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六百五十一章 你完了
    大殿瞬间化作火海,空间被充斥,不留一处死角。

    唯独风君身侧微风萦绕,三丈之内不见火光,仿佛狂风骤浪中的一块礁石,安稳不动。风君冷哼一声:“不见棺材不掉泪!”

    言罢,迈步上前,徐徐朝杨开走来,漫天火海竟不由分向两旁,露出一条可容他通行的道路,放眼望去,风君走到哪里,哪里的火焰便熄灭。

    须臾之间,他便来到了杨开十丈之处。身形上,他差了此刻的杨开几十倍有余,但气势上,却是他更胜一筹,仿佛高高在上的那个是他。轻抬手,捻指间,风君空着的右手上出现一面小扇,那扇子不过一尺长短,其上却是光华流淌,风君举起小扇,冲杨开所在轻轻一扇。

    狂风大作间,一道匹练般的风刃从扇中激射而出,眨眼化作十几丈,迎面朝杨开斩去。

    杨开想躲,但时间上的感知被扭曲,又如何能躲得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风刃已到近前。匆忙间举臂在前,交叉挡在面门处。

    咣地一声,杨开身形一震,小山丘般的身子往后滑退,双臂上出现一道巨大伤口,鲜血直流。

    借那力量,趁势转身,一个龙摆尾扫向风君。龙鳞覆盖的龙尾仿佛一条长鞭,扫过虚空,那虚空便战栗崩碎。

    风君嗤笑一声,脚步微抬,只是几步便躲避开来,轻松写意的很。

    杨开一击不中,已合身扑来,口中龙语声之声再起,风君手上小扇高举,又朝他扇去,这一次出现的不是一道风刃,而是十几道,上下左右,封死了杨开所有躲避的空间。

    挡无可挡,避无可避,杨开却是直撄其锋而来,面上一片狠戾狰狞,颇有一股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毅然决然。

    “自不量力!”风君冷笑不迭,左手一直托着的无尽沙漏微微一震,便要故技重施,以岁月神沙之力却影响杨开思维上的感知。

    可就在这时,咣当一声响动传出,光晕跌宕开时,杨开整个人已从原地消失不见。

    风君眼帘一缩,下一瞬便感觉到一个巨大的身影遮蔽了自己眼前的光明,抬头望去,只见杨开低头俯瞰着他,仿佛在望着一只蝼蚁,嘴巴咀嚼间,张口噗地一声,吐出一道龙息来。

    那龙息切碎了虚空,似无坚不摧,直朝风君头顶斩下。

    风君惊咦一声,脚步一错,朝旁躲开,可侧旁却有凶猛力道冲击过来,似在等着他一样。

    扭头望去,只见杨开右拳从那边横扫而来,拳上力道恐怖绝伦。风君眼角微跳,他修为虽比杨开高出一些,但自付若真被这样一拳砸上,恐怕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当机立断,整个人化作一股毫不受力的微风,消散此间。

    杨开一拳扫在空处,不免有些懊恼。

    大殿一角,风君再度现身,凝视杨开另一只手上提着的大钟,冷哼一声:“山河钟!”

    此时此刻,杨开不但手提着山河钟,还不断地屈指轻弹,所以大殿内不断地响起山河钟的声响,一圈圈光晕以山河钟为中心,朝四周扩散,洗涤杨开的身躯。

    风君在此百年,得岁月大帝遗宝无尽沙漏,以无尽沙漏抽取杨开寿元,影响杨开在时间上的感知,可他有大帝遗宝,杨开就没有了吗?

    山河钟也是大帝遗宝,大家手上都有,谁又能怕了谁?大帝遗宝之威,也只有大帝遗宝才能应对。

    所以当杨开祭出山河钟,弹响钟声时,自可让自己的感知恢复如初。但己身与那无尽沙漏的联系却没有被切断,岁月神沙流淌之下,杨开的寿元依然在不断流逝。

    大帝遗宝,杨开无法发挥出所有的威能,可同样地,风君也发挥不出无尽沙漏的所有威能,在这个层面上,两人都是半吊子。

    钟声持续响动,那无形的镇压之力弥漫开来,冥冥之中,风君身子沉重,感觉像是有无形的大山压在自己的肩膀上。

    钟响镇山河,帝蕴转乾坤,说的就是山河钟,它从来都不是一件困敌的宝物,只不过杨开别出心裁,偶尔会用山河钟这么对付敌人罢了。

    此刻激发山河钟的威能,杨开一下子摆脱了无尽沙漏对己身的时间干扰,重新恢复了正常。

    风君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凝视山河钟一阵,微微一叹,开口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你杀我魔天道那么多人,本座也让你吃了点小亏,不如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如何?”

    对付一个精通空间法则之人,没有无尽沙漏的牵制,风君实在是没什么信心,除非杨开与他拼杀到死,不去逃跑,否则杨开若想逃,他还真没什么办法。

    这样的争斗风君不想接,这次能进岁月神殿,得这无尽沙漏,他已心满意足,至于死掉的那些魔天道中人,这世上死的人还少吗?能为道主大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他们的荣幸才对。

    “可!”杨开嗡声回应,咧嘴狞笑:“留下那无尽沙漏,自废了修为,我让你走。”

    风君眯眼,嘿嘿冷笑:“小辈,本座诚心求和,可不是代表本座怕了你,你若再如此冥顽不灵,那本座也只好在此斩了你。”

    “有本事你就放马过来。”杨开抬起一手,冲他勾了勾。

    “没得商量了?”风君微微眯眼。

    杨开大笑:“早就跟你说了,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还要啰嗦什么?”

    风君深吸一口气,面露一丝无奈:“你既要逼我,那就做好承受代价的准备吧。”说话间,高高举起手上的无尽沙漏,帝元狂催,悉数灌入那沙漏之中。

    沙漏内,岁月神沙流淌的速度本来不快不慢,杨开与他争斗了这么长时间,那其中的神沙也才流淌一半而已。

    换句话说,杨开只被抽走了四百多年的寿元。

    但当风君此刻施为,那神沙流逝的速度竟陡然加快,还剩下一半的沙砾在三五息间竟是流个干干净净。

    杨开忍不住闷哼一声,一口腥血涌上喉头,差点喷了出来。虽没有任何外力作用,但在如此短的时间失去四百多年的寿元,也等于遭受重创,气血之力陡然下降了好大一截。

    这还没完,当沙漏里的神沙彻底流向另一端时,风君再一次将无尽沙漏翻转了过来,一身力量疯狂地朝沙漏中灌入,狞笑不已:“有此沙漏,你拿什么跟本座斗?本座愿放你一马不过是心有慈悲,真当本座拿你没办法了?”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寿元迅速流逝,这种滋味绝不好受,而且这种流逝不但是能看到的,还能亲身感受到,杨开又岂会坐以待毙,山河钟持续响动间,身形一晃,从原地遁走,再现身时人已到了风君背后,龙爪破空,朝他抓去。

    风君却像是背后长了眼睛,右手上小扇轻甩几下,犀利风刃精准朝杨开斩下。

    咄咄几声,杨开没闪没避,巨大龙爪上多出几道鲜血直流的伤口,狠狠攥下,风君咬牙,似没想到杨开竟如此狠辣,又头疼杨开身体之坚韧,他那小扇之威,锋锐无匹,等闲帝尊境被斩,只怕立刻便要支离破碎,杨开龙化之躯却是坚固无比,只多了伤口而已,勉强伤到骨头。

    刻不容缓时,风君身化清风,冲天而去。

    猝不及防山河钟当头罩下,杨开右手一直在弹动山河钟,又怎会不防备他化风遁走?只要山河钟能罩住他,杨开就有一百种方法把他弄死在这里。

    但风君又怎会轻易入瓮,肉眼可见的清风几度变换方向,竟是摆脱了山河钟的镇压,在另一边重现显露身影。

    沙漏中的神沙再次流淌干净,杨开再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三十丈的身形骤然缩小了十丈。寿元被抽,气血变得衰败,连龙化之术都无法全面维持了。

    他的攻势却毫不停歇,一副便是死也要啃下敌人一块血肉的架势,奔行之时,空间法则涌动,月刃破空斩去。

    风君一催沙漏之威,那月刃攻至面前却诡异停滞,让他得以从容避开,用一种看疯子似的眼神望着杨开:“你不要命了吗?”

    杨开扑杀之中咧嘴狞笑:“有本事你将我的寿元抽干!”

    风君眼角跳了跳,沙漏转动,这一次神沙却没有再迅速流淌了,而是如最开始那样的速度。

    不是他不想,而是做不到了,他得无尽沙漏百年,虽也炼化,但根本无法发挥出此宝的全部威能,强行催动两次已是极限,自身也付出不小代价,再没法迅速激发沙漏之威。

    杨开正是瞧出了这一点,才会如此悍不畏死。他如今帝尊三层镜,寿元最起码也有几千年,沙漏中神沙流淌一次是八百多年,两次便是一千六百多年,算上此前在两季山中被碾压的岁月,他还有得活!拿自己的寿元拼对方的手段,也是无奈之举,若非情非得已,杨开怎会如此做?

    如今眼见风君黔驴技穷,忍不住大笑一声:“你完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