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九章 我怕是读了个假大学
    答疑室内,座无虚席

    有志考研的大三学长学姐们,正埋着头专心复习。

    讲桌旁边,坐着的是金大数学系教授唐志伟,只见此刻他已经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正一丝不苟地盯着草稿纸上的题目,右手的手指往复翻转着钢笔的笔盖。

    站在旁边的陆舟很清楚,这个小动作,意味着他陷入了思考。

    “……你从哪儿弄来的题目?”盯着草稿纸上的算式思考了很久,唐志伟忽然开口问道。

    “参考书上有提到傅里叶系数,我就去图书馆里查阅了下相关的资料,发现里面有提到关于傅里叶反演定理的几个变体,以及关于几个变体的应用,我就试着这推导了下,结果发现到了这一步怎么也解不开。”陆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一脸麻烦您了的表情。

    唐志伟看了陆舟一眼,视线继续转向草稿纸,这次他放下了钢笔盖,而是拿起了粉笔,走到黑板旁边顿了顿,伸手在黑板上打起了草稿。

    陆舟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或许是因为预先做过这方面功课的缘故,他发现自己意外能跟得上老师的节奏。

    被讲台上的粉笔唰唰声吸引了注意力,坐在下面复习高数的大三学长学姐们,时不时的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看着黑板上板书的算式,随即又很快将头埋了下去。

    emmm……

    这写的啥玩意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不觉中,整个黑板都被写满了。

    从黑板的左上角写到了黑板右下角,唐志伟停笔,回过头来,看着陆舟问:“这部分看懂了?”

    认真盯着黑板的陆舟点头:“懂了。”

    唐志伟眉毛一挑,问:“真懂假懂?”

    陆舟说道:“真懂了。”

    唐志伟没说话,拿起黑板擦,将黑板上的东西擦掉,拿起粉笔继续板书下一步,心中对于陆舟的评价,却是下降了半分。

    他平生最讨厌两种学生,一种是送礼求他改分的,另一种便是拿着超纲题目在他面前假惺惺请教的。

    尤其是后者,纯粹是浪费他的时间!

    明明对数学不感兴趣,还要摆出自己很有研究的样子,看着都恶心!这种人一天到晚只想着和老师套近乎,完全没有搞清楚自己学习到底是为了什么?

    写完到末尾处,还剩几行步骤没写,唐志伟教授忽然停下来,回头看向了陆舟,忽然笑着说:“我算到了这一步,你应该明白了吧?”

    陆舟点头:“懂了……谢谢老师!”

    坐在第一排角落复习高数的陈玉珊,一直在偷偷看着讲台上的两人,听着两人一个劲的“懂了没?”“懂了。”的交流,满脑子都是雾水。

    什么懂了没懂?

    他们到底在交流些啥?

    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理解他们的对话,陈玉珊对自己的数学感到了绝望。

    难道……我其实是个学渣?

    听到陆舟的回答,唐志伟笑了笑,把粉笔轻轻放在了讲桌上,回到椅子旁坐下,拿起保温瓶喝了口茶,慢悠悠地说道:“真懂了?那你来替我把剩下的步骤写完。”

    你懂个屁!

    老子写的时候像个二傻子一样站在那儿,连个笔记都不做一下,你要是这都能看懂,老子把这杯子吃下去!

    一看唐志伟教授那表情,陆舟一瞬间就明白了,教授这是怀疑自己根本没听进去,在考自己!

    想到这里,陆舟心中哭笑不得。

    天地良心,我是真懂了啊!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唐教授在黑板上演算的时候,那一条条公式在他眼中是如此的似曾相识,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可又说不出在哪?

    难道是因为系统积分兑换的知识,涵盖了这部分知识点的缘故?还是因为自己的数学经验值增加,提高了自己对数学的感觉?

    总之,他确实是看懂了。

    陆舟不知道具体原因,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思考这个时候,唐教授还在那儿悠哉悠哉的等着他表演,为了下学期能顺理成章地发表那篇论文,他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岔子。

    只见陆舟自信一笑,拿起粉笔走到了黑板前。

    唐教授的眉毛跳了跳,心说这小子不会真能把剩下的步骤写出来吧?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即便他已经把证明过程完成了大半,可剩下那几行算式的演算,绝对不是一个大一本科生能完成的!就是他带的那些研究生,也得从头到尾把他的证明过程反复琢磨几遍,才能摸清楚门道!

    而这家伙,可是在听讲的时候,连笔记都不做的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唐教授心中的诧异,已经变成了深深的震撼,最终变成了赞许。

    所有的怀疑如同春日无檐上的雪,在阳光普照的那一刻冰消雪融。

    当陆舟在黑板上写下了最后一个符号,目不转睛盯着黑板的唐教授,赞许地点了点头:“不错……写的很好。”

    最后几步的解法和他的思路稍有偏差,稍微繁琐了点,可同样不失为一种新颖的想法。这说明他不但把自己讲的东西听进去了,还在其中融入了自己的思考。

    而这一点,是最难能可贵的。

    看来是自己错怪了他……

    “还是多亏了老师指点,要是我自己的话,肯定算不到这一步来……”陆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句话他倒是没说谎,系统给出的计算步骤中,很多关于类似于“a=b”的地方,并没有明确告诉他为什么两者之间可以画等号。

    而他向唐教授讨教的,正是关于这部分的具体证明。

    “不用和我谦虚,你的水平我看得到,”盖上了保温瓶的盖子,唐教授继续问,“你是哪个班的?”

    “大一一班,陆舟。”陆舟如实回答。

    “陆舟……”唐教授点头默念了几遍,似乎是要将这名字记住。

    原来这位学长叫陆舟呀……

    坐在角落偷听的陈玉珊恍然点了点头,忽然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紧接着便反应过来。

    大,大一?!

    想到自己叫了他半天学长,陈玉珊的脸唰的红了,整个人像鸵鸟一样,脑袋磕在了桌子上。

    心中充满震撼的不止是陈玉珊,答疑室里第一排的几个大三的学长学姐们,也是一脸懵逼地看了这个学弟几眼,心中狂奔过一万只羊驼。

    现在的大一新生都这么牛笔了吗?

    还让不让人活了!

    “要考高代了吧?复习的怎么样了?”

    “复习的差不多了,就想看点课外书。”陆舟腼腆地笑了笑。

    “呵,让你考那份卷子,怕是有些小瞧你了。”唐志伟笑了声,开玩笑说,“要不我给你单独出份卷子做做?”

    “别啊老师,会死人的!”陆舟哭笑不得说。

    “哼,做个题还能死人?我倒是不信了。”唐志伟上下打量了几眼陆舟,赞许的点了点头,“不错,非常不错,我很少这么夸一个学生。要不是看你才大一,我真想跟教务处那边的人打个招呼,把你调我办公室来搞研究。”

    “老师,您抬举我了,我需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真要跟你搞研究,肯定也是拖您的后腿。”陆舟知道唐教授在开玩笑,便谦虚说道。

    唐志伟哼了声,批评道:“哼,少跟我来那些客套话,做学问的人就好好做学问,别总是往肚子里装那些场面话。”

    虽然莫名其妙挨了批评,可陆舟知道,唐教授并不是真的生气,而是真正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学生,在教导自己。

    这位老先生生气的时候,那绝对是面带微笑的。比如刚才在黑板上板书的那会儿,误以为自己在那儿装模作样搞假学问的时候,他肯定就气的不行。

    “老师说的对,我知道了。”

    看着陆舟一脸诚恳的表情,唐志伟点了点头,语气缓和了几分,继续说:“对数学感兴趣是好事儿,希望你能继续保持下去。还有,你选的方向不错,虽然算不上什么热门的方向,不过却很容易出成绩。有什么好的idea就大胆去做,不懂的地方就多看多问,学问就是这么做出来的,说不准你就能发现什么别人发现不了的东西。”

    停顿了片刻,唐教授继续说:“咱们金大的数学系虽然算不上有多强,但物理系还是没话说的。傅里叶变换的应用中,在频谱分析和数据压缩以及正交频分复用这几个领域的应用还是相当广泛的,如果你在这方面有所作为,我相信等你大四了,咱隔壁物理系的几个教授肯定抢着要你。”

    说到这,唐教授笑了笑,说道:“多学,多看,多练,多钻研。废话我就说到这里,你自己下去琢磨琢磨,我就不再耽误你时间了。”

    “谢谢教授!您的肺腑之言,学生牢记于心。”陆舟诚恳地说道。

    “别特么扯些场面话,我刚才咋跟你说的?想谢我说句谢谢就行了,说完了赶紧滚,还要我起来送你?”唐志伟笑骂道。

    陆舟嘿嘿笑了笑,带着草稿纸和笔转身出了门,顺手还把答疑室的门给带上。

    回头看了眼黑板,唐志伟砸吧着嘴,叹了口气,心中一个劲儿的感慨。

    金陵这地儿不愧是六朝古都,人杰地灵。

    咱金大站在这龙脉上,果真是人才辈出啊!

    台下的本科生们一脸懵逼,看了看黑板上眼花缭乱的算式,又看了看自己的习题册,心中杂陈百味。

    我怕是读了个假大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