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九百二十二章 你怎么下来了
    白七解释道:“这三千世界,茫茫寰宇,空间广袤,纵然是上品开天,想要从一个地方赶往另外一个地方也是不容易的事,期间肯定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但我辈武者,哪有这么多时间可供挥霍浪费?有赶路的时间还不如去参详秘术,修行功法。所以便有了乾坤遁法这种秘术,此秘术没别的用途,就是用来赶路,打个比方吧,咱第一栈留有乾坤遁印,那乾坤遁印中,封有老板娘的印记,只要老板娘还在这一大域中,无论她身在何方,只要一个念头转过,便可瞬间回到第一栈,这便是乾坤遁法!”

    杨开听的目瞪口呆:“这么神奇?”

    心想这跟自己的空灵珠不是一个效果吗?空灵珠所在,便是定位之地,他只要心念一动,便可去往空灵珠的位置,与这乾坤遁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与空间法阵也是一样的道理!

    不过比较而言,自己的空灵珠比起空间法阵更加便捷,与这乾坤遁法似乎也各有优劣!

    “就是这么神奇!”白七嘿嘿一乐。

    杨开黑着脸道:“如此说来,兰夫人正是依靠了乾坤遁法,才能在我之前赶回第一栈?”这个时候他也想明白了,自己之前的举动还自以为高明,可在兰夫人眼中,那就是自投罗网,一时间郁闷的不行。

    好在金乌尸体没被抢走,否则真要吐血了。

    “另外再白送你一个消息。”白七笑望着杨开,“这三千世界之中,有一种地方唤作乾坤殿,那乾坤殿每一个大域都有,或多或少,有的大域有四五座,有的只有一座,只要花费一些开天丹,在那乾坤殿中留下自己的气息,到时候就可以随意在这些乾坤殿之中穿梭了。”

    “空间法阵!”杨开眼前一亮。

    白七笑道:“这么说也没错,但空间法则传送的距离是有限制的,乾坤遁法不同,只要你身体承受的住,身在同一个大域之中,即便再远,也能瞬间去往你留下印记的乾坤殿内。”

    杨开了然颔首:“这倒是方便的很,日后若有机会,定要去见识一番!那乾坤殿属于哪一方势力?”

    白七道:“它不属于哪一方势力,乾坤殿是三十六洞天和七十二福地联手建造出来的,每一座乾坤殿都有那些洞天福地的弟子看守,所以在那里面是绝对不允许动手的,否则便是与所有的洞天福地为敌!”

    杨开悚然一惊:“那乾坤殿竟是所有的洞天福地联手建造?”不过仔细想想也不足为奇,这种东西掌控在哪个势力手上,别人也不会安心,也没有任何一家势力能够独自掌控,三十六洞天和七十二福地的人联合掌握才是常理。

    不过听白七的意思,日后自己若是遇到麻烦的话,倒是可以去那乾坤殿中躲避!

    “现在可以说说太阳之星上到底怎么回事了吧?”

    既是之前说好的,杨开自然也不会食言,当下将自己在太阳之星上的经历说了一下,白七听的目眩神驰,惊叹不已,对杨开如何能这一群开天境眼皮子低下隐匿身形倒没什么奇怪,这种事只要有合适的秘宝都能做到,反倒是对他如何逃出那些开天境的追击兴趣满满。

    杨开一句本座精通空间法则,尤其擅长逃跑就打发了他。

    反正这事也不是什么秘密,之前被兰夫人等人追击的时候,他不知道多少次施展过瞬移。

    又聊了许久,白七才醉醺醺地道:“今日到此为止,我先去忙了,第一栈最近来的人挺多,你最好小心点,估计都是冲着你来的。”

    目送白七离去,杨开一脸愁容。

    打开如意袋看看里面,那金乌尸体还在,这烫手山芋抢是抢到了,可如今该怎么处理却是个麻烦事,不过不管怎样,这种好东西肯定能卖出个好价钱,最起码也要将自己损失的两道灭蒙金翎给补偿回来。

    要是实在不行,就去换一根七品的太阳真金!反正他本来的目标也是七品的太阳真金,到时候凝练了五行火之力,总没人再打他主意了吧。

    而且一直躲在房间里也不是个办法,总不能在这里躲一辈子,手上的开天丹虽然还有一些,但也维持不了多久。

    略做沉吟,杨开起身,推门而出,径直朝楼下行去。

    下了楼,杨开扫眼望去,只见大堂内一片喧闹,原本的七八张桌子变成了十几张,可依然供不应求,整个大堂可以说是人满为患。

    白七端着几碟菜跑来跑去,一抬头见到杨开,吃了一惊:“你怎么下来了?”

    “我怎么不能下来?”杨开嗤笑一声。

    此言一出,整个大堂喧闹的声音陡然一静,刷刷刷一阵,一双双目光齐齐望来,一道道神念也毫不客气地扫视过来,霎时间,杨开就感觉自己像是误入了狼窝的小白羊,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一点安全感都没了。

    白七冲他竖了个大拇指,一副你很有种的样子,低头忙活去了。

    杨开举目四望,还真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之前追击他的几个中品开天,除了兰夫人不见踪影之外,其他人都在。

    一道道神念交汇飘忽,一双双望着杨开的目光满是不怀好意,整个大堂鸦雀无声,却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似有狂风暴雨即将到来,实力稍低的武者都情不自禁地吞了口口水,眼神朝门口望去,似在寻找离开的路线。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时,二楼的一间房门轰然打开,兰夫人走里面走了出来,凤眸往下扫了扫,视线定格在杨开身上,轻轻地哼了一声,然后斜依着扶手,取出一把瓜子样的东西,灵巧地嗑了起来。

    杨开嘿嘿一乐,知道兰夫人既然现身了,那就没人敢在这里冲自己动手了。

    估计兰夫人也是察觉到底下气氛不对,所以特意现身来镇个场子。

    大堂人满,没座,杨开左右瞧了瞧,径直朝一张桌子前走了过去,这张桌子上坐了三个人,一个仪表堂堂的青年,两个气息深幽的老者,青年的身后站着一个容貌妩媚,穿着暴露的女子,两个老者身后则站着一群弟子,明显是来自同一个势力。

    青年实力不高,应该只是凝聚了道印,那两个老者却都是开天境。

    青年本来还一脸不屑地打量着杨开,可见他竟直直地朝自己走来,不禁皱了下眉头,不知道杨开想要干什么。

    “兄台,又见面了啊,真是巧!”杨开乐呵呵地冲他打个招呼,“不介意的话,拼个桌吧。”

    说完也不管人家同意不同意,直接坐在了他对面。

    青年有些懵:“你是哪位?”

    杨开一脸热情:“朋友真是贵人多忘事,之前在赶往太阳之星的路上,咱们不是见过?”

    这话倒也不是胡扯,两人之前确实见过,当时杨开与蝶幽等人一道赶往太阳之星的路上,这青年所在的大船从后方撞来,差点没把他们给撞伤,随后又返回邀请蝶幽和阿笋上船,却被杨开拒绝了。

    当时不知道他们是哪个势力,后来看了孟宏给他的那枚玉简,才知道人家是不安州的。

    经杨开这么一提醒,那青年恍然:“是你!”说完之后脸色一沉:“谁允许你坐下来了?滚开!”

    杨开不以为意,呵呵笑道:“没地方坐了,你这里刚好有个空位,拼个桌呗,这么小气干什么?”

    青年还想再说什么,忽然感觉有些不对,自己身上竟莫名其妙多了好多道神念,仔细审视着自己,扭头望去,只见大堂内那几位中品开天望着自己的目光满是狐疑之色,不由脸色一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吸引那几位的注意。

    同桌的那两个开天境老者也察觉不妙,其中一人冲青年打了个眼色,另一人望着杨开,沉声道:“这桌子让给你了,我们走!”

    这般说着,便站了起来。

    那青年似乎还有些不情不愿,却被另外一个老者强行拉走了,一群人也没停留,结了账,竟是直接离开了第一栈。

    片刻后,大船上,青年脸色阴沉:“那家伙什么来头?”

    身后的两位老者对视一眼,一人道:“少爷,那人就是抢夺了金乌尸体的家伙。”

    青年一惊:“什么?就是他抢了金乌尸体,然后还安然逃回第一栈了?”

    “不错,就是此子!”

    “那我们怕他做什么?”青年低喝道,人家只是来拼个桌,自己这边就灰溜溜地走了,搞的好像怕了人家似的,让他脸面有些挂不住。

    老者道:“我们怕的不是他,只是这种时候没必要与他纠缠什么,金乌尸体事关重大,届时第一栈这里必定风起云涌,我不安州还是不要趟这浑水为妙。”

    另一个老者也颔首道:“是及!”

    青年脸色阴鸷,虽然知道他们说的不错,可依然有些不甘心。

    似是瞧出了他的心思,先前的老者道:“少爷放心,那小子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青年道:“怎么说?”

    老者冷笑:“微末之力妄想搅动风云,必定死无全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