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一百七十八章 好玩么
    吞噬的过程不但让杨开心情欢愉,整个恒罗星域似都跌宕中一种欢愉之情,世界有意志,自然能够感觉到杨开的所为能给自己带来好处。

    随着时间的流逝,吞噬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纵然乌恒全力阻止周旋也是无用,眼睁睁地看自己的地盘流逝,心情悲恸万分。

    某一刻,杨开忽然涌起另外一个念头,他一边维持着星域的吞噬一边考量这个念头的可行性,越想越觉得不错,甚至忍不住要给自己一百个赞。

    睁开眼,朝法身望去。

    他在炼化吞噬时,法身一直在旁边护法,不离左右,此刻四目相对,法身立刻明白他在打什么鬼主意了,微微颔首,抬手朝杨开摊开掌心。

    杨开催动星域本源,将之从自己的识海中逼出,璀璨星图,缩小了无数倍,出现在他的手心上,绽放耀眼光芒。

    法身接过,一口吞下,盘膝坐在了星空中,好大一会功夫才睁开眼睛,冲杨开点了点头,示意一切顺利。

    此时此刻,法身已经暂代杨开成为恒罗星域的主人。

    也只有法身才能如此轻松地让星域本源接纳,换做旁人根本无法做到,只怕在吞下那星图的一瞬间便被反噬而亡。

    毕竟严格说起来,法身的意念是杨开分神所化,两者同出一源,气息吻合,星域本源自然不会受到太多排斥,再加上这一段时间的吞噬炼化让星域本源也尝到了好处,法身暂代星域之主就更加顺理成章了。

    而法身修炼噬天战法多年,对这功法的领悟和运用远在杨开之上,由它来催动星辰本源吞噬炼化的效率,不用想也要比杨开好很多。

    空出手的杨开扭头朝那黑暗处望去,咧嘴狞笑:“乌恒,我来了!”

    虽说吞噬炼化对方的星域让杨开狠狠出了一口恶气,但实际上并没有对他本人造成多大的伤害,可能必须得等到将整个大荒星域彻底炼化之后,才能伤其根本。

    杨开哪有那么多时间跟他耗,说要将他打的他老娘都认不出来,那就要打的他老娘都认不出来,这种隔着界壁交锋,纵然占据上风,也无法让人体验爽快的感觉。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杨开便要再去闯一闯那龙潭虎穴!只不过这一次与上次不同,上次是为了救厉蛟和吕三娘,得手之后便立刻撤退,这一次便去将大荒星域闹个天翻地覆!

    当然,还有一层原因是杨开得想办法修补小玄界。

    正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小玄界受损是因为乌恒的缘故,自然得从他那里想办法修补,而大荒星域中肯定不缺少修补小玄界的材料。

    话音落下,杨开一头扎进黑暗之中,义无反顾。

    大荒星域,星空之中,那黑洞已蔓延了百万里之广,就连附近的几颗死星都被吞噬干净,不见了踪影。

    乌恒不断地往后退去,使出浑身数解与那黑洞抵抗,却也只能缓解被吞噬的速度。

    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吞噬忽然停止了下来,不过还不等他欣喜,吞噬又重新开始,而且这一次的速度比起刚才竟更快了。

    他自然不知道杨开与法身之间的身份变化,如今由法身来催动噬天战法,这门功法的恐怖威力一下子就更上一层楼。

    正惊疑不定时,从那巨大的黑洞中一道人影忽然闪出。

    定眼瞧去,乌恒顿时双目变红,咬牙爆喝:“混蛋,你还敢过来!”

    这人不是那杨开又是谁?乌恒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敢跑过来,他难道就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么?不过很快他又想起一事杨开在这边的话,为何对面吞噬的速度还变快了?

    按道理来说,星域之主没有坐镇星域,绝对无法让星域进行吞噬的举动,可事实上杨开分明就跨界而来,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难道他不是星域之主?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弄错了?

    不对!上次与他简单的交手,他确实使用了星域的力量,否则不可能将自己一拳轰飞出去。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也来不及深思太多,乌恒狰狞喝道:“既然来了,便死在这里吧!”

    先前吃了杨开两次闷亏,这一下他哪还敢掉以轻心?一出手便是全力,大手朝杨开虚抓而去,猛地一攥。

    杨开整个人立刻被禁锢,一身骨头都传来咔嚓嚓的声响,口中更是喷出一口金血。

    在人家的地盘上让人家动怒,杨开也没什么好果子吃,但他却是不慌不乱,只是冲乌恒咧嘴一笑。

    那笑容不怀好意,让乌恒瞧在眼中心头一跳,总感觉他又要施展什么阴谋诡计。

    下一刻,他便脸色大变。

    只因在他分神对付杨开的这一瞬间,减少了与对面星域周旋的力量,结果导致星域之间的对抗兵败如山倒虽然此前也不是对手,但最起码有他主持,能够遏制一下被吞噬的速度。

    这边一分神,那边的吞噬瞬间变得肆无忌惮,竟陡然扩张千里之地,之前吞噬的速度比起现在简直犹如龟爬。

    他为了最大程度的遏制吞噬,所以距离黑洞并不是太远。无边的黑暗蔓延而来,险些将他也吞了进去。

    乌恒吓了一跳,匆忙朝后退去,一下子拉开了几千里的距离,不敢怠慢,急忙又沟通星域本源,朝黑暗压制过去。

    吞噬的速度变慢了下来,但杨开却是趁机脱困。

    他也没逃,只是抱臂站在那里,好整以暇地望着乌恒,一脸促狭之意:“好玩么?”

    “你找死!”乌恒额头青筋乱跳,杀念如潮。

    杨开嘿然一笑,擦了擦嘴角边的鲜血道:“那你请你赶紧杀了我吧!”

    乌恒的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他见识过杨开的手段,知道他似乎身负了龙族血脉,这样的人且不说杀了会引发什么后果,便是他也没有自信能够在短时间内击毙杨开。

    刚才那一攥之力可非比寻常,对方竟只是受了点轻伤而已,可见他的抗压能力远超自己的想象。

    而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击毙杨开,趁他分心之时,对面星域吞噬的速度肯定暴增,不但会给星域带来危险,甚至会给他本身带来不可磨灭的创伤。

    愤懑的情绪犹如大山压在心口,让乌恒几乎喘不过气,从未想过,在这星域之中自己会吃这么大的亏,这个杨开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何自己从未听说过他的名字,若是后起之秀,这份实力也太过惊人了。

    “看样子你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啊。”

    杨开似乎没有感觉到他的杀机,不断地火上浇油,好像不将他彻底激怒绝不罢休一样,简直就像是在悬崖峭壁上走钢丝,胆量之大就连乌恒也不得不佩服。

    “不过我可不是说说。”杨开缓缓摇头,冷眼望着乌恒,不疾不徐地道:“在这等着,我会回来杀你的。”说着话,还并指如刀,在自己颈脖处抹了一下。

    话落,转身就走!

    “等等!”乌恒低喝,心念一动,杨开所处空间便化作囚笼,禁锢了他的自由。

    但他这边悠一分神,黑洞的扩张又开始加快,眨眼功夫就扩张到他身边,弄了他颇有些手忙脚乱,疲于应付。

    杨开转过头,侧脸望着他:“有话就讲,有屁快放!”

    乌恒火冒三丈,什么时候有人敢这么对自己不敬了?自他成为这一方星域之主后,便有一种掌控天地感觉,敢对他不敬的人统统都死了。

    他当然也想杨开死,在这一方天地或许也有这个本事,但要付出的代价之大,便是他也不能承受。

    亡命之徒!乌恒脑海中蹦出四个大字。

    深吸一口气,按下心口火气,沉声道:“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先前本座想要吞噬那恒罗星域,也不过是因为察觉其是无主之地,如今既然阁下已成那一方星域之主,本座自不会再去施为,咱们还是罢手言和吧,否则拼斗下去,只会苦了这两边星域的亿万生灵。”

    杨开瞪大眼,一脸惊奇地望着他:“你是在求饶么?”

    乌恒沉声到:“本座不过是提议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而已。”求饶?开什么玩笑,真要是打起来鹿死谁手尤未可知,他不过是不想树下强敌罢了。

    “只是提议啊……”杨开露出失望的表情,大摇其头:“不好不好。”

    “有何不好?罢手言和对你对我皆有好处。”乌恒耐着性子询问。

    杨开道:“你驱使大荒星域的人在我的地盘上胡作非为,本少麾下子民死伤无数,生灵涂炭,现在罢手,我岂不是吃了大亏。”

    乌恒心中不以为然,表面却是点头道:“也有道理,若你觉得不妥,本座可以稍作补偿。”

    “什么补偿?”

    乌恒道:“被吞噬的星空便属于你了。”

    杨开大笑:“那本来就是我的,你能夺回去么?”

    经由噬天战法消化的星空,早已与恒罗星域融合,任凭乌恒手段通天,也休想再将之分离出去。

    “那你想怎样!”乌恒沉声问道。(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