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一百八十七章 如何不配
    “大胆!”那羽冠男子轻轻叱喝,声音落在乌恒却让他如遭雷噬,浑身一震,脸色发白。

    “大人恕罪!”乌恒的脑袋低的更厉害了,“实在是发生了一些紧急之事,才不得已请大人降临此地。”

    羽冠男子道:“你乃此方星域之主,又有什么事是你处理不了的?”

    乌恒一抬手:“大人请看那边。”

    羽冠男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一下便瞧见了几十万里开外的无边黑暗,还有那凝聚在黑暗之中的杨开的容貌,眼帘不禁一垂,瞬息间便洞悉的事情的真相。

    四目对视,杨开心神一震,险些没能维持自身的投影,暗暗心惊,来人果然是个大帝没错了,否则不至于一眼便给自己这般压力,连那黑暗的推进和吞噬都稍稍受阻,速度变慢了不少。

    乌恒悲戚道:“大人,此人与我之间有些恩怨,便妄想吞噬大荒星域,视亿万生灵于不顾,我不是对手,还请大人为我做主。”

    羽冠男子没有回应,望着杨开的目光却是愈发锐利,似能洞穿两个星域之间的屏障,瞧进杨开内心深处一样,顿时让杨开生出一种如芒刺背的感觉,下意识地催动星域之力,将那吞噬黑暗朝前推进,挡住这窥探的目光。

    “放肆!”羽冠男子见状,轻喝一声,似在责怪杨开的不知天高地厚,责怪他遮掩自身秘密,说话间,一手拔出自己腰间的长剑,轻轻地往前一划。

    无声无息,极为平淡的一剑,却卷起整个大荒星域的力量,在那无边黑暗前竖起一层无形的屏障。

    杨开只感觉一头撞在了墙上,顿时有些头晕眼花的感觉,任凭他再如何施为,竟都无法让黑暗再推进一丝一毫,心中不由大骇,这人什么名堂,为何能在举手投足间做到这种事。

    他本能地感觉这并非那羽冠男子本人的力量,就算他真的是一位大帝,在这下位面星域中也必然要受到天地法则的排斥,更不要说妄动大荒星域的力量。

    大荒星域的主人是乌恒,可是连乌恒都没做到的事,他却能轻而易举地达成。

    如今看来,他不但没有受到下位面星域天地法则的排斥,甚至调动星域的力量比起乌恒来还要得心应手,比乌恒更像一位星域之主。

    这下麻烦大了!莫名其妙出现这样一个家伙,而且看起来对自己还没有好感反而有些敌意的样子,此番之事该如何善了?

    杨开甚至不知道他与乌恒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过从乌恒简单地将他召唤来此这一点看,两者之间恐怕有些渊源。

    而在这羽冠男子一剑制止了恒罗星域的吞噬之后,乌恒脸上顿时浮现出不可察觉的欣喜之色,暗想冒着被责怪的风险将这位大人召唤过来果然是明智的选择,也只有他才能阻止自己的星域继续被吞噬了。

    不过……还不够。

    乌恒察言观色,小心翼翼地道:“大人,此子猖狂无知,悖力无礼,侵吞我大荒星域无边星空,更毁掉了我大荒星域好些修炼之星,让无数生灵涂炭,还请大人严惩……”

    羽冠男子冷幽幽地瞥了他一眼,那眼神中毫无情感色彩,乌恒顿时神色一僵,准备好的措辞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他本还指望狐假虎威一番,让杨开将侵吞的星空还回来,但此刻才明白,老虎的威风不是那么容易借的,纵然自己将这位大人召唤下来,迫于职责他也会阻止杨开继续侵吞的做法,但绝不会无缘无故地替自己出头,再说下去,只怕连自己都要受到责罚。

    毕竟身为一方星域之主,却是守土不力,导致在与人争锋时丧失大片领地,这种事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无能。

    “退回去!”羽冠男子望着远方的黑暗,口中轻喝一声,声音虽然平淡,那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杨开心神一阵恍惚,似受到了什么影响,竟生出一种转身便逃的念头,那无法前进的黑暗更是因为心境的波动而翻滚不定。

    识海中一股清凉之意蔓延,让他精神一震,翻滚不休的黑暗重新稳定,却是七彩温神莲在关键时刻起了功效,心头骇然,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这个人比自己见过的所有大帝都要厉害。

    这般强者,不该默默无闻才对,可为什么却与任何一个大帝都对不上号呢,突然间想起曾经听说过的一句话天下大帝,不止十位!

    豁然开朗。

    定了定心神,杨开朗声道:“敢问大人尊姓大名!”

    不管这人什么来头,都绝非他现在所能抗衡的,纵然是凭借星域之主的力量怕都不行。此番之事就这么不了了之或许倒也是个不错的结局,反正不管怎样,自己已经侵吞了不少大荒星域的星空,虽然没能将整个大荒星域吃干抹净,心中那股怒气早就发泄了。

    杨开也有了见好就收的心理准备。

    他这般询问,也不过是出于好奇之心,想知道这样一个强者,到底叫什么,或许日后还有打交道的机会,结个善缘也是不错的。

    “你问我?”那羽冠男子冷漠地注视杨开,眼神却是空洞无比,天下万物,难容法眼。

    “正是。”杨开皱了皱眉,“还请大人不吝赐教。”

    “你不配知道。”羽冠男子淡淡回应,毫不客气地一抬手道:“滚回去,再敢这般施为,定斩不饶!”

    沛然莫御的力量,忽然从前方扑来,明明那力量无影无形,杨开却仿佛看到了惊天巨浪朝自己拍过来,若是不退,便要被拍个粉碎。

    乌恒若是有这般力量,他早就在交锋中输了,哪还能在大荒星域这般逍遥自在。

    此时最明智的做法自然是趁机撤退,那力量虽然凶猛,但只要杨开退回自己的恒罗星域,想必也会安然无恙。但那羽冠男子颐指气使的态度和不将自己放在眼中的语气却让杨开心头火气。

    杨开自问自己的语气还算客气,态度也还不错,已有了息事宁人的打算,谁知一番谦让却成了对方嚣张的资本!心中蓦然涌出一股豪气和不屈,心神沟通恒罗星域,催动星域之力,无边黑暗凝聚成固若金汤的防御。

    轰……

    巨响声传出,黑暗之中跌宕出一层又一层的涟漪,疯狂朝四周扩散。

    “恩?”羽冠男子眉头一扬,露出意外之色。

    他虽只是信手一挥,但他的身份毕竟摆在这里,这一挥可是凝聚了整个星域的力量,本以为能将杨开击退,却怎知反倒激起了他反抗的勇气。

    乌恒见了却是先惊后喜,惊的是杨开居然有胆子跟这位大人叫板,难道他真不知道这位大人是什么来历么?喜的是杨开不知死活得罪了他,只怕要吃大苦头了。

    黑暗震动翻滚,杨开凝聚出来的巨大投影也是摇摆不定,仿佛随时可能崩散,但最终还是慢慢稳定下来,一张脸上威沉如狱:“我如何不配?”

    闻听此言,乌恒几乎要笑出声来。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啊,竟真的与这位大人叫板了,早知如此的话,自己何须煽风点火,只要静待事态发展,这位大人自然会出手料理了他。

    他已经可以幻想自己坐拥两大星域,成为两大星域之主的荣光了。

    “这气息……”羽冠男子忽然皱眉,目光在那无边黑暗中寻觅,“你修炼的什么功法?”

    杨开心中一突,暗道不妙。

    他虽然是以整个星域的力量来催动噬天战法,本身并没有修炼,但这门功法毕竟是乌邝所创,乃是天底下一等一的邪功,落入有心人的眼中怕是没什么好果子吃。

    不管他有没有用这功法做过恶事,单是使用噬天战法,都是一种莫大的罪过。

    这羽冠男子竟能从黑暗之中察觉到一点噬天战法的痕迹,果然是目光如电。

    杨开自然不会顺着他的话接下去,而是岔开话题,爆喝一声:“我如何不配?”

    黑暗似乎也因为他心情的起伏而变得愈发狂暴,竟有要突破束缚,继续吞噬的架势。

    “有点意思。”羽冠男子微微颔首,忽然长剑一抖,笔直朝前刺来,整个人更是化作一道流光,人剑合一,瞬息间奔袭了几十万里的距离,一剑刺入黑暗之中。

    杨开浑身一震,巨大投影再也无法维持,轰然崩散开来。

    他如今以心神沟通恒罗星域,化作无边黑暗侵吞星空,羽冠男子这一剑虽是刺在黑暗中,却也等于刺在了他身上。

    心神一晃,意念重新回到了本尊所在之地,只感觉头疼欲裂,脑袋都要炸开了一样,眼前金星乱冒,视野无法聚焦。

    识海之中,剑气纵横,肆意妄为,将识海卷起滔天巨浪。

    七彩温神莲滴溜溜旋转起来,七彩霞光笼罩识海,修补受损神识。

    清凉之意传来,杨开这才感觉好受一些,抬眼一瞧,一股凉意直冲顶门。

    那羽冠男子竟不知何时站在他面前不远处,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而是目光灼灼地望着他身边的滚滚。(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