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一百八十八章 强取豪夺
    这羽冠男子从出现到现在,神态无不冷漠至极,眼神也是空洞淡然,似乎不将天底下任何人,任何事放在眼中,直到此刻,滚滚的出现让他产生了兴趣。

    杨开分明从他眼中窥探到了一种叫占有的欲望。

    滚滚乃是小玄界天地意志的具象化,也可以算做是玄界珠的器灵,不过在吞噬了五六颗修炼之星后,体型已经庞大无比,更生出了大嘴獠牙和长尾,似一只肥胖的蝌蚪。

    其诞生是一次巧合,杨开之前从未预料到。这些日子在大荒星域后方如鱼得水时,他也曾经考虑过一个问题滚滚的存在或者说小玄界的变化,对他来说是否与恒罗星域的存在冲突了。

    他是恒罗星域之主,也是小玄界之主,算下来是两个世界的主人。但凡事都贪多而嚼不烂,修炼之道尤其注重这一点,拥有的世界自然也不是越多越好。他要感悟世界之力的话,借助恒罗星域也能做到,而且小玄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比不上一整个星域。

    所以这两个世界的存在对他来说,似乎有些重复,其中一个早晚要沦为鸡肋。

    但是此刻看到那羽冠男子的目光,杨开立刻明白自己想错了。

    恒罗星域与小玄界并不冲突,小玄界也并非比不上一整个星域,甚至在某些他不知道的领域中,小玄界的价值恐怕要远远大于星域。

    否则这羽冠男子如何会露出这样的神色?

    杨开闪身挡了羽冠男子面前,让他眼帘一垂,似有些动怒,不过很快,眼中那丝怒气消失,开口道:“这一方小世界是你的?”

    杨开自然知道他问的不是恒罗星域,而是小玄界,以他的眼光一眼看穿滚滚的本质并不奇怪,看不穿才是怪事。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不是的话本座便收了去,是的话本座也要收了去。”

    “那你问什么。”杨开眉弓压下。

    羽冠男子摇头道:“自然是要问一下,本座虽实力强于你,但也不做那强取之事!”

    “怎么,你是要拿什么东西与我换?”

    “不错。”羽冠男子点点头,“这一方小世界于与我大有用处,开个价吧,莫要担心本座偿付不起。”

    杨开摇头道:“不好意思,它对我也大有用处。”虽然暂时还不太明白对方为何对滚滚这般热心,但杨开又怎会拿它来换什么好处?莫说日后或许有大用,便是没用,杨开也不会与这羽冠男子交换。

    “放在你手上只会暴殄天物。”

    “如何暴殄天物!”杨开脸色一沉,看不起人也该有个限度,他不否认对方实力超绝,强过自己,但彼此修行年头恐怕也差距巨大,若非还有些顾忌,杨开只怕要用一句“莫欺少年穷”来甩他一脸,不过想想自己也老大不小了,早已脱离少年范畴,还是作罢。

    “小子该有些自知之明。”羽冠男子不耐叱喝,一看我看上你的东西是你的荣幸的架势,“与本座交换,定不让你吃亏便是,本座可以做主,将隔壁那星域送于你,你可尽情炼化吞噬,甚至可以将那星域本源交到你手上。”

    简单几句话,便将大荒星域的命运确定了下来,也不知道乌恒若是听到这番言论该作何感想。

    杨开摇头晃脑:“不干!”

    羽冠男子道:“十年之内,助你晋升帝尊三层镜!”

    杨开瞪眼瞧着他:“怎么,尊驾这是强取不成要豪夺了么。”

    纵然他真的是一位大帝,杨开也不是没见过大帝,还与大帝并肩作战过,怎会为他威风所摄,惹毛了老子,化出二十丈龙躯,叫你知道什么叫龙威如海。

    “小子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羽冠男子脸色一沉,显然动了真怒,他自觉诚意十足,一个星域外加十年之内晋升帝尊三层镜,便是他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所换不过是一个小世界而已,却不想对方居然没有爽快答应。

    杨开咧嘴一笑:“敬酒罚酒我都不吃。”

    话落之时,浩渺星空之力疯狂挤压而来,朝羽冠男子当头罩下。

    先下手为强!

    虽然与这羽冠男子接触时间不长,但杨开也看出来了,这家伙不是个有耐心的人,自己既然打定注意不与他交换小玄界,早晚是要撕破脸皮的,与其被动挨打,还不如主动出手,或许还有一战之力。

    刹那间,羽冠男子所在空间化作一个坚固囚笼,空间之力跌宕纠缠,一道道虚空裂缝如鱼儿游窜,穿梭在羽冠男子身侧四周。

    杨开如今虽只有帝尊一层境,但在这恒罗星域之中,他便是天地的主宰。纵然对方真的是一位大帝,承受这整个星域的力量,恐怕也不会好过。

    定眼望去,杨开心中一突,目瞪口呆,几乎怀疑自己看错。

    只见那羽冠男子虽然浑身破绽百出,但身侧四周却是毫不受力,被自己调动起来的星域之力压根就没能挤压到他身边,只在旁边徘徊。

    羽冠男子身上一件宝衣绽放星光,将所有力量挡在外面,他的表情此时也微微错愕,大概是没想到杨开竟这般胆大包天,敢对他出手。

    怒极反笑:“你找死!”

    如果杨开不出手的话,他顶多也就是强取豪夺而已,一方星域之主也不是说杀就杀的,他的职责毕竟不允许他这么做,否则叫旁人拿出把柄,日后也是麻烦不断。

    既然杨开主动出手挑衅,那杀了也便杀了,恐怕谁也不会多说什么。

    缓缓抬起一手,杨开顷刻间如临大敌。

    却见羽冠男子拔出了腰间配剑,狠狠朝前方一斩,口中爆喝一声:“断!”

    无形无质却极为玄妙的力量迸发出来,没有伤及杨开分毫,却让他浑身一震,失声惊呼:“怎么可能?”

    这话从来都是他的对手惯用的台词,直到此刻他也终于体会到那些对手在说这话的心情了。

    难以置信,超乎想象,完全无法理解!

    羽冠男子那一剑之下,竟将他与恒罗星域之间的联系斩断!

    要知道杨开可是花费了巨大的精力炼化了恒罗星域的星图本源,成为这一方星域的主人的,这种炼化形成的联系深入神魂,除非有人能将杨开击杀,否则根本不会断开。

    可是在羽冠男子轻飘飘一剑之威下,这种不可能化作了可能。

    澎湃的星域之力没了驱使,一下子四散开来,杨开努力沟通星图,竟都无法让星图有所反应,冥冥之中,似有一副枷锁,将整个星域本源锁了起来,让他身为星域之主的优势荡然无存。

    “你居然敢跟我动手!”羽冠男子一剑斩出,并没有趁机杀上,反而一脸讥讽地望着杨开,“本座乃星庭星使,主管万千星域,你居然敢跟我动手?”

    “星庭!”杨开神色一动,这可真是一个神秘而久违的称呼了。

    星庭的存在他是知道的,据说是当年诸帝之战后,幸存的大帝们为了防止再出现乌邝那样的事所创建,旨在封印镇压通往下位面星域的通道,保护监察下位面星域的生灵。星庭并不会主动插手星域的事,放任自流,任其自生自灭,但若是再有一个乌邝出现的话,那星庭必然及时的有所动作。

    星庭神秘至极,整个星界也没多少人知道其存在,杨开当年想返回恒罗星域,多方打探消息,有人告知他通过星庭可以去往任何一个想去的星域。

    但那人却没告诉杨开星庭到底在哪。

    杨开能够返回恒罗星域,说起来也是托了乌邝的福,若非乌邝借助龙殿之力强行破开虚空通道,他只怕真要去一趟星庭寻求门路。

    星庭之中强者如云,常年都有一位大帝坐镇其中。

    据说这些年坐镇星庭的乃是铁血大帝。

    怪不得,怪不得这羽冠男子能一剑斩断自己与恒罗星域的联系,让自己最大的依仗失去了作用。既然对方是来自星庭的星使,主管万千星域,有这份本事也是理所当然。

    那穿戴在身上的宝衣,腰间的配剑,恐怕都是专门为了下位面星域而炼制出来的,能够保他深入星域不受或者减少天地法则的排斥。

    冥冥之中,杨开有所感觉,此人并非比其他大帝都强,只是因为他的身份,又处在这样的环境中,所以才会给了自己这种错觉。

    “哦?你不知星庭存在!”羽冠男子察言观色,细细审视杨开一番,颔首:“原来如此,才成为星域之主没多久,怪不得这般不知天高地厚!”

    一般来说,任何一个星域,但凡有人成为了星域之主,都是要在星庭之中登记造册,拥有自己的一份卷宗的,乌恒如此,其他的星域之主也是如此。

    而每一个星域之主都是从星界而来的强者,没有帝尊三层镜绝对不可能成为星域之主,他们事先都是通过星庭,取得了炼化星域的资格,一旦炼化成功,自然会第一时间上报星庭,创建卷宗,留下名号,这是一种约束,也是一种责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