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五百三十九章 月华灭
    将法身放进这血光大阵绝对是月桑最大的失误,估计他也没想到法身能够无视那大阵的种种玄妙直接来到杨开身边。

    这已经属于空间神通的范畴了,怎么不但是这个人族精通空间神通,连这个古怪的圣灵也一起精通?有没有这么邪乎?月桑百思不得其解。

    心神震动之下,那血海也翻滚起来。

    四面八方依然有无数血尸不断从血海中现身扑来,但这些血尸最强的也不过只有上品魔王的水准,而且寥寥可数,其他的都是中品下品魔王的水平,血尸真正的威力在于数量,任何被困在这血光大阵中的人只要被那无数血尸一围攻,肯定都会手忙脚乱的。

    但法身如今可是货真价实的半圣,这些下品中品魔王水准的血尸在它面前根本翻不出什么浪花,拳打脚踢一阵,一具具血尸包围血雾,眨眼就将四周肃清一空。

    血尸不再现身,估计月桑也清楚眼下这情况有些不对,不做那无谓的牺牲了,他虽然号称自己这血光大阵内有八千血尸,但照法身这击杀速度来看,八千血尸被人家杀完了恐怕也不能拿别人怎么样。

    反倒是山河钟内传来剧烈的声响,杨开一时不查,差点让他脱困而出,吓得杨开赶紧催动这洪荒异宝的威能继续将其镇压。

    法身与他对视一眼,立刻明白了杨开此刻的处境,微微一颔首,无需交流,杨开便明白了它的打算。

    下一刻,法身伸手在虚空中一握,那魔兵战锤便出现在手心上,身形一晃,朝山河钟冲了过去。

    杨开手上法决一变,那镇压天地的气息露出一道缺口来,被困在山河钟内的月桑敏锐地感觉到了山河钟的变化,当即化作一道血光想要脱困而出。

    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迎接他的是法身的当头一锤,那毁天灭地般的气势压迫而来,让月桑吓了一跳,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连忙又缩了回去。

    趁此机会,法身也一头从下方扎进山河钟内,杨开再将那缺口重新封锁。

    很快,山河钟内便传来激烈而骇人的打斗声,显然是法身与月桑在里面交上手了,杨开双手掐诀,努力维持山河钟威能的施展,面色隐隐有些发苦。

    山河钟的威能毋容置疑,这毕竟是一位大帝当年使用过的洪荒异宝,连凤凰真火都能镇压几万年的存在,镇压一位半圣自然不在话下,但是前提是杨开能够发挥出它的全部威能才行。

    得到山河钟已经不少年头了,可受限于自身的修为,杨开根本无法将山河钟的真正威能展现出来,之前能够困住月桑也不过是出其不意,若非法身及时赶到,只怕用不了多久就要被其脱困而出。

    眼下两位半圣以山河钟为战场在争斗,激战的余波震动而来,可不比月桑在里面闹出来的动静要小,杨开就算拼尽全力,也不知道能维持多久这样的局面。

    一旦他支撑不住,月桑就会第一时间脱困,到时候他再借助这血光大阵,顷刻间就可以反客为主,重新占据主动权,这诡异的大阵辅以那八千血尸,杨开很怀疑自己和法身是不是人家的对手,人家一位老牌半圣也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

    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法身能在最短的时间将月桑给干掉,或者将他重创!只有这样才有胜利的希望。

    而让杨开更加焦急的是明月如今的情况,之前他从山谷那边驰来的时候,明月就已经重创在身,被无数半圣包围,眼下也不知道是什么处境。

    这让他愈发痛恨月桑了,若非此獠在半路埋伏自己,自己又怎会被拖延?

    可现在这情况他又不能对月桑置之不理,不杀掉或者重创月桑的话,就无法破开这个血光大阵,更不要说去驰援明月。

    轰隆隆的声响不断地从山河钟内传出,杨开身上帝元勃发,心神紧密地与山河钟相连,随着那些声响的传出,山河钟上的花纹也是不断地闪烁起光芒,钟身也是时而变大时而变小,彰显内部争斗的激烈。

    初始的时候,四周血海内还偶尔有几个血尸跳出来,对杨开造成干扰,不过都被他抽空给击杀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血海内的血尸也不再现身。

    并非是血尸已经死绝,而是月桑已经无暇分心地控制血尸!

    他虽是老牌半圣,实力不俗,但山河钟限制了战场的范围,给法身施展出来的噬天战法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法身如今更有一件圣器在手,月桑如何能挡?

    光是抵挡法身那骇人听闻的攻击就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心神,他哪还有什么余力去控制血尸找杨开的麻烦。

    就在这边打的如火如荼之时,真正的主战场那边也是血流成河。

    一支支一两百万的魔族大军方阵在那些半圣的号令下,四面八方地涌来,前仆后继地朝明月扑去,月华不断地绽放幻化,一支支大军被打伤打残,魔族死伤无数。

    这般场景,看上去就好像是一群群蚂蚁在围攻一只大象,场景滑稽,可天地间却充斥着难以言述的悲壮。

    都说蚁多咬死象,可那是在大象不能动弹的前提下。

    明月此刻纵然重创在身,也不是一般的魔族能够撼动的。

    半圣们也不指望那些普通的魔族能给明月带来什么新的伤势,在魔圣们不插手的情况下,他们只是要借助自己手下的力量来消耗明月的精力。

    明月每发一招,都会衰弱一分,而一旦到了某种极限,便是那些半圣出手之时。

    十二位魔圣,十一位的目光凝视着明月,唯独玉如梦眺望着远方,面若冰霜,她的神念虽然强大,感知到了那边的一点情况,但对血海内部的情形却也无从得知,只晓得杨开一头扎进了血海里,中了月桑的圈套。

    直到法身和追风也一起进了其中,她的担忧才稍微减轻那么一点。别人不知杨开的底细,可在星界那边与杨开相处那么长时间,对他有诸多了解的玉如梦又岂会不知。

    月桑怕是有麻烦了!玉如梦心中冷哼,这可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手下的背叛对她的威信无疑是一个打击,但只要杨开能替她找回场子,便能让她动摇的威信重新稳定下来。

    ……

    “该结束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北璃陌的声音忽然在玉如梦的耳畔边响起,语气说不上有多么兴奋,反而有些萧索之意,“一位大帝的陨落,可真是壮观呢。”

    玉如梦一惊,扭头望去时,只见那边虚空中,明月孑然而立,身形萧瑟,四周天空一片清明,脚下大地,尸骨如山,血流成河,数之不尽的魔族葬身此地。

    那一直持在手上的月华长剑,此刻竟是黯淡无光,仿佛随时都可能崩灭一样,那大帝的气势也早已不复存在,衰弱的仿佛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连带着明月原本的漆黑头发,此刻也是一片花白,原本俊美少年的形象荡然无存。

    确实该结束了,魔域这边付出了数以亿计的生命的代价,硬生生地将一位大帝消耗到这种程度,该是那些半圣们真正登上舞台,一决高下的时候了。

    “也不知道这一次会花落谁家!”血厉在一旁嘿嘿笑了一声。

    分散在四周,一直紧张地关注着明月状态的半圣们重新围了上去,每一个都激动的无以复加,霎时间将明月所在之地包围的水泄不通。

    一双双目光朝荒无极瞩目过去,身形高大的第一魔圣面色凝重地微微颔首。

    下一瞬,上百位半圣,齐齐晃动身形,如一群饿狼一般,朝明月扑杀过去。

    风暴的正中心,明月神色淡然,生死之间依然从容不迫,只是面上有一丝说不出的疲惫之色,微微阖上眼帘。

    手上的月华长剑抖动了几下,光芒,崩灭。

    ……

    血光大阵之中,杨开浑身颤抖,摇摇欲坠,面色苍白如纸,七窍之中不断地溢出金色的鲜血,过分地催动山河钟的威能,透支了他所有的力量,牵动了之前不算严重的伤势,让自身的情况雪上加霜。

    这么搞也是没办法,法身与月桑两位半圣在山河钟内生死相搏,那轰击的余波让山河钟震动不休,连带着他这个主人也受到了冲击。

    可他也只能咬紧牙关,强行撑住,否则一旦让月桑脱困,那所有的努力都将化为乌有。

    从法身那边反馈过来的信息让杨开能够在第一时间了解山河钟内的情况,相比较自己的不堪负重,月桑也是有苦难言,狭小的空间让他不得不正面硬撼法身的凶猛攻击,噬天战法的施展让他的气势不断摔落,反倒是法身越战越勇,大有要将他锤死在这里的架势。

    月桑也有些慌了,怎么也没想到事情发展到最后会出这么一副光景,相对于山河钟的镇压,更让他忌惮的是法身,也不知道这古怪的圣灵修炼了什么邪异的功法,有掠夺侵吞之效,简直就是他血魔一族的克星。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