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一百五十章 他来了
    当年紫星之主紫龙因为其子之事与杨开交恶,被杨开与法身联手斩杀在星空之中,导致紫星群龙无首多年,内耗不断,不过最终还是由这紫无极接手下来,成为新的紫星之主。

    只是紫无极还没享受到成为霸主的愉悦,大荒星域便入侵了。

    而因为常年内耗的缘故,紫星比起当年来实力大减,面对大荒星域的强者根本无力抵挡,只坚持不到半年被被大荒星域那边连根拔除,丢了好几颗修炼之星。

    紫无极见势不妙,便带着一些手下投靠了恒罗商会,倒也过了一阵安稳日子。

    但随着恒罗商会也坚持不住,他只能与雪月等人一并赶赴通玄大陆。

    剑盟的遭遇也差不多,这些年来大荒星域的武者在恒罗星域之中无法无天,恒罗商会都抵挡不住,剑盟自然也无力抵御,几大往日顶尖实力相继沦陷。

    这也是众人为什么会都会聚集在这里原因。

    九天圣地是他们所有人最后的净土,也是最后的希望,若是连这里都保不住的话,那星域之大,恐怕就再没他们的容身之地了。

    他们这些年来并没有坐以待毙,察觉到黄泉宗布置八荒阵之后便多次前去骚扰求战,无奈那八荒阵威力巨大,他们也没法破开阵法防护,甚至被那黑气沾染久了还会头晕脑胀,圣元不济,虽杀了一些人,却都是无关紧要的小卒,对黄泉宗的大计根本没有多少影响。

    可以说,这一群人,连带着九天圣地都走到了末路。他们虽不知道八荒阵到底有何功效,但也能察觉出来,一旦那大阵被激活,恐怕就连夏凝裳都再无力保护他们了。

    通玄大陆的根基毕竟太过浅薄,若是幽暗星或者水月星那样的星辰,有星主坐镇的话,岂容大荒星域武者这般放肆。

    “夏姑娘如今情况如何?”紫无极悄声询问。

    古剑心怀抱古朴长剑,缓缓摇头:“我已两月没见到她了,上次见她的时候……哎,不提也罢。”

    那样的一个人儿,却因大荒星域的荼毒而饱受这样的折磨,让古剑心瞧了都于心不忍。

    “雪月姑娘在照顾她么?”

    “恩。”古剑心点点头,“她们情同姐妹,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

    “那位杨开杨兄倒是好福气。”紫无极轻笑一声,复又道:“只是未免太不男人了,自己跑了,却丢下自己的女人在这里受苦受难。”

    古剑心闻言皱了下眉头,他是剑修,心性耿直决然,所以不太喜欢听到旁人在背后说人坏话,不过这也是人家的自由,所以纵然有些不喜,却也不想反驳什么。

    说起来,他也觉得杨开有些过分。

    这一走便是几十年杳无音讯,留下几个女子在星域中打拼,也不知道他是无法回来,还是早就忘记这几位红颜知己了,若是后者的话……那未免太过悲哀。

    紫无极酸溜溜地道:“那夏姑娘秀外慧中,温婉恬静,若是紫某能得其青睐……”

    “紫兄!”古剑心猛地抬头瞧了他一眼,暗含警告之意。

    旁人或许不知,他却是清楚不过,自从这紫无极第一次见到夏凝裳,便惊为天人,多次言语之中暗藏爱慕之意。古剑心也只当不知,如今他们处境不妙,紫无极又是虚王两层境强者,为这种闹的不愉快并不值得。

    只是今日这话却是太过直白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位夏姑娘虽然一直蒙着面纱,叫人瞧不清真面目,但任谁看了也会有怦然心动之感,雪月固然也不俗,不过因为常年身居高位的缘故,身上难免有一些颐指气使的味道,让人觉得有些距离,倒是夏凝裳纵然贵为星主,又是虚王三层境,可从来没什么架子,性情也是温婉至极,这样的女子,哪个男人不生念想?这可是贤妻良母的典范,谁若能得他为妻,只怕是十辈子修来的福分,紫无极心生爱慕也在所难免。

    或许,紫无极也有借势上位的念头,夏凝裳好歹也是一个星主,若真能与她成就好事,日后晋升虚王三层境定不是什么痴心妄想。

    古剑心与紫无极交情不算太深,在来通玄大陆之前并没有打过几次交道,对其人的秉性也不太了解,不过此刻见他言出无状,不得不警告一二。

    别的不说,但凡紫无极在旁人面前流露出一点这样的意图,定会遭到雪月和梦无涯等人的排斥。

    紫无极也自知失言,讪笑道:“好福气,好福气啊。”也不知道是在说谁。

    与此同时。

    内殿一处厢房中,夏凝裳气息虚弱地躺在床上,身上笼罩着一股淡淡的黑气,似病入膏肓。

    通玄大陆被黄泉宗荼毒,身为星主的她受到的影响最是直接,那八荒锁灵阵就如一道枷锁一样锁在她的身上,八处阵法更如生在身上的毒疮,无时无刻不在侵蚀她的生机。

    面纱已除,露出颠倒众生的容颜,面色苍白,惹人心疼,轻轻地吐气吸气。

    雪月就坐在床边,牵着她的手不放开,心中满是自责。

    当时水月星被破,她走投无路,只能来通玄大陆寻求夏凝裳的庇护,可现在看来,这是一个极为错误的决定。

    通玄大陆位靠星域的外围,本不太受大荒星域那边重视,就是因为自己带着一群人来到这里,才把追兵引了过来,若非自己,通玄大陆不会被荼毒,夏凝裳又怎会遭受这样的折磨。

    越想越是自责愧疚,恨不能以身相替。

    眼前浮现出一个男人的身影,银牙紧咬,心中呐喊,你如今身在何方!

    忽然,躺在床上的夏凝裳呻吟了一声,秀气的眉头紧簇起来,气息也变得不稳。

    雪月一惊,连忙抬手在她额头上轻摁着,同时催动圣元往她体内灌入,紧簇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浮沉不定的气息重新稳定下来。

    雪月却不停止动作,以为她身体有什么不适。

    刷……

    夏凝裳忽然睁开了眼睛,双眸之中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凝裳!”雪月低呼一声,不喜反惊,她很久没见到夏凝裳露出这样的神色了,这几年来,她一直病怏怏的,连身形都瘦弱了一大圈。

    这是怎么了?难道大荒星域那边终于有动作了么。

    “他……”夏凝裳抬起一手,使劲抓住了雪月的胳膊,用力之大,竟让雪月都感觉到了一丝疼痛,虽然依旧虚弱,但夏凝裳的脸上却布满了惊喜之色。

    “有话慢慢说,我在这里。”雪月连忙安慰。

    “他……他来了!”夏凝裳道。

    “谁来了?”雪月狐疑问道,话一出口忽然怔住,脑海中蹦出一个让她不敢相信的念头。

    夏凝裳展颜露出微笑:“他来了!”

    同样的一句话,雪月却清楚地洞悉了其中所要表达的意思,一颗心忽然剧烈地跳动了一下,抿了抿嘴唇道:“他……真的来了?”

    夏凝裳微微点头:“我感觉的到,他正往这边过来。月姐姐,去接他,但是不要让他到我这里来。”

    叮嘱一声,夏凝裳闭上眼睛,一下子仿佛睡着了一样,身上却荡出一丝微弱的能量波动。

    与此同时,几万里之外,杨开忽然轻咦一声,驻足不前。

    四周天地灵气有些异常的反应,闪烁起点点荧光,仿佛无数只萤火虫在身旁飞舞。

    那些光点很快朝中间汇聚,一下子化为一只美轮美奂,五彩绚烂的蝴蝶,围绕着杨开翩跹起舞。

    杨开咧嘴微笑,伸出一指。

    那蝴蝶立刻落在他的手指上。

    “小师姐!”杨开望着那五彩蝴蝶,轻声呼唤。

    这蝴蝶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出现,只可能是谁施展了什么秘术,但杨开身旁除了流炎再无旁人,能做到这一点的,除了夏凝裳之外再无其他可能。

    看样子,夏凝裳也察觉到了他的到来,所以才特意为他一些指示,生怕他找不到自己等人。作为星主,夏凝裳能察觉到自己的到来并不奇怪,她也有这个能力。

    不过……夏凝裳为何不亲自露面呢?杨开还没来得及深思,蝴蝶便展翅高飞,在前方引路,目标正是九天圣地所在的方向,动作不大,速度却是奇快无比,似彰显了夏凝裳此刻迫切的心情。

    杨开不再多想,反正再过片刻便要见到夏凝裳了,到时候一切自能见个分晓。

    九天圣地大殿之中,本来嗡嗡闹闹的殿堂随着一人的走出,忽然静谧下来。

    梦无涯匆忙站起,焦急地望着雪月道:“月夫人,凝裳现在怎么样了?”

    夏凝裳是他一手带大,宛若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如今劫难缠身,他自然坐立难安。

    只是夏凝裳如今的情况并非普通的受伤或者生病,而是与整个通玄大陆的生机息息相关,根本无药可医,除非将大荒星域的武者全部赶走,然后好好经营整个星辰,或许几十上百年之后,待到星辰活力恢复,夏凝裳便不医自愈。

    雪月轻轻地摇了摇头。

    梦无涯立刻知道情况还是不容乐观,懊恼地一拍掌,身下座椅轰然化作齑粉。(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