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八百八十二章 险死还生
    “前辈此举仅仅只是为了控制我?”杨开扬眉。

    “不错。”

    “那倒也不需这般麻烦,前辈只需在我的识海中种下神魂烙印,自然就有一样的效果。”

    男子冷笑道:“你若没有凝聚自身道印,这确实是个法子,不过你既有了道印,只要道印不灭,你自然可以想办法摆脱本座的控制。”

    杨开听的一愣,这还是头一次听说,以前在星界那边的时候,想要控制一个人实在太简单,只要实力足够强,在人家的识海中烙下神魂烙印,自然就能掌控一切,这百试不爽的法子到了乾坤之外怎么就不管用了?

    仔细一想,恍然大悟,凝聚道印之时,杨开清楚地记得自身的一身力量连带着识海中的神魂之力都凝聚到了道印之中,换句话说,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道印便是根本,想要彻底控制住一个人,唯有从道印方面着手,单纯从神魂上下手确实不保险。

    不过看马六和江胜两人的下场,杨开心里实在发憷,谁知道吞了这蜈蚣自己会不会去找阴曹地府找那两位便宜师兄团聚,连人家开天境都抵挡不住,自己凭什么能抵挡?

    还想再开口说些什么来拖延下时间,却不想那男子压根就不给他机会,大手探出一把捏住了他的下巴,强行将嘴巴捏开,另一手捏起那蜈蚣,直接塞进了他嘴里,手上再轻轻地一抬用了个巧劲,杨开咕咚一声就把那蜈蚣给吞进了肚子中,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这才清楚地认识到自己与人家的差距。

    一缕火热的感觉顺着喉咙落进肚子里,杨开蹬蹬蹬退后了好几步,伸手探进嘴里想将那蜈蚣扣出来,可哪又能扣的出来?感知之下,那原本爬在盒子里一动不动的蜈蚣进了肚子变得活跃非常,化作一团精纯的能量在体内横冲直撞,难以言述的痛楚瞬间将杨开包裹,让他一瞬间嘶吼出声,眼珠子瞪如铜铃。

    那男子退到一旁冷眼旁观,神情漠然,压根就没有半点出手相助的意思,似乎死活就只看杨开自己的造化。

    山洞之中,杨开痛楚的嘶吼声连绵不绝,整个人从未品尝过如此难以忍受的折磨,身子一会热一会冷,热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一样,冷的时候浑身都冒着寒气,直打哆嗦。

    寒热交替间,自身的生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跌落下去。

    男子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的神色,尽管早就有所预料,可看到杨开的表现如此不济,还是不免失望,不过这也无可厚非,毕竟之前两个一品开天都没撑过这一关,硬生生的被折磨致死,一个才刚刚凝聚道印的小子又如何能创造奇迹?

    然而找不到合适的棋子,便没办法进行下一步计划,再想去抓到七巧地的弟子,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短短半柱香的时间,杨开已经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七窍之中溢出鲜血,凄惨的模样和死去的马六江胜一模一样,一身生机也跌落到了谷底,只怕再过片刻便要魂飞魄散。

    男子悠悠地叹息一声,转身走出山洞,眺望远方,眼中那复仇的怒焰熊熊燃烧。

    许久之后,男子才重新走进山洞之中,径直来到杨开的身边,低头望去,只见杨开蜷缩着身子,浑身被一层厚厚的冰霜覆盖,连那眉毛和头发都是一片雪白。

    打量了一眼,男子不禁轻咦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因为他发现面前这个被冻成冰棍一般的青年竟然还没死,那一身生机虽然跌落到了极限,但始终延续着没有断绝,这不禁让他感到啧啧称奇,按道理来说,这么长时间过去,眼前这青年就算是有十条命也不可能活的下来,可事实上他确实还没死透。

    心中感到古怪,男子仔细端详着,目光很快被杨开七窍中溢出的鲜血所吸引,那血是金色的血,男子分明从其中感受到了及其澎湃的生机。

    伸出一指沾了点金血,放在鼻下轻轻一嗅,男子勃然变色:“龙血!”

    再望向杨开的时候,男子的目光赫然变了味道,他也没想到,七巧地的弟子中,居然有龙脉存在,而且还好巧不巧地被他给擒来了。

    不过如此一来,倒是可以解释这小子明明修为不高,实力不够却为何一直在苟延残喘了,龙脉的生命力向来强大,能坚持这么久也不足为奇。

    神色不断变换,男子几度起了斩草除根以绝后患的念头,但念及自己的血海深仇,又狠不下心下这个手,想要擒获七巧地的弟子实在不容易,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他不敢太过靠近七巧地,在这个乾坤世界中隐藏了这么多年,也是好不容易才等来马六等人,前面两个本事不济死在飞天黑背蜈的剧毒之下也就罢了,眼前这个说不定能成为有用的棋子。

    当然,若是他自己撑不住被毒死了,那也是他时运不济。

    打定主意,男子静观其变起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杨开昏迷在地,始终处于一种濒临死亡的状态,那一股微弱的生机一直不曾断绝,让他得以在剧烈的毒性下苟延残喘着。

    那男子也一直在旁边静谧关注,但杨开撑过三天未死的时候他又不免震惊了一把,当五天之后感受到杨开还活着的时候,他已经一脸惊喜了。

    要知道,之前两个一品开天最多也就只撑了两天半而已。

    足足七天之后,杨开那微弱的生机才忽然开始恢复,之前吞了飞天黑背蜈之后的种种异常反应也开始消退。

    慢慢地,生机越来越旺盛,仿佛星星之火燎起了一片原野,终到某一刻,杨开忽然睁开了眼睛,一脸的心有余悸,大口喘息。

    他这七日时间虽然是在昏迷之中,但实力到了这种程度,就算是昏迷状态也依然还有一线清明维持,昏迷之时不知情况,醒来之时自然能记起一切。

    暗道侥幸,这次能够死里逃生实在是运气。

    被吞进肚子里的蜈蚣也不知道是什么奇物,那剧烈的毒性竟是会迅速消耗自身的生机,生机若是不够强大,铁定会被毒死,自己能够安然幸存,一方面是龙脉在身,本来生机就比常人旺盛许多,二则便是木行之力的作用了。

    木行之力是由不老树的精华凝练而成,虽然失去了不老树起死回生的能力,但却极大地充实了自身的生机,也正是依靠木行之力,自己才能够维持那最后一点生机不灭。

    此时此刻,杨开分明能感觉到,自身的道印中多了一个蜈蚣模样的印记,那印记似活非活,及其古怪,印记将道印包裹着,倒也不妨碍自己什么,但杨开毫不怀疑,只要那男子稍微动点手脚,顷刻间就能毁了自己的道印,让自己魂归地府。

    心中苦笑,这下生死真的被人家掌控了,回头人家要自己干什么,自己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好,很好!”男子见杨开睁眼,脸上满是惊喜之色,竟是咧嘴笑了起来,伸手就将杨开扶了起来,还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你果然没让本座失望。”

    说的好像他之前很看好杨开一样。

    杨开虽已清醒,但之前受了那么一场折磨,此刻也是虚弱的无以复加,连答话的力气都没有,又念及日后生死不受掌控,哪还有心情去附和他什么,只是随便地嗯了一声。

    男子不以为意,只是笑道:“小子,好好为本座效力,待本座报的大仇之后,定会放你自由,届时你若愿意,便随本座呼风唤雨,岂不比你做个七巧地的弟子要强。”

    杨开心中翻了个白眼,虽然不知这家伙跟七巧地有什么仇怨,但要利用自己报仇,自己肯定也是要身处险境,一个不妙就是殃及池鱼,到时候哪还有什么好?心中念头不敢表露,只是略一拱手道:“小子没什么大志向,只求前辈日后得偿所愿能履行今日之言,放小子自由便可。”

    男子冷哼:“本座当然说话算话,不过你小子难不成是舍不得七巧地弟子这个身份?”

    杨开咳嗽了几声,虚弱道:“前辈说笑了,小子加入七巧地并没有多久,这个弟子当不当也没什么关系。”

    男子狐疑地瞧了他一眼,发现他貌似没有说谎的意思,不禁颔首道:“原来如此,看样子七巧地那边也没把你当成自己人。”

    杨开皱眉道:“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男子冷笑:“若是把你当成自己人,又岂会坑害于你!”

    “坑害于我?”杨开不解,“前辈有话不妨直说,晚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男子道:“你之前杀的那个家伙是什么人?”

    杨开不知道怎么好端端地又扯到杀的人身上去了,不过还是老实答道:“是七巧地的一个杂役,名叫方泰,逃出了七巧地,小子奉命前来追杀他。”

    “这两个呢?”男子伸手一指旁边的马六和江胜的尸体。

    “这两位师兄是奉命来保护我的。”

    男子桀桀怪笑一声:“保护你?我看未必,怕是来监视你的吧。”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