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八百九十九章 即将熄灭
    住进第一栈的第四个月,某一日,正在地上打坐的老方忽听杨开呼唤自己,连忙睁开眼睛,还没来得及询问他要干什么,便忽见一团黑影当头朝自己罩了下来。

    老方大惊,急忙想要躲避,可那黑影却似有封锁天地之效,竟让他不由生出避无可避的感觉,一个失神便眼前一黑,进入了一个黑暗不见天日的空间。

    眨眨眼,恍然大悟,自己这是被杨开收进了那个袋子里,联想起杨开最近的表现,忙叫道:“老弟,你炼化成功了?”

    杨开的声音传来:“勉强可以催动了。”

    床上,杨开手拿着六合如意袋,眉头微皱。之前这袋子虽然在他手上,但他也仅仅只有打开和关闭而已,并不能催发这袋子的威能,如今一番炼化,倒是勉强可以拿来御敌。

    这东西给自己的感觉跟玄界珠差不多,都是可以强行收人的,而且视敌人的实力强弱,消耗也不一样。

    不过不同的是,杨开是玄界珠的主宰,把人家收进里面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这一点上如意袋倒是不如玄界珠,不过如意袋也并非只有收人之能,其中还有许多禁制杀阵可以发动。

    此番拿老方做试验,倒也不用激发其中的禁制,转眼又将他给放了出来。

    老方盯着杨开手上的如意袋,羡慕不已:“好宝贝啊。”他也算活了不少年月了,却从没见过这样的秘宝。

    杨开不置可否,起身道:“出去看看吧。”

    与老方两人从后院走出来,进了大堂,杨开一怔,往日喧闹无比的大堂此刻竟是安静至极,大堂内的桌子空荡荡的。

    抬眼一瞧,柜台后面,那账房先生正在噼里啪啦打着自己的金算盘,大堂一角,那小厮躺在一条凳子上打瞌睡。

    “什么情况?”老方左右观望,一脸不解。

    杨开也是莫名其妙,径直来到那小厮面前,拍了拍他道:“起来了。”

    小厮一个激灵,爬起来瞧了瞧,见是杨开:“是你们啊。”说着话,又有气无力地躺了下去。

    厮混几个月,彼此也都熟悉了,小厮再没之前的热情态度,说话什么的也都随意许多。

    “这里的人呢?怎么都不见了。”杨开问道。

    小厮翻了个身,伸手一指门外:“都出去了。”

    杨开闻言,心头一跳:“是不是那太阳之星有什么变故?”那诸多客人之所以都等在第一栈,就是在等太阳之星那边的事,如今全都跑了出去,显然是有什么变故发生。

    小厮道:“嗯,好像是是太阳之火快要熄灭了,这不都赶着去碰运气了。”忽然坐了起来,望着杨开道:“对了,大月州的人也来了,都在太阳之星那边。”

    杨开神色一肃,望着老方道:“喊蝶幽她们。”

    “不用喊了。”身后传来蝶幽的声音,杨开扭头望去,正见蝶幽和阿笋从后院走出,“我听到了,我们现在怎么办?”

    杨开望着阿笋道:“先去找大月州的人吧,回头再做打算。”

    太阳之火即将熄灭,探索太阳之星之事势在必行,单凭四人实在势单力孤,若是能托庇在大月州的羽翼之下,或许还有一线机会。

    众人对此自然没有异议,当即便出发上路。

    小厮爬起来吆喝道:“那两间房要不要给你们留着了。”

    “留个屁啊,这黑店老子再也不来住了。”杨开头也不回,在这里住了四个月,光是房钱就花了十几万,要不是之前发了一笔死人财,还真住不起。此去不管结果如何,杨开都不会再回这破店了,以后见了也要绕着走。

    小厮指着杨开的背影道:“小子你有种在老板娘面前说一句黑店试试,老板娘非把你皮扒了不可。”

    杨开却已不见了踪影,早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一路前行,足足往前飞了几日,也没到地方,路上倒是遇到一些同样赶路的人,个个都气息强大,搞的一行四人心惊胆战。

    不过如此一来,倒是可以确定方向没错了。

    又飞了几日,前方忽然爆发出一团耀眼光芒,照亮了大半个星空,与此同时,一股灼热之力荡漾开来,纵然隔着及远的距离,杨开也依然能感受到那股力量的精纯,心头一热,心知那太阳之星中孕育太阳真金应该并非空穴来风。

    他之所以这么热心地掺和这事,一来确实是想凑这个热闹,趁机见识下这乾坤之外各大势力的底蕴,二来也是顺带帮阿笋认祖归宗,三来便是最主要的原因了,他如今凝聚了木行之力,由木生火,下一个要凝聚的便是火行之力。然而因为木行之力的高起点,他就必须得寻觅那些高等级的开天之材,否则便是浪费,可是高等级的开天之材可遇不可求,太阳真金无疑有可能符合要求,太阳真金中带了一个金字,却不是金属的材料,而是货真价实的火属之材。

    杨开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最低也要成就七品开天,唯有成就七品开天,日后才有机会借助开天丹晋升八品乃至九品之巅!最次等的太阳真金也是六品的材料,若是运气好,寻觅到七品的也并非不可能。

    若非如此,在这么多势力的觊觎之下,他又如何敢来趟这浑水。

    正往前飞驰着,背后忽然一股极强的压迫感传来,众人一惊,回头望去时,只见一艘大船迅速朝这边驰来,而且方向正对着四人所在。

    那大船显然是一件不俗的飞行秘宝,速度奇快无比,众人看到的时候还在远方,一眨眼的功夫就靠近了一半,等再回过神已经到了近前。

    大船速度不减,似乎压根就没发现四人的存在,直直撞来。

    杨开脸色一变,低喝道:“散!”

    虽然四人实力也算不错,都凝聚了自身道印,但真要被这东西给撞上,估计也没什么好下场。

    话落之时,四人轰然朝两旁散开,几乎是同一时间,大船从中间驶过,瞬间远去,四人重新聚拢,老方脸色难看的要死:“这是哪家势力的?也太不像话了,四个大活人都看不到,眼瞎了不成?”

    蝶幽苦笑道:“好啦好啦,我们也没事,人家估计也没把我们放在眼中。”

    “太欺负人了。”老方愤愤不平。

    杨开叹息道:“想不被人欺负,那就只能自己先强大起来……”说着话,眉头忽然一皱,只因前方那离去的大船居然去而复返,又朝这边驰了过来。

    老方脸色顿时有点发白,语气颤巍巍地道:“他们……他们要干什么?是不是我刚才说的话他们听到了?”

    杨开沉声道:“等会若是情况不妙就赶紧跑。”他虽不知道对方去而复返到底意欲何图,但显然没什么好事,真要是动起手来,自己四人绝对不是人家的对手,到时候能跑一个就跑一个。

    蝶幽等人都肃然颔首。

    便在这时,那大船停在了众人面前不远处,那船首甲板上,一道颀长的身影显露出来,居高临下地望着杨开等人,这人看起来是个年纪不到三十的青年,怀里左拥右抱两个绝色美人,两个女子穿的也颇为伤风败俗,大片雪白肌肤暴露在外,一左一右依在青年怀里,媚眼如丝,吐气如兰,笑吟吟地随着青年一起打量下方。

    蝶幽和阿笋都瞧的有些脸红。

    那青年的目光只在杨开身上扫了一下便转了过去,瞧瞧阿笋,又看看蝶幽,微微一笑道:“两位姑娘也是要去太阳之星那边的?”

    青年笑的很爽朗,配合不俗的样貌,倒给人一种及其干净的感觉,但一看他怀里的两个女人,蝶幽便知道他是什么货色了,大船之所以去而复返,估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想回答,奈何形势比人强,不回话唯恐触怒对方,只能点头:“是的!”

    青年道:“那可真是巧了,本少也是要去那边的,两位要不要随我一起?本少这飞行秘宝速度不慢,比你们这般飞着赶路肯定要强很多。”

    蝶幽挤出一丝笑容道:“不必了,我还有同伴,我们是想结伴上路。”

    青年瞧瞧杨开和老方,轻笑道:“既然如此,那一起上来好了,也不多两个人。”

    “这……”蝶幽顿时为难,有些后悔自己没把话说绝,如今倒搞了个骑虎难下,虽然不知对方出身哪个势力,但绝对不是自己等人能招惹的,这要是真上了船,生死还不都由着人家。

    正不知该怎么拒绝的时候,杨开横身走了过来,抱拳道:“阁下好意心领,我等师兄妹几人与阁下素不相识,就不叨扰尊驾了。”说完招呼众人一声:“我们走!”

    那青年笑容不减,望着杨开道:“本少不开口,你想往哪走?”

    杨开眉头一皱,抬眼望去:“那尊驾想要如何?”

    青年悠悠一叹:“这世上总有一些愚昧之人不识抬举,一般来说,这种人都活不了太久。”

    杨开轻轻冷笑一声:“我不知尊驾来自何处,但我等大月州弟子也不是随便可以欺负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