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六百五十四章 大哥
    此时此刻,那少女凝视着镜中人,目光盯着杨开,看着他那沧桑的容颜还有一头雪白的头发,眼眶蓦然发红,眼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身边少年虽然也是一头雪白长发,但与杨开情况不同,他的头发天生如此,杨开却是寿元消耗过多,大限将至的标志,少女虽从未入世,但修为不俗,又哪能看不出这一点?

    心疼,所有眼红,流泪!

    心疼之后便是愤怒,少女目光一转,望着背靠墙壁的风君,森冷凤眸之中满是杀机!

    身边少年也盯着术法镜面,额头上冷汗淋淋,一副活见鬼的架势,口中不断地嘀咕道:“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这下完了完了完了……”说着说着,竟是原地打起了转,一副走投无路的架势,忽然间眼前一亮,瞅着身边少女道:“此地之事有你就行了,那个……我就先走一步了。”

    说着话,身形一晃,破碎虚空,便要离开此地。

    少女手一抬,芊芊玉手精准无比地揪住了少年的耳朵,将他从虚空之中拽了回来。

    少年吃痛,佝偻着腰蹲在少女身边,苦兮兮地道:“又来这招?咱有话好好说啊,您老人家若有什么吩咐只管开口,孩儿上刀山下火海眉头都不皱一下,只不过还请您老人家手下留情,别揪我耳朵了,我这好歹也是龙族,传扬出去面子往哪放啊,以后都没法做龙了。”

    明明两人看着年纪差不多,但少年却是口称孩儿,少女也没有半点突兀之感,仿佛理当如此似的,闻言瞥了他一眼,然后把手一指,点向镜面中风君,淡淡道:“我要他生不如死!”

    少年眨眨眼:“就这个?”

    “成还是不成?”少女继续问道。

    少年拍胸脯:“包我身上了。”言罢,陪着一张笑脸,讨好地望着少女。少女瞧了他一阵,这才慢慢松开小手。

    恢复自由,少年揉了揉耳朵,凝视镜面中风君,咬牙切齿一阵,似将耳朵被揪之仇记在了他身上。

    少顷又是轻轻一笑,吐气开声:“说造化,道造化,造化颠倒还造化,天无常,地无常,无常道上人无常。”

    说话之间,一脚迈出,就这么踏入镜面之中,身形如水纹一般投入镜面,就此消失不见,下一瞬,已然出现在大殿之中,落足风君面前。

    少年面如冠玉,笑的温文尔雅。风君大惊失色,只因从他的视角看来,面前这个少年出现的太过诡异,仿佛是从虚空之中行来一样,此前竟是半点征兆也无。

    定眼望去,风君眼帘一眯,以他之能,竟是瞧不出对方深浅,这固然有他此刻状态不佳的缘故,但也从侧面证实此少年的不凡之处。

    少年的声音与方才在大殿中响起的声音一样,风君岂不知刚才说话之人就是他?当即神色一肃,正欲询问对方来历身份,谁知那少年根本不给他开口说话的机会,面上依然挂着笑容,探手朝前捻去,轻轻道:“拿了别人家的东西不嫌烫手吗?也该物归原主了!”

    他神色轻松,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伪帝,而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他姿态写意,似不过是弯腰拈花,随手捏来。

    那一只白玉无瑕的手轻松无比地穿透了笼罩在风君身侧,任凭追风如何冲撞践踏也不损分毫的光幕,然后捏住了风君手上的无尽沙漏。

    风君大骇,无尽沙漏是大帝遗宝,是他在此间最大的依仗,更是控制岁月神殿的中枢,他以精血之力,催神殿之威力,护持己身,就算大帝亲至,除非毁了岁月神殿,否则谁也拿他没有办法。

    这话他之前跟杨开说过,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但才过没多大一会,面前便凭空冒出来一个少年,少年弯腰,探手,穿透光幕,捏住了无尽沙漏。

    风君哪能不惊骇?如此情形,比大帝亲至都让他感到惊悚。大帝来了,纵然手眼通天,出手行事他最起码也能看出点端倪,可少年探手,却是不带半点烟火气息……他完全看不透少年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心神微一恍惚,左手一轻,一直托在手上的无尽沙漏竟就这么不见了。

    再抬眼望去,少年不知何时已经挺直了身子,那无尽沙漏已经出现在对方手上,此刻正饶有兴致地打量着。

    霎时间,风君毛骨悚然,出了一身冷汗,只感觉浑身血液都变得冰凉。

    “这就是无尽沙漏啊……”少年把玩了一阵,撇撇了嘴,随手将那沙漏往身后一抛,仿佛在抛一个垃圾。

    然后少年神色一改,温润如玉霎时间变作凶神恶煞,一脚踹在风君胸口上,破口大骂道:“就是你这王八蛋扰人清修啊,不知道这里是有主人的吗?你进来的时候有没有征得本少同意?没有本少允许你凭什么敢进来!王八蛋,混账东西,我踩踩踩,我踩死你!”

    少年一边骂着,一边踹着踩着,那叫一个毫不留情。

    风君都懵了,本就是强弩之末,强行催动岁月神殿之威护住己身,偏偏那少年根本无视了光幕的存在,一阵猛踹猛踩,直接将他踩瘫在地上。

    堂堂伪帝,此刻就跟流氓街头打架打输了一样,抱头蜷缩在地上,护住自身要害,任凭少年大脚在自己身上不断招呼,没一会就口喷鲜血,浑身满是脚印,狼狈已不足以形容风君此刻状态,心中悲愤简直无以复加,满腔憋屈怒火化作一个疑问:这少年是谁啊?

    要知道他在此地百年光阴,恢复伤势,炼化无尽沙漏,可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这里除了自己还有外人存在,而且少年刚才说什么物归原主,搞的好像无尽沙漏是他的东西一样,可是无尽沙漏明明是岁月大帝的遗宝,怎么可能是他的?

    杨开也有些懵,少年突兀现身,拿走了无尽沙漏,对着风君一阵猛踹,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还不等他反应过来,面前就已经多了一个少女。

    少女一现身便随手一抓,抓住了少年抛出去的无尽沙漏,看那样子少年是知道少女现身此地,所以将沙漏往这边抛来的,两人虽无半点言语交流,但此简单小事却已见两人已经心有灵犀。

    不过四目对视之下,杨开不禁有些恍惚。

    少女目中含泪,抿着红唇望着自己,似在憋着哭意,让杨开恍惚的不是她此刻的神态,而是她的面容。

    有些眼熟,仿佛在那见过,可仔细回想,又想不起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少女对自己没有任何敌意,反而让杨开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面前站着的仿佛不是一个素未谋面的少女,而是自己的亲人。

    追风唏律律叫着,朝少女撞去。它不知情况,见少女突然现身出来,还以为要对杨开不利,自然是忠心护驾。

    “退下!”杨开手捂着胸口,低低地喝了一声。

    追风懂人言,立刻止步,看看杨开,又看看少女,乖乖站到杨开身边,没离太远,随时以防不测。

    “你是……”杨开再次仔细打量少女,愈发确定自己应该是在哪见过她,可偏偏就是想不起来,不过这种事,问一下应该就清楚了。

    少女张口,没说出来话,却是先哭了出来,眼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啊,断了线的珍珠一样,香肩颤抖着,小手捂着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可哪又能忍的住?越堵越是哭的厉害,泪水汇聚成溪,从小巧的下巴上滴落。

    杨开哭笑不得,开口道:“想哭就哭吧,宣泄出来就好了。”

    听得此言,少女再忍不住,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道:“大哥啊……”

    杨开眨眨眼,下意识地感觉自己应该是听错了,或者是少女叫错了。这世上,倒是有一个人应该称呼他为大哥,也应该在这岁月神殿之中,但那个小娃娃进来的时候才几岁而已,这才多久,再怎么样也不可能长成这般亭亭玉立。

    但当这个念头转过的时候,杨开神色不由一振,仔细地打量着少女的面容,隐约之间,似是看到了爹娘的一丝丝影子,那娇小的鼻子,简直跟老娘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还有那一双黛眉,也与娘亲有七分模样……甚至可以说,少女的容颜与自己也有几处相似的地方。

    杨开瞳孔一缩,吞了口口水,不敢置信道:“雪儿?”

    少女不住地颔首,泪水飞溅,颤声道:“是啊,是雪儿,是雪儿啊!呜呜……大哥!”被杨开认出来,少女激动的涕不成声,走上前去半跪在杨开面前,本想抱着杨开,可见杨开状态不佳,又强忍住了,只拿着两只手捧着杨开的脸颊,口中呢喃道:“大哥,我好想你,我想爹娘。”

    感受这少女双手的温度,杨开又恍惚了,颇有一种置身梦境的感觉。

    杨雪当年进入四季之地才几岁啊,这才过了几年啊,满打满算,小丫头今年了不起十岁而已,十岁,也还只是小孩子。

    可面前少女又怎么可能只有十岁?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