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六百四十一章 周权
    十几个队伍,数百人,汇聚四季之地所在的无名山谷,静静蛰伏,也不知道在搞什么东西。

    那十几个帝尊境中修为有高有低,从一层境到三层境皆有,若是去魔域之前的杨开,今日来此恐怕还得小心一些,免得被人发现踪迹。但如今他神魂修为暴涨,比伪帝半圣都强出老大一截,有心隐匿气息的话,山谷中这些人根本不可能察觉到他的存在。

    没什么异常,但杨开觉得,这些汇聚在山谷内的人,十有九八都是来自魔天道。

    皱眉查探了一阵,杨开决定静观其变。事情牵扯到四季之地绝非等闲,他若是现在出手的话,有白灼和伯牙相助,固然能将这些人杀个丢盔弃甲,但想要打探他们来此的目的恐怕不是易事,毕竟此前被丢进小玄界的那个帝尊境都不清楚来此的目的,其他帝尊境未必就了解。

    这些人大概都是奉命而来!

    既然是奉命而来,那就说明有什么人给他们下了来此集合的命令。

    这个人在魔天道中绝对位高权重,极有可能是一位伪帝!杀这些小鱼小虾,自然不如逮一条大鱼,如何选择再简单不过。

    接下来十几日功夫,杨开都隐匿在四季之地的某处,在暗中观察着这些魔天道的动静。他本来还想是不是可以找机会混入其中,但那一支支队伍中的人似乎都互相认识,杨开一没学过易容之术,二无改头换面之物,想想也只能作罢。

    白天里,这些魔天道的家伙都安静的很,各自躲在藏身之处打坐修炼,到了夜间他们却是忙碌起来。

    杨开观察了十几日,发现这些人似乎是在布置一个阵法,一个规模宏大的阵法,几乎囊括了整个四季之地门户所在无名山谷。

    阵法并非人人可以摆弄的,不过这些魔天道的人当中有一个本事不俗的阵法师,在他的主持指挥之下,莫名大阵逐渐成型。

    杨开将那阵法的种种关键悉数记下,烙印进玉简之中,白天的时候就找机会将玉简用空灵珠送回凌霄宫,请教南门大军。

    不过魔天道的阵法是一点点布置起来的,杨开所得的信息也不全面,所以南门大军纵是帝阵师,破解起来也费了些精力。

    几日之后,南门大军传讯过来,告诉杨开这应该是一个召唤阵,但是在普通的召唤阵上做了一些改动,阵法不全,南门大军无法判断魔天道的人到底要召唤什么,当即请命要从凌霄宫赶过来亲眼瞧一瞧看一看。

    对阵法一事,他可是感兴趣的很。

    杨开果断拒绝。

    南门大军只有帝尊一层境,真要是来了这里肯定没法隐匿气息,就算有自己掩护,说不定也会暴露行踪。

    杨开不同意他过来,南门大军也无奈的很,只能叮嘱杨开道:“此阵威力如何暂且不论,既是召唤阵,那宫主就要防备魔天道的人是否在召唤什么绝世凶物,真若如此,宫主还请小心为上。”

    杨开回道:“我知道了。”

    南门大军不知他玄界珠中还藏身三位半圣,就算魔天道的人真的召唤出来什么绝世凶物,谁杀谁还不一定呢,杨开可不相信魔天道的人召唤出来的东西能比三位半圣联手还要厉害。

    听出杨开的敷衍之意,南门大军再次郑重叮嘱:“还请宫主最近几日仔细观察,此阵应该是缺了什么关键之物,若有发现,立刻告知属下。”

    缺什么杨开不知道,但南门大军既然有此判断,那便有他的道理,杨开自然只能更加用心地观察。

    又是几日后,那大阵似越来越完善了,一块块阵基暗藏在山谷之下,外表看不出任何端倪,整个无名山谷都被一股莫名的气息笼罩,让人感觉有些压抑。

    便在这时,小玄界内忽然传来法身的讯念。

    杨开察觉之后神色一喜,一边继续观察那大阵的变化,一边神念投影小玄界内。

    见杨开现身,伯牙和白灼都拱手道:“杨兄。”

    杨开低头望着盘膝坐在地上的一个中年男子,挑眉道:“救回来了?”

    这个中年男子,正是此前被生擒的魔天道帝尊境,这些日子白灼一直在研究破解血魔一族种在魔天道身上的秘术,直到今日方才有所进展。

    此时此刻,那中年男子脸色苍白,一身气息虚浮至极,看样子受创不轻。

    听到杨开声音之后,此人连忙睁眼,挣扎起身,杨开微微一笑,抬手在他肩膀上虚按一下,示意他坐着就好,此人估计也是实在没什么力气,只能坐着给杨开行了一礼:“多谢杨宫主救命之恩。”

    “真救回来了?”杨开挑眉。

    白灼手腕一翻,手心上一滴殷红的鲜血犹如活物一般挣扎蠕动着,不过那鲜血之中满是魔性和邪戾,这赫然是一滴魔血,白灼道:“这便是祸根了。”

    杨开朝那一滴魔血望去,皱眉道:“怎么讲?”

    白灼道:“有血魔在他身上种下自己的精血,流溢全身经络血肉,平常时候不显于行,斗战之时却会激发魔性。所以想要救他的话,就需得将这一滴精血完全抽离出来,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在他本身也不是主动加入魔天道的,潜意识里本能地排斥这一滴魔血,如此方才有机会拨乱反正,不过就算如此,在施术之前,他的生死也在五五之间。”

    闻言杨开眉头一皱:“也就是说,就算日后我能擒到魔天道的人,也不能保证将他们救回来?”

    白灼缓缓摇头:“我能力不够。”

    他是半圣,连他都说自己能力不够,难道还能去找血厉不成?杨开心中一叹,不过好歹救了一个回来,倒也寥做安慰,又转头望向一旁昏迷的杜鹃道:“她怎么样?能救回来吗?”

    白灼不敢把话说死:“我尽力而为。”

    杨开心知也只能如此了,转头望向那中年帝尊境道:“怎么称呼?”

    对方有气无力地答道:“周权!”

    一番问答,杨开得知这位周权本是西域一个中等宗门的长老,西域战事爆发时,为了掩护同门撤退,落入魔族手上,本以为必死无疑,谁知魔族只是将他关押,过了一阵子,有魔族强者带他去一间密室之中给他种下邪术,然后他就成了魔天道的人了。

    这也是白灼之前说他不是主动加入魔天道的原因,他是为了掩护同门才落入魔族手上的。

    而据他所说,被魔族擒获的武者,很多人都被带去种下血魔精血,转化为魔天道的一份子。这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无法承受,当场死亡的。

    但只要没死的,从那之后便对魔族忠心耿耿,宛若变了一个人似的。

    如今这周权体内邪术被破,意识重回清明,回想起之前的那段日子,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心甘情愿地为魔族卖命!

    言至此处的时候,纵然虚弱,周权也是一副咬牙切齿,双目赤红的模样。

    杨开笑了笑,道:“现在就有一个报仇的机会,敢不敢跟我一起?”

    周权当即振声道:“有何不敢?只要能杀魔族,周权便送了这命又何妨?本在几年前就该死的人!”

    “无需送命,只需你带我打入魔天道内部。”杨开微微一笑。

    他本就有打算混入魔天道中间,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如今白灼将周权救回来倒是给了他一个机会。

    周权也是个聪明人,听他这么一说,当即眼前一亮:“杨宫主的指四季之地的事?”

    “不错,我如今就在四季之地中,不瞒你说,如今那里聚集了不少魔天道的人。”

    周权颔首道:“如此正好,周某便陪杨宫主走一趟。”

    “嗯,你且恢复一下,稍后我带你出去。”杨开手一翻,递过去一个玉盒,内中放了一枚疗伤恢复用的灵丹。

    周权接过道谢,服下灵丹打坐起来。

    山谷中,魔天道的人依然在忙忙碌碌,不过看样子大阵成功之日就在这几天,那个阵法师更是来回巡视游走,不断地发出各种指示。

    待到天明,魔天道众人又各自散去,回到自身的藏匿之所隐身遁迹。

    而与此同时,四季之地千里之外,杨开的身影显露出来,手一挥,周权现身一旁。

    “请杨宫主吩咐!”周权拱手道,一夜恢复,脸色虽然依旧苍白,但比起昨夜却是好了很多,最起码有了一些行动和自保之力。

    杨开将四季之地那边的情况简单的跟他说了一下,接着道:“此行以你为主,我跟着你,无需做什么,只需要让他们认可咱们,让咱们加入就行了。”

    周权道:“这个简单,到时候杨宫主看我眼色行事便可。”

    “那就行,出发吧。”杨开微微一笑。

    周权当即领路在前,杨开落后一个身位,跟在他身后,同时穿上早已准备好的衣物,遮蔽头脸,没办法,他如今在星界的知名度太高,万一碰到一两个见过他的,那恐怕马上就要暴露身份。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