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六百章 猛虎归山
    当日在云影大陆,她之所以要刺杀杨开,就是因为亲眼看到明月大帝死在杨开手上,存了一腔为大帝报仇雪恨之念,否则她又怎会对杨开出手?

    虽然事后多少也猜到那日之局无论有没有杨开,明月都必死无疑,或许是明月主动求死以保大帝机缘,但说到底,明月是为杨开所杀。

    每每看到杨开,她都能想起当日明月身亡的场景,是以云影大陆被吞噬之后,她便离开了守城宫,来到了此地,以做逃避。

    她以为自己以后可以不用再见杨开,不必再为难,却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杨开的监察之下。

    如果能够回到星界,回到师尊身边,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将当日所见隐瞒下来,肯定会详细禀告。而击杀一位大帝的罪名何其之大?李诗晴也不知道若是星界那边知道这个消息后,会怎样处置面前这个男人。

    自几万年前诸帝之战后,再无大帝陨落,明月是几万年以来的头一人,也是亘古以来,唯一一个死在帝尊境手上的大帝。

    “待我见到花影大人,自会放你出去,让你们师徒团聚。”杨开仿佛没听到她刚才的话,自顾地说了一句。

    李诗晴咬牙道:“见了师尊,我肯定会将当日之事完整禀告。”

    杨开点点头,他从未想过要隐瞒宙天之战的事,就算李诗晴不说,他自己也会向诸位大帝们禀明一切,身形逐渐模糊,忽然又道:“对了,小心点那个莫胜,我感觉那家伙有些不太对劲。”

    并非危言耸听,也不是刻意点拨,只是一种感觉。按道理来说,在这小玄界中,只要杨开愿意,连莫胜心中转什么念头都可以窥探的出来,之前所见所闻再加上波雅的禀告,也可以确定这个莫胜来历毫无问题。

    可杨开就是有这种感觉,莫名其妙的感觉,既然有这种感觉,自然得提醒一下李诗晴。若是错了也没什么关系,无非就是让她多加警惕一些。

    李诗晴闻言一呆,正想多问几句的时候,杨开的身影已经逐渐变得透明,继而消失不见。

    盯着杨开消失的方向,李诗晴暗暗咬了咬牙,低声骂了一句什么。

    月牙高悬,繁星闪烁,星空之下,杨开身如长虹。

    惬意,无比的惬意,他在星界也待过不少年头,一身修为从虚王境节节攀升至帝尊境,在这里结识了许多朋友,更在北域创建了凌霄宫,将自己的亲人朋友接了过来,可以说,星界如今便是他的家。

    但从未有哪一次如今日这般惬意。

    自从小玄界出来之后就感觉到了,返回星界,就好像回到了久闻的家乡,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那漫天景色,那四周的空气,星界的天地法则,一切的一切,都显得无比亲切。

    并非游子归乡后的那种亲切,或许有一点这方面的原因,可更大的原因,却是在于大帝的机缘。

    自己身上有星界的天地认可!整个天地都对自己敞开了怀抱,星界在拥抱着自己。

    如虎归山林,如龙入大海!

    这种惬意让杨开心情莫名地愉悦,竟是忍不住哼出了小调,长虹贯空,小调声沿途洒落。

    不仅仅只有惬意,之前杨开打坐恢复的时候,也察觉到了一些不同往常的情况,功法略一运转,那天地间的灵气竟是如乳燕归巢一般涌入自己的身躯,比起以前修炼时的效率高出了何止几十倍。

    天地的认可,让他的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一下子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单是这一层,便足见大帝机缘的恐怖,或许还有更多的好处暂时还没有发现。

    已回星界,他本可以动用空灵珠,直接传送到亲近之人的身边,之所以这路一路飞回去,就是想好好体验一下这种感觉,顺便查探一下星界这边的情况。

    不过一想起这些好处的代价是一位大帝陨落在自己手上,杨开的心情又不免有些黯然。此去魔域,最终还是没能将明月大帝完整地给带回来,想起当初离开星界时,蓝熏那恳求和殷切的眼神,杨开就有些无力以对。

    此番回来,又有何面目来面对她?

    正黯然失神时,杨开忽然身形一顿,侧头听了听,隐约听到一些打杀声和激烈的能量波动传来,立刻明白那边应该是有魔族和人族正在激战。

    没有迟疑,杨开立刻转身朝那边驰去。

    五百里外,一片荒原之上,千人正战做一团,三成人族,七成魔族,方圆十里战场内,秘宝秘术的光芒此起彼伏,照耀天地,魔气涌动,魔元滚滚之下,魔族悍不畏死。

    所有人族都被围了起来,魔族在人数上占据了绝大的优势,其中更有两位魔王坐镇此地,自然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而反观人族这边,只有一个负伤的帝尊境,虽拼尽全力守护,可己方的防御圈却依然一点点地缩小。

    所有人族的面上都是一片决然,不见惶恐。

    因为大家都知道,若是落入魔族手上,绝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既然被围,那就唯有死战尔,不是敌死便是我亡。

    地上尸体横呈,有人族的,也有魔族的,不过相对来说,人族的死伤无疑要多上好几倍,流出的鲜血粘稠了大地。

    诸多人族来自各个不同的宗门,数年鏖战,让每一个人都多了一份凌厉杀伐之气,各自结阵,背靠着背,顽强抵抗。

    那魔族却在包围圈外不断地绕圈,数百魔族仿佛化作一个磨盘,而被包围在中间的人族便是磨盘下的黄豆,稍有不慎,便有人族的同伴被磨成齑粉。

    伤亡越来越多,那唯一的帝尊境身上又添伤口,鲜血淋淋,惨不忍睹,厉喝之时,出手章法已乱。

    反观魔族那两个魔王却是气定神闲,非但没有下场,反而悬浮高空之中,饶有兴致地欣赏这一场负隅顽抗的大战,其中一个沙魔更是目光淫邪地扫过场中那些姿色不错,身段姣好的女子,不时地舔一舔嘴唇。

    尤其是其中一个堪比上品魔帅的女子让他尤为在意,那女子成熟丰腴,正是她喜爱的类型。

    侵入星界这些年,人族的俘虏抓了不少,魔族这边的一些好色之徒也都好好品尝过人族美人的滋味,这个魔王便是其中之一,最大的乐趣便是收集各种气质的人族美女,供自己享乐玩弄,那是与魔族女子奔放热情的截然不同的含蓄内敛,每每看到那些女子在自己身下尖叫挣扎,却无力反抗的模样,这个魔王都能感到由衷的亢奋。

    当然,被他玩弄过的人族女子,一般都没什么好下场,基本上尸体残缺不全,在行那鱼水之欢时,他最喜欢做的便是啃下一块块鲜嫩的血肉,咀嚼入腹,那种滋味,品尝过一次便永远也无法忘怀。

    他盯着那个场中长剑翻飞,香汗淋淋的成熟美妇,一身魔血都在沸腾燃烧,胯下早已高高鼓起。

    旁边那个魔王显然知道自己的同僚是什么德行,扭头瞧了他一眼,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目光盯在那个成熟美妇的身上,冷哼道:“冰心谷的贱人!”

    沙魔闻言一怔:“她是冰心谷的?”

    冰心谷身为北域顶尖宗门之一,在两界之战中出了很大的力气,多次大型战役中都有她们活跃的身影,不少魔族都吃了她们的亏。是以,冰心谷这三个字,一些魔王们也都知道。

    不但是冰心谷,星界这边顶尖和一等宗门的实力,他们多多少少都有些了解,毕竟打了好几年了,不可能对敌人的来历毫不知情。

    “催动的是冰寒之气,又是女子之身,再加上她们穿戴的服侍,错不了,冰心谷的。”那个魔王回道,看样子他对星界这边的势力了得的多一些。

    那沙魔闻言怔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起来,心情似乎变得更好了,好久之后才收敛笑声,缓缓点头的同时,伸手在自己脸上摸着:“很好,很好!”

    他的脸上,有一条狰狞的疤痕,好似一条巨大的蜈蚣爬在上面,那疤痕也不知是多长时间留下来的,但迄今为止都没有愈合,不但如此,从疤痕内,时不时地还逸散出一些冰寒的气息,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表情清冷,神色如冰的女子模样。

    在一场大型战役之中,那个女人从天而降,一剑扫来,汇聚在一处的四个魔王当场死了三个,只有他一个运气比较好,中剑之后趁势装死,逃过一劫。

    事后,他特意找其他魔王打听了一下那个女子的来历,得知那一剑灭三魔王的女子叫做姬瑶,来自冰心谷,是冰心谷开派祖师冰云座下三弟子!

    他本是一个极为英俊的魔王,可多了这一道疤痕之后,英俊便毁,剩下的只有狰狞。

    他将这笔账牢牢地记在心中,想着总有一天要报仇雪恨,抓住那叫姬瑶的女子,让她在自己胯下哭喊求饶,让她痛不欲生,然后一口口撕下她的血肉,将她吃干抹尽!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