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十四章 打工吧学霸
    【刘瑞:数学好难啊啊啊!填空题第五道完全看不懂,选择题最后一题也不会写,最后瞎蒙了一个答案。哎,考砸了,怕是得补考了】

    “……”

    吃饭的时候刷朋友圈,正好刷到了刘某人这条,陆舟嘴角抽搐了下,正准备点个赞略过,可实在是管不住自己的手。

    【填空题第五道题答案……,选择题最后一题选b】

    用手机打符号真特么难!

    编辑完毕,发送。

    舒服!

    陆舟正准备把手机塞回兜里,继续埋头吃面,结果手机震了下,摸出来一看,竟然是刘瑞回的消息。

    咦?这小子回的这么快?

    心中暗暗诧异,陆舟点开了朋友圈。

    【刘瑞:……难道不是选a吗?】

    陆舟笑着摇了摇头,回忆了下那道题目和各个选项的内容,从背包里扯出来一张草稿纸,拿起笔在上面写下了完整的论证过程,然后挑了个光线还凑合的位置拍了张照,给他发了过去。

    【陆舟:【图片】】

    这次刘瑞回复的很慢。

    等了一会儿,陆舟见他没有回复自己,便继续吃面。

    耽搁了这么久,再不吃面条都要发胀了。

    然而就在他这么想,刚把手机塞回了兜里,手机又震了起来,而且这次还是电话。

    “卧槽?这小子怕是疯了吧,还专门打个电话过来?”

    陆舟连忙把手机摸出来,结果一看,来电显示上倒不是刘瑞,而是吴大海。

    说起来,上次中暑还多亏了他把自己送去医院。

    想到这里,陆舟就是一阵不好意思,自己还没打电话向他正式道谢。

    暗道了几声罪过罪过,陆舟按下了接通键。

    “喂?”

    “是我,大海。”吴胖子爽朗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样?身体好些了没?”

    “还行吧,上次多谢了……”陆舟不好意思道。

    “谢个啥?我倒是得谢谢你没出大事儿,”吴大海埋汰了陆舟一句,不怎么在意地继续说道,“晚上有空不?”

    “有空是有空……你要干什么?”陆舟问道。

    “深通快递分拣,一晚上100,来不来?”吴大海问道。

    陆舟立刻问:“在哪儿?”

    吴大海:“校门口有车等着,七点钟出发。要来就赶紧过来吧,我们还差两个人,凑够就走。”

    “我现在过来!”

    挂了电话,陆舟迅速把面条吸溜完,端着碗送上了收残车,便迅速离开了食堂,一边快步向校门口走去,一边给寝室长史尚打了个电话。

    “喂?肘子,啥事儿?”电话那头传来了洪亮的声音。

    “晚上有点事儿,我不回来了。”

    “啥玩意儿?有情况?”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八卦的兴奋。

    陆舟无奈道:“滚蛋,想啥呢,兼职。”

    “……”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就在陆舟准备挂掉的时候,史尚忽然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说道:“陆舟啊,我知道你家里条件困难,有事和哥们儿说出来,大家一起商量商量,没必要做这种事吧……总之,你现在在哪?对方男的女的?”

    陆舟:???

    见陆舟不说话,史尚急了:“卧槽,兄弟,你可千万别想不开。这事做了,得后悔一辈子!你以后还……还怎么面对咱素未谋面的嫂子?你别挂电话,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把电话挂了,我转头就打给辅导员。”

    陆舟:“……你特么在说些什么玩意儿?”

    史尚愣了下,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表情顿时有些尴尬,小声询问道:“……晚上兼职还能干什么,我这是劝你别误入歧途——”

    “快递分拣,滚。”

    那冰冷的声音史尚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陆舟已经挂了电话。

    ……

    面包车就停在门口,看到从校门口走出来的陆舟,吴大海隔着老远便挥了挥手。

    拉开了面包车的车门,陆舟坐在了一个小板凳上,打量了车内的空间两眼。除了自己之外,这里面还塞了十个人,都是金陵大学的学生,而且都是男生。

    显然,晚上也不会有女生出去做兼职,而且还是这种苦力活。

    当然了,做这个其实不累,陆舟以前也搞过两次,至少比发传单轻松多了,唯一不爽就是得熬夜。

    不过想到那一百块钱工资,陆舟还是忍了。

    没办法,他现在卡上总共就剩三千多,到时候上传sci估计还得交一笔不知道多少美元的版面费和审稿费,而他又不愿意给家里增加负担,伸手向家里要钱。

    在别的杂志上投稿是有稿酬的,但这种学术期刊对不起,不但没有稿酬,指不定还得自己往里面贴钱。

    “一晚上一百,工资隔天现结,你们记得把支付宝账号发我。去了分拣中心以后听指挥,要干的事儿很简单,就是把卡车上的货物卸下来,弄到仓库的传送带上。中间会有一个小时休息,休息室里的桌球可以随便打,不过我不建议你们跟那些工人们打,他们都是打钱的,而且技术流的一批,一竿子能捅两三个进去不停的那种。”

    “要搬东西?那不得很累?”一个看上去有些矮的小伙子问道。

    吴大海耐心的解释道:“放心,不需要你用手去搬,踢足球总会吧?两个人在卡车边上把东西拽下来,其他人用脚踹就行了,卸货点到传送带之间的路很滑,除非是电视机冰箱之类的大件,一般的快递费不了多少力气。”

    另一位哥们儿大呼小叫道:“卧槽,用脚踢?给踢坏了咋办?”

    吴大海斜了他一眼,语气老道的说道:“爱咋办咋办,又不需要你陪,你担心个啥?总之放心好啦,那些商家一般把货包的很严实,里面塞了好几层塑料泡沫。你有力气你往死里踹,你要是真有那个本事把那玩意儿踹烂,我送你踢国足去。”

    那哥们儿讪讪笑了笑不说话,心说我倒是想去,你有那本事送我进去吗?

    聊着聊着,就到了目的地,面包车停在了厂房的门口。吴大海掏出手机付了钱,便招呼着同学们下车。

    路口处的那座厂房很大,粗略看过去足足有两千多平米,门口停着好几辆卡车。厂里的那些正式分拣工们已经开始干活儿了,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四处张望着,看到吴大海之后,立刻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过来。

    “人齐了吧?要不你先点个名儿?”咧嘴露出一颗黄牙,那个男人笑着说道。

    “才几个人还要点名?咱赶紧地开始吧。”吴大海老练地给那中年人发了支烟,说道。

    那中年人笑着接过烟,说道,“行,你们跟我来吧。”

    说着,他转身带路,向车间的方向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