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九百二十一章 乾坤遁法
    按道理来说,杨开既被兰夫人打伤,那肯定也保不住金乌尸体,有很大的可能兰夫人已经得手。不过这事也不好去问,兰夫人那边肯定不会告诉他们的,若是问杨开的话,又怕杨开会误会。

    魏阙摇了摇头,苦笑道:“不管那金乌尸体在谁手上,与我大月州都没什么关系了。”

    先前金乌神宫现世,他便意识到太阳之星的事闹大了,当即让一群弟子返回第一栈待命,并且传讯总坛,本还想着倾尽大月州所有力量分上一杯羹,可金乌的出现却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

    这种宝物,根本不是大月州有资格觊觎的,也不是任何一家三等势力能参与其中,就是那些二等势力也够呛,强行参与只会以悲剧收场,有资格去争抢金乌尸体的,唯有那些一等势力,那些洞天福地!

    而且这一次太阳之星上,大月州这边虽然收获不算多,可也不算少,太阳真火收了好几份,连五品的都有一份,已经算是满载而归,只要能消化掉这一次的收获,大月州多一位四品开天是铁板钉钉的事,到时候大月州整体实力有所提升,也不枉他和陶蓉芳辛苦这一趟。

    “对了两位师叔。”孟宏忽然像是想起什么,抱拳道:“还有一事禀告两位师叔,杨师弟先前带伤回到第一栈的时候,弟子本想去搀扶他,却为他所阻,他还特意传音我等,告诉我们装不认识他,杨师弟这是怕给我们惹来麻烦吗?”

    魏阙闻言,眉头一扬:“他传音让你们装作不认识他?”

    “是!”孟宏点头。

    陶蓉芳沉吟道:“在那种时候还能想到这一层,此子果然心思缜密,怪不得能行那虎口夺食之事。”

    孟宏不解:“陶师叔的意思是……”

    陶蓉芳道:“正如你猜的那样,杨开应该就是怕你们引火烧身,所以才会让你们装作互不相识,毕竟他这次捅了天大的篓子,也得罪了不少势力,若叫人发现他与我大月州的人来往密切,大月州也会麻烦不断,他这是在为我们大月州考虑。”

    老方皱眉道:“可是我们几个是与杨老弟一起来的,又在第一栈中住了好几个月,之前肯定有人看到过我们与他在一起,这个时候装不认识也无济于事啊。”

    魏阙道:“所以你们几个最近就不要露面了,免得被有心人盯上!只要不被人发现你们,应该都没什么大问题。”

    老方和蝶幽对视一眼,都点头道:“明白了。”

    又说了一阵,魏阙让一群弟子退下,等到房间中只剩下他与陶蓉芳两人的时候,才忽然开口道:“师妹怎么看?”

    陶蓉芳道:“那小子胆大心细,最紧要的是心地善良,是块好苗子!”说完又苦笑道:“可惜与我大月州无缘了。”

    魏阙默然,良久才叹了一口气:“看样子师妹跟我想的一样。”

    杨开这次惹了这么大的麻烦,大月州是根本无法给他提供强而有力的庇护的,所以之前说要收他进大月州的事怕是要泡汤。并非魏阙和陶蓉芳言而无信,只不过他们两人身为开天境,总要为大月州其他弟子考虑,收了杨开不要紧,紧接而来的麻烦谁能处理?到时候只会连累整个大月州不得安宁。

    “他对我们还有救命之恩!”陶蓉芳悠悠地望着魏阙,在那大殿中,若非杨开暗中提醒及时,她与魏阙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现在,如今杨开有麻烦了,他们却束手无策,这让陶蓉芳心里很不快活。

    魏阙脸红:“想办法补偿他吧,若是可能的话,最好能暗中协助他逃亡别的大域隐姓埋名。”

    “也只能如此了。”

    “还有一事,师妹是怎么想的?”魏阙又问道。

    陶蓉芳看着他道:“金乌尸体?”

    魏阙颔首。

    陶蓉芳道:“我本以为那金乌尸体十有九八应该是被兰夫人抢了去,可如今看来,金乌尸体在杨开手上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

    魏阙笑吟吟道:“为何这么说?”

    陶蓉芳嗔怪地望着他:“师兄这是在考验我吗?”

    “欸……”魏阙抬手:“随便聊聊,我想知道师妹的想法跟我是不是一样。”

    陶蓉芳道:“若金乌尸体真被兰夫人抢走,那杨开也是无事一身轻,就没必要特意传音孟宏,可他偏偏就这么做了,说明他有所顾忌!他顾忌的无非就是自己的麻烦会牵连到旁人,这也从侧面印证了金乌尸体在他手上的事实!当然,并不排除金乌尸体已被兰夫人抢走,他那样做是小心使然的缘故。”

    魏阙微笑道:“师妹果然蕙质兰心。”

    陶蓉芳白了他一眼,有些风情万种:“师兄也是这么想的?”

    魏阙头大道:“是啊,搞的我如今也不知道金乌尸体到底在谁手上了。不过不管在谁手上,与我们都没什么关系了。”

    ……

    厢房中,小厮端来了一些吃食,与杨开推杯换盏,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人都有些熏熏之意。

    话说回来,杨开之前虽然在这里住了四个月之久,也没问过人家小厮到底叫什么名字,从来都是称呼他小二哥。

    这一次闲聊,才知道人家的名讳,小厮名字简单,姓白,单字一个七。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到底想干什么,老板娘派你来摸我的底吗?”杨开一边夹着菜,一边斜眼看他。

    白七嘿嘿一笑,端起酒壶给杨开满上,道:“哪能啊,老板娘真要是想摸你的底,何必这么麻烦,我第一栈要什么情报没有,随便去打听打听就知道你什么来路了。”

    “那你说说我是什么来路?”杨开一脸不信的表情。

    白七望着他:“真要说?”

    “说,我看你说出什么来!”

    白七放下酒壶,正襟危坐,开口道:“那我可说了,姓名杨开,帝尊境顶峰,一年多前从不知名的乾坤世界跳出,为七巧地火灵地护地尊者段海接引,进入七巧地,在火灵地中任杂役,照料果树大半年,后七巧地变故,强敌入侵,大乱之时趁机逃出,随行者有三人,一男两女,分别为方毕齐,蝶幽,阿笋……我说的可对?”

    杨开瞪眼望他:“你们第一栈有多少眼线在外面?”

    自己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卒子,第一栈都能打听的这么清清楚楚,可想而知这个势力有多么恐怖。

    白七嘿然一笑:“我还知道你凝聚了五行木之力!”

    杨开眼帘一缩:“还有呢?”

    “还有就是太阳之星上你虎口夺食,把一群开天境耍的团团转咯。”

    “呵呵……”杨开强笑一声,微微松了口气,看样子第一栈也并非无所不知,最起码关于许老跟自己的关系他们没有打探出来,还有自己木之力的品相,他们所知道的,也都是浮于表面的情报,不过即便如此,也足够耸人听闻了。

    “跟我说说,那太阳之星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是怎么把金乌尸体弄到手的?”

    “这事你问老板娘不就行了,问我干什么!”杨开没好气一声,提起金乌尸体就来气,要不是老板娘最后拦截,他绝对会毫发无伤地回到第一栈,又何须受那一掌之苦!

    “老板娘这几天心情不好,我去问她不是找揍?”白七苦着脸。

    杨开本来懒得理他,不过转念一想,开口道:“我倒有一事不明,你若能告诉我,我跟你说说太阳之星上的事也无妨。”

    白七眯眼望他,警惕道:“你想问什么。”

    杨开道:“放心,也不是什么机密,若是机密的话,你可以选择不说。”

    白七点点头:“那你问问看。”

    杨开咬牙道:“我明明在很远的地方把老板娘给甩开了,我也确定纵然以她六品开天的实力也不可能追得上我,为何偏偏她会比我先一步回到第一栈,还在第一栈外面守株待兔?”

    这是他想了好几天也没想明白的事,除非老板娘也有空灵珠这样的东西,否则根本没办法解释。

    白七闻言一乐:“你想问的就是这个?”

    “你知道原因?”

    白七忍不住大笑起来,拍的桌子碰碰响:“你当时是不是被追的走投无路,所以想来第一栈避避风头,想着只要进了第一栈,便任谁也不敢对你怎么样了,所以在甩开老板娘之后就直奔第一栈而来?”

    “不错!”杨开点点头,他当时确实是这么想的,毕竟那个时候确实没了去处,唯有第一栈才是安全之地。

    “哈哈哈哈!”白七笑的前俯后仰,眼泪水都快出来了。

    杨开冷冷地望着他,恨不得拿出苍龙枪来,一枪把他给捅死。

    似是感受到杨开的冷意,白七好不容易才收敛笑容,抿了口酒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乾坤遁法?”

    “乾坤遁法?”杨开皱眉,“那是什么?”

    这玩意他还真没听说过,不过看白七这神态,杨开也能推断出老板娘之所以会提前回到第一栈,在外面等他跟这乾坤遁法有莫大的关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