃饭比较好。”

    回过头来,韩梦琪冷冷一笑。

    那笑容,实在不像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脸上该出现的表情。

    “等她?难道她没给你发消息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