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三百七十九章 本座乌邝
    这人赫然便是自己那个唯一逃过性命的手下,此刻也不知受了什么攻击,口中喋血,人如破布麻袋一般飞起。

    “大人快走,黑鸦杀来了!”那人惊恐高呼。

    “黑鸦!”提铮又惊又怒。

    若是完好之时,他一个七品开天自是不会惧怕区区黑鸦,可此一时彼一时,此刻小乾坤动荡不宁,根本无法与人动手,否则便有乾坤破碎的风险,到时候下场堪忧。心头大恨,黑鸦那厮定是料到自己此刻状态不妙,是以才会趁人之危,当真卑鄙至极。

    在战和逃之间犹豫了一瞬,提铮一咬牙,转头便走。

    黑鸦如今手下强者如云,其本身更是一个强者夺舍重生,也不知有多少隐秘的手段,留下来与之争斗绝非明智之举,极有可能葬送自己的性命。

    心头悲哀,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水遭虾戏,他活这一生,还从未有哪次如今日这般狼狈不堪过。

    念头才刚刚转完,便听笃笃笃几声轻响,紧接着身形一震,好似有什么东西破开了他护体的力量,打进他的要穴深处。

    刺痛感传来,一身力量瞬间周转不灵,晦涩不通,就连身形都仿佛僵硬了许多。

    一只大手无声无息地从他背后探出,直直地插进了他的体内,一把攥住了他的心脏。

    提铮怒目圆瞪,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定格在那里,僵硬地扭过头,盯着贴在自己身后那一张魔气翻涌覆盖的嘴脸,脸色慢慢沉了下来。

    那魔气涌动,慢慢退去,露出一张笑吟吟,却邪气满布的脸庞,赫然便是他那唯一存活的手下。

    被自己人从背后给阴了!这是提铮怎么也无法想到的事情。到了这时,他哪还不知道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黑鸦,那楼船爆碎也是此人的手段。

    “莫胜,你作甚!”提铮沉声问道。

    “莫胜?”那人呵呵笑了起来,“错了错了,本座可不是莫胜,莫胜早就死了,本座不过是用一用他的肉身而已。”

    “夺舍!”提铮脸色阴沉下来,脑海中不由回想起一些事情。

    多年前,这个叫莫胜的人忽然来到万魔天,口口声声称自己是万魔天的弟子,只不过因为误入一处秘境,被困多年,前不久才脱困,脱困的第一时间便返回了万魔天。

    年代太过久远,万魔天内已经没有了他的玉碟记载。

    后来还是查阅了十多万年之前的一份资料,这才找到了一些关于莫胜的信息,确认当时确实是有这么一个弟子,只不过后来无缘无故地失踪了,一直都没有音讯,倒是与他的说法相符,再加上莫胜身上那纯正的魔气无法作假,是以万魔天方面也接纳了他。

    当时莫胜回归万魔天的时候,还不到开天境。此人资质还算不错,数年前成就了五品开天,便被提铮招揽至手下效力。

    这一次要布置天罡锁灵阵,提铮便将他带在了身边。却不想,自己没死在祝九阴的手下,居然被此人给阴了。

    提铮心头怒火翻涌,睚眦欲裂,咬牙喝道:“你到底是谁?”

    那人笑吟吟地道:“你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神色一正,威严喝道:“本座乌邝,他日注定要征服这三千世界,成为三千世界共主之人!”

    提铮怒极反笑道:“你想成为三千世界共主?大言不惭!”他一脸看疯子的表情望着乌邝,若是别的时候,一个五品开天说出这话,定会让他笑掉大牙,只是此刻此景,他实在有些笑不出来。

    乌邝呵呵一笑:“是否大言不惭,你是看不到了,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不要妄想催动世界伟力,本座这定乾钉乃是一件来自上古的秘宝,此钉入体,有封禁小乾坤之效,除非将之逼出,不过看样子大人受伤果然不轻,否则我还真没有得手的机会。”

    提铮沉声道:“你就算杀了我又能如何?你想成为这三千世界共主,倒是一个远大恢宏的志向,不如放了我,让本君助你一臂之力!”

    体内小乾坤本就动荡不安,无法轻易催动力量,此刻又被这乌邝用什么定乾钉束缚了小乾坤,愈发没有还手之力,提铮心思急转,在这绝境之中寻觅一线生机。

    乌邝轻蔑一笑:“大人这话说的未免幼稚,本座又不是三岁孩童,又怎会信你这无稽之言,我若放你,你第一个要杀的便是我吧?”

    提铮道:“我可立心魔大誓,你只要放了我,今日之事我既往不咎,相反,我还可以给你提供很多修行资源,如果我没记错,你晋升的时候便是五品开天吧,若是没有我的支持,你想晋升七品不知要猴年马月,可若是有我的支持,那情况就不一样了,我可以保证,千年之内,助你晋升七品,只要你有这个资质。”

    乌邝摇头道:“千年……太久!”

    提铮沉着脸道:“千年时间,从五品晋升七品,怎会太久?你可知本君从六品到七品花了多长时间?”

    “那是你的事,我可不感兴趣!”乌邝轻蔑笑着。

    提铮变色道:“你是铁了心要杀我?可即便你在这里杀了我,也得不到任何好处,本君手中大多数资产,都已落入了那杨开的手中,你又何必如此?”这是他最想不明白的,就算这个乌邝是夺舍了莫胜的肉身,可自己这些年来对他也算不错,并无苛刻责骂,他甘冒如此大的风险偷袭自己,到底意欲何为?

    “大人本身的存在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好处!”乌邝目光卓卓地望着提铮,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七品开天的滋味,还没有试过呢,大人,我要开动了,你可一定要坚持住。”

    话落之时,提铮忽然感觉那插进自己胸膛,攥住自己心脏的大手中传出一股恐怖至极的吞噬之力。

    在这股吞噬的力量之下,自己体内的精血连带小乾坤的诸多底蕴,竟都不受控制地朝乌邝涌去。

    提铮瞪大了眼睛,骇然道:“大衍不灭血照经?”

    紧接着便回过神来,这不是大衍不灭血照经。他虽然没有修行过大衍不灭血照经,也不知其中玄妙,但门下弟子曾参悟过大衍不灭血照经的几篇碑文,他也因此而有所了解。

    据他所知,这大衍不灭血照经确实是一门无上功法,但也仅仅只是能吞噬生灵的精血罢了,哪会如现在这样,连自己体内小乾坤的底蕴都吞噬了过去!

    这乌邝所施展的功法,与大衍不灭血照经有异曲同工之妙,却好像更甚一筹!

    “这到底是什么邪功!”提铮骇然问道。

    “噬天战法!”乌邝面上一片销魂的神色,好似吃到了什么极为美味的食物,满脸愉悦,就连声音都有些轻颤:“这可是本座自创的功法,大人,滋味如何?”

    提铮惊骇不已。

    这样一门功法,竟是这人自创的?这是何等的惊才艳艳!若说之前他大言不惭说自己要征服这三千世界,成为这三千世界共主,提铮还嗤之以鼻的话,那么现在提铮倒是有些信了。

    能创建出这等功法的人,未来的成就又岂能差到哪去?

    唯一可惜的是他成就的是五品开天,未来的极限早已注定。

    “痛快,痛快!”乌邝哈哈大笑,“不愧是七品,比起那些四品五品的滋味可美妙多了,大人,你这一身力量,足够我晋升六品了啊!属下在此多谢大人恩赐!”

    听他这么一说,提铮猛然想起,之前自己还有几个手下跟这乌邝一起出去执行任务,结果好几次都是其他人死了,只有这乌邝一个人狼狈逃了回来。

    提铮一直以为他们都是遭遇了什么危险,可现在看来,那几个手下分明都是糟了这乌邝的毒手。

    感受到自己体内小乾坤的底蕴如泄闸的洪水一般流逝,绕是提铮心性坚毅,此刻也忍不住有些恐慌了。

    他不是没想过自己会有死的一天,人生在世,自然不可能万古长存。可这么一个死法,未免也太悲凉了。

    可此刻定乾钉入体,封禁了他的小乾坤,让他根本无法随意催动自身的力量,贸然催动,只会让自己的情况更加狼狈,面对这个疯狂的乌邝,自己简直就是砧板的鱼肉。

    心念转动间,提铮咬牙低喝:“你想要吞噬本座的力量,那就全都给你,我看看你到底能吞噬多少!”

    话落之时,不顾一切地催动小乾坤,强忍着难以言说的痛楚,一面想将那定乾钉逼出体外,一面疯狂地将自身小乾坤的力量往乌邝体内灌入。

    乌邝的那噬天战法虽然恐怖邪戾,但他毕竟五品开天,与七品相差巨大,体量有限,若是能将他逼至极限,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岂不料,乌邝更加疯狂地大笑起来:“多谢大人赏赐,还请大人将更多的力量赐予我!”说话间,体表爆出血雾,就连七窍都开始溢血,显然是被提铮的力量冲击所至。

    提铮见状,咬牙继续施为,为自己争取逃生的机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