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两百二十一章 一波三折
    “是……是兰夫人?”甲五房内,滕王的声音矮了一截。

    “正是本宫,你有什么意见?”

    “不敢不敢,原来是兰夫人当面,既然兰夫人有意此物,那小王……退出便是。”滕王的声音有些干涩,又有些不甘。

    他那弟子虽然需要这天元正印丹,但三千五百万的价格确实太贵了,纵然有人暗中资助于他,也到了承受的极限,再无力跟进,与其去得罪兰幽若,还不如趁机卖个好。

    更何况,纵然他真的拍到了这一枚天元正印丹,也无法保证那弟子能够晋升六品成功。

    任何投入都是有一定风险的。

    一旦他那弟子晋升失败,几千万的巨款,极有可能让整个明心殿动荡不安。

    天元正印丹和丹方的价格被杨开一口抬高到了三千五百万之多,滕王逼不得已退出,那乙二房的叶剑也没了声音。

    高台上,丹霞拍卖行的老者静候了片刻,才高呼道:“甲三房的这位朋友出价三千五百万,还有没有更高的?”

    全场静谧,无人答话。

    老者大概也知道这个价格已经是极限中的极限了,毕竟拍卖行这边原本的估价也只是两千万上下,如今几乎快超出一倍,是以也没有再犹豫,朗喝道:“三千五百万一次!”

    “三千五百万两次!”

    甲三房内,杨开暗暗打算,等这天元正印丹和丹方入手了之后,便立刻开始着实研究,看能否早日将丹方吃透,炼制出天元正印丹来。

    若是能够成功,那虚空地日后的财政就不用担心了,这种能提升武者晋升开天成功率的灵丹,放眼整个三千世界也是稀罕货,就算到时候一枚只卖个几百万,也能让虚空地在极短的时间内财富暴涨。

    而炼制此丹需要的天地源液,他手中可是有不少的。

    “叶某有话要说,请求暂时中止拍卖!”就在那老者即将第三次喊价之时,乙二房内,叶剑的声音再度响起。

    杨开眉头皱起,不由地朝乙二房所在的方向望去。

    这叶剑搞什么鬼?本能地,他感觉这一次的竞拍不会太轻松,不过如今他手握十几亿开天丹,可谓是财大气粗,就算叶剑能再找人资助又或者借钱,他也不惧。

    高台上,那老者道:“叶堂主有话请说。”

    乙二房的房门忽然打开,从中走出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面色凝重,杨开估计应该就是那叶剑,几步之间便到了高台上。

    冲那老者微微抱拳之后,叶剑递过去一枚空间戒,嘴唇蠕动了一下,似是悄悄传音了一句什么。

    那老者原本还面露狐疑之色,不过待听到叶剑的话之后,忽然神色一震,露出惊愕的表情。

    旋即他查探空间戒,抬眼朝叶剑望来:“叶堂主确定要如此,此物可价值不菲!”

    叶剑轻轻颔首,神色坚毅。

    老者道:“既然叶堂主执意,那老夫也不劝阻什么,你稍等片刻。”

    这般说着,神念涌动,似是在与什么人交流。

    好一会功夫之后,他才颔首道:“叶堂主所请之事,我丹霞拍卖行应下了,叶堂主暂且请回。”

    “多谢!”叶剑正色抱拳,转过身,又冲甲三房施了一礼:“兰夫人,叶某得罪了,还望兰夫人勿怪!”

    老板娘定定地瞧着高台,忽然开口道:“小子,你的对手来了,准备好大出血吧。”

    “什么意思?”杨开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过此刻叶剑已经回到了乙二房中,紧接着便高呼一声:“四千万!”

    听到这句话,杨开才明白老板娘之前是什么意思。叶剑居然在三千五百五年的基础上忽然又加价五百万,这不但需要极大的魄力,还需要有雄浑的资本才行。而且此前叶剑加价,从来没有提升这么大的幅度,这一次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杨开感觉有些牙疼。

    那高台上,老者举着手上的空间戒道:“好教诸位知晓,方才叶堂主抵押了一物于我拍卖行,抵押的数值是多少请恕老朽不便多言,不过叶堂主是有能力竞拍和支付的。”

    他这般解释,也是怕引起别人的误会,毕竟这一次拍卖品的价格太恐怖了,有哄抬的嫌疑。

    杨开轻轻地吐了一口气,若有所思地朝乙二房望去。老者手中空间戒,就是叶剑方才抵押之物,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居然让叶剑有底气一下子提价五百万,他的底线又在哪?

    杨开手上开天丹虽然有十几亿,但也不愿意随便浪费出去,若是能知道叶剑的底线,那就可以争取最小的损失了。

    可惜,他连叶剑抵押出去的东西是什么都弄不清楚,又如何能弄明白人家的底线?

    “叶堂主出价四千万,还有没有哪位朋友出价更高?”老者高呼。

    杨开略做沉吟,谨慎地抛出一个价格:“四千零五十万!”

    “四千五百万!”叶剑紧随其后,毫不犹豫。

    杨开怔了怔。

    老板娘道:“这弟子和儿子,果然是不一样的,叶剑这是铁了心要与你争一争了。”

    滕王的弟子需要天元正印丹,叶剑的儿子也需要,不过滕王在三千多万的时候就已经退出了,可叶剑却直到此刻也紧咬不放,显然是极为疼爱他那个儿子,也认为只要有那天元正印丹,他那儿子必定能晋升六品,否则纵是父子,又怎会这般投入?

    “要不,你跟他商议一下各出一半,你取丹方,他得灵丹?我相信他应该不会拒绝的。”老板娘提议道。

    杨开想了想,摇头道:“天元正印丹以前从来没出现过,若想炼制此丹,有成品灵丹研究一番的话,效果会不一样的,灵丹若入他手,我再想研究就难了。”

    “那就没办法了。”

    有灵丹在手,炼制天元正印丹的希望就更大一些,虽说要多花不少开天丹,但这样的投入无疑是值得的。

    “四千五百五十万!”杨开再次加价。

    “五千万!”叶剑的声音有些颤抖,如此恐怖的价格,纵然他有能力支付,也感觉心头在滴血。

    出价之后,叶剑又道:“兰夫人,犬子年少无知,犯下大错,如今急需这天元正印丹,方才有更进一步的希望,还请兰夫人成全!”

    老板娘置若罔闻,没有答话。

    毕竟参与竞拍的并非是她,而是杨开,她此前虽然以自己的身份骂了一顿滕王,但只不过是替杨开出头罢了,这个时候哪方便说什么?

    见甲三房毫无反应,叶剑的一颗心不禁沉入谷底。

    果不其然,很快,那边就传来加价的声音,一如既往又加了五十万。

    乙二房内,叶剑的神色颓败,像是陡然苍老了几十岁。

    他的身旁,一个浓眉大眼的青年苦笑道:“爹,算了吧,这个价格……已经太高了。”

    叶剑握紧拳头道:“不,爹还没输,爹还能继续!”

    那青年道:“不用了爹,纵然我们抵押出去的东西远远超过五千万,但那毕竟是宗门之物,若是亏空太多,回去也没办法交代,爹,罢手吧!”

    叶剑痛楚道:“我何尝不知此事,只是你……”

    那青年苦涩一笑:“放心吧爹,大不了我这辈子都不晋升开天,说不定哪一天事情会有转机,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浪费这么多钱,你和几位师叔的修行都需要大量的资源,不必为我操心太多。”

    叶剑张了张嘴,重重叹息一声。

    那拍卖台上,老者倒数三次,天元正印丹和丹方的竞拍总算告一段落,以恐怖的五千零五十万的价格成交。

    一直板着一张脸,负责拍卖的老者脸色都红润了不少,似捡了天大的便宜。

    而这一轮拍卖,也让无数人大呼过瘾,无论是大厅还是各大包房内的开天境,都没有见过这么凶残又一波三折的竞拍。

    两千万的时候,大家都以为到极限了,谁知滕王和叶剑悄无声息得了资助,一度将价格抬升到三千万多。

    三千万多的时候,大家又以为到头了,横空里又杀出来一人,硬生生地跟叶剑将价格抬升至五千多万。

    历数三千世界大大小小的拍卖会,恐怕只有上品资源面世的时候,在价格上才能压这一轮拍卖一筹。

    而这,才到拍卖会的中段,还有下半场拍卖没有进行,又不知要出现多少好东西。

    许是一轮竞拍高潮的出现,让拍卖会方面决定休息片刻,休息的过程中,丹霞拍卖行已将那天元正印丹和丹方一并送了过来,杨开交付五千零五十万开天丹,银货两讫。

    大家都没见过天元正印丹,自然很感兴趣,玉瓶在老板娘老白和月荷手中转过,杨开则拿着那丹方,仔细研究。

    一番查探下,暗暗咋舌,要炼制这天元正印丹的难度倒不是很高,杨开自付以自己的本事应该可以炼制的出来,就是这所需要的材料有些多,主材料足足九种,除去天地源液之外,还有其他的八种,而辅助的材料更是有七十二种,许多药材杨开连听都没听说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