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两百三十四章 搞毛啊
    陶老虽然形象不咋样,但此刻飘飞过来时也是大袖迎风,颇有一丝仙风道骨的感觉,让人刮目相看,而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赫然有帝尊三层镜的程度。

    鹰飞斜眼瞧去,狞笑一声,闪电般出手,制服最后一个弥天宗长老,在他身上拍下封印禁制,封住其修为,然后身形左右飘忽,朝陶老迎上。

    蛮荒古地三十二路妖王,轮实力,鹰飞或许排不上前三,但轮速度却是无人能比,这一点便是那三位圣灵恐怕都要自叹弗如。

    眨眼功夫,鹰飞便距离陶老只有百丈了,而且还在迅速接近中。

    迎面飞来的陶老却是面不改色,伸手一拍腰间一个布袋,甩手就朝鹰飞扔了过去。

    那布袋迎风张开了袋口,对准了鹰飞,从中传出一股澎湃吸力,呼呼声响,吸的狂风四起。

    鹰飞见状倒也没有大意,他不知这布袋是什么秘宝,但由一个帝尊三层镜强者施展出来的威力肯定不会太小,身形之字形一折,便要避开那布袋口的朝向。

    谁知那布袋忽然急速膨胀,一下子变得比房屋还大,而且从那里面更是激射出一道青濛濛的大手印,直朝鹰飞抓去。

    鹰飞吓一跳,本能地欲要躲闪,却骇然发现体内妖元沸腾不稳,好似受了什么干扰一样,猝不及防间被那大手印给抓个正着,面露痛苦之色。

    那青濛濛的大手印抓住鹰飞之后便立刻回收,一下子缩进了布袋里,鹰飞也一同消失不见,陶老手一抬,便将那布袋给收了回去。

    “老鹰!”犀雷可谓脸色大变,惊呼一声,忌惮无比地望着那只布袋,同为妖王,他自然知道鹰飞的难缠之处,可如今这位以速度见长的妖王居然毫无还手之力就被人家用一个布袋给收了,若非亲眼所见,哪敢相信。

    他知道那并非白发老头子的本事,而是那布袋秘宝的威能,也不知道这布袋秘宝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竟有如此神效。

    那边谢无谓施展出来的毒雾也是一阵剧烈翻滚,可见心情波动之剧烈。

    而被犀雷打的节节后退的弥奇却是大笑一声:“多谢陶老!”自己一番处心积虑的准备果然是派上了用场,这一刻他无比佩服自己的深谋远虑。

    若是其他的帝尊三层镜,陶老对付起来可能还没这么轻松,但谁叫这是妖王呢。陶老对付妖族那可是最拿手了。

    趁着犀雷分心之际,他身形爆退,一下子摆脱了犀雷的纠缠,站到了陶老身边,拱手道:“陶老,一群贼子欺人太甚,还请再助我一臂之力。”

    陶老面无表情,轻轻颔首:“好说。”

    事已至此,不出手都出手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而且这里忽然出现三位妖王也让他有些意外,收了这三位妖王自己的任务就可以完成了,便是没有弥奇的请求,他也会继续下去。

    “老狗,去死!”犀雷身上雷弧缠绕,背后一只凶兽虚影一闪而逝,显然是动了真怒,本以为随杨开来这弥天宗不过是轻易碾压之事,谁知道鹰飞一个照面就被人给收去了。鹰飞被收,丢的是蛮荒古地的脸,犀雷岂会善罢甘休。

    面对犀雷的熊熊怒火,陶老面不改色,应答也无比直接,将手上那布袋再次一抛。

    犀雷冲出去的身形猛地顿住,抬头望去,只见那布袋在自己头顶上方张开口子,从中传出强大的吸力,这也就罢了,凭他的实力完全可以抵挡住这吸力,关键是布袋中又激射出那青濛濛的大手印,手印一出,犀雷竟感觉自己的妖元有些紊乱。

    这一下让他魂飞魄散,立刻明白鹰飞是如何着道的了。

    来不及反抗,青色手印一抓将他攥住,直接拖回布袋中。

    这一次陶老却是没有收回布袋,而是手掐灵决,布袋口一转,对准了空中那一片毒雾。

    毒雾是谢无谓弄出来的,大战一起他便拖了几个弥天宗的帝尊境进去,谁也不知道里面战况如何,只是听一群弥天宗长老们的叫声便知谢无谓占了很大的上风。

    青濛濛的大手印再出,不过却比刚才的要暗淡一些,似乎这青色手印是消耗品,用不了几次便要消失殆尽。

    但鹰飞和犀雷前车之鉴,谢无谓哪敢掉以轻心,毒雾之中一阵翻滚,谢无谓的身形骤然冲出,急速朝杨开这边逃离。

    青色手印却是如跗骨之蛆摆脱不得,而且速度奇快,不等谢无谓逃出多远,便一把擒住,迅速回收。

    等到谢无谓被收进布袋中,陶老才一掐灵决,布袋口收紧,飘回他手上,被他放在腰间悬挂。

    这一番变故可谓是电光火石,让人看的目不衔接,三大妖王战意熊熊,来势汹汹,弥天宗诸人本来毫无反抗之力,却被一个白发老者,一只古怪布袋瓦解局面,直把所有人都看愣住了。

    厉蛟和一群离龙宫的帝尊境们哪还敢往前冲,刚做出进攻的样子便骇的退了回来。

    三大妖王都不是那白发老者的对手,他们又怎么够看。

    弥奇显然也没想到事情会如此轻松,怔了一下之后才放声大笑,猖狂至极,站在陶老身边手指神色抽搐的杨开:“小贼,敢冒犯我弥天宗,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陶老举着一个酒葫芦往嘴里灌酒,闻言斜了弥奇一眼,知道人家这是在狐假虎威,可也没多说什么,反正这一趟收获不小,给他借些威风也不损失什么。

    杨开恍若未闻,只是盯着那模样不咋地的白发老者一阵猛瞧,这一趟过来本是拿弥天宗开刀立威的,这威风还没立起来就被人家把三个妖王给收了,搞毛啊。

    不是他刚才见死不救,主要是变故发生的太快,鹰飞和犀雷被抓他还没反应过来,等到谢无谓逃向自己这边他想营救的时候却又被流炎给拉住了,眼睁睁看着谢无谓被收走。

    否则凭他的空间神通,救一个谢无谓应该是没问题的。

    这老家伙什么来头,那布袋又是什么秘宝?

    就在杨开疑神疑鬼时,流炎忽然从身旁一步步走了过去。

    杨开低头瞧了她一眼,叮嘱道:“小心。”流炎实力固然不弱,但那布袋秘宝也诡异的出奇,杨开也不知道流炎能不能应付的了。

    流炎神色平静,步履不改。

    正抓着酒葫芦往自己嘴中灌酒的陶老定眼一瞧,忽然眼珠子瞪大,葫芦里的酒水一下子顺着嘴角流了下去,打湿衣衫。

    他匆忙拍了拍,再仔细打量流炎,眼角忍不住抽了一下。

    怎么……看着这么像那个谁啊?

    思绪飘忽了一下,回想起十几年前的往事。十几年前他回岛跟某位大人复命时,在与那位大人聊天的空隙,瞧了一眼端坐在一个火山口的身影。

    虽然隔的很远,但他还是看到了那身影是一个小女孩,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也是这般穿着打扮,当时好奇之下曾经询问过那位大人一句小女孩的身份,那位大人只回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弄的他也不敢多问。

    虽然时隔十几年之久,当时也没有仔细看清,但七八岁小女孩的身影印象实在太深了,这个时候忽然见到,由不得他不往那方面想。

    再仔细瞧瞧,像,确实像!

    “小贼,你手下无人了么?派个小娃娃过来什么意思。”弥奇那叫一个小人得志,紧紧依偎在陶老身边猖狂叫嚣,见识过陶老的手段,他愈发有恃无恐了,不过也不敢离陶老太远,免得被杨开抓住空隙偷袭。

    “闭嘴!”陶老低喝一声。

    弥奇顿时哑火,愕然地瞧了一眼陶老,却发现他居然一脸凝重地望着走来的小女孩,额头上逐渐有冷汗流出,这个发现让弥奇心中一惊,暗想这小女孩难道招惹不得?否则陶老怎会这般表情?

    狐疑之下,仔细望去,只见迎面走来的小女孩表情淡然,古井不波,那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无尘无垢,一看便是个美人胚子,从小便有如此风仪,长大了那还得了。

    眼看着双方越来越近,小女孩依然没有止步的意思,弥奇也有些紧张起来,帝元暗暗催动,一副随时出手的架势。

    流炎停在了十丈开外的地方。

    近距离观望,陶老愈发觉得自己猜的没错了,这恐怕还真是自己当年在岛上见到的那一位,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碰面,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虽然几乎可以肯定,但必要的询问还是需要的,迟疑了一下,暗暗传音过去。

    流炎神念涌动,也传音回了一句。

    场面顿时变得诡异起来,弥天宗与离龙宫一群人剑拔弩张,一个小女孩却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在这战场中间传音交流。

    不多时,陶老微微颔首,流炎转身便走,几个起落就回到了杨开身边。

    “你认识那老家伙?”杨开狐疑地望着流炎。

    流炎道:“我不认识他,他好像见过我。”

    “什么意思?”

    “他是灵兽岛的。”

    “兽武大人的灵兽岛?”杨开一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