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两百三十六章 臣服
    弥天宗一群倒在地上的帝尊境们呆住了,目光失神,颇有一些匪夷所思之感,自家的宗主居然连人家一招都接不下?

    离龙宫一群人也呆住了,内心深处只觉得荒谬至极,那弥奇可是帝尊三层镜啊,怎么会如此不堪?

    三大妖王彼此对视一眼,亦是有些震撼,都看出杨开的实力似乎比起以前强大了很多。

    那陶老更是吞了口口水,摸起酒葫芦往嘴里狂灌,不喝酒压惊不行啊。

    被砸了下去平了一座山头的弥奇一阵头晕眼花,体内气血翻滚,好不容易压制下去,定眼一眼,却见杨开轻飘飘地从空飞落,站在他面前俯瞰,手上长枪一转一抖,挽出一个枪花就刺了过来。

    “饶命!”弥奇大呼,“杨宫主饶命。”

    此时保命为先,也顾不得什么颜面不颜面了,若是连命都没了,要那脸皮做什么。

    枪尖擦着他的脸颊掠过,斩断几缕黑发,弥奇一双眼珠子瞪圆,差点吓尿。

    “嗤……”杨开撇撇嘴,将手上长枪一杵,插在了脚下,转过身道:“还有谁不服?”

    哪有人不服?弥天宗一群帝尊境早在刚才就被鹰飞和谢无谓解决完了,此刻全都躺在地上哀嚎不断,与鹰飞交手的那几个帝尊境浑身上下全是爪印,鲜血淋淋,无奈修为被鹰飞封印,连施法疗伤都做不到,而与谢无谓交手的那几人却是一身碧绿光芒,裸露在外的肌肤上起了大片水泡,脸色一阵青一阵率,显然中毒不浅。

    可以说弥天宗帝尊境的高层已经全军覆没。

    从头到尾,整个战斗过程没超过一盏茶的功夫。

    “杨宫主饶命!”那些道源境和道源境以下的弟子们纷纷跪了下来,一个个如丧考妣。

    弥奇眼神暗淡,凝视着那背对着自己的身影,又瞥了一眼插在自己面前的长枪秘宝,却是连偷袭的勇气都生不出来。杨开肆无忌惮地将后背露给他,看似破绽百出,却让他生了更多的忌惮,哪敢有什么轻举妄动。

    冷眼扫过四周,杨开轻哼道:“能不能活命就看你们宗主如何选择了。”

    弥奇踉跄爬起,手捂着胸口,转头望去,只见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正瞧着自己,眼中全是求生的渴望,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拳头不如人家的大,降了吧。

    这次虽然狼狈了一些,好在没人因此而毙命,看的出来,杨开这边的人下手也颇有分寸。

    心中喟然一叹,偏头拱手道:“弥天宗愿唯杨宫主马首是瞻,还请杨宫主大人大量,放我等一条生路。”

    杨开转头斜着他,面无表情道:“兹事体大,弥宗主要不要考虑清楚再做答复,本座不急,可以给你些时日,你若诚心归顺倒也罢了,若是心不诚心不愿也不必勉强自己,免得传扬出去说本座仗势欺人。”

    命都被你捏在手上还考虑个屁啊。弥奇心中暗骂,这个时候态度哪能不坚定?再有什么异心,只怕自己真没什么好下场,再者说,这边还有好几个长老中毒了,一看就坚持不了多久,不快点解毒的话只怕性命堪忧。

    这他妈是当了那啥还要那啥么?

    心中腹诽,弥奇表面却不敢露出分毫,沉声道:“杨宫主神通盖世,弥天宗上下有眼无珠,冒犯之处还请见谅,即日起,弥天宗上下诚心归顺,绝无二意。”

    杨开嘴角微挑:“弥宗主一宗之主,一言九鼎,说出来的话我自然是信的,既然弥宗主这么诚心诚意,那本座便受了你这份好意吧。”

    弥奇嘴角抽搐不已,算是真正认识到眼前这人的卑鄙无耻了,带了这么多强者过来,不就是想收服弥天宗么?甚至之前还让厉蛟来打过招呼,刚才更是大打出手,如今居然还有脸说出这番话来,搞的像是自己主动投诚,他勉为其难接受了一样,简直是臭不要脸啊。

    他就想不明白了,弥天宗虽然不错,但杨开为何就盯着不放呢?自己本就欠他一大笔债款,每年也都没有短缺地送了过去,干嘛非要收服自己这弥天宗?难道就为了彰显凌霄宫强大的实力底蕴?

    扯出一丝牵强的笑容,开口道:“谢杨宫主。”

    这叫什么事,自家一群帝尊境被人狂扁一顿,颜面尽失,连护送大阵都被人破了,被迫投诚,还要感谢人家。弥奇心中满是悲愤,只恨实力不如人,否则定叫杨开好看。

    杨开道:“口说无凭,还请弥宗主拿出点诚意来。”

    弥奇一怔,小心翼翼地问道:“杨宫主想要什么诚意?”自己都如此低声下气了,对方居然还要咄咄逼人,弥奇暗暗发狠,若是他真的提什么太过分的要求,自己就……掂量一二吧。

    杨开沉声道:“还请弥宗主写下令谕,告知弥天宗下辖各大城池,家族,属宗,从今日起,弥天宗便是我凌霄宫的属宗了。”

    “啊!”弥奇闻言,霍然抬头,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今日之事确实丢脸,但也就仅限于在弥天宗而已,就算事后有什么消息传出去,弥天宗这边只要不主动承认,世人也不过猜测而已,可若是自己传下令谕主动告知此事的话,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弥天宗下辖城池,家族和属宗数量不少,毕竟是北域顶尖势力之一,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令谕一出只怕用不了多久,整个北域都要知道此事。

    这是要让弥天宗的脸丢到整个北域去啊!堂堂北域顶尖宗门居然沦落到成为别人属宗的地步,这让他情何以堪?

    “嗯?”杨开脸色一冷,“看样子弥宗主有些不愿意啊,还是说刚才之言不过随口说说而已。”

    “不是不是。”弥奇连忙摆手,“只是此事……”

    还不等他说完,杨开忽然抬头望天,淡淡道:“弥宗主这般优柔寡断,看样子不太适合执掌宗派,弥宗主还是退位让贤吧。”

    什么意思啊,这是要强迫自己卸除宗主之位么?换做旁人这般说,弥奇肯定不会当回事,可杨开这么说那就不一样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杨开完全可以杀了他,然后从长老们选一个差不多的出来执掌弥天宗,相信肯定有人愿意配合他行事的。

    心中一阵发寒,再不敢讨价还价,咬牙道:“写,我写!”

    杨开道:“可不要勉强,勉强就没意思了。”

    弥奇正色道:“弥某诚心十足,杨宫主明鉴。”

    “既如此,那就……写着看看吧。”杨开摸了摸下巴。

    弥奇立刻取出玉简,神念涌入其中,写下令谕。

    杨开扬了扬下巴道:“给他们疗伤。”

    鹰飞身形悠忽,在几个弥天宗长老身边晃了一下,每人各拍一掌,解了他们禁制。而谢无谓则大口一张,那几个被毒倒在地的帝尊境们身上立刻冒出碧绿的气息,被他吞入口中。

    封印解除,剧毒清理,一群帝尊境们纷纷取出疗伤灵丹来塞入口中,个个神色复杂。

    不大一会儿,弥奇便已写完,将玉简递给杨开道:“杨宫主,你看看可妥?”

    杨开接过扫了扫,眉头皱了一下,将玉简扔了回去:“你弥天宗好歹也是北域顶尖宗门之一,不要写的这般低三下四,让人平白小觑。”

    弥奇哭笑不得,自己等人的性命捏在你手上,能不低三下四么?但杨开既然不满意,那也没法,只能重新写。

    想自己堂堂弥天宗宗主,被人逼着写这丢脸的令谕不说,还要被人家鸡蛋里挑骨头,哪里说理去啊。

    不多时,又一份令谕写好,杨开检查一番后微微颔首:“这才像话,同样的令谕写个……”他抬头瞧了一眼那边疗伤的弥天宗长老护法们,数了一下人数:“八份吧。”

    弥奇不敢不应,老老实实地又写了八份令谕出来。

    杨开道:“叫你弥天宗的帝尊境们手持令谕,分八个方向前往各地,过城入城,过宗入宗,在人群密集之地宣读令谕,将你弥天宗归顺之事昭告北域。”

    闻听此言,一群弥天宗长老瞪大眼珠子,怔怔地望着这边。

    弥奇也是脸色变幻不已,悲愤屈辱之色在脸上闪过,还夹杂着一丝狠戾。

    他本以为就算自己写下这令谕,消息传扬出去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哪晓得杨开这么狠,居然叫弥天宗的长老们亲自手持令谕去北域各大城池和宗门宣读。

    这简直就是要让弥天宗彻底颜面扫地啊,让他这弥天宗宗主日后如何在北域立足,让那些宣读令谕的帝尊境长老们如此自处。

    整个北域又要如何看待他弥天宗。

    所谓士可杀不可辱,弥奇这一瞬间都有要与杨开拼了的冲动,他觉得杨开这就是在故意羞辱自己。

    可一接触杨开那冰冷的眼神,不禁又打了个激灵,那眼神望着他就如同望着一个死人,弥奇毫不怀疑自己若是再敢动手的话,杨开绝对不会再放过自己。

    拳头紧握,最终还是没敢出手,一阵自我安慰,好死不如赖活着,不就是丢点脸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