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八百八十七章 福祸相依
    人影闪过,杨开瞬间消失在原地,一直端坐上位的段海抬起眼帘,眸中爆出一团精光:“空间法则!”

    说话间,一手朝前探出,虚空抓去。

    随着他这个动作,火灵地内,遁出大殿急速奔逃的杨开立刻生出一股巨大的危机感,扭头望去时,只见背后出现一只遮天大手的影子,呈擎天举海之势朝自己抓了过来。

    杨开大惊,空间法则不断催动,身形闪烁不停,然而无论他如何施为,竟始终都无法摆脱那大手的覆盖范围,身上更有一股强大的气机牢牢将自己锁定。

    大手罩下,遮天蔽日,杨开浑身一紧,闷哼一声,眼前景色急速变换,等再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经出现在了一个密室之中。

    段海,杜如风还有那于炼皆在此地,两人一左一右立于段海身后,一个神色漠然,一个笑意吟吟。

    杨开精神紧绷,左右观望,却是找不到任何可以离开的出口,满嘴的苦涩赛过吃了黄连,妈的,这下怕是栽了,自己动用空间神通都没办法摆脱段海的擒束,这四品开天与自己的实力差距委实太大。

    “杨师弟,你跑什么?师兄又不会吃了你,只是要借你的木行之力一用而已。”于炼笑吟吟地问道。

    不跑难道等死吗?尽管之前也知道逃跑的希望渺茫,但总是要试一下的,阴沉着脸道:“师兄想要木行之力,只需打个招呼便可,师弟自会贡献出来,又何必这般欺骗于我。”

    于炼呵呵一笑:“师弟既是个明白人,那就乖乖不要反抗。”

    杨开道:“不过我倒是好奇,别人的阴阳五行之力也是可以强夺的吗?”他之前就问过老方这个问题,老方也说不出所以然来,不过今日自己既然遭遇了这种事,那就说明阴阳五行之力是可以被夺走的,要不然他们费这么大精力干什么。

    “只有一种人的阴阳五行之力是可以强夺的。”许是晋升开天有望,于炼的心情特别好,听到杨开的问题也不吝回答。

    “哪种人?”杨开挑眉。

    “如师弟这样只凝聚了一种力量的人,如果师弟凝聚了两种,那就没办法了。”于炼笑着解释,“而且强行剥离出来之后,师弟的木行之力也会下降一至两个品阶,不过没关系,听说师弟你凝练的木行之力,最起码也是五品,而师兄我,只需要四品就够,所以只要运气好,品阶就算下降了也是可以用的。”

    杨开了然:“原来如此!”

    于炼道:“师弟还有没有什么想问的?”

    杨开沉着脸道:“被剥夺了木行之力,我会是什么下场?”

    于炼道:“死?当然,运气好的话也能活命,不过日后怕是无法再修行了。”

    这话听的杨开一颗心沉入谷底,两种结局,无论哪一种对武者来说都是及其悲惨的局面,无法修行还不如一死了之。

    不再给杨开说话的机会,于炼一转身,冲段海拱手道:“有劳尊者!”

    段海轻轻颔首,大手抬起,猛地一挥。

    哗啦啦一阵,虚空之中响起锁链穿梭的声响,四面八方劲气袭来,杨开左右望去,只见一道道拇指粗细,由一个个复杂符文印记组成的锁链朝自己贯穿而来,有心躲避,却是浑身僵硬,根本动弹不得。

    嗤嗤嗤,一阵声响传出,那一道道有形无质的锁链贯穿周身大穴,杨开顷刻间痛呼出声,一身衣衫都被汗水打湿。

    脚下亮起大阵光芒,徐徐旋转不休。

    这里竟早有大阵布置下来,看样子是之前就有所准备,只等着时机成熟便把自己拉过来剥夺那木行之力。

    一道道锁链绷直了,连带着杨开也被拉着徐徐升空,身影晃动,段海和于炼各自踏进一个阵位之中,剩下杜如风在一旁护法。

    杨开大急,如今这局面十死无生,单凭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摆脱困境,唯一能够指望的,也只有许老了。

    然而许老进了七巧地三个月时间也毫无音讯,杨开压根不知道他到底身在何处,又在干些什么,指望他来救自己也不太现实,更何况,自己对他来说恐怕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反倒是自己的生死掌控在许老手上,就算许老知道自己的处境也未必会理会什么。

    阵位之中,于炼凝神静气,盘膝跌坐,周身跌宕玄妙气息。

    另一边,段海也是神色肃然,双手不断变幻法决。

    哗啦啦啦的锁链响动中,杨开明显能感觉到有一股极强的力量从锁链传递到自己身上,撼动自己的道印,有抽取自己木行之力的趋势。

    难以描述的痛楚从全身各处传来,杨开死死咬紧牙关,额头青筋迭出。

    便在这时,异变突起,杨开的身后,一只浑身漆黑巨大无匹的蜈蚣虚影猛地呈现出来,百足将杨开牢牢地锁住,任凭段海如何施为,竟是无法将杨开体内的木行之力抽离出来。

    “飞天黑背蜈?”段海眼中闪过一丝惊咦,沉声低喝,手上法决顿住,一个闪身来到了杨开身边,一手扣在他的脊梁骨处,狂暴的力量冲进杨开体内,审视着他的道印,紧接着脸色一变,爆喝道:“小子,这飞天黑背蜈是谁人给你种下的?”

    杨开疼的只抽冷气,脸色苍白如纸,却是冷笑不迭:“你大爷!”

    他也没想到,原本是掣肘自己的飞天黑背蜈,居然在这危机的时候救了自己一把,这可真时也命也。仔细想想也不奇怪,这飞天黑背蜈本就是针对道印发挥作用的,段海布下大阵,妄想用这卑劣手段来剥夺自己的木行之力,就是在对自己的道印下手,两种手段明显起了冲突,这一刻,杨开不禁有些感激起许老来,虽然不知道能拖延多久,但能残喘一刻总是多点希望的。

    段海扭头,望着杜如风道:“上次可曾在他的道印中见到别的东西?”

    杜如风也有些懵,以他的见识阅历,压根就不知道这飞天黑背蜈是干什么的,当下摇头道:“不曾!”

    “那就是后来才有的……”段海眼中精光闪过,深深地凝视杨开道:“小子,你前次外出,到底遇到了什么人?”

    他也是心思缜密,一下就猜出事情的真相。

    杨开又岂会告诉他,兀自冷笑不断,段海手上一发力,杨开差点疼的晕过去,当即惨叫一声。

    段海阴测测道:“你以为本座拿这东西没有办法吗?不过是一只虫子罢了,待本座先驱除了这东西,再来好好炮制你。”

    这般说着,便动起手来,单掌不断地在杨开脊梁骨的道印处拍打,一股股精纯的力量灌入杨开体内,震击着包裹道印的飞天黑背蜈。

    随着段海的施为,杨开明显能感觉到那一直包裹着自己道印的蜈蚣印记传来不安的情绪,原本束缚的力道也逐渐松懈,隐隐有要被驱除的征兆。

    一股若有若无的意志忽然自那飞天黑背蜈中延伸出来,痛楚不堪的杨开顿时如溺水之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大喜惊呼:“许老,救我!”

    “废物,差点坏我大事!”脑海之中直接响起许老的呵斥之声,可在杨开听来简直犹如天籁之音。

    段海脸色狂变,爆喝道:“什么人在此撒野!”

    方才那话他显然也听到了,而且能将己身意志延伸到这飞天黑背蜈中,明显是这奇虫的主人,应该是自己刚才那一番动作惊动了对方导致。

    七巧地中居然有强敌隐藏?段海不由出了一身冷汗,幸亏今日机缘巧合有所发现,否则等人家布置周全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段海,多年不见,不会连本座的声音都忘记了吧?”许老声音森冷。

    段海的脸色几度变换,失声道:“许晃!你居然还没死!”

    许老桀桀笑道:“本座福大命大,又怎么会死?尔等几个叛徒当年坑害于我,谋夺我七巧地,今日本座便要连本带利一起收回来!”

    段海沉声道:“当年之事我毫不知情!”

    “你觉得这话本座会信吗?今日你们统统都要死!”

    那死字落下之时,忽然一阵地动天摇的动静从外面传来,这密室之中纵然有重重大阵覆盖,也是碎石簌簌而下,仿佛整个天地都崩裂了一般,紧接着,一股狂暴的力量忽然爆发出来,化作一根无坚不摧的手指,凌空朝段海点了过去。

    段海勃然变色,身形晃动仓促后退,同时双手翻飞,结印之时,一掌朝前推了出去。

    轰隆隆……

    巨响声中,天翻地覆,密室爆碎,大阵崩毁。

    被束缚在半空中的杨开顷刻间就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在汪洋大海之中的独木舟,四周无边巨浪袭来,己身随时都有颠覆的危险。

    两大开天境强者的攻击余波四溢,贯穿乾坤,崩坏四极,杨开的身子不断翻滚,浑身上下不断地传来骨头断裂的声响,口鼻之中全是鲜血喷溅,眼前金星直冒,神魂不稳。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