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一百五十五章 杀了
    就在九天圣地诸人与大荒星域武者在云层之上展开殊死决战时,空无一人的九天圣地忽然多出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

    那身影一身紫色长袍,宛若紫气东来,华贵无双。

    紫无极!

    他并没有随着古剑心一起杀出去,只是虚晃了一枪便又返回了九天圣地中,古剑心等人一心御敌,又岂会关注到他的小动作?而圣地虽有夏凝裳庇护,外人无法侵入,但他毕竟也算是自己人,所以那固若金汤的防御对他来说便等于形同虚设。

    他很轻松地就回到了大殿之中,嘴中嘀咕不断,似是在咒骂着什么,脸上一片狠戾和愤懑。

    片刻之前,他接到了一道隐秘的指令,这个指令让他左右为难,可若是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却不得不放手大干一场,若能成事,不但能保全性命,甚至还可以一亲芳泽,可谓一箭双雕。

    他小心翼翼地朝内殿之中靠近,尽量收敛自己的气息。

    他知道,在一个星主眼中,自己的行踪是无法隐藏的,尤其还是在离她这么近的情况下。但那前提是星主状态不错,有余力却感知周边的情况。

    那位夏姑娘的状态是很不好的,一日不如一日,先前他也从古剑心口中证实了这一点,所以纵然有些忐忑,但对自己此行目的还是有一些成功的把握。

    越过内殿,很快来到了一间厢房不远处,从拐角处一瞧,顿时大喜过望。

    那房间的房门竟是开着的,完全没有阵法守护的痕迹。

    这可是真天助我也!

    不等他欣喜,耳畔边忽然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笑声。

    紫无极大吃一惊,一下子怔在原地。

    只因他听出这笑声正是夏凝裳的声音,虽然还算虚弱,但明显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怎么回事?按道理来说,她不是因为卧倒在床,连说话都没有力气么?怎么还会笑出声来。那与她说笑的人又是谁?刹那间,紫无极便打起了退堂鼓,那指令虽然不能违背,可如果自身有性命之危,他也得好好考虑是不是该去执行。

    脑海中灵光一闪,倒是想起与夏凝裳说话之人的身份了。

    那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先前进来的所有人中,只有她没有离开,看样子是她没错。

    紫无极轻呼一口气,真是虚惊一场。若是那小女孩的话,倒不用有太多担心,现在唯一需要顾虑的是,夏凝裳的状态到底怎样。有力气笑,会不会有力气调动星辰之力?若是那样,自己恐怕还不是对手啊。

    就在他迟疑不决的时候,夏凝裳的声音忽然传来:“有事就进来说,躲在外面……咳咳,做什么?”

    被发现了!

    紫无极先是一惊,但心情很快平复。

    夏凝裳既然不在昏迷之中,发现自己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自己距离她这么近。而且,听她的声音,她果然虚弱无比,心中一挣扎,立刻下定决心,再也不去隐藏身形,急匆匆地朝厢房奔去,口中呼道:“夏姑娘,大事不好了。”

    一头闯进厢房中,脸上适时地表现出焦急之色。

    夏凝裳脸色一变,靠在床边的身子忍不住挺直些许,急急道:“怎么了!”

    紫无极痛心疾首道:“那位杨兄他……他……哎!”一捶胸顿足,故意吊人胃口。

    夏凝裳纵然心中有疑,也忍不住花容失色,神念一动,便将注意力转移到那云层上的战场中。

    便在这时,紫无极暴起发难,双掌之中闪烁起紫色光华,当头朝夏凝裳罩下,不忍道:“夏姑娘你莫要怪我,紫某也是被逼无奈,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要你性命,只是……”

    话没说完,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怔住。

    只因一道小小的身影忽然拦在他的面前,黑白分明的眸子静静地凝视着他,没有丝毫情感色彩,望着他就仿佛望着一块石头,一粒土疙瘩。

    偏偏让紫无极感到一阵心悸不安。

    “滚开!”紫无极爆喝,既已出手,便不会回头,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先拿你开刀。

    一掌便朝流炎头上拍下。

    掌心印实了,紫无极从流炎身旁一晃而过,不过却骇然地扭头望了她一眼,眼珠子一颤。

    毫发无伤!

    这粉雕玉琢的小丫头被自己全力一击,竟是什么事都没有,依然安静地站在那里,连那身形都不曾摇晃一下。

    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自心中滋生出来,自己……或许弄错了什么?

    还没想明白,一道火蛇便缠绕在他身上,将他捆缚起来。

    于是,当杨开解决完大荒星域武者,返回这里的时候,便见到了紫无极被捆在一个角落中瑟瑟发抖的景象,那火蛇吞吐蛇芯,模样狰狞,虽火焰翻滚却没有释放出任何灼热气息,若非如此,他早已被焚烧成渣。

    “果然是你!”杨开瞧了他一眼,似早有预料。

    先前那三长老所言虽不清不楚,可以他精明哪还推测不出什么?扫了一眼战场,便猜出了三长老话中的意思。

    流炎扯了扯他的衣角,指了指自己,表明这是自己的功劳,然后摆出一副“快夸夸我”的表情。

    杨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干的好。”

    流炎眯起眼睛,一脸享受。

    “哎呀,小师姐你怎么坐起来了,赶紧躺下!”杨开走到床边,便要扶着夏凝裳躺倒。

    夏凝裳露出一丝微笑:“我还好。”

    得不老树精华滋补,杨开又破了那七处八荒分阵,遏制“墨点”荼毒蔓延之势,她现在的感觉比之前好多了。本应精心修养,却很好奇杨开这些年在外的经历,于是便坐了起来拉着流炎陪她说话。

    流炎也体恤她,只讲了杨开在外经历的一些趣事,丝毫不提他这么多年来的凶险,自然惹的夏凝裳发笑不止。

    “数到一百了么?”杨开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

    夏凝裳道:“还没呢。”

    哪里真的会去数?只顾着与流炎聊天了。

    杨开大笑:“看样子我没有失信啊。”

    说话间,雪月也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紫无极,怔了一下:“怎么回事?”

    紫无极哭丧着脸哀求道:“月姑娘救我!”

    雪月眉头一皱,瞧了瞧他,又瞧瞧夏凝裳,虽不知前因后果,但以她聪慧,很快就猜了个**不离十,俏脸陡然一沉:“你竟敢如此?”

    此前竟是一点征兆都没,倒不是他隐藏的多好,只是这些年外忧内患,再加上他的身份,所以没人想到他居然会投靠大荒星域那边。

    不过现在想起来,此人在这几年似乎确实有一些可疑的地方。

    “我不是有意的,我也是被逼无奈!”紫无极面露苦色。

    “不过一层禁制而已!”杨开冷哼一声。

    先前没有仔细查探他,现在出了问题之后再审视,杨开立刻发现他身上有一层极为隐蔽的禁制,那种下禁制的人手段很是高明,以星域中武者的水准,不密切仔细查探根本不可能发现端倪。

    而且这禁制种下的时间最少也有七八年了,看样子紫星被破的时候,这禁制便已种下。

    紫无极道:“若有可能,我怎会行如此不义之事,夏姑娘多年庇佑,紫某感恩至极,只是此禁制及难破解,紫某多年尝试亦不得其法,反倒被发现时还会饱受折磨,若是……”

    一道光芒****而来,打断了他的话。

    紫无极面露骇然,还以为杨开要痛下杀手,可那光芒入体之后,立刻便感觉浑身一轻,好像有什么枷锁被打破了一样。

    心念一动,顿时惊骇地望着杨开。

    被大荒星域强者种下的禁制,居然……消失了!

    这本是可喜可贺之事,紫无极却是一点也开心不起来,浓浓的后悔如潮水一般将他覆盖,心中想着若是此前将自己的情况与杨开和盘托出,自己只怕早已恢复自由之身了。而现在……

    嘴唇动了一下,却是没有半点声音传出,一嘴的苦涩赛过吃了黄连。

    “杀了!”杨开冷冰冰地道。

    “不要,放过我!”紫无极惊骇大叫。

    流炎心念一动,那缠绕在他身上的火蛇便立刻活了过来,灼热的气息开始弥漫。

    “等等!”杨开又道,冲流炎打了个眼色:“丢出去杀,莫要弄脏了这里。”

    流炎点点头,控制火蛇带着紫无极飞了出去,片刻后,一声惨叫遥遥传来。

    雪月摇头叹息,这可是真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偏闯,大局已定之际,却偏要自寻死路,紫星自几十年前开始,遭遇接二连三的打击,这下怕是再也无法翻身了。

    恒罗商会虽说如今情况也不妙,但毕竟根基还在,只要能收复那些修炼之星,总还有东山再起之日。

    “小师姐,你该休息了!”杨开握着夏凝裳的柔夷,不由分说地将她放躺下去。

    夏凝裳露出无奈之色,也只能听他任他,冰凉的小手却反握住杨开的手不放,似乎一松开他便要消失的样子。

    红唇蠕动,还没开口,杨开便道:“我就在这陪你,哪也不去。”

    夏凝裳点点头,这才阖上眼睛。

    杨开转头瞧了瞧雪月,然后微笑地张开另一只手。

    雪月嗔了他一眼,飒爽英姿地走上来,靠在他怀里。

    流炎噘着嘴,一脸不乐意地走了出去,不过还是很轻柔地将房门关上。(未 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