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九百六十八章 光彩照人
    来到老板娘的闺房前,杨开抬手敲门,屋内立刻传来一个冷淡的声音:“滚进来!”

    杨开缩了缩脖子,心知老白所言不虚,老板娘的心情好像确实不怎么好,这语气听起来都怪渗人的。

    不过他乃奉命外出办事,倒也不怕什么,当即推门而入:“老板娘,我回来了。”

    屋内,老板娘端坐在椅子上,斜眼望来,面上一片冷意,闻言呵呵一笑:“你还有胆子回来?你还好意思回来?”一拍桌子,怒喝道:“你怎么不死在外面!”

    不是你叫我去摘雪天一线的!现在又来说这种话,杨开心头一阵火大,拳头捏了捏,正要争辩一句,又念及上次她急匆匆去往风云拍卖行搭救自己和老白的事,强行压下心中怒火,一言不发地上前一步:“老板娘你要的东西我带回来了。”

    “我要的东西?我要什么了?”老板娘银牙紧咬着,看那神态似是恨不得啃下杨开的一块血肉,话音方落,忽然小嘴微张,怔怔地望着桌子上的一个竹篮。

    那竹篮中,堆满了一个个婴儿拳头大小,红色黑的果子,扑鼻的清香,看起来也新鲜的很,好似刚摘下来没多久。

    “雪天一线?”老板娘吃惊,一腔怒火瞬间化作乌有,怔然道:“你从哪里弄的?”

    杨开嗤笑:“还能从哪里弄?”

    老板娘霍然起身,震惊道:“你去九幽大陆了?”

    杨开没好气道:“废话,这东西是九幽大陆的特产,我不去那里还能去哪。”

    “你这一段时间不见踪影,原来是去九幽大陆了?”老板娘兀自有些不敢相信,那眼睛瞪的圆圆的。

    “要不然你以为我去哪了?”杨开没好起地瞧了她一眼,赫然发现老板娘竟有些愧疚和后怕的神色在眼中流动,不由怔了一下,也不知道她在愧疚后怕些什么。

    “你怎么去九幽大陆的?”老板娘问道。

    “还能怎么去,就这么……”杨开话音一顿,忽然意识到这事有些没法解释,自己没有可以抵挡域门撕扯之力的飞行秘宝,如何能穿梭那些域门?若是告诉老板娘自己是肉身穿梭,她怕是不会相信,索性不跟她多说,摆手道:“想吃就赶紧吃吧,放久了就不新鲜了,我先去休息了。”

    一拱手,转身就要走。

    脚才抬起来,衣领忽然就被人揪住了,扭头望去,老板娘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自己身后,正抓着自己的衣服。

    “怎么……喂,你脱我衣服作甚!”杨开脸色惊慌失措,无他,老板娘竟直接抓着他将他丢在了床上,一手制着他,另一手来解他的衣服。

    这女人又发什么疯?有心反抗,可在人家六品开天手上,连一点力量都催动不出来,又如何能反抗的了?三两下衣服就被解开了。

    “你疯了吧?”杨开怒喝,目光喷火,还是头一次碰到这事,哪有女人把一个男人按的床上强行脱衣的?

    怒视而去,却见老板娘神色呆滞,定定地望着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的胸口和腰腹,然后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摸了上来。

    触手温热,撩人心弦,杨开忍不住哼哼了两声,反抗的立场瞬间也不那么坚定了。忽然又嘶了一声,却是老板娘触碰到那些伤口,引来一阵疼痛。

    他的肉身固然强大无比,穿梭域门时又利用空间法则降低风险,但每一次穿梭都会将自己弄的伤痕累累,倒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势,只是表现上看起来比较凄惨罢了,修养些日子自然能痊愈。

    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便直接来见老板娘了,这伤势还没有痊愈。

    “你强行穿梭域门了?”老板娘不敢置信地望着杨开。

    杨开一把推开她,站起身将衣服穿好,哼道:“要不然怎么办。”

    “你疯了?”老板娘娇叱一声,“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万一……万一……”

    “不是你叫我去的?”杨开整了整凌乱的衣衫,头也不抬。

    “我……”老板娘顿时有些百口莫辩,她确实是叫杨开去九幽大陆摘些雪天一线来,但也不至于让他强行穿梭域门,若是杨开答应,自会给他找来一件飞行秘宝护身,可杨开当时并没有答应,回过头竟是自己去了,搞的她以为杨开负气出走,这些天发了很大的脾气。

    “老板娘还有没有别的吩咐?没有的话我先下去休息了,一路奔波也挺累的。”杨开拱手问道,见她只是呆呆地望着自己没有反应,也懒得再理她,点点头转身离去。

    打开房门,杨开身子顿了一下,只见院落中,账房捧着自己的金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老白和厨子两人凑在一起,神色凝重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厨子不时地颔首。

    三个无聊的家伙!杨开嗤了一声,转身将房门关上,大步离去。

    半道上,老白跟了上来,没跟他多说,只是肃然叮嘱:“三天之内不要去烦老板娘,否则有你受的。”

    杨开正色颔首,上次的事记忆犹新,他又怎会重蹈覆辙?暗暗打定主意,便是老板娘呼唤,他也决然不会过去的。

    回到自己的屋内打坐休息,养精蓄锐,这一个多月的奔波实在是够累人的,杨开现在别的不想,只想好好睡一觉再说。

    一夜无话。

    翌日,杨开早早走了出来,与老白等人一起忙活第一栈的事情,第一栈生意很不错,自中午开始便宾客满座,其实第一栈家大业大的,倒也不需要依靠卖些吃食来维持生计,主要是打探情报,各种隐秘的消息,开个客栈也是因为这个,客栈之地,鱼龙混杂,正是各路消息串流之处。

    忙忙碌碌小半日,才得空歇一歇,凑到柜台处跟账房打屁聊天。

    第一栈众人虽然来这星市才没多久,但论打探消息的本事无人能及,听着账房说着星市里那些大人物们的轶事,倒也挺有意思。

    杨开比较关心风云拍卖行的事,问了一下,得知风云拍卖行最近也没什么大动静,看样子上次的事是认栽了。

    “话说你前段时间真去九幽了?”账房一边算着账,一边开口问道。

    杨开点点头:“老板娘说想吃雪天一线,我就去了。”

    账房抬头望他:“老板娘都不知道你去了,还以为你跑了又或是出了什么事,一直在打探你的行踪,整个星市都被翻了几遍,却没找到你的线索。”

    杨开闻言嗤笑一声:“她有这么关心我?”

    账房肃然摇头:“别人不敢说,但是你,老板娘肯定是关心的。”

    “何解?”

    账房摇头不语,只是道:“咱老板娘啊,刀子嘴豆腐心,其实也是个苦命人,你别看她在外人面前威风凛然,其实根本不是那样的,对咱们这些伙计也是没得说。不过就是这个脾气有时候稍稍有那么一点火爆……”说着说着,账房忽然住口不言,张大了嘴巴怔怔地望着杨开身后。

    啪嗒……一声,有盘子摔落在地上砸的粉碎,杨开扭头望去,只见左手边不远处老白也是傻傻地站在原地,一手悬空,脚下盘子碎了一地,一盘小菜撒的满地都是。

    店里其他正在忙碌的伙计更是像是被谁施了定身咒一样,全都僵在原地,诸多客人更是目光发直,大堂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个方向。

    杨开忽然有些毛骨悚然,背后一股凉意从脚底板窜到头顶,吞了口口水,慢慢转身,眼帘顿时一缩。

    只见身后不远处,老板娘不知何时现身,一头青丝挽了个妇人发髻,头上珠光宝翠,一支银鎏金凤钗斜插在头上,随着步伐一颤一摇,似要展翅腾飞,身上的衣裙得体合身,既显雍容华贵,又不失婉约端庄,尤其让人在意的是老板娘的脸色,粉里透红,好似得了巨大的滋润一样。

    此时此刻,老板娘浅笑嫣然而来,大堂内所有男客的目光就有蚂蟥一般死死地咬这个尤物。

    老板娘一桌桌地过去跟客人打招呼,不时地发出银铃般的咯咯笑声,甚至还亲手为一桌客人斟酒,让那一桌的几个男客都露出色授魂与之色,若不是有所顾忌,只怕要拉老板娘来陪酒了。

    不多时,转了一圈,来到柜台前,敲了敲桌子:“别发呆,好好干活!”

    账房哦了一声,手上却不见动作,似还没回神。

    老板娘又瞧了杨开一眼,露出一抹微笑:“等会过来一下,我有事跟你说。”

    杨开也哦了一声,心中警兆大生,这疯女人对自己笑,她在笑什么?

    “把地擦了,东西收拾一下,成什么样子。”老板娘又冲老白道。

    老白不住地颔首,仿佛小鸡啄米。

    老板娘又转过身,伸手抹了一下鬓发,低声问杨开和账房:“这钗子戴在我身上会不会显得太幼嫩了?”

    “不嫩不嫩!”账房连忙道:“老板娘这年纪,配它正好。”

    一拳锤在杨开胳膊上,杨开也回过神:“是啊是啊,正好正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