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两百六十八章 你还回来干什么

第四千两百六十八章 你还回来干什么

    “略知一二,不过是否如我所知的那样,还得见过那人才知晓。”谭洛兴攥紧了手中的木牌,抬眼道:“那两人如今身在何处?”

    范无心道:“那女子重伤昏迷,男子被我打了固元钉,如今都关押在地牢之中。”

    “我去看看。”谭洛兴言罢,转身就走。

    到头来还是没有说那木牌到底是什么东西,范无心虽无奈,却也没法追问,思付一阵,也起身跟了上去。

    地牢中,正在调息的杨开忽然睁开眼睛,传音曲华裳道:“师姐小心,有人来了。”

    曲华裳闻言匆忙坐起,一双明眸警惕地盯着牢房入口,忽觉杨开的气息陡然虚弱下去,顿时心领神会,也收敛了自身的气机,佯装一副快要重伤不治的样子,脸色苍白无比。

    两人才刚刚伪装好,那房门外便传来一人的声音:“见过谭长老!”

    “嗯!”另一人淡淡应了一声,“范执事抓回来的那两个人在这里面?”

    “是的。”

    “房门打开,我进去看看。”

    “是!”

    很快,牢房大门被打开,从门外走进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那男子脸色有些阴沉,似还有一丝忐忑之意,抬头见到杨开,一下子顿在房门口,两眼中先是闪过一丝惊讶,紧接着低呼道:“是你?”

    “嗯?”杨开狐疑地望着他,这是什么意思?心说咱们认识吗?

    “都这么多年来,你还回来干什么?”那中年男子又低喝道。

    杨开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正想问一声,那男子忽然面目狰狞,低低冷笑了一声:“也好,既然回来了,那就把命留下来吧!”

    这般说着,抬手一掌就朝杨开拍了下来,那掌心之中五行之力萦绕,彰显莫大威能。

    从他出招的威势来看,此人凝聚的赫然是五品开天之力,而且绝对在这个境界上浸淫了很多年,因为那五行之力雄浑无比,精纯至极,杨开迄今为止所见过的半步开天,在这方面无人超过他。

    这一招气势汹汹,杀机沛然,显然是有要取了杨开性命的打算。

    杨开大怒,自己与这人素不相识,这一来就要杀自己,是何道理?若是真的中了那固元钉没有解除的话,面对这一招根本无从抵挡,好在杨开早就不受那固元钉的束缚。

    抬手一掌迎了上去,催动道印之力,一身衣衫无风自动,哗哗作响!

    轰地一声,杨开身形微微晃了一下,屁股下面的小床顷刻间四分五裂,化作齑粉,反观那中年男子却是脸色大变,仰面倒飞,半空中口喷鲜血。

    两人交手的狂暴力量四下席卷,这地牢根本无力承受,轰隆隆倒塌下来。

    “走!”杨开一手揽住曲华裳的腰肢,身形朝上疾窜。

    范无心正往地牢方向赶来,还不等靠近地牢入口,便忽听一声剧烈声响从下面传来,紧接着便是有人交手的动静。

    范无心大惊,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还不等他想个明白,地面便忽然崩碎,两道身影从中闪身而出,落在他旁边不远处。

    扭头望去,范无心惊愕万分。

    这一男一女,不正是被自己抓回来的那两个天外来客吗?抓他们的时候,那女子已经重伤昏迷,那男子更被自己打下了固元钉,按道理来说此刻的他根本不可能动用任何力量才是,可见他一身气势勃发,帝元凶猛,哪有半点不堪的痕迹?

    轰轰轰……

    地下又窜出几道身影来,个个灰头土脸,其中一人更是脸色苍白,嘴角溢血。

    范无心惊呼一声:“谭长老!”

    那看起来受了伤的赫然便是才刚跟他分开不久的谭洛兴,见他的样子,范无心便知他是被那天外来客给打伤了。

    不禁毛骨悚然,谭长老的实力如何他可是非常清楚的,放眼整个定丰城,能胜过他的不超过五指之数,他才与自己分开多久?怎么这么快就被打伤了。

    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做到这种事,那天外来客的实力又有多强?

    “咳咳咳!”谭洛兴轻咳了几口,吐出口中淤血,又是震惊又是骇然地望着杨开,爆喝道:“此人不是什么天外来客,乃是苍雷城的奸细,别让他跑了!”

    一声令下,四面八方一群人围聚了过来。

    范无心一怔,心说这两人怎么又跟苍雷城扯上关系了?难道自己之前弄错了,他们根本不是什么天外来客,而是真的奸细?来不及多想,既然谭长老如此说,那肯定有他的道理,连忙祭出一把长剑,加入包围之中。

    杨开一手揽着曲华裳,脸色微沉,他愿意被擒进这里,是因为迫切地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疗伤,谁知这还没恢复过来,就被人家喊打喊杀的,心情自然不痛快。

    如今他的状态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也没有之前的那种虚弱了,不说发挥出全部实力,七八成总是可以的。

    是以虽然围聚过来的人不少,可杨开却是没有半点惧怕之意,不过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真打起来的话也是麻烦。

    冷眼朝那中年男子望去,杨开道:“这位朋友,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误会?”谭洛兴呵呵轻笑了一声,“你便是化成灰我也认得你,哪来什么误会?都愣着做什么,给我杀了他!”

    一声令下,十几道身影四面扑向杨开,个个手中杀招迭起,能量肆意。

    杨开见状也不敢怠慢,抬手在虚空中一握,祭出苍龙枪,光华闪过,似有一道枪芒惊世。

    大自在枪术,枪随心动,枪得自在,人得自在。

    嗤嗤嗤……

    伴随着一声声惨叫,那扑向杨开的十几人纷纷爆退,个个身上飙血,扑倒在地。

    余下众人见状都大吃一惊,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居然如此生猛。这真的是苍雷城的奸细?

    短暂的迟疑,杨开已经提枪杀出包围,所过之处,一片腥风血雨。

    范无心看呆了,只感觉一股凉意从头袭到脚底板。之前他带队擒拿这两人的时候,可不知这男子如此了得,若是之前他展现出这样的本事来,那自己等人哪还有命活着回来?

    如今想来,之前他是受了重伤,如今已经有所恢复了。

    “范执事,小心!”一声惊呼将范无心的心神拉回,抬头望去,肝胆俱裂,只见那天外来客直直地朝自己所在的方向冲杀而来,一道道人影被他挑飞出去,半空中鲜血飞溅,惨叫阵阵。

    范无心连忙收敛心神,生死一线间,抖手便是万千剑芒罩向前方。

    嗤嗤嗤,剑芒破空声不绝于耳,那天外来客的身影尽数被剑芒遮蔽。

    得手了吗?范无心皱眉,心中却满是不安。

    轰……

    仿佛一头蛮荒巨兽从历史的洪流中冲出,剑芒破碎时,范无心只见一杆长枪破空而来!

    完了!范无心有心躲避,可这一枪却似乎遮蔽了他眼前的所有光明,让他根本无法避开。

    要死!这个念头才刚刚浮现,范无心便感觉到一阵巨疼从身体某处传来,旋即扑倒在地。

    少顷,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并没有死,低头望去,只见自己腰腹处,一道伤口贯穿身躯,鲜血直流!

    这样的伤势,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因为避开了要害位置。

    竟然没死!是对方失手了吗?

    耳畔边传来一阵阵哀嚎之音,抬眼望去,范无心呆了一下,只因方才被那天外来客放倒的人竟个个带伤,却偏偏一人没死!

    看到这一幕,范无心哪还不明白,对方并不是失手,而是留手了!他并无杀人之意,不过是在反击罢了。

    再回头望去,只见不断地有定丰城的武者围堵着那天外来客,却根本无人能阻挡他分毫,他所过之处,摧枯拉朽,定丰城的武者如狂风中的稻草一般,成片成片的倒了下去。

    这他妈还是人?范无心面色呆滞!

    “给我杀了他!”谭洛兴面色狰狞地怒吼,朝杨开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

    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范无心也急忙追了过来,没办法,人是他抓回来的,不追也不行。虽然对方处处留手,但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在定丰城造成这么大的骚乱。

    杨开提枪纵横,转战城中,一头恼火,无缘无故被人围攻实在不是什么美妙的体验,虽然感觉应该是有什么误会,但他完全不知道该跟谁去解释,也只能这样一路走一路打,本想找到出路离开这个城池,谁知竟是完全找不到。

    这个城池有阵法守护,不开大阵的话,根本不显门路。

    没有对这里的武者下什么死手,大家并无深仇大恨,不杀人还有缓解的余地,杀了人那就只有血战到底了。

    好在经过他这翻狂轰滥炸,此地的武者也都知道了他的本事,没有人再敢贸然靠近,只不过他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一大群人远远地围聚着他,个个紧张地吞咽口水,满面惊悚。

    杨开长枪在手,曲华裳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越看这位师弟越觉得威猛不凡,回想这一路来同艰苦,共患难的场景,心中莫名情绪滋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