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两百一十二章 学以致用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瞧出夏凝裳的修为,虚王三层境而已,可此刻却拿出虚王级的药材,说明要炼制的是虚王级灵丹,这对一个从下位面星域过来的武者来说,应该已是极限了。换句话说,杨开的这位夫人是一位虚王级炼丹师。

    或许……还可以期待一下,嵇英暗暗点头,默默关注起来。

    夏凝裳轻轻捻起一株药材,整个人的气息忽然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变得极为专注,似乎整个天地间都只剩下了眼前的药材,再无他物。

    炼丹要求专心致志,受不得半天打扰和分心,这是每一个炼丹师必备的素质。

    嵇英又颔首,心想不管她的炼丹资质如何,单是眼前这份表现便有可取之处。

    不过下一刻,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只因夏凝裳竟然催动圣元,将手上那一株药材包裹,而那圣元并非一成不变,忽多忽少,忽强忽弱,形成了一种奇特的波动,而在那波动之下,草药中很快溢出一丝丝碧绿的气息,显然是其中的药液。

    不用丹炉?嵇英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一个出色的炼丹师,在炼制拿手的灵丹的时候或许可以不借助丹炉,凌空炼制,但这对炼丹师有极高的技艺要求,而且炼制的灵丹档次肯定不能太高。就比如嵇英本人,身为帝丹师,在炼制道源级灵丹的时候他也可以不借助丹炉,但如此一来,就算能够炼制成丹,只怕灵丹的品质和数量都要受到影响。

    丹炉是炼丹师的另一条命,这并非只是说说而已,丹炉不管好坏,都是辅佐炼丹师炼丹的必备之物。

    夏凝裳一个虚王境,要炼制虚王级灵丹,本就是自身的极限,如今居然想不借助丹炉凌空炼制,这让嵇英心中有些不喜,觉得她纵然是有意在自己面前表现一二,也不应该这般托大,这对一个炼丹师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管中窥豹,如此心性只怕走不了太远。

    换做旁人在他面前这么做,他定要一番训斥,但念及夏凝裳是杨开的夫人,总算忍了下来,可原本的几丝期许却已烟消云散。

    下一刻,他又愕然了一下。

    只因他感觉到夏凝裳的圣元,不是火属性气息的。

    搞什么?不用丹炉凌空炼制也就罢了,居然连丹火都没有?这要如何炼丹?真当炼丹是小孩子过家家,随便玩玩的了?

    他再也忍不住,扭头朝杨开望去。

    却见杨开面含微笑,大有深意地道:“嵇兄看下去便知。”

    嵇英皱眉,也只能顺其自然,脑海中却在构思着待会该如何婉拒杨开之前的提议,又不伤了他的面子和彼此之间的交情,只是这事难办啊,杨开若是带着别人来此,他大可以一口回绝,但眼前这女子却是他的夫人,弄不好的话极有可能让彼此心生芥蒂。

    圣元涌动,灵草翻滚,肉眼可见地,那一株虚王境灵丹中溢出了点点绿色荧光,逐渐汇聚成一团,化作一滴珍珠大小的碧绿液团。

    嵇英的眼珠子猛地瞪大,失声道:“怎么可能?”

    炼制灵丹的第一步是凝练药液,一般炼丹师自然是要借助丹炉和丹火的,可杨开的这位夫人不但没有使用丹炉,甚至连丹火都没有具备,却神奇地将那一株草药的药液给凝练了出来。

    一脸震惊地扭头朝杨开望去,却见杨开面色淡然,似乎早有所料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不借助丹炉,不使用丹火,这个夏姑娘如何将药液凝练出来的?不信邪地稍稍放出神念感知,眼珠子又瞪大了一些。

    确实是药液没错,而且……而且竟然极为精纯,那一团珍珠大小的碧绿药液中不掺杂丝毫杂质,纯净无暇,药性也保存的完好至极,没有半点损伤。嵇英心中的震惊简直无以复加,只感觉眼前所见超乎了自己这一生的认知。

    以他的本事,若是取一株相同的虚王级药材出来,自然也可以做到夏凝裳这种程度,但他却必须要借助丹炉和丹火。而且,他可是帝丹师,夏凝裳只是虚王级炼丹师,两者之间的差距十万八千里,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他从未想过,一个虚王级炼丹师能在自身的极限上将药液凝练到如此程度。最起码,他本人在虚王级炼丹师这个层次上的时候,是做不到此事的。

    药液的纯净度,直接关系到最后成丹的品质,药液的纯净度越高,杂质越少,对后面的炼制帮助就越大,在这一步上,夏凝裳无疑做到了完美。

    再去瞧夏凝裳手上那一株虚王级药材,已经完全枯萎,其中蕴藏的药效已经涓滴不存地被凝练了出来,被夏凝裳随手丢弃到一旁。

    这让嵇英又吃了一惊。

    不借助丹炉和丹火,凝练出如此纯净的药液本就惊人至极,而且她居然还能将一株草药的药效也压榨到极限。

    可以说,嵇英从未见过这样的炼丹师,便是他寄予厚望的几个弟子,恐怕也比她差。若是将凝练药液这个步骤划出分值,满分是十分的话,那嵇英定要给夏凝裳打个九分,扣下一份怕她骄傲。

    怎么也想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只因这与他所知道的常识有悖,静下心继续看去,一株株药材被夏凝裳熟练地凝练出一团团药液,不大片刻功夫,所有药材的药液都凝练完毕。

    嵇英瞧的叹为观止,发现她最开始凝练出及其完美的药液并非只是侥幸,因为后面的药材都如最开始那样,被她完全凝练出了药效,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

    心中的不满和轻视收了起来,嵇英的神态极为专注,一瞬不移地盯着夏凝裳的动作,唯恐错过一丝一毫。尽管还是有些弄不明白她到底如何做到的,但这视觉和感官上的冲击,对一个资深炼丹师来说,无疑是一种冲击,也是一种享受。

    药液凝练完毕,自然是该刻画灵阵,让药液彼此融合了。

    嵇英心想,都到这一步了,你总该使用丹炉了吧,刚才那一手已经足够证明她的本事。

    岂不料夏凝裳依然没有取出丹炉的意思,只是两手虚张,竖于面前,一团团珍珠大小的药液便被圣元包裹着,悬浮在两掌中间。

    而在圣元涌动时,一团团药液迅速舞动起来,以虚空一点为中心,以夏凝裳双掌为界限,滴溜溜地旋转不停。

    在旋转的过程中,彼此融合交汇,发生了一些神奇的变化。

    嵇英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只觉得这位杨夫人炼制灵丹与自己所知的炼丹完全不是一回事,大大超乎了他的想象。

    神念一直关注着药液的变化,嵇英的表情也是精彩纷呈,惊咦,震惊,赞叹,种种神色,不一而足。

    一炷香时间很快过去,那一直在夏凝裳双掌间旋转的药液忽然变慢了速度,但在嵇英的感知下,却能清楚地感受到这些药液已经完全融合到了一起,彼此的分量妙到巅峰。

    夏凝裳一手托着半成品的药团,然后歪头想了一下,另一手忽然变换起法决,打出一道道圣元。

    “这是……”嵇英霍然起身。

    夏凝裳此刻打出来的法决,竟然是他最新研究出来的收丹手法!

    他此前与杨开五日探讨,用这手法收取了不下二十炉灵丹,但也仅此而已,不曾想夏凝裳居然只是在旁边看了五日便已经完全学会。

    不但学会,而且还学以致用了!

    嵇英莫名地激动起来,本能地感觉自己怕是捡到宝了,拥有那般出色和特别的炼丹技艺还可以解释为夏凝裳熟能生巧,浸淫炼丹之道时间不短,但在五日时间内学会自己的收丹手法而且用了出来,这就足以彰显她的悟性和资质。

    当然,在嵇英看来,夏凝裳施展出来的凝丹手法还不算完美,中途转折有些地方比较生硬,没有他施展的那种挥洒自如的感觉。

    但瑕不掩瑜,五日功夫,自己又没有教导她什么,她只是在一旁看了看而已,就能做到这地步,若是自己教导一番,那岂不是还有更大的进步空间?

    与她比较起来,那几个被自己寄予厚望的弟子简直是朽木不可雕,粪土之墙不可污啊!

    最后一道法决打出,夏凝裳手上的药液忽然一分为七,却依然在她的掌控之中,七团药液不停旋转,逐渐凝固,干涸。

    待到一切尘埃落定后,夏凝裳手上已经多了七枚圆滚滚,通体雪白的灵丹。

    “请大师过目。”夏凝裳轻轻地说了一声,然后将手上那七枚灵丹放到桌子上,退到杨开身后。

    嵇英立刻瞪大眼珠子,将那七枚灵丹抓在手上,仔细查探。

    杨开一直在察言观色,岂不知嵇英心态的变化,抬眼朝夏凝裳露出微笑,打了个眼色,示意一切搞定。

    “丹纹!”嵇英低呼一声。

    七枚灵丹,其中竟有生出丹纹的存在,而且不是一枚,是两枚!

    这是何等惊人的比例,就连嵇英都呆了一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