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三十一章 我这人怎么吃都不长肉
    咬着拇指,两团秀眉紧蹙,陈玉珊盯着棋盘苦思冥想。

    败局已定……

    一点儿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用了好一会儿时间,才算是接受了这个现状,她用试探的口吻提议。

    “……再来一局。”

    陆舟叹气,望天。

    “我认输行吗?”

    “不可以!”

    陈玉珊气得想跺脚。

    问数学题的时候总是被“嘲讽”太简单、“又是一道送分题”、“考研来得及吗?”,本来她还指望着从跳棋上找回些面子,结果陆舟一点面子都不给,连着赢了她十把,而且还是让她先走。

    难道自己的智商其实很低?

    三年来一直以学霸自居的陈玉珊,不禁开始怀疑人生了起来。

    看着固执地推掉棋盘,坚持还要来一把的陈玉珊,陆舟忍不住问道。

    “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陈玉珊一脸烦躁:“你问。”

    陆舟一本正经地问:“你是如何产生了你的跳棋水平很强这一错觉?”

    听到这问题,陈玉珊脸一红,尴尬说:“小时候……我和我爸我妈下,从来没输过。”

    “得多小?”

    陈玉珊小声说:“……好像是小学。”

    我的天!

    小学的事你还记得啊!

    而且你老爹老妈明显是让着你的啊,你难道就没和别人下过吗?

    不知道为什么,陆舟忽然有些同情这家伙了。

    午饭是加了芝士的海鲜至尊披萨,杨女士确实没有骗他们,这家咖啡厅的披萨确实好吃。

    虽然价格有些贵,但反正花的不是他自己的钱,甚至于陆舟还留着肚子,点了一份冰淇凌作为餐后甜点。

    看着大快朵颐的陆舟,坐对面小口吃着三明治的陈玉珊忍不住吐槽:“……你还真是能吃,小心吃成个大肥子。”

    “我倒是希望能胖点,”一边吃着撒着巧克力慕斯的高热量冰淇凌,陆舟一边若无其事道,“可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人怎么吃都不长肉。”

    周围忽然安静了下来,陈玉珊也不说话了。

    emmm……

    好像这个玩笑有些拉仇恨?

    感觉到有股怨气正在弥漫……

    陆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

    回到学校已经是下午两点,这会儿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

    因为怕晒黑,陈玉珊也没敢在外面多呆,挥手和陆舟道了声别,便迅速返回了寝室。

    陆舟见时间还早,先是回了趟寝室,把电脑和从图书馆借来的书带上,然后便去教学楼随便找了间没人的空自习室坐着。

    距离抗药性结束还有差不多四个小时,从六点开始服药,一直到晚上11点都在药效期内,撑一撑熬到12点也不是问题。这个时间图书馆早就关门了,所以今天自然是不能在图书馆自习的。

    虽然按照原计划,他是打算隔一天用一次药的,但明天正好有事儿,为了不浪费宝贵的时间,尽早完成奖励任务,他决定今天适当的爆肝一下。

    打开电脑后,陆舟先是检查了下电子邮箱,发现王晓东已经把做好的程序发了过来。

    将程序下下来扫了两眼,陆舟先是将代码提取到文本中备用,然后按照数学建模论文的格式开始写作。

    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搞定了论文,他将论文和程序一并打包,扔进了刘老师的邮箱。

    “……先去食堂吃顿饭再回来干活儿吧。”生了个懒腰,陆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向教室外走去。

    因为暑假的缘故,食堂里人迹罕至。

    好处是不用排队了,坏处则是不少食堂大妈也跟着学生们一起放假了,食堂窗口只剩下了几个。

    不过这对陆舟倒是没什么影响,一般情况下他晚上都是一碗面解决的。

    吃饭的时候正好碰上了老唐,陆舟便走上前去打了声招呼,端着碗坐在了教授对面。

    唐教授看到陆舟后笑了笑,用闲聊的口吻问:“数学建模准备的怎么样了?”

    陆舟也笑了笑,说:“还行吧,刚把作业交刘老师那儿呢。”

    “最近在研究些什么呢?”

    陆舟知道唐教授问的不是数学建模的事儿,于是想了想,说:“最近看了篇文献,是关于gimps的研究计划进展……”

    唐教授眉毛一挑,笑着问:“中科院的那篇?”

    “是的,”陆舟点了点头,“我把92年那篇《梅森素数分布规律》论文翻出来看了下,发现里面的猜想很有意思,但过程实在太短了,几乎只有一个结论,就试着研究了下。”

    “那篇论文啊,我知道,”像是想起了什么怀念的事,唐教授感慨了声,“周先生的那篇论文,也算是在国际上,为我们华国的数学界狠狠扬了一次威。”

    唯一遗憾的就是,那篇论文太短了,不过短短两页。虽然提出了梅森素数分布的精确公式,但却并没有给出证明过程,所以只能作为猜想发表。

    停顿了片刻,唐教授看着陆舟,笑着说,“说起来,你不继续研究你的线性泛函,怎么跑去研究梅森素数去了?”

    “呃……可能是兴趣使然?”

    陆舟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这句鬼话,以至于最后不小心带上了疑问的语气。

    果然没信他的鬼话,唐教授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这小子在数学上的天赋是没话说,就是人太浮躁了。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能敲出个什么成果?有功利心没什么,毕竟搞研究的也是人,可你以为梅森素数是那么好算的?你说的那个gimps项目花了整整八年的时间,都没搞清楚这第44个梅森素数究竟是不是第44个这个问题,你以为那奖金是那么好得的?”

    虽然06年就已经找到了第44个梅森素数,但是直到现在14年为止,学术界对于第43个梅森素数与第44个之间是否存在还未被发现的梅森素数持保留观点。

    因为这个数字实在是太庞大了,涉及到的运算量也超乎人的想象。

    而且目前来看,根据gimps项目的悬赏标准,想要拿到下一笔悬赏,只能瞄准第一亿位梅森素数。然而即便如此,得到的与付出的也完全不成正比。毕竟第一亿位的悬赏只有15万美元而已,算这玩意儿付出的成本怕是都不止这个钱。

    说句玩笑话,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去挖比特币,搞什么数学研究?

    认定了陆舟见钱眼开的性格,唐教授主观上的认为,这小子肯定是看到那悬赏,整个人钻钱眼里去了。

    陆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不太好反驳。

    因为解释起来实在太麻烦了。

    您老想怎么误会就怎么误会吧。

    见陆舟不说话,唐教授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继续说道:“你的那篇论文很精彩,不只是我这么觉得,物理院的几个老教授看过了,也是这么觉得。如果你在这个方向继续深入研究下去,我敢断言,不出两年还能出个大成果。咱们就算功利,目光也放长远点。”

    陆舟小声问:“老师,您是不建议我在这个领域继续研究下去?”

    唐教授摇头,说:“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不看好这个方向,一是太冷门了,二是难出成果,三是我自己也没太多钻研,帮不了你什么。如果你只是感兴趣研究研究,我是不反对的。但你要是一门心思钻进去,那是耽误了你自己。话我直说这么多,你自己考虑考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