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两百一十五章 赔偿
    全场静谧!

    所有人都傻傻地抬头仰望那投影在天空中的光幕,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置身梦境的荒谬感。

    玉罗刹,被打爆了!

    地榜第一,那个只差一步就可以晋升六品开天,自三年前便堪称开天境之下无敌一般存在的女子,在一个照面之下,被打爆了!

    打爆她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叫杨开的家伙!

    这怎么可能?

    世上又怎会有这般无稽之事?

    无数人死命地揉着自己的眼睛,掐着自己的大腿,期望这一切不过是自己的错觉,但事实上,印入眼帘的景象却明明白白,再真实不过。

    玉罗刹真的被这个杨开打爆了,在对方那狂暴的进攻之中,似乎根本没有半点还手之力,而自战斗开始到现在,也不过区区十息功夫而已。

    某个包房中,那之前与杨开说过几句话的黑,青,白三位公子瞪着眼眶,死死地望着修罗场,嘴巴张的几乎能塞下自己的拳头。

    好一会之后,那黑衣公子才忽然惊叫一声,扭头怒喝:“你掐我作甚!”

    白衣公子失魂落魄道:“我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青衫公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这位师兄……居然这么猛?”

    回想起方才自己三人在杨开面前的种种劝说,让他多坚持一会的言辞,一时间都不寒而栗。

    另一间包房之中,裴步万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力气,脸色也变得苍白无比,喃喃道:“完了完了,这下完了,我的一千万开天丹啊!”言至最后,伸手捂着胸口,一副心痛到无法呼吸的样子。

    月荷冷哼道:“活该!”

    对这个压了杨开败北一千万的百炼堂掌柜,月荷自然是一点好感都欠奉。

    修罗场中,杨开缓缓起身,伸手将头发往后一捋,低头认真地看了看地上昏迷过去的玉罗刹,满意一笑:“这漂亮的小脸蛋没打花,我果然是怜香惜玉的人。”

    话语经过阵法的辐射传出修罗场,让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他的语气虽然很温和,却让无数人生出一股寒意。

    此战之前,整个星市都认为那玉罗刹是开天境之下最强者,开天不出,没人是玉罗刹的对手。

    但杨开却在十息之内,将这个修罗天未来的新星打昏了过去。

    如果说玉罗刹是开天境之下的最强者,那这杨开又算什么?

    更何况,那般狂暴凶猛,一出手便似乎要将玉罗刹生吞活剥了的攻势,无论如何也谈不上什么怜香惜玉吧?说出这种话,脸皮该有多厚?

    “偷袭,你居然偷袭,好不要脸!”修罗场中,忽然爆出一声怒吼,在静谧的场地显得格外突兀!

    下一刻,应者如云,许多人叫嚣杨开卑鄙无耻,居然恶毒偷袭,否则玉罗刹不可能这般不堪一击。

    杨开冷眼扫去,叫骂道:“一群垃圾,愿赌服输吧,这下输的裤子都没了吧?哈哈哈哈。”

    他一阵丧心病狂的大笑,引的看台上群雄激奋,恨不得冲下场去将他碎尸万段。

    不过确实如杨开所言,这一场战斗,让无数人输掉了家产,毕竟在开战之前,没人看好杨开,压玉罗刹的几乎是九成九。

    虽然赔率低了一些,但如之前那黑衣公子所言,压的多,赔的也多。

    但仅仅只是十息功夫,杨开便用狂暴的实力将他们的美梦打入了深渊,也难怪有人叫嚣杨开卑鄙偷袭之类。

    严格来说,杨开并没有偷袭,他是在听到了比斗开始这句话之后才动手的,哪里又有半点偷袭的嫌疑。

    只不过有人输的不甘心,才将这屎盆子扣到他头上。

    直到此刻,方才讲解规则的那个声音才忽然响起,听起来干涩无比:“此战,杨开胜!”

    下一瞬,便有一个男子窜入场中,掠到了玉罗刹面前,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确定玉罗刹只是昏过去,并无大碍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拦腰将玉罗刹抱起,这男子抬头,恶狠狠地瞪了杨开一眼,这才迅速离去。

    杨开摸了摸鼻子,知道自己这下风头怕是出大了,这将玉罗刹带走的,应该是修罗天的弟子,玉罗刹算是修罗场的一块金字招牌,如今自己把这个招牌砸的稀巴烂,不引人记恨才怪。

    他并不想出什么风头,只是玉罗刹这人有点死脑筋,不让她体会一下什么叫绝望,日后只怕会纠缠不清。

    不过修罗天毕竟是三十六洞天之一,这修罗场又是修罗天最主要的产业之一,修罗天的人纵然看自己不顺眼,估计也不会暗地里使什么手段。

    不是没有修罗天弟子在修罗场被人打死的先例,修罗天从来没有因为这种事而跟人家秋后算账,学艺不精,被人打死也是活该。

    看台上无数武者还在谩骂不休,杨开却已经懒得理会,施施然顺着出口走了出去,出口处,之前引他进来的那个半大老者见鬼一样看着他,态度比起刚才的随意要客气多了。

    回到休息的厢房,杨开一眼就看到失魂落魄坐在那里的裴步万,失笑道:“裴掌柜何至于此?不过一百万开天丹而已,就当破财消灾了。”

    裴步万咬牙道:“什么一百万,是一千万,一千万啊!”

    “裴掌柜好气魄!”杨开揶揄一声,先前他询问的时候,裴步万只是竖了一根手指,也没说具体数字,他还以为是一百万,谁知竟是压了一千万上去。

    “杨老弟,我被你害惨了啊。”裴步万五官挤成一团,几乎要哭出来了,“你既有这等本事,为何之前不跟老哥先透个风,若早知道的话,我也压你了。”

    杨开讶然道:“我让月荷去下注的时候,难道不是最好的提示?裴掌柜不相信我罢了,如何又怎地来怪我?”

    裴步万哑口无言,现在想想,杨开既然有那么大的气魄压自己赢,又怎么会没有把握?只不过玉罗刹无敌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他根本不敢相信罢了。

    大好的发财机会摆在眼前,自己却没有抓住……

    要知道,那可是一赔十的赔率!

    裴步万抬起手,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心口被人揪住了一样的疼,几乎无法呼吸。

    正说着话,修罗场的一个负责人走了进来,看了看杨开,又看看死了爹娘一般的裴步万,颔首道:“小裴也在啊。”

    裴步万压抑住悲恸的心情,连忙起身道:“周老!”

    那周老道:“你这是输了?你既跟这位杨贤侄在一块,又怎会输的?”

    裴步万如遭雷噬,闷闷不言,感觉伤口像是被人掀开又撒了把盐……

    周老不去理他,只是对着杨开抱拳道:“杨贤侄!”

    杨开虽不认识他,但也顺着裴步万的话抱拳道:“周老!”

    周老笑道:“今日一战,杨贤侄真叫老夫大开眼界!”

    杨开客气道:“周老过奖了,侥幸而已!”

    周老大有深意地瞧他一眼:“能在十息之内解决玉罗刹,可不是侥幸,我修罗天的弟子也不是那么好打败的,若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打败我修罗天弟子,那我修罗天早已不是三十六洞天之一了。”

    杨开道:“周老此来,所谓何事?”

    周老递过来一枚空间戒,道:“开战之前,你压了自己一亿开天丹吧?这是你的赌注和盈利。”

    杨开立刻精神抖擞地接过戒指,神念往内一扫,忽然诧异道:“这个数目,似乎有些多啊?”

    算上本钱一个亿,修罗场方面应该交付给自己十一亿开天丹才对,这样一大笔开天丹,可不是随随便便哪个势力能拿的出来的,也只有修罗场这样每日进出开天丹无数的地方能拿的出手。

    但让杨开诧异的是,这戒指里的开天丹似乎不止十一亿。

    “十二亿!”周老道。

    杨开不解:“那多出来的一个亿是?”

    周老微笑道:“贤侄一身实力非同小可,假以时日定会名耀乾坤,老夫也不跟你绕弯子,那多出来的一亿,当是我修罗场的赔偿。”

    “赔偿什么?”

    “请贤侄日后莫要再踏足任何一处星市的修罗场!”周老直言不讳。

    杨开忍不住眨眨眼。

    不过很快,便明白了这周老的用意。他今日展现出足以碾压任何开天境之下的恐怖战力,日后若是再踏足修罗场的话,肯定没人是他的对手,到时候所有人只需要买他赢,那修罗场还怎么赚钱?

    修罗场是修罗天最重要的根基之一,为修罗天输送大量的开天丹,若修罗场一直亏本的话,那修罗天的日子也不好过。

    周老自然要为日后考虑。

    不过这一出手就拿出来一个亿的赔偿,可见修罗场这边财大气粗,魄力十足!

    一旁裴步万也有些傻眼,在他的记忆之中,这似乎还是修罗场头一次因为某一位武者而开出这样的丰厚条件,毕竟是三十六洞天之一,放眼整个乾坤之外,除去同为洞天的其他势力,又何须给其他人脸面?

    修罗天有这样的底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