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十六章 整个一三届,无人能出其右!

第十六章 整个一三届,无人能出其右!

    上午十点,实验楼,数学系办公室。

    坐在办公桌前,一丝不苟地盯着电脑屏幕的唐教授,正在修改论文。

    每每看到那逻辑缜密的演算、论证过程,他的心中便不住生出感慨。即便他以一幅批判的眼光,想找出其中的漏洞让那小子拿回去修改,可他竟然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论述已经完备,没有一行算式是多余的。

    自己所能做的,也只是在论文的遣词造句和部分英文语法部分,帮他稍加改正罢了。

    “后生可畏啊。”心中感慨了句,唐志伟教授靠在了椅子上。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的门推开了。

    来者既不敲门,也不打招呼,这粗鲁的行为让唐教授皱了皱眉,不过在看到那人是谁之后,他的眉头又是不禁舒展,脸上浮现一丝笑容。

    鲁方平,金陵大学数学系主任,和他不但是同事关系,更是老朋友和老同学了。

    “老唐,电话咋关机了?我打你电话半天找不到人。”走进门,鲁方平便笑着问候了句。

    “呵,每年考完试这几天我都得关机,你又不是不知道。”看了眼走回来的鲁方平教授,唐志伟笑了笑,靠在椅子上,拿起保温杯抿了口茶,老神在在地说,“你最近不是挺忙的么。怎么,今天倒是有时间串门了?”

    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下,鲁方平笑着说道:“这不是有事儿要找你帮忙么,我就不请自来了!”

    “你这老东西脸皮倒挺厚,别人找我帮忙好歹提两箱酒,你找我帮忙连根烟都没递过。帮什么忙,不帮!”唐志伟笑骂道。

    “你不是最烦这套么,我要是提着东西来,怕是连这门都进不了咯。”鲁方平哈哈笑着说道。

    唐志伟笑了笑:“行了,玩笑话咱就说到这儿吧,你也别绕圈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直接说就行了。”

    鲁方平拍了下大腿,说道:“哎,这9月份不是要搞什么全国数学建模大赛么?院里的意思是让我们尽量多凑几个队伍,和隔壁的软件院手拉手,肩并肩,争取多拿几个全国一等奖回来,也算是为学院,也为咱学校多争点光!”

    顺便,也算是给年终教研考核兜个底。

    万一要是翻车了,整个大数学院连个国一都没出,开会的时候得多没面子?

    当然了,这些东西鲁主任自然是不会说的。

    “你想……让我当指导教师?”唐志伟微微皱眉,“可我是搞纯理论数学研究的,在数学建模这方面,我恐怕帮不上忙。”

    数学建模和数学研究虽然都带个数学,可却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儿。无论是创新思维能力,还是对新事物的接受速度,唐教授这种专心做学问的老院士,都是很难跟得上那些年轻人的思路的,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辅导了。

    “不是,教师组都已经安排好了,不麻烦您,我就是想找您借两个人,看你带的几个专业里,有没有在数学这方面天赋比较突出,而且思维灵活的?”鲁方平笑着说道。

    “呵,就这事啊。行吧,你来的可真是时候,我这正好有个人才要推荐给你。数应一班的陆舟,你尽管拿去用吧,别客气。”唐志伟笑道。

    “陆舟?”鲁方平皱起了眉头,“这名字我好像在哪见……”

    忽然,他想起来了,这个名字不就是昨天他监考高数时候,那个不到半小时就把卷子给写完,并且还是全对的学生么?

    可是……

    他才是大一啊!

    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大赛,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奥数考试,发张卷子让你做就行了。其重点考查的并不是对理论知识的掌握,而是考察大学生将理论知识运用于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而且根据往届比赛经验,数学建模大赛获奖成绩,与参赛选手数学成绩并非呈现完全正相关,反倒是那种各科成绩均衡的学生,在大赛中更能发挥出良好的表现。

    而且,由于大赛出题涉猎范围很广,大一的选手受限于自身知识面宽度,在比赛中很难发挥作用。

    当然了,如果只是报报名到无所谓,毕竟重在参与嘛,可鲁方平想要的显然不是“重在参与”的那种学生,他想要的是能稳拿国一的那种。

    至于那个陆舟,数学能力虽然不是问题,但知识面还是太狭窄了!

    “觉得太年轻了?”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老朋友在想什么,唐志伟笑着问道。

    “没错。”鲁方平点了点头,“软件院那边对这次联手还是相当重视的,他们那边派出来的选手,是大二的那个计算机天才,高中期间就拿过两次国家级计算机软件创新奖,大一期间就在华国大学生软件杯赛上拿过一等奖。我这里其实也有几个人选,但还是想问问你的意思,我的心理底线至少是大二……你懂我意思吧?”

    鲁方平觉得自己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确了。

    虽然原则上学校鼓励自由组队,可也不反对院系牵头成立正规军,毕竟多拿些国家奖项,对领导来说是个政绩,对学校来说也是种荣誉。

    软件院那边出了这么一个人才,他们这边不说重不重视,至少不能坑队友吧?到时候院里钦定的“正规军”,连国赛的大门都进不去,那可得多丢人!

    唐志伟笑了笑,也不正面回答,而是看着办公桌上的电脑,说:“正好我这里有篇论文,你过来看两眼。”

    鲁方平愣了下,不知道自己这位老同学是啥意思,不过还是怀着将信将疑的想法起身走了过去。

    “线性算子和线性泛函的最优反演理论……你的研究方向什么时候变成这个了?”看着论文的题目和摘要,鲁方平轻咦了声,饶有兴趣的问道。

    唐志伟不答,只是催促道:“别问那么多,把论文看完了,给个评价。”

    装着满肚子的疑问,鲁方平继续向下看去,越看到后面表情越有意思。

    看完了最后一行论证过程,他停在那里想了好一会儿,随后轻声叹了口气,羡慕道:“老唐,说句实话,我挺羡慕你。”

    “我让你给这篇论文给个感想,你羡慕我干啥?”唐志伟失笑道。

    “你说咱们数学系的好苗子,怎么就被你一个人全给垄断了?一个本科生也就算了,带的研究生也是这样。”鲁方平是越想越不甘心啊,为什么他就教不出这种水平的研究生来。

    听到这句话,唐志伟哈哈大笑,笑的鲁方平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这老朋友在笑个啥?

    “研究生?哈哈哈!这篇论文啊,就是陆舟那小子写的!你猜昨天怎么着?我问了他一句打算把论文投稿投哪?他竟然跟我说要投amc!还好我给他拦住了,要不等这小子以后读了博,再回过头来看这篇论文,只怕得后悔的撞墙。”唐志伟哈哈笑着说道。

    鲁方平彻底懵逼了,看了看笔记本电脑上的论文,又看了眼自己的老朋友。隔了好一会儿,他才干咳了声,用不确定的语气,“我说老唐,没必要这么戏弄我吧?”

    “没和你开玩笑,”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唐志伟看着自己的老朋友,用认真的口吻说道,“这篇论文的论证过程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独立完成,我对他的指导仅限于其中几个知识难点的讲解。也正是他对我提出来的那些问题,让我确信了这些论文都是出自他之手。唯一我帮他修改的地方,只是论文的遣词造句,关于论文论证的核心部分和最终结论,我除了感慨之外,甚至挑不出毛病。这个小子虽然性格功利了些,办事儿也有些急躁,可瑕不掩瑜,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你要问我推荐谁进咱们院的正规军,我肯定是推他。无论是论文功底还是数学功底,整个金陵大学一三届学生,无人能出其右!”

    好一个无人能出其右!

    金陵大学整个一三届学生有多少人你造吗?连我这个系主任都不知道!

    然而鲁方平却无法反驳。

    尤其是在看到了这篇论文之后,他心中所有关于对那个叫陆舟的学生的能力的疑惑,都在倾刻间瓦解。

    如果不是唐志伟告诉他,他甚至以为这篇论文是出自研究生之手,甚至是博士生那一级别……

    至少在泛函分析这一领域,他已经达到了本科生不可能达到的高度。

    鲁方平轻咳了声:“我……没什么可说的,说服他报名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这你放心,那小子听我的。你也别急着走了,我打电话给他,现在就把这事儿讲明白。”唐志伟打了包票说道,这就伸手拿起了办公桌上电话。

    作为院里的“正规军”参加这种国家级赛事,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别的不说,那个奖回来,院系的领导知道你的名字,未来四年的奖学金肯定是没跑的。

    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唐志伟也想把这事早些定下来,所以就当着系主任的面,给陆舟打了电话。

    “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嘟嘟嘟。”

    手机关机?

    唐志伟愣了下,皱着眉毛挂断了电话。

    “这小子在搞什么?电话也不接,我回头和他说。”

    鲁方平一点也不急,这个人才他是要定了!

    不说知识量如何,单凭这篇论文的功底,就已经够参赛的资格了。本身数学建模三人队的标准配置就是编程+建模+论文写作,他一个人全能论文写作和数学建模两方面,那这次比赛稳了啊!

    至于陆舟会不会拒绝,他更不担心了。

    但凡是个大学生,就不会拒绝这样的好机会。

    想到这里,鲁方平便笑着说:“那行,这事儿就拜托你了,我还有点事要忙,就不在这儿打扰了。”

    “放心,明天之前我就给你答复。”唐志伟摆了摆手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