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六百七十三章 你怎么来了
    杨开摇了摇头,笑道:“不知者不怪,更何况,你说的也没错。”

    自从成了星域之主,他便去了星界,这星域中事他又哪里管的过来?确实是不太负责任,见梅酒儿还要再说,杨开摆摆手道:“刚完成一件大事,身子有些虚,你若有事的话就直说,若没事的话还请你替我护法,我要调息一阵。”

    梅酒儿闻言美眸一亮,脸上绽放荣光:“能为大人护法,是弟子的荣幸。”心里也知道,以杨开之能,哪里需要她来护法?身为星域之主,连一枚星辰都能凭空造出,这星域之中又有什么能伤到他?人家这么说,不过是给她点面子罢了,也愈发确信杨开并没有在意此前之事。

    不知杨开是星域之主时,梅酒儿对那星域之主一肚子怨言,觉得那家伙空顶着一个偌大的名头,却是根本不管星域之事,简直就是尸位素餐,可现在想想,倒是自己有些强人所难了。星域之主如此神通广大,肯定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做,比如说……造星,哪会去理会些许琐碎小事。

    大人物嘛,忙的自然都是大事。

    趁着杨开打坐调息时,梅酒儿偷偷打量了他几眼,发现这位星域之主倒也器宇轩昂,一头黑发中透着些许银丝,平添一股沧桑之意,再一想起自己之前揪着他的衣领带着他逃跑之时,梅酒儿就忍不住想笑。

    放眼整个星域,恐怕也只有自己经历过这种事了。

    接连十多天,杨开都在调息恢复,直到十几日后,才缓缓睁开眼帘,长呼一口浊气。

    梅酒儿见状,连忙迎了上来,态度依然恭敬的不得了,哪还有之前凶巴巴的模样,那美眸之中都透着一股仰慕之色:“大人!”

    “辛苦你了。”杨开想伸个懒腰来着,可一看梅酒儿那一副崇拜的眼神,又不好意思拆自己的抬,只好端着高人的风范,冲她微微颔首。

    梅酒儿就吃这一套,容光焕发道:“大人严重,弟子不辛苦。”好歹也是个虚王境,莫说只是护法十几天,便是十几年也没什么事。

    杨开笑了笑:“此间事了,我也该走了,多谢你了!”

    梅酒儿一怔,眸子瞬间黯淡下来:“大人这就要走了?”

    杨开望着她:“你还有事?”

    梅酒儿眨眨眼,长长的睫毛抖了一下,急急道:“大人若是还有空的话,我想请您去那边看看,那边的星空似乎有些古怪。”

    “古怪?”杨开扬眉,“哪里古怪了?”

    梅酒儿摇头:“我也说不上来,几个月前我经过那边的时候,感觉那边有一股不一样的气息,当时我在寻觅大人踪迹,也没敢靠近去查探,现在想来,那边似乎确实有些不太对劲。”

    杨开似笑非笑地望着她,梅酒儿顿时急了,语气中还透着一股委屈:“弟子所言千真万确,大人明鉴!”

    杨开颔首道:“好吧好,我看看。”

    这般说着,心神沉浸,查探识海上空星图情况。他有星域本源,本源倒影星域一切,星域中若真出了什么事,他只需沟通本源,便能查探,倒也不是非得亲自过去一趟。

    下一瞬,杨开脸色一变,咬牙低喝:“混账!”不看不知,这一看还真的出事了,而且还不是小事。

    怒而出声,自有威严,梅酒儿还以为杨开是在训斥自己,吓得脸色一白,眼圈儿都红了。

    杨开见状,连忙道:“不是说你。”说话间,朝那片星空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目光深邃,似能洞穿亿万里,皱眉道:“你什么时候经过那边的。”

    梅酒儿定了定心神,细声细语道:“差不多七个月前……”

    杨开闻言颔首:“还不算太晚!”说着话,大手一挥,魔元将梅酒儿裹着,一脚朝前迈出。

    纵然有杨开施法护持,梅酒儿也依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等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现身在另外一片星空之中了,距离方才所处之地不知有多远,再扭头四望,一下就看到了不一样的景色,立刻确定,此地便是她七个月之前经过的那片星空。

    不禁咋舌,当时她可是花了好几个月时间才从这里赶到杨开闭关的位置,可星域之主只是走出一步便带她返回此地了,管中窥豹,可见星域之主究竟有多么大的能量。

    不过此时此刻,这片星空前方的景色与自己当初看到的又有些不同,当初只是感觉这边似乎有什么危险的气息,没敢靠的太近。可现在一眼望去,那偌大星空,竟有蔚蓝之色正朝己身所在的方向迅速推进,蔚蓝之色所过之处,星空尽被侵染。

    梅酒儿失神:“这是……”

    杨开冷笑不迭:“有人趁本座不在家,侵吞本座的地盘呢。”

    这种事以前恒罗星域经历过一次,而那一次,整个星域都被牵连,无数修炼之星生灵涂炭。

    所以一听杨开这么说,梅酒儿就反应过来了:“大荒星域又来惹事?”

    上一次是大荒星域的星域之主乌恒为非作歹,不曾想偷鸡不成蚀把米,没吞掉恒罗星域,反倒是丢了大片星空。那一次之后,两个星域便彼此相通了,所以一察觉自家星域有被吞噬的迹象,杨开便下意识地以为是乌恒卷土重来了。

    那一声混账,骂的就是乌恒!

    如今星域已经被吞噬了很多,不过因为被吞噬的部分本属于大荒星域,也是杨开之前吞噬过来的,所以一开始并没有察觉,直到梅酒儿禀告才发现。

    梅酒儿在一旁冷声道:“看样子他们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还请大人下令,弟子这就去召集星域各大势力,这一次定要他们好看。”

    杨开不应,只是皱眉凝视着那侵吞过来的蔚蓝之色。仔细瞧瞧,这一次跟上次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太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杨开也说不上来。

    正狐疑间,法身忽然自小玄界中传音一句,听得传音,杨开脸皮抽了抽,露出一副头疼的神色。

    不过很快,他便有了决议,冲身边梅酒儿道:“你速速退远点,我过去看看。”

    这般说着,便朝前方驰去,主动迎上那侵吞过来的蔚蓝之色。

    身边香风拂过,梅酒儿没听他的,反而追了过来,一边飞一边道:“弟子愿尽绵薄之力!”

    杨开无语,不过人家一片热忱,也不好拂了她的心意,只好魔元催动将她裹着。

    不大片刻功夫,两人便一头扎进了那蔚蓝之色中。突兀地,无论是杨开还是梅酒儿都生出一种掉进水中的感觉,再仔细一看四周,可不就是正在水中,不过有魔元护身,那四周水液倒是无法侵身。

    梅酒儿面露惊愕的神色,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在星空中飞的好好的,怎么就来到水里了,而且这水,与普通的水似乎也不一样。杨开眉头紧皱,一副如临大敌的神色,携着她转向,直朝上冲去。

    哗啦一声响动,水花四溅,两人冲出水面。

    梅酒儿战斗经验丰富,一出水面便催动圣元,美眸左顾右盼,查探敌情,同时手上抓紧那块神石,一副随时准备丢出去砸人的架势。

    不过一看之下,神色不禁呆住。

    现身之地并非什么大荒星域,而是一座庭园之中,庭园的面积不算太大,一眼就可以看到尽头,不过景色倒是不错,假山矗立,小桥流水,园中有凉亭,还有一隅小小池塘,而她与杨开正是从那个池塘里窜出来的,池塘之水,一片蔚蓝,与侵吞星域的那蔚蓝之色一模一样。

    梅酒儿都懵了,身下池塘,不过十几丈方圆,可当她之前置身其中的时候,却明明有身处汪洋大海的感觉。

    不过很快,她便露出震惊之色,只因这庭园之中的天地灵气竟是浓郁的让人不敢想象,她资质本就不俗,否则也无法晋升虚王境,但如果能在这种地方修炼的话,那效率绝对要快上百倍不止!

    这世上竟有这般洞天福地?浓郁的不止天地灵气,似乎还有别的什么,只不过她武道层次太低,根本无法感悟。

    正失神时,却听杨开咬牙切齿道:“果然是你干的好事!”

    梅酒儿闻言,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顿时有些毛骨悚然。只见那边凉亭处,居然坐着一个人,一个发须皆白,精神矍铄的老者,老者眉慈目善,颇有一股仙风道骨之意。

    让梅酒儿感到惊骇的不是这老者模样如何,而是她之前明明仔细打量了四周,竟然没有发现这老者的踪影,直到杨开出声才有所察觉。

    此时此刻,那唤作乌邝的老者面前摆了一副棋盘,棋盘上黑白二字正互相纠缠绞杀,浓郁的杀伐之气从棋盘上透出,直冲心神。

    只瞧了一眼棋盘,梅酒儿便脸色一白,同时心中感到奇怪的很:这老头子忒地无聊,竟然自己跟自己下棋!而且竟还下的难解难分……

    凉亭中老者抬头,望了杨开一阵,失笑道:“你怎么来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