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四百九十六章 讲故事
    幽寒冰牢十八层,一层比一层严寒酷冷,而每六层又是一个坎,就如六层和七层,冰冷的程度绝不可同日而语,那十二层与十三层也是如此!

    北璃陌也是气恼杨开的恶言毒语,否则绝不会要把他丢进十三层,之前丢进七层只是想让他略受点教训,如今丢进十三层那就是十足的惩罚了,打不过就骂,这男人未免也太没风度。

    而在这个命令下达后不过十几息的功夫,那石魔便来到了杨开所在的冰牢前,透过窗户一脸怜悯地望着他。

    杨开抹了抹嘴巴,拿鼻孔望着他:“作甚!”

    石魔摇头一叹,也没与他多说的意思,只是取出一块令牌打开冰牢的禁制,开了牢门冲杨开一偏头。

    杨开咧嘴一笑:“那贱人想见我?叫她自己滚过来。”

    “你想多了!”石魔冷哼一身,抬手朝他抓去。

    杨开本能地想要躲避,无奈体内被北璃陌种下禁制,肉身虽然依旧强大,但一身实力十去其八,还是被那石魔一把抓在手上。

    紧接着,石魔拽着他一路往深处行去。

    杨开感觉有些不妙,但如今他也是火大,要他低头是万万不可能的,扭动身子道:“放开我,本王随你走便是!不过你最好转告北璃陌,除非她过来道歉,否则本王绝对不会原谅她,也绝不会让她得偿所愿。”

    石魔哼哼两声,压根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走不过时,前方出现一条直往下通去的阶梯,顺着阶梯就来到了下一层,也不停留,继续往下……

    杨开这才发现,这冰牢并非只有一层,而是有好多层,一层比一层的环境恶劣。心里明白,应该是自己刚才的辱骂传到北璃陌耳中了,否则自己也不至于被转移到深处去。这也在情理之中,北璃陌既然要自己修复界门,那肯定会紧密关注自己的动静,她也不会真的想要自己死。

    一路往下走了六层,那石魔才将杨开押进一个冰牢中,丢进去关好牢门,转身就走。

    杨开被冻的有些直打哆嗦,这里比之前待的地方可冷多了,之前那里虽然有些寒意,但凭他强悍的肉身还能轻松抵御,感觉不到多少冰寒,但这一层就有些效果了,就只这么一会儿功夫,杨开就感觉自己体内血液流动的速度都变得缓慢不少,四周无所不在的冰寒法则犹如看不见的毒素一样,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他的肉身,顺着毛孔钻进五脏六腑。

    原地蹦蹦跳跳一阵,丝毫不减冰寒之意。

    杨开火冒三丈,冲到窗户边对着外面又是一阵咒骂,傻呆在这里只会越来越冷,骂几句还能提提神,说不定就热乎了……

    看守冰牢的那石魔见了,也是有些无语,心想这人族也真是够可以的,十三层都没法让他闭嘴,这到底跟圣尊之间有什么仇什么怨,就是不知道他能坚持多久了,十三层跟第七层的冰寒可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石魔估计着顶多两天,杨开便要筋疲力尽,到时候他自然就没力气再骂什么了。

    而事实上,杨开的坚韧和毅力超乎他的想象,或者说圣尊严重低估了这个人族的肉身强度。足足三日之后,杨开依然在那边叫骂着,虽说也是骂一阵休息一阵,但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已是不可思议。

    而在这三日间,几乎每一天圣尊那边都会询问这人族的情况,他又不好隐瞒什么,只能如实汇报,估计圣尊肯定也气的不轻,从那传话的女魔王的口吻中,他就能感受到这一点。

    这一日,杨开刚开口叫骂了一阵,旁边一座冰牢中忽然传来一声重重地叹息:“小子,你骂了好几天了,翻来覆去也就那么点花样,听的本座耳朵都快起茧了,能不能有点新意?”

    忽然听到有人跟自己说话,杨开多少有些意外。

    他之前被关进来的时候也观察过这一层的情况,这里似乎也关押着其他的魔族,都是魔王级别的存在,也不知道犯了什么错,人数不多,只有不到十个而已,但这些家伙对任何到来此地的人都漠不关心,只是盘膝坐在自己的冰牢中,辛苦抵御冰寒。

    也没人去理会他们,放任他们自生自灭。一旦等他们体内的魔元消耗干净,那便是身死之时。

    说话的魔族应该住在斜对面,杨开透过窗户瞧了瞧,没看到人,估计躲在最里面,一笑道:“这位兄台说的不错,要不然你也骂几句,看能不能骂出点新意?”

    那边沉默了一阵才道:“我可没你这么大胆子。”

    他其实也有些想不明白,杨开怎么有胆子这么辱骂北璃陌的,更让他不明白的是,北璃陌怎么就不堵住他的嘴,敢这样骂一位圣尊,这可是多少年没出现过的事情了。

    “左右不过一死,骂人还需要什么胆量?”杨开嗤笑一声。

    那魔王道:“死也分很多种,我可不想在死之前饱受折磨。”

    另一边忽然传来另外一个魔王的声音:“那个谁,别打扰他了,让他继续骂着。”

    “就是就是,难得这鬼地方如此热闹,管他有没有新意,权当听个乐子了。”

    “小子,你继续骂,别理他了。”

    ……

    四面八方传来好一阵七嘴八舌的声音,让杨开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己骂人还骂出了一些听众来,多少有些哭笑不得。让这些被关押在这里的魔王们骂北璃陌,他们确实没这个胆量,但听一听总归是无妨的。

    “小子,别停了啊,临死之前能听你骂上这么几句,心里也舒坦!”又有人催促起来。

    杨开摸了摸下巴,微微一笑道:“既然诸位这么捧场,那咱们就换个有新意的。”组织了一下语言,杨开轻咳一声,开口道:“话说在那魔域傲雪大陆中,有一穷困人家,生有一女,取名北璃陌,这北璃陌自小聪颖,小小年纪便是个美人胚子……”

    ……

    依旧是在透明的冰穹之下,北璃陌身穿着透明薄纱,丰腴美臀坐在窗台上,两条雪白的长腿就晃荡在悬崖边,狂风呼啸,秀发飞扬,身子斜靠在窗边,似随时都可能会被狂风吹落,目光迷离地望着视野中雪白的世界。

    葱葱玉手上端着一杯殷红血酒,轻抿一口,晶莹如宝石般的红唇上添了一丝血红的色彩,更多一份妩媚妖娆,微微偏头,轻声问道:“那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先前将杨开带进冰牢里的那个女魔王闻言,眼角抽了一下,低声道:“挺好!”

    北璃陌皱了皱眉:“还是挺好?”上次也是这个答案。

    那女魔王道:“看样子是属下还是低估了他的肉身强度,那边汇报说他虽然比之前的状态不如,但短时间内应该没什么性命之忧。”

    “他还在骂我吗?”北璃陌又问道,心平气和。

    那女魔王连忙摇头:“没有!”

    北璃陌诧异道:“没有?是没有力气骂了,还是没有骂?”顿了一下道:“说实话,本尊又岂会与他一条疯狗一般见识!”说起来之前得知杨开在骂她的时候还是蛮生气的,后来想想也没这个必要,左右不过骂上几声,正如她之前所说,自己身上又不会少些什么,大不了以后狠狠收拾他一顿就是。

    “真的没有骂了……”那女魔王神色尴尬:“不过他最近在讲故事……”

    北璃陌失笑道:“讲故事,讲什么故事,跟谁讲?”简直不敢想象这样的场景,在那冰牢里面讲什么鬼故事?这人可真是有意思。

    “是他自己杜撰的故事,圣尊还是不要听了,免得污了您的耳朵!”

    北璃陌心里明镜似的,冷哼道:“是在编排本尊吧?说来听听,他到底在那故事里让本尊都做了些什么?”

    女魔王心中叹息,纵然不愿意转述,却也只能回答。

    杨开编排的故事很简单甚至也很狗血,穷困人家的女孩,恋上一个富家公子,为爱飞蛾扑火,岂不料在那富家公子得到她之后便弃之如敝屣,女孩伤心欲绝之下流落红尘,在青楼里接客营生,前面的内容都是匆匆带过,那接客的内容却是详尽无比。

    在女魔王转述的时候,这个叫北璃陌的姑娘已经接了一百多位恩客了,而且价钱便宜的不得了,恩客也是五花八门,就连在街上行乞的乞丐也有幸与她发生点什么。

    开始的时候,北璃陌还一脸平静地聆听着,当听到故事的主角堕落成一个风尘女子之后,手上的杯子便一下被她给捏碎了。

    等再到那老乞丐出场时,北璃陌的脸色已经冰寒至极,纵然知道杨开是在编排自己,恶心自己,也着实有些接受不了。

    就从未见过如此可恶的男人!

    一个转身,从窗台上走了下来,眼神冰寒刺骨:“够了!”

    那女魔王噗通一些跪倒在地上,惶恐道:“圣尊息怒,属下这就去拔了他的舌头!”

    北璃陌冷笑不迭:“那岂不是便宜了他,给我把他丢进十八层去,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女魔王霍然抬头:“可是如梦圣尊那边……”

    “嗯?”北璃陌冷眼望去,一下便让她下面的话咽进了肚子里。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