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五百零八章 一年
    此地本就被明月施法隔绝了内外,否则杨开也不可能如此安心地与之对话,肯定早就被那血厉发现了。这个时候杨开却依然有此提议,这就说明玉盒中的东西绝对非同小可,极有可能一旦开启玉盒便带来极大的冲击。

    明月深深地凝视了杨开一眼,微微颔首时,单手一掐诀,背后那轮残月忽然跌宕出更加耀眼的光辉,让这小小的一方净土亮如白昼。

    明月这才轻轻地打开玉盒。

    一缕幽绿的光芒立刻印入眼帘,同时一股惊人的生机跌宕而出,绕是明月身为大帝,阅尽古今,此刻也不禁微微动容,实在想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蕴藏了如此庞大的生机。

    凝目望去,只见玉盒之中盛放在三片翠绿欲滴的嫩叶,每一片叶子都只有三寸来长,晶莹剔透,仿佛由宝石雕琢而成,叶子表面纹路清晰,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嗅上一口,竟让自身通体舒泰。

    瞳孔微缩,将眼前之物与自己掌握的种种信息一一对照,片刻后,明月动容道:“竟是此物!”

    他显然也认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了,毕竟是个大帝,这世上但凡存在之物,纵然他没有见过,肯定也在某部典籍中看到过记载,没有不认得的道理。

    杨开道:“此物可能让大人恢复?”

    “可以!”明月合上玉盒,目光灼灼地望着杨开:“怪不得天枢会让你来魔域,你有如此福泽,确实非常人能及。”

    因为上次五色宝塔的事,他对杨开也稍微打探过,清楚杨开的底细,一个从下位面星域过来的年轻人,短短几十上百年的时间便能搅动一方风云,足见人中之龙的潜质,如今看来,面前这个年轻人果然是运气不错,不老树这种天地至宝居然都能获得。

    这三片嫩叶显然是刚刚采集下来的,若非杨开手中有不老树本体,又从哪里去采集?

    听他这么说,杨开面色一喜:“既如此,那就请大人赶紧服用,我替大人护法。”

    明月摇头失笑:“此事不急于一时,纵有此物相佐,我想要恢复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最起码也要一年光景。”

    “一年……”杨开脸色一僵,本以为有不老树的树叶,明月应该很快就能恢复如初,到时候与他一起杀出此地,返回星界,那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省得在魔域这边与魔族虚以委蛇,可现在听他说居然要一年时间,杨开便知自己有些想当然。

    别说一年了,便是一个月他都等不了。若是他真的消失那么久,伯牙肯定会生疑的,到时候顺藤摸瓜追到这里来,只会坏了明月的大事。

    明月微微笑道:“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杨开讪讪一笑,也不知该如何接茬。

    明月忽然神色一肃,举了下手中的玉盒道:“此间之事,到我为止。”

    这话的意思显然是在告诉杨开,他拥有不老树的事情绝对不会外传,毕竟这个消息太过惊爆了,一旦传扬出去,指不定会给杨开带来怎样的麻烦,传言炼化不老树便能不死不灭,成就永生之身,这可是连大帝都向往的事情。杨开能在这个时候取出不老树的树叶给他疗伤,明月又怎可能恩将仇报?

    “若是信不过大人,我也不会这么做了,大人安危于星界至关重要,还请大人早日恢复,脱离此间苦海,回星界主持大局,到时候小子也能功成身退了。”

    明月笑容依旧,不置可否,沉吟了一阵道:“一年之后注意留意此间消息,若生变故,记得赶过来,本座还有些事要与你说。”

    杨开定定地望着他,心中忽然生出一丝不安的感觉,明月好像就是在交代后事一样,一副断定自己无法生离魔域的神态。

    张了张嘴,杨开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一位大帝是愚蠢的,所以这个时候最好什么都不说,期待明月吉人自有天相。

    “你该走了。”明月忽然道。

    杨开默然了片刻,点点头道:“大人保重!”

    明月微微一笑:“你也是,身在魔域,万事小心,尤其是那位玉如梦,不要太信任她,她应该有办法摆脱那秘术的钳制!”

    这已经是第二个人这么跟他说了,先前北璃陌这么说,还可以解释是挑拨离间,心怀鬼胎,明月既然也这么说,那就说明玉如梦真的有很大可能做到这种事,只是还没到那个时候而已。

    不过这对杨开来说并无意义,反正他自己早就已经摆脱了,不过该防备的还是得防备。

    “我记住了。”杨开点点头,又深深地望了明月一眼,这才一闪身,进了小玄界。

    之前明月的那句话,让他知道明月会用什么方法将他安全送出此地,所以这个时候也无需多说什么,一切只要交给他就行。

    玄界珠没落下去,就被明月一把抓在手上,大袖一翻,眼神开阖间,精芒肆意,一直悬挂在背后的那一轮残月忽然变得饱满圆润起来,洁白柔和的光芒轰然朝四周扩散开来。

    狂暴的力量席卷,那平静没多久的血海再一次变得沸腾,海浪翻滚,余波震荡。

    血海四周,诸多血魔出身的魔王齐齐变色,疯狂催动自身魔元加持己身,但一位大帝之怒,岂是他们能够抵挡,那血海浪花拍击而下,一下子便让几十位魔王命丧当场。

    好在附近几位半圣见机的快,纷纷出手镇压,这才没让情形恶化太多,但仅凭这些人的力量,根本无法压制住一位大帝纵然这位大帝负伤在身。

    只是短短三息功夫,几位半圣便露出艰辛之色,神色惶恐不安。

    便在这时,先前血厉现身的那根血色之柱上,那伟岸的身影再一次出现,红发飞扬,猛地抬手朝下拍去。

    仿佛无形的大山从天压下,沸腾的血海一下子平息下去,不起半点波澜,一群半圣和魔王们这才猛呼一口气,平白生出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血色之柱上,血厉猩红的双眸泛着疑惑的光芒,眉头紧皱,望着血海深处。

    一日两次异动,这有些不太寻常,要知道明月也不是傻瓜,这般负隅顽抗,只会平白消耗自己的力量,不但起不到半点作用,反而会让他自己的处境变得越来越艰难。

    那么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难不成明月已经放弃,准备殊死一搏了?

    正这么想的时候,血厉的神色又是一凛,只因下方刚刚平息的血海中,忽然激射出上百道皎洁光芒,浓稠的血海根本无力阻挡这光芒的突击,光芒所过之处,血水被净化个干干净净,露出一条条粗长的通道。

    而这些光芒所指的方向,所有魔族都一触既死,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白光激射几万里,贯穿天地,这才逐渐消失不见。

    算上刚才的变故,这一下就死了上百位魔王了,其他魔族更是数不胜数,当真是如砍瓜切菜。

    血厉大怒,厉喝道:“明月你找死!”双臂一震,那血海之中,无数血兽瞬间生成,一只只奇形怪状,却又栩栩如生,每一只都散发着凶戾的气息,在血海之中游走奔窜,朝那中心的净土中扑去,压制那一方净土的范围。

    明月施法抵挡,同时嗤声笑道:“你血厉若真有杀本座的本事,只管使出来便是,又有谁拦着你不成。”

    血厉冷哼,莫说他没本事单对单杀了明月,便是真有,也不可能真的这么干,魔圣们的目的是让魔域将明月消化,岂会轻易杀他。

    只不过今日明月两次主动挑衅,更击杀了那么多魔王,无疑让血厉有些愤怒,所以这一次也没有留手,明月不是那么好杀的,可让他伤上加伤却没什么问题,只要将他彻底打焉下去,以后就不会再出现类似今天这样的情况了。

    一时之间,隔着那无边血海,一位大帝,一位魔圣,斗的天崩地裂,血海之中,那洁白光芒充斥的净土面积不断地扩张又缩小,反复变化。

    而有血厉亲自出手,总算是稳住了魔族这边的阵脚,更多的血魔魔王补上缺少的位置,催动血祭,佐助血厉施法。

    这一战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只有半日而已,直到半日之后,明月才主动收手。

    而血厉也没有打算追击,毕竟他也不是真的要把明月弄死在这里。虽不知明月如今情况如何,但血厉可以肯定他绝对不会好过,最直观的体现,便是那血海中洁白净土的范围比起半日前,缩小了整整一倍。

    而那血海的范围,也减少了有将近十分之一的样子。

    十分之一,那最起码是几十亿魔族为单位血祭得到的数量,换句话说,这半日的斗法,让血祭的几十亿魔族白死了。

    血厉脸色阴沉,冷哼一声:“自寻烦恼!”为防备明月又出什么幺蛾子,这一次他没再消失,反而在那血之长柱上留了好几天功夫,直到确定明月真的安稳下去了,这才离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