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三百章 山水有相逢
    天狼谷后谷处,一片清幽之地,草芦一座,凌音琴便在此结芦而居,日子过的及其清淡。

    据篮禾所说,当年她从碎星海中出来之后,便开始打探凌音琴的消息,正巧凌音琴也万里迢迢赶到了东域,双方碰面一交流,凌音琴也知道了篮禾的意思,当即感恩道谢,随篮禾来了天狼谷。

    那个时候她只是道源三层境而已。

    随后由篮禾作保,自然是轻松地加入了天狼谷,住进了她夫君生前的居住之地,每日与世无争,精心潜修,这么些年过去,竟也晋升了帝尊,有了这样的实力,唐胜便予了她长老的职位,不过整个天狼谷的人都知道,这位凌长老不管天狼谷的大小事务,也不与其他人有什么交流,整日里只是守在那草芦旁,对一些知情人来说,都为她的痴情而感动。

    杨开随着篮禾来此的时候,凌音琴正在一座土坟前静坐,那坟头青草英英,甚至开满了野花,应该就是她那夫君骨灰埋葬之地了。

    察觉有人到来,凌音琴才睁开眼睛,先是见到了领路的篮禾,对她微微一笑,紧接着又看到了随后跟来的杨开,怔了一下之后露出惊喜之色。

    “凌长老,有人来看你了。”篮禾微笑地走了过去。

    “凌大姐,久违了。”杨开也微笑拱手。

    “杨开!”凌音琴一脸意外的表情,但那脸上的笑容却是发自内心,“你怎么会在这里?”

    “路过东域,偶遇篮禾姑娘,承蒙邀请,来天狼谷一趟,顺道过来看看你。”

    凌音琴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多年不见,你似乎又变强了不少。”

    杨开微笑道:“听说凌大姐也晋升了帝尊。”

    凌音琴回头望了一眼那土坟,轻轻地道:“平日没什么事,光是修炼了,走,进屋里说话。”

    热情地将杨开和篮禾迎进草芦内,屋内的摆设也是简单无比,没有半点装饰之物,只有桌椅床褥,却给人一种清新自然自感。

    凌音琴焚煮香茗,三人坐下说话,谈及自己当年从寂虚海秘境出来之后一路来到东域,凌音琴也是唏嘘不已,当时她不过道源三层境,从一域前往另外一域,足足走了好几年时间,期间好几次险死还生,好在运气不错,每次都是化险为夷,总算来了东域,随后就遇到了正在寻找她的篮禾。

    凌音琴对杨开自然是道谢不断,若非他在碎星海中与篮禾提过此事,以她当时的情况,想要加入天狼谷并非易事,毕竟不是从小在天狼谷长大的,不知根知底的人,哪个势力敢随意乱收?天狼谷在东域势力也算不俗,这样的势力收人一般都是宁缺毋滥的,宁愿从小培养起来,也不会随意收取一些不知来历的人,免得生出什么不必要的事端。

    进了天狼谷,一切都安稳了下来,她来到这里,过起了半隐居的生活,平日里倒也没人打扰她。

    闲谈之际,她又问了下冰云和刘纤云等人的情况,得知一切安好,也就放下了心。

    又过得半日,杨开起身告辞。

    凌音琴极力挽留他在此多留几日,篮禾也在一旁帮腔,但杨开既知唐胜的态度,又怎会留下来遭人埋怨?找了个托词便离开了。

    凌音琴要送,也被他阻拦了回去,最终只能站在草芦前目送他的背影消失。

    “杨兄,真的不能多等几日吗?我可以再想想办法的。”篮禾跟在杨开身边往天狼谷外飞去时,有些苦闷地问道。

    杨开摇头笑道:“不必了,我还另有要事在身,暂且就先不去灵兽岛了。”

    “可是……”篮禾张嘴,话还没说完,斜刺里忽然飞出一个青年,急切地招呼道:“蓝师姐,谷主唤你过去一趟,有事找你。”

    篮禾点点头道:“我送杨兄离开便去见谷主。”

    那青年却闪身拦在了前方,一脸严肃道:“谷主说了,叫你立刻赶过去,似乎是什么急事。”

    篮禾闻言黛眉一皱,明显是意识到了什么,冷哼道:“我只是去送送杨兄,马上就会过去的,这一会都等不了么?”

    那青年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抱拳道:“蓝师姐见谅,谷主之令,我也是听命行事。”

    看篮禾似乎还想再说,杨开抬手道:“蓝姑娘去吧,出谷之路我还是认得的,不必送了。”

    “杨兄……”

    杨开摆了摆手,身形一晃,电射一般朝谷外飞去,声音遥遥传来:“山水有相逢,日后有缘再见。”

    “杨兄万事小心啊。”篮禾在后面急忙高喊了一句,直到杨开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之中,这才怒视了那青年一眼,那青年被她看的心里发毛,只能脸上陪着笑容解释道:“蓝师姐,是谷主他……”

    “哼!”篮禾一脸的不痛快,转身朝另外一个方向飞走了,她倒是要去问问自己的师傅到底是什么意思,人家对自己有恩,如今有难自己帮不上不说,连送都不给送了,日后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他?

    不得不说,今日天狼谷对杨开的态度让篮禾很失望,心中也憋着一团怒火。

    天狼谷外,杨开才现身,迎面便飞来一个人,初始的时候杨开也没在意那人,等到彼此擦肩而过时,那人忽然轻咦一声,止住身形,转身吆喝道:“那边的可是杨开杨兄?”

    杨开止步,回头望去,心中觉得也是有意思的很,自己来这东域,居然接二连三地就碰到一些熟人。

    说话之人已经折返了过来,在杨开面前十几丈处停住,瞧了杨开一眼,惊喜道:“果然是杨兄,听说你来了天狼谷,齐某便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不曾想在这里遇到了你。”

    “齐……海?”杨开眉头皱了一下,若不是听他自称齐某,杨开恐怕还想不起这家伙了,但一声齐某,再加上那有些面善的容貌,杨开立刻想起碎星海和古地通道中的一些事情。

    齐海闻言大笑道:“杨兄还记得齐某,真是齐某之幸。”

    杨开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奇道:“你不是齐天堡的人么,怎么跑这里来了?”他没记错的话,齐天堡应该就是在古地外不远处,那古地外的荒城里,便有不少齐天堡的人。

    想到这里,杨开心头一动。

    自己是从古地里走出来的,又去过荒城,紧接着东域这边便有不少人知道自己现身一事,甚至连天狼谷的篮禾都有所耳闻。凡事必有根源,杨开一路行来,虽然没有遮遮掩掩,但说实话,东域内认识他的人还真不多,那么问题来了,自己现身东域这个消息,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他此前虽然有些疑惑,却也没放在心上,直到此刻见到了齐海,才有一种拨开云雾见明月的感觉,源头原来就在自己眼前啊。

    不过你主动送上来门来又是什么意思?杨开眼帘微微眯起,望着齐海的表情耐人寻味。

    齐海却浑然不觉,正色道:“自然是为杨兄而来。”

    杨开淡淡道:“不知所为何事?”

    齐海苦笑一声:“还是当年之事……”说话间,一揖到地,神色恭敬道:“还请杨兄发发慈悲,救救贱内的性命,贱内已经时日无多,再拖延下去只怕撑不过一月。”

    杨开闻言一惊:“你家夫人还在世?”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齐海的女人应该是中了十大绝毒之一的天霜地霖,后来他也稍稍留意了一下这种毒,知道此毒毒性剧烈,中者几乎无药可医,但若是能找到有涅槃之效的凤凰真火,倒是还有一线生机。

    可这都多少年了,齐海的女人是在碎星海开启之前中毒的,到今日差不多已经有二十年了吧。

    中了天霜地霖之毒二十年不死,这是什么概念?齐海的女人是个龙族不成?

    齐海神色凄苦道:“我齐天堡内有一异宝,有冰封之效,贱内便一直被冰封在其中,冻结生机和自身的一切状态,所以才能一直拖延到今日,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效果也越来越差了,若再不解毒的话,贱内恐怕就真的……”说话间已经泪眼婆娑,一副痴情种子的模样,叫杨开看着也心酸的很,男儿有泪不轻弹,更何况如今的齐海已是帝尊境,如此情深意切,可见他与自己的夫人感情之深。

    易身处之,若是苏颜或者夏凝裳中的某一人遭遇这种事,杨开估计自己怕也好不到哪去。

    齐海正了正脸色,接着道:“早年曾听闻杨兄在东域现身过一次,只可惜当年齐某没能得见……”

    杨开顿时有些尴尬道:“当时有要事在身,而且当时……我也无力帮你。”

    齐海道:“只要有凤凰真火便可解毒续命,难道杨兄在碎星海中没有得到凤凰真火?这……这怎么可能?”他可是笃定凤凰真火就在杨开手上的,若这个都弄错的话,那岂不是一个大乌龙?

    杨开摇头道:“凤凰真火确实为我所得,但那个时候凤凰真火不在我身上,就算我想帮你也没那个能力。”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