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三百四十三章 撞破好事
    “不想还给我就老实点。”杨开伸手点点她。

    伏灵把脑袋点成了小鸡啄米,旋即好奇道:“姐夫你怎么又回来了?”她见杨开气定神闲,显然是早就预谋去而复返的,只是为何要这么做呢?甚至不惜甩开祝晴,若非自己守在这入口前,只怕也看不到这一幕,忽然有一种发现了什么大秘密的窃喜,心想若是用这个来威胁杨开的话,也不知道……

    “我自有我的打算,问那么多干什么。”杨开不耐地摆了摆手,肃然道:“记住了,你今天没看到我。”

    伏灵明媚的大眼睛眨了眨:“可是你离开的时候,晴姐姐也在一旁。”

    杨开道:“你没看到我回来!懂了么?”

    “懂了。”伏灵点头。

    杨开咧嘴一笑:“乖乖的自有你的好处,若是你敢泄密的话……”轻轻哼了哼,单手一掐法决。

    伏灵当即脸色大变,两手直摆:“姐夫放心,我绝对绝对不会出卖你的。”

    杨开嗯了一声,这才掠空飞起,顺着原路返回龙宫那边。

    他要去闯龙殿!自己半年辛苦可不能白费,伏谆那贱婢出尔反尔,做得了初一,就休怪自己当一当十五了,只要能进了龙殿,想必就算伏谆知道了也拿自己没什么办法,龙殿内诸多龙魂皆受掌控,只要能进龙殿,自己就是无敌的存在。

    只不过这事不太方便让祝晴知道,免得叫她为难,所以杨开才假意离去,再次返回。

    想起伏谆,杨开就气不打一处来,心中冷笑,自己的便宜岂是那么好占的。

    一路驰去,杨开神念悠忽,感知四周,时时刻刻都注意隐藏自己的气息和身影,免得被人发现行踪,好在龙族的数量并不多,每一个龙族都有自己的灵岛,平日深居简出静修,所以这一路行去到也相安无事,根本没遇到任何人。

    龙殿所在的方向杨开是知道的,毕竟上次也去过一趟,这一趟虽然要绕过一些灵岛,倒也算轻车熟路。

    两个时辰后,正朝前飞去的杨开忽然身形一顿,然后一个转身朝附近一座灵岛上飞落过去,落地的瞬间便钻进了一处草丛中,同时催动虚无秘术,将己身放逐进虚空之中,收敛了所有气息和一切生机。

    才刚刚做完这些,藏匿虚空中的杨开便看到一道身影朝从头顶上飞了过去,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

    只因这飞过去的家伙不是别人,好死不死的居然就是伏谆!

    贱婢不在冰雪岛上待着,跑出来干什么?杨开心中腹诽,幸亏他一路留意四周的动静,否则这一下怕是要被伏谆给撞个正着,到时候伏谆问起来,自己该怎么回答?那场面可不要太尴尬。

    伏谆乃十阶巨龙,堪比大帝的存在,杨开也不能确定自己这一番隐匿是否能够瞒过她的感知,但事已至此,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运气是真不好啊,自己偷偷摸摸地返回,碰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伏谆!就算碰到其他的巨龙,杨开也不会担心什么,可为什么偏偏是她。

    而且自己刚才既然感知到了她的存在,她会不会已经发现了自己?

    很快,杨开就发现自己有些多虑了。

    伏谆没有发现自己,直接从自己头顶上一掠而过。

    但还没来得及庆幸,伏谆的身形又猛地顿了下来,然后转过身,朝小岛上落来。

    被发现了?杨开一时间有些愁肠百结,想着等会伏谆过来问自己为什么偷偷摸摸地藏在这里,自己该怎么回答呢?自己把莫小七忘记了,所以回来找她!嗯,这倒是个不错的借口,但纵然如此,为何还要隐匿气息和生机,一副做贼的架势?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沙沙的脚步声响起,朝自己这边接近过来。

    杨开心中一叹,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自己看她不爽,大不了撕破脸皮大战一场,看看到底鹿死谁手。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杨开忽然神色一动,因为他发现伏谆此刻的神态很奇怪,脸上的冰冷之意虽然没有减少多少,但却被一种浓浓的哀伤笼罩着,似乎正在伤心着什么事。

    这贱婢也会伤心?杨开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仔细瞧一瞧,发现她确实很哀伤,而且显得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一步步地朝前行去,仿佛那身体内已没了神魂,只剩下一具行尸走肉。

    怪不得她没有发现自己!杨开心头雪亮,按道理来说,自己纵然将己身放逐进了虚空中藏匿,但以伏谆的修为和实力也不会毫无察觉,只是她此刻的状态有些不对劲,明显在为什么事而忧伤,导致精力并不集中,才让自己侥幸逃过一劫。

    那么问题来了,这世上到底还有什么事能让龙族二长老,一位堪比大帝级别的人物这般黯然伤神?虽然伏谆的表现并不算明显,但那种忧伤几乎浓郁的要流淌出来了。

    刚才她去而复返,显然也是因为魂不守舍飞过了头,所以才会转身落到这小岛上。

    难不成是大长老在外面偷腥了?杨开心中恶意猜想,心中一阵舒爽,贱婢,你也有今天啊!

    想归想,杨开却是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甚至连眼睛都闭上了。

    伏谆距离自己藏身的地方越来越近,再盯着她看的话搞不好会暴露身形。

    沙沙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在杨开的感知中,伏谆进了那边一面山壁旁的山洞中,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杨开也不敢轻举妄动,免得暴露行踪,只能静静等待。

    这一等,竟是足足等了三日功夫。杨开几乎将伏谆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这里并非冰雪岛,他也不知道伏谆为什么要在这里逗留如此长的时间,一直到三日之后,才再次听到脚步声传来。

    神色一振,悄悄地抬眼望去,杨开神情一呆!

    这这这……眼前所见景象,几乎让杨开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那边从山洞里走出来的伏谆两眼红肿,显然是哭过,而且哭的时间绝对不短,否则以她的修为断然不至于把眼睛都哭肿了,脸颊上尤有泪痕,再不复之前冰冷如山的模样,反而有些我见犹怜的柔弱。

    杨开瞠目结舌!

    堂堂龙族十阶巨龙,居然哭了?而且还是素来以冷冽无情著称的二长老!

    这货不是伏谆,这绝对不是伏谆,你到底是何方妖孽!杨开心中呐喊,面上的表情精彩极了,有一种窥探到伏谆秘密的窃喜和得意。

    杨开估计自己现在若是跳出去的话,肯定可以让伏谆颜面尽失,但估计她也要与自己不死不休了。

    以后若是找到机会,再拿这事来好好讥讽她,今日就暂且放她一马好了。

    正这么胡思乱想的时候,却见伏谆那边转过身,然后柔声道:“下次我再来看你。”

    杨开听的一惊,这山洞中还有人?心中忽然浮现出一个极为恶毒的念头,这个念头一起,怎么也压制不下来。

    不会吧?不至于吧?龙族二长老,应该,大概,不可能给大长老戴绿帽子吧?但若非如此,伏谆这话是什么意思?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个画面来,这小岛的山洞内被伏谆养了一个男人,然后伏谆时不时地跑过来与他私会,这么一想,立刻感觉祝炎的脑袋上绿油油一片。

    心中不禁为大长老默哀了十息功夫。

    但这贱婢也太猖獗了,将野男人养在龙岛上不说,跑来私会居然还私会了整整三天功夫,最后走的时候还依依不舍,泪流满面,可是这种事大长老难道一点都不知情么?

    杨开啧啧称奇,算是真正见识到了伏谆的另外一面。

    那边,伏谆又回头往山洞内瞧了几眼,这才一狠心,掠空而去!

    一直等她走了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杨开才轻呼了一口气,解除了虚无秘术,望了望她离开的方向,又瞧了瞧那边山洞所在的位置,面上浮现出极为怪异的表情。

    他此刻有些牙疼,自己跑回来不过是想闯一闯龙殿,谁知好巧不巧地碰到这种事,还险些被伏谆给抓个正着。

    若事关别人,杨开倒也懒得理会,别人爱怎么活就怎么活,管她是不是****荡*妇,又关他屁事,但既是伏谆在外头养了野男人,杨开觉得或许可以利用一下。

    最起码,也要看看那山洞里的人到底是谁!若是能抓了擒在手上,还怕伏谆不乖乖就范?

    心中这般想着,杨开立刻行动起来,悄无声息地朝山洞那边摸了过去。

    既然能被伏谆看上,那人的修为应该不会太低,最起码也应该是个帝尊境,至于到底有多高,杨开就无法确定了,但凡事小心为上,所以他尽量收敛自身的气息,一边前行一边悄悄感知那边的情况。

    出乎他的意料,他并没有从山洞里感知到任何生命的气息,这让他不禁感到奇怪。

    出现这种情况无疑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山洞内根本没有活物,第二种是那人的修为太高,以杨开的本事根本无法察觉。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