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两百七十六章 说不杀你就不杀你

第四千两百七十六章 说不杀你就不杀你

    一只胳膊被捏碎,两只胳膊,然后是两条大腿……

    咔嚓咔嚓的声音,让人听起来毛骨悚然。

    青年眼中的恐惧和绝望越来越浓,惨叫声却逐渐虚弱下去,变得气喘游丝,前后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他的浑身骨头都被捏成了一块块,全身经脉尽断。

    这种痛苦简直非常人能够忍受,最主要的是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每一块骨头断裂时的痕迹和动静,更让他惊恐万分的是杨开的表情,木然的一丝不苟,仿佛在做着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杀了我……”那青年双目无神,口中呢喃,“杀了我吧!”

    骨头断了,没关系,修为到了这程度,修养三年五载,服下灵丹,总能痊愈的。但是经脉尽毁就回天乏术了,就算能让全身骨头愈合,日后也会沦为一个废人,再也无法修炼。

    对武者来说,天底下再没有比这更残忍的事情了。

    “杀你岂不是太便宜你?”杨开站起身来,俯瞰此人,脸色平静,“我这人向来说话算话,说不杀你,便不杀你!”

    取下他的空间戒,又将其他人的戒指收起来,转身朝曲华裳行去。

    曲华裳一脸呆滞,她还是头一次见到杨开如此残忍行事,一直以来杨开给她的印象不说彬彬有礼,最起码也是温润和煦的。

    可眼下杨开的做法用残忍二字简直都无法形容,他确实没有杀死那天剑盟的青年,可这不杀比杀还要让那人绝望。

    这女子到底是什么人?曲华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抱在怀里的张若惜,竟让杨开动了这般滔天之怒。

    虽然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杨开与这叫若惜的女子定关系不浅。

    “若惜怎么样?”杨开来到曲华裳面前,一边询问,一边探出两指搭在了张若惜的手腕上,查探她的情况,片刻后轻呼了一口气,若惜虽然受伤不轻,但总算没有伤到根基,修养一些日子自能痊愈。

    “多谢这位师兄救命之恩!”一旁传来声音,却是之前与张若惜一起逃跑的那个男子见追兵尽墨,又走了回来,冲杨开开口道谢。

    杨开扭头望去,原本温柔的眼神瞬间冰冷。

    方才那一幕他看在眼中,此人与若惜被追杀,不说保护若惜也就罢了,后方有攻击袭来,却是若惜反身挡了一瞬,他却借机跑的更快,甚至都没有回头去看一下张若惜到底是什么情况,若他与张若惜素不相识也就罢了,可两人既然一起逃跑,又怎么可能没有关系?

    对这种人,杨开哪有什么好感?就连曲华裳,也一脸厌恶地望着他。

    “先生,这是我一位师兄,杜旭杜师兄。”张若惜虚弱地介绍道。

    杨开哪想知道他叫什么,开口喝道:“滚!”

    那杜旭本来面上挂着一丝微笑,忽听杨开叫他滚,顿时尴尬无比,嗫嚅道:“师兄何必出口伤人?虽说你救了我与师妹一命,但我们好歹也是琅琊福地的。”

    “琅琊福地有你这等鼠辈简直就是耻辱,滚!”

    杜旭脸色涨红,有些恼羞成怒,似是想放什么狠话,可一想起杨开之前的种种手段和残暴心性,话到嘴边又不敢说出来,最终只能悻悻地看了张若惜一眼,转身离去。

    曲华裳望着此人的背影,皱眉道:“此人真是琅琊福地的?”好歹也是七十二福地之一的弟子,怎么会有这种品行?

    “那你也是琅琊福地的?”曲华裳低头问道。

    张若惜道:“嗯,我与张师兄虽是琅琊福地中人,不过只是一般的内门弟子。”

    曲华裳了然,一般的宗门弟子都分有三个档次,一个是外门弟子,地位最低,潜力最差,然后便是内门弟子,资质和潜力都要好很多,最厉害是那些核心弟子或者真传弟子,这些人才是各大宗门未来的希望和中流砥柱。

    她与顾盼等人便是核心弟子,而张若惜和这个叫杜旭的,便是内门弟子。

    真传和核心弟子的数量最少,一般都只有凝练六品力量的武者才有资格入选,就算是各大洞天福地,每一家也不过寥寥十几位,这十几位又有多少能成功晋升开天,有多少会陨落在晋升之中,谁也说不准。

    得知他们是琅琊福地的人,曲华裳就更奇怪了:“天剑盟虽然不俗,但也不敢招惹你们琅琊福地吧?方才那些人怎么会追着你们不放?”

    张若惜道:“之前我们无意中发现了一处药园,似是血妖神君生前开辟的药园,寻了不少珍贵的药材,那些人便有些见财起意。”

    杨开顿时冷哼一声:“财帛动人心。”只要那天剑盟的人能杀了张若惜和杜旭,谁又能知道他们曾对琅琊福地的人动过手,事情也不会败露出去。

    若是没有在这里碰巧遇到杨开,张若惜和杜旭两人确实前途堪忧。只是让张若惜没想到的是,杜旭此人竟是这般不可靠,在琅琊福地的时候,杜旭可是对她追求热切,处处示好,平时表现的也可圈可点,虽说张若惜明确地拒绝过他很多次,但杜旭依然锲而不舍。

    随后在这血妖洞天里,两人凑巧碰到,考虑到血妖洞天的凶险,张若惜便决定与他结伴同行,这倒是让杜旭欣喜万分,事事殷勤。

    然而在关键时刻,此人却是胆小如鼠,凭他们两人的实力,真要一心反抗的话,就算不敌天剑盟那些人,也必然不会让他们好过,最大的可能是将他们惊退,如此也能保全自身。

    偏偏杜旭不战便逃,结果张若惜也不得不逃,最后便成杨开看到的情况了。

    “若惜你先且疗伤要紧,其他的事以后再说。”杨开道了一声。

    张若惜嗯了一声。

    杨开从曲华裳手中接过她,直接将她送进了小玄界中,招呼曲华裳道:“走吧师姐。”

    两人再次上路,背后传来那天剑盟青年凄凉的哀求声:“杀了我!”

    ……

    前路所过,依然不见其他武者的踪影,也不见有多少妖兽活动的痕迹,许多人手上都有一份从丹霞拍卖行拍来的地图,自然都会顺着地图往前行,两人走着别人走过的路,自然是波澜不惊。

    这也是杨开与曲华裳两人一路行来,遇到的波折太多,耽搁了行程的缘故,若非如此也不至于落在别人身后。

    前行两日,杨开忽然神色一动,沉浸一份心神入小玄界,他虽一直在赶路,但也有关注小玄界里张若惜的情况,方才若惜喊了他一声。

    化作神魂灵体,立于若惜面前,若惜浅浅地笑着,有些得意道:“我就知道先生会来血妖洞天。”

    杨开讶然:“你是进来找我的?”

    张若惜道:“嗯。”她眨眨眼道:“先生不也一直在找我吗?顾盼顾师姐将事情告诉我了,说是你在那太墟境曾找她打探过我的情况。”

    “顾盼找过你?”

    转念一想,明白过来,他当时在太墟境找顾盼打探消息的时候,顾盼应该是确实没听过张若惜,只不过后来她回了琅琊福地,特意去打听了一下,这才找到张若惜的。

    “顾师姐对我很照顾,若不是她,我也没法进入内门。”

    “那可要好好谢谢人家。”杨开轻轻点头,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个身形娇小,手持画笔,低头吃着小鱼干的少女。

    盘膝坐到若惜对面,望着她,杨开咧嘴笑道:“还好,虽然多年不见,却也没瘦,不错不错。”

    张若惜脸红道:“先生是说我胖了吗?”

    “没有的事,若惜这个样子正正好,不胖不瘦。”杨开呵呵一笑,“对了,当年咱们分开之后,你就直接去了琅琊福地吗?”

    张若惜点点头道:“是的,因为我找不到先生,但是先生知道我先祖是来自琅琊福地的,所以我觉得先生以后想要找我的话,定会去那里,所以我就过去了。”

    她当时的实力也不算高,一个人孤独漂泊在这三千世界,想要去琅琊福地何等艰辛?幸亏她有一些先祖的记忆,知道不少这乾坤之外的事,否则孤零零一个女子,早被人家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即便如此,她也是花了足足十多年时间,直到数年前,才总算抵达琅琊福地,加入琅琊福地倒没费什么事,毕竟她先祖便是琅琊福地的弟子,多少还有一些优待,更何况,若惜本身的资质也不错,琅琊福地也乐得接受她这样认祖归宗的弟子。

    不过在琅琊福地中生存也不容易,那里虽是七十二福地之一,气象万千,但家大业大,想要在无数弟子之中出头可不容易,在底层之后摸爬滚打,最后还是借了顾盼的光,才成功加入内门。

    不过这些事她并没有告诉杨开,过去的艰辛不值一提,能在这茫茫乾坤之中重遇先生,便已是上天最好的恩赐。

    杨开点点头道:“我也猜到了,本想着去一趟琅琊福地的,可是之前有些事情耽搁了。”从太墟境出来的时候,他就想去一趟琅琊福地找找张若惜,然而后面得了虚空地,又有世界树的根须,便急忙回了一趟星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