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三百一十二章 先下手为强
    仓末微微颔首:“心思敏锐,不错不错。”

    杨开微微一笑:“承蒙夸赞,而且我还知道,你在空间力量上的造诣必然不强,也就……一般般。”

    “这你也能看的出来?”仓末微露惊讶之色,诚如杨开所言,他确实修炼了空间力量,但也不过刚刚入门而已,能勉强把握住一丝空间力量的玄妙,距离堪破空间法则还遥远的很,这并非是他资质不够,他能修炼到伪帝的层次,资质怎么可能会差?只是空间法则这东西实在是玄妙,并非资质够好就能修炼的。声雨竹身处虚空夹缝中,与虚空暗流日夜为伍,参悟几万年也不过入门而已,难道说她的资质也不好?

    杨开估摸着他与声雨竹在空间力量上的造诣估计相差无几。

    “若你真的精通空间之力,就不必大费周章封锁空间,隔断这片天地了,因为如论如何我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可偏偏你事先隔断了天地,这就说明你没信心在空间力量上压过我。”面对如此强敌,杨开依然面不改色,侃侃而谈。

    这让仓末不禁生出一种荒谬的感觉,沉吟了一下道:“如此看来,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理当做出明智的决定,那么,你的选择是什么?”

    竟是用杨开刚才询问齐海和赤鬼的话,反过来问他,其真正的用心昭然若揭。先前杨开问这话的时候,齐海和赤鬼都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对杨开退避三舍,显然他也希望杨开能够如此。

    杨开咧嘴一笑:“我的选择啊……自然是……”神色忽然一狞:“打你麻痹的!”

    手上一抖,空间法则跌宕时,一道月刃忽然朝侧面激射而出,目标却非仓末,而是正被法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踉跄后退的徐长风。

    两人说话的这一会儿工夫,徐长风已经被法身压制的几乎喘不过气,他虽然实力不俗,但法身继承了石火本源,本身又是石傀之身,徐长风如何能是对手?勉力支撑到现在已是自身强大的直观体现,他甚至连朝仓末开口求救的空闲都没有,因为那一口憋在口中的气若是吐出来的话,必然会落败的更快。

    满心期望那边看戏的乌恒能够助他一二,可惜乌恒被杨开岁月如梭印击中,身受岁月之力侵蚀,又被杨开之前提的条件乱了心神,根本就没有理他的意思。

    徐长风简直要吐血了。

    就在捉襟见肘时,杨开一道月刃已经袭了过来,瞬间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徐长风眼前一黑,差点没忍住骂出口,手上那漆黑长剑抖动间,剑气肆意,险之又险地挡下月刃的腰斩之威,但再回神的时候,法身一只满是倒刺的拳头已经正面轰了过来。

    完了……

    徐长风脑海中蹦出这么一个念头,勉强提起一身的帝元护在胸口处,然后就被那拳头砸的结结实实。

    轰的一声,护身帝元瞬间被粉碎,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响,徐长风眼珠子往外瞪出,口中喷血,直飞上百丈之远,跌落在地,生死不知。

    这一番变故看的人头皮发麻,唐胜等人可谓是亲眼目睹了东域两位帝尊三层镜强者的落败,一被山河钟镇压,一被石火打飞,前者大概还没死,后者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气。

    而法身在轰飞徐长风的同时,杨开也手掐灵决,一直镇压着伏波的山河钟内忽然传出哐当一声巨响,一层光晕以山河钟为中心,轰然朝四周扩散开来,镇压天地的威势,直让十几里外的天狼谷都簌簌发抖。

    山河钟重新飞起,露出被镇压在其中的伏波的身影,不过此刻伏波却是浑身烂泥一般瘫软在地上,七窍流血,脸色苍白如纸,四肢抽搐不停,一副马上就要死掉的样子。

    单纯的被山河钟镇压,还不至于会变得如此凄惨。

    只是杨开为了对付仓末这等强敌,不得不先收回山河钟,被镇压在其中的伏波自然是要事先处理了,要不然一位帝尊三层镜的对手也挺让人头疼的。

    全力催动山河钟的威能,伏波就变成现在这幅德行了,杨开也不管能不能杀了他,反正这么一来,伏波暂时是没有战斗力了。

    重新飞起的山河钟直朝仓末冲去,杨开与法身两道身影紧随其后,身形交替而行,掩杀而来。

    面对如此强敌,坐以待毙不是明智的做法,先下手为强才是王道。

    “放肆!”仓末明显呆了一下,怎么也没想到杨开居然敢跟他动手,难道他不知道他与自己之间有怎样的差距?而且之前的一声咒骂也让仓末动了怒火,多少年没人骂过他了,今时今日,竟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当着他的面骂他,而且骂的那般粗俗不堪。

    怒喝声中,仓末徐徐朝前推出一掌。

    天地战栗,嗡鸣不已,整个世界似乎都要崩塌开来,这一掌之威,竟是让远远观望的唐胜等人生出末日来临的错觉,好像自己等人下一刻就要死去。

    唐胜钱秀英的脸色瞬间苍白,篮禾嘤咛一声,嘴角边已经溢出了鲜血,唯有赤鬼,忽然战意冲天,目光灼灼地朝那边观望,似是想凭借自身的目力看清这一掌的玄妙。

    但仅仅只是一瞬间,赤鬼便哇地一声吐出血来,神色陡然萎靡。

    唐胜脸色大变,哪还不知道自己等人站在这里也不是安全的,那仓末的神通之强已超出了他想象的极限,即便只是攻击的余波,也有可能让他们死于非命。

    当下不再迟疑,对钱秀英喝了一声:“退!”

    夫妻二人,一人裹起修为被禁锢的篮禾,一人扯起赤鬼,急速退进了天狼谷内,同时开启了护宗大阵,这才感觉安全不少。

    再抬头望去时,一道巨大无匹,似能遮天蔽地的掌印与山河钟碰撞在了一块。

    铛铛铛铛……

    密密麻麻的钟响声响彻天地,明明只是一次接触,却传出了无数声响动,好似那一掌在一瞬间拍中了山河钟成千上万次一样。

    一层又一层的涟漪,从山河钟的钟身上跌宕而出,席卷四方。

    虚空崩碎,大地龟裂,生死不知的伏波和徐长风二人浑身颤抖,然后……没了动静,显然已经被山河钟的余*及。

    之前侥幸未死的七八个帝尊境此刻都无下饺子一样朝地上落去,根本无法维持自己的身形。

    那乌恒更是面露惶恐之色,全力催动护身帝元,防护己身,深厚的帝元被钟声冲击的泛起一层层涟漪,肉眼可见。

    泛起涟漪的不止乌恒的帝元,还有天狼谷的护宗大阵,那一道道涟漪扩散时,唐胜一片心有余悸,暗呼庆幸,幸亏自己刚才当机立断退的快,否则这一下自己等人怕也要倒霉。自己夫妇二人大概没什么问题,但只有帝尊一层境的赤鬼和篮禾肯定得受伤。

    仓末一掌之下,竟有君临天地之意,天地苍生莫不战栗。

    那号称能镇压天地的山河钟居然也被打的摇摇晃晃,斜飞了出去,露出遮蔽在山河钟后方的两道身影。

    非山河钟不强,这是元鼎大帝成就大帝之位的根本,连凤凰真火都镇压了几万年,只是限于杨开实力有限,发挥出来的力量无法与元鼎大帝相提并论。

    如果杨开的修为与仓末等同,山河钟的威力自然就可再有提升。

    嗤嗤两声异响传出,却是紧随在那一掌之后,仓末遥遥地朝杨开和法身点出了两指,两道流光袭杀而来,神态轻松写意,一副伸手碾虫的架势。

    杨开和法身都如临大敌,只因他们便是那两条要被碾压的虫子。

    法身狂吼,一身异火燃烧的愈发凶猛,身形也猛地变大,一下子化作十几丈高,腰身一佝,背上的倒刺咻咻激射出去,仿佛一片箭雨,燃烧着火焰,迎上那两道流光。

    嗤嗤嗤嗤的声音不绝于耳,燃烧的倒刺与那两道流光触碰,纷纷化作齑粉,从天洒落,足足上百道倒刺拦截,才将那两道流光消弭无形。

    法身本来刺猬一般的后背,此刻也变得光秃秃一片。

    不过很快,便有新的倒刺生长出来,完整如初。

    借助法身的施为掩护,杨开身形腾挪跌宕,已经奔袭到仓末三十丈处,右眼忽然泛起金色的光芒,竖仁显露时,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在眼中呈现出来。

    生莲!

    仓末冷眼撇来,那莲花立刻印入眼帘之中,却仿佛在他眼中扎根了一样,急速开放,而开放的代价却是他神魂力量如潮水一般流逝。

    一抹刺疼从脑海中传来,仓末一脸惊诧。

    以他的阅历自然可以看出杨开这一招是极为难得而强大的神魂秘术,他活了这么多年,甚至还没见过这么奇怪的攻击方式,一时不察竟然中招。

    识海中神魂力量翻涌,想将那绽放的莲花消灭,可发现于事无补,他越是催动神魂力量,那莲花开放的越快,眼前一片漆黑,只有那莲花在绽放的景象,再也不见他物。(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