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六百七十五章 乌邝的图谋
    乌邝失笑:“多年不见,口气变大了不少啊,底气也十足,看样子你这些年没有白过。”

    杨开梗着脖子道:“我向来如此!”

    被誉为古往今来第一大邪魔之辈的噬天大帝却是个好脾气,即便杨开屡次冒犯也没有生气动怒的意思,微笑道:“咱们有话好好说吧,你这一句两句夹枪带棒的,也谈不下去,你说是不是。”

    杨开敛了敛神色,虽然表情依然不忿,却也压下了点怒火,淡淡道:“你到底在图谋些什么?”

    乌邝抬手,在面前轻轻一拂,那棋盘和棋子立刻化作点点星光,扭成一片星云飞上天空,挂在上面,随后面前桌上便出现了一套茶具,笑吟吟地望着站在杨开背后的梅酒儿道:“丫头,会烹茶吗?”

    梅酒儿不知该不该答,瞧了瞧杨开,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这才颔首道:“略懂一二。”

    她虽知道面前老者应该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知人家绝对是大能之士,不管他本性是好是坏,对强者自该有一份应有的尊敬。

    “有劳!”乌邝伸手示意。

    梅酒儿又看了杨开一眼,见杨开点头,这才走到桌子边,恭恭敬敬地跪坐下来,有条不紊地烹制起来。

    乌邝看了一阵,确认梅酒儿确实会烹茶,而且并非她所说的略懂一二,反而看起来极为精通此道的样子,这才微笑颔首。

    抬头望着杨开道:“本座确实有所图谋,本座要图谋之事,事关黎民苍生,事关星界存亡……你看你,你问我,我便说,你现在又用这么一副不信任的眼神看我,你叫本座如何是好?”

    “你继续说!”杨开用下巴点了点他。

    “说完了。”乌邝笑,“就这个。”

    “你觉得我会信?”杨开斜眼瞧他。

    乌邝缓缓摇头,道:“你自然是不会信的。”顿了顿道:“不过,你纵然不相信本座,也该相信红尘,碎星海一战之后,本座与红尘双魂共体,双魂共体绝非你想的那么简单,可以这么说,如果大家愿意的话,可以敞开彼此的秘密,对彼此脑海中的想法一窥无遗。本座具体要做些什么,还不方便透露给你,你的实力太低,知道了对你没好处,但是红尘是知道的,他也是赞同的。”

    杨开眉头皱了起来,诚如乌邝所言,他不相信这老匹夫,可若是段红尘也在一旁配合的话,那就由不得他深思了。

    红尘大帝当初为了解决乌邝这个隐患,可是数次自斩了修为,以道源境武者的身份,屡次进入碎星海寻找乌邝踪影。其人尊号红尘,游戏红尘,却也眷念红尘,庇护这三千红尘。

    如果乌邝图谋之事对星界真有不利,段红尘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

    目光直视乌邝双眸,似要洞穿虚实,看进他识海深处,杨开沉声道:“前辈,他说的是真的?”

    这话问的自然不是乌邝,而是段红尘。

    这次段红尘没有借助肉身回答,直接传音在杨开的脑海中,语气有些无可奈何:“虽然不愿承认,但这老鬼所说确实没错,若非如此,我也不会放任他这般胡来,老鬼实力当年比我们都高,也知道很多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碎星海一战……哎,只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吧。”

    杨开吃惊,惊的倒不是段红尘佐证了乌邝的说辞,而是红尘大帝语气中流露出来的痛心,那对碎星海一战结果的痛心。

    碎星海之战,是星界诸位大帝为了剪除乌邝这个邪魔之辈掀起的旷世大战,一战之下,四位大帝先后陨落,乌邝肉身也被打碎,神魂遁走。

    这一战原本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纵然有四位大帝陨落,星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可剪除了噬天大帝这个毒瘤,大帝们也死得其所,足以含笑九泉。

    可现在听段红尘的语气,杨开竟有一种“碎星海之战是错的”的感觉……

    若真如此,那四位陨落的大帝如何能够瞑目?

    段红尘又道:“不过你也放心,有我看着他,他就算胡来也有限度,就说这些星域,他虽炼化,却也没伤这些星域中一条人命,没毁一颗星辰,他不过是以祖域为根源,将那些星域与祖域融合了而已。”

    杨开轻轻地吸了口气,平复心中翻滚的情绪,皱眉道:“到底何事,能关乎到星界的安危?”

    段红尘回道:“这事确实有些麻烦,现在告知你也没什么用,你就别问了,知道太多对你并无好处,时候到了,你自然就能知晓。”

    若是乌邝说这话,杨开铁定要喷他一脸口水,可说这话的是段红尘,杨开就算心痒难耐,也不好再多问什么。

    轻轻颔首道:“这下位面每一个星域都要炼化……都要融合进祖域之中?”

    段红尘道:“你如今实力不俗,想来也能感觉到祖域的变化。老鬼说此地是大乾坤,倒也不能算错,按我跟他的估算,如果将下位面所有星域全部融合进来的话,祖域确实可以成为一座大乾坤,到时候祖域便是丝毫不逊于星界的位面。你要知道,这下位面每一个星域都是从祖域之中分离出去的,如今再融合回来,不过是返本归源,能全部融合最好不过,若是少那么一两个星域会是什么结果,谁也说不准。”

    杨开沉吟许久,这才道:“星域被融合,会有什么后果?”

    “最直接的后果便是你星域之主的身份没了,至于其他,倒是没什么,星域中生灵原本怎么样,融合之后还是怎么样,对他们不会有什么影响的,甚至可以说,他们还会因此得到些好处,祖域这个大乾坤如果成型的话,融合进来的那些星域自然会跟着受惠。”

    杨开皱眉道:“我下来之前,有人与我说过,星界与下位面星域就好像一颗大树,星界便是那高高在上的树冠,而这一个个下位面星域就好比大树的一条条根须,如今乌邝将这一条条根须抽走融合,对星界这个树冠就没有影响?”

    “根须与树冠?”段红尘声音透着一丝意外,“这个说法倒是有些意思,倒也不算错,但也不完全对,这一个个星域与星界的关系确实像是根须与树冠,融合了星域之后对星界自然是有些影响的,最大的影响便是星域中的武者如果修为足够,摆脱天地法则的桎梏,跳脱出去不会再进入星界,而是进入祖域之中,至于星界,早已定型,生灵在其中繁衍生息,循环不休,有没有那些根须,它都不会死。”

    杨开皱眉:“今日再见前辈,前辈似乎对乌邝所为甚为苟同!”

    段红尘当日在碎星海中,为了灭杀乌邝神魂,不惜与之共归于尽,更视之如洪水猛兽,后来虽被杨开所阻,但也在想尽办法解决自身问题。可今日再见,他竟是与乌邝站到了同一条战线上去了,处处替他说话。

    这让杨开不得不多想一些,不知是段红尘本心如此,还是受了乌邝的蒙骗,又或者是乌邝对段红尘动了什么手脚。

    “老夫还没聋,好歹老夫比你年长这么多,能不能尊重下老夫,别一口一个乌邝的?听着怎么就这么不顺耳呢。”乌邝瞧着杨开道。

    杨开翻了个白眼道:“那你觉得我该如何称呼你?尊你一声前辈?”

    乌邝笑道:“我知你对老夫有成见。这天下之人,但凡知道老夫名号的,又有谁对老夫没有成见?但老夫成名之时,你们这些人的祖辈都还没出生呢,老夫所为,又何曾伤害到你们的半点利益?如今畏老夫如猛虎,避老夫如蛇蝎,不过是古老传言,人云亦云罢了,如今星界中人,又有几人了解老夫心性?”

    杨开嗤声道:“依你之言,当年你所作所为还有苦衷不成?”

    乌邝呵呵一笑:“苦衷倒是没有,人是我杀的,那些星辰,星域是我毁的,博了恶名倒也是理所当然,不过……事情总是有些由头的,也绝非你们想的那么简单,此事内中玄虚,迄今为止也有红尘一人知晓,其他人便是同为大帝,也毫不知情。”顿了一下道:“罢了罢了,不说这个,喝茶喝茶!”

    说话间,梅酒儿已烹好香茗,给乌邝倒了一杯,又给杨开倒了一杯,然后乖乖地跪坐一旁。

    杨开瞧了她一眼,将自己的杯子推到梅酒儿面前。

    梅酒儿一惊,忙摆手道:“大人厚爱,弟子心领了……”星域之主,外加连星域之主都要称呼前辈的高人面前,哪有她喝茶的份?能伺候在一旁已是莫大荣幸了,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让你喝你就喝,绝对好东西!”杨开不由分说,把杯子塞进梅酒儿手中,虽然还没尝过茶水,但光嗅着茶香,杨开便知这绝对不是一般的茶,自己如今上品魔王的修为,喝这个或许没什么用处,但梅酒儿虚王一层境的修为,来了便是机缘,岂能错过。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