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九百二十九章 柳暗花明
    这个问题也是所有人都想要弄明白的事,老板娘那边不便打探,杨开这里就是突破口,也是容易下手的地方,只不过之前杨开被第一栈保护的很好,他们想打探也没办法,如今第一栈的态度已经摆出来了,自然就没了顾虑。

    这种问题杨开自然不会老实回答,正想着要不要再祸水东移一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连说谎的念头都涌不起来,在这个浑身魔气缠绕的青年面前,自己内心的一切思维仿佛都无所遁形,为其察觉的一清二楚。

    这就是上品开天的威势?之前面对司徒空的时候,对方还没有给他这么大的压力,可现在面对这个青年,杨开发现连呼吸都是一种奢望!

    额头处冷汗滑落,杨开艰辛地抬头望去,对面的青年嘴角含笑,淡淡地望着自己,可他的身后,却似乎有一只凶猛可不的巨兽,欲要将自己一口吞下。

    浑身血肉蠕动,骨头咔嚓嚓作响,一种死亡的气息将自身笼罩。

    会死!绝对会死!青年身上的邪戾气息让他明白,若是自己的回答让他不满意的话,这家伙真有可能对自己动手。

    电光火石之间,杨开根本没得选择,咬牙怒吼之时,一闪身就躲进了如意袋中。

    实在是没办法了,玄界珠不敢暴露,瞬移也休想逃脱,躲进如意袋或许还有喘息之机,不过如此一来,倒也成了瓮中之鳖,根本就是饮鸩止渴的做法。

    而就在杨开的身影消失不见的瞬间,青年眉头一扬:“金乌!”

    探手就朝如意袋抓了过去。如意袋口打开的那一刹那,他分明从中感受到了金乌的气息,立刻明白金乌果然还在杨开手上。

    他的动作不可谓不快,可有人的动作更快,如意袋还在半空中,几只手掌的影子便凭空出现,齐齐朝如意袋抓了过去。

    青年大笑:“一群臭不要脸的!”轰然一振,魔气席卷,房间内的桌子纷纷化作齑粉,青年整个人如出海的蛟龙一般朝前扑去。

    轰轰轰……

    世界伟力碰撞,虚空之中,说不清多少强者在这一瞬间交手过招,间或夹杂着闷哼之声。

    哗啦啦……

    屹立在这虚空数千年的第一栈轰然破碎开来,数十道身影从中四面八方激射,更有许多人斗成一团,各出奇招和秘术,打的不可开交。

    兰夫人脸色铁青地屹立在虚空某处,望着第一栈原本存在的位置,银牙咬的嘎嘣响,两只手上,一手提着白七,一手提着那账房先生,浑身寒气洞彻心扉。

    白七嘴巴张的几乎能塞下一只拳头,之前变故发生的太突然,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直到此刻才大叫一声:“老板娘,他们把咱们客栈给拆啦!”

    账房先生也瞪着眼睛:“这可如何是好!”

    自第一栈开张到现在,还真没有多少人敢在这里闹事的,有这胆子的人一般都活不长,可这一次闹事的人不一样,有好几家根本不惧第一栈的背景,这客栈被拆了估计也是白拆,根本不可能叫人家去赔偿什么,毕竟一起动手的,还有第一栈的东家。

    “臭小子,我要扒了你的皮!”兰夫人恨恨道。

    若不是杨开一直将那金乌尸体藏着掖着,第一栈又怎会遭此厄运?早点将金乌尸体交出来什么事都没,如今事情闹大了,谁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六位上品开天强者在虚空中交锋,那如意袋也在六人手上不断易主,这等层次的争斗,便是兰夫人也插手不上,只能远远观望。

    其他那些二等势力的中品开天同样如此,之前有不少人参与争抢如意袋,却都吃了不小的亏,这个时候也都老实了,知道这一次金乌尸体注定会落到几个上品开天手上,也就不去浪费时间和精力。

    往开处想,一具金乌尸体虽然贵重无比,但也还不值得他们为之去拼命!

    与此同时,躲在如意袋中的杨开倒是安稳的很,几位上品开天出手虽然惊天动地,但对如意袋却都保护的好好的,只因他们也知道,若是损毁了如意袋,那袋子里面的东西极有可能流落到虚空夹缝中,到时候他们也休想找到。

    悄悄地开启一道缝隙,神念放出感知一番,还没查探到什么,杨开便脑袋一疼,放出去的神念竟被狂暴的力量撕的粉碎。

    那惊鸿一瞥的刹那,似乎看到了好几位强者在交手过招!

    这情况让杨开有些懵,他之前被那青年的威势逼迫,不得不躲进如意袋中暂避风头,后面发生什么就无从察觉了,隐约猜测应该是第一栈聚集的强者在争抢如意袋。

    也不知道最后这如意袋会落到谁手上,自己又是个什么下场!

    到了这个时候,他倒是隐隐希望如意袋为司徒空得手了,最起码司徒空给他的感觉还算可以,并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方才见到的那个青年一身魔气缠绕,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意袋若是被他抢到手,自己哪有什么好果子吃。

    这个时候也不可能再跳出去,几位上品开天交手的余波足以让他粉身碎骨。

    长叹一声,杨开一阵头大,这种将自身命运寄托在别人的仁慈上的感觉很不好受,也让他很不习惯,可开天之路漫漫,需得集齐阴阳五行之力,等他晋升开天,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忽然想起,那浑身魔气缠绕的家伙,该不会是万魔天的吧?他之前听段海提到过万魔天,乃是三十六洞天之一,最顶尖的势力,还有莫胜那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出身万魔天!

    脑海中一阵胡思乱想,杨开忽然扭头,定定地望自己身边的金乌尸体,目中精光闪烁起来。

    那几位上品开天想要争夺如意袋,肯定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分出胜负的,这等层次的强者交手,搞不好能打上一年半载。

    这么长的时间,足够自己去凝练火行之力了啊。

    念头涌起,杨开狂喜,之前一直想着拖延几日功夫,可老板娘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谁知道如今居然柳暗花明。

    也无需什么一年半载,只要再有五六日,杨开就能让道印中的火行之力彻底饱和!到时候这金乌尸体再贵重,对他来说也没多大用处了。

    被逼无奈走的一招错棋,谁曾想竟是制胜的关键!

    哪里还需要犹豫什么,杨开先是施法封禁了如意袋,此举虽说可能有些多余,那些上品开天若想开启如意袋,区区禁制应该难不倒他们,但最起码可以给他拖延一阵,让他有伪装的时间,别到时候一下子被人发现自己在偷偷吸收金乌真火,到时候什么秘密都得曝光!

    盘膝坐在金乌尸体面前,杨开一如既往地将手摁在金乌的额头上,催动道印之力,牵引着金乌体内的真火入体。

    时间一点点流逝,外面的争斗依然在继续,谁也没想到,区区一个帝尊境竟有这般胆量,竟在一群上品开天的眼皮子低下暗度陈仓。

    一日,两日,三日……

    道印中的火行之力越来越充盈,越来越饱满,杨开一直提着的心也慢慢放了下去,逐渐地忘却了自身的处境,所有心神都沉浸在凝练火行之力上。

    直到某一刻,道印中的火行之力彻底圆润起来,再也无法汲取更多的金乌真火,杨开才霍然惊醒,知道自己这火行之力算是凝练成功了。

    悄悄地感受一下,金乌尸体内的真火还有存余,只不过比起最开始明显淡薄了不少,也不知道够不够另外一个人再凝聚火行之力的。

    不过这已经跟他无关了,这一次的冒险有了眼下的收获,杨开心满意足,纵然金乌尸体被人抢走不给他半点好处,他也认了。

    如今剩下的就是该怎么脱身了……

    老是躲在如意袋中也不是个办法,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而且杨开也无法确定自己的如意袋最终会花落谁家,落在司徒空手上还好说,若是落在其他人手上该怎么办?

    有心想查探下外面争斗的情况,可想起上次神念被撕碎的痛楚,杨开又有些心头发毛。

    踌躇了好半晌,杨开才一横心,咬牙开启了禁制,悄悄放出一道神念。

    本以做好了承受神念被毁的心理准备,谁知一看之下,外面的情况跟自己想的竟是有些不太一样。

    几位上品开天的争斗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虚空之中一片风平浪静,感知之中,此地已经没有多少人了,虚空中一面棋盘横陈,司徒空坐在棋盘的一边,对面坐着那个杨开之前见过的青年,还有几个气息深幽的家伙在一旁观望。

    老板娘,白七还有那账房先生,连带着第一栈的许多杂役伙计,都站在司徒空身后。

    这是个什么情况?

    杨开看不明白了。

    正不解的时候,司徒空忽然开口道:“出来吧,还能躲一辈子吗?”说话间,淡淡地扫了一眼,即便是隔着一个如意袋,杨开也能感觉这一眼看到了自己的灵魂深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