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一百二十二章 你算计我
    幽暗星,齐云山,此地灵气盎然,能量充沛,乃是幽暗星上最富盛名的晶石矿脉之一,亦是凌霄宗在幽暗星上最重要的产业之一,每年开采出来的晶石,足有整个凌霄宗收入的十分之一还多。

    这般重要的产业,自然是有强者坐镇。

    一袭紧身衣裙,勾勒出曼妙曲线,秀发干脆利索地在脑后束起,显得英姿飒爽,原中都秋家大小姐,如今的秋家之主秋忆梦便是镇守此地之人,几十载沉浮,奋发图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赫然已是虚王一层境。

    可以说当年一并从中都走出来的年轻一辈,除了杨开之外便是她的修为最高了,这一点便是连许多老一辈的人都比不得。这其中固然有她的天资出色,却还有更大的一层原因。

    天上的星星距离自己太远,想要摘星邀月,怎敢不用功?即便摘不到,哪怕距离近一些也好。

    幽暗星作为两大星域征伐的主战场之一,自然是颇受大荒星域那边照顾,整个幽暗星的战场多达几十处,各种物资要地更是争斗频繁。

    齐云山这边,大荒星域自然也是盯上了,对方亦有一位虚王境,手下几百武者,返虚境层出不穷,与秋忆梦领军的凌霄宗弟子在此地纠缠了五年之久,大大小小的争斗数百场,彼此互有胜负,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大荒星域那边想抢夺此地晶石矿脉一直无法得逞,秋忆梦想将那些人赶尽杀绝亦是束手无策,即便是向凌霄宗求援也不行,自己这边求援,对方也会。而且支援来的很快,凌霄宗这边出动更多的虚王境,敌人也会增强力量。

    五年下来,彼此之间倒是达成了一个共识只凭借现有的人手互相征伐,谁也没再向背后的靠山索取什么。

    秋忆梦心中一股狠劲在发酵,几十年过去了,他只怕已经走的更高更远了吧?若自己连眼前这些人都收拾不了,又何谈去离他更近一些?

    无争之时,便努力修炼,不敢荒废光阴。

    门外忽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进来!”秋忆梦睁开双眼。

    房门打开,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走进,一身杀气凛然,几乎凝为实质,壮汉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跟随杨开夺嫡之战,立下过汗马功劳的血侍,屠峰。

    杨家血侍,个个都是人杰,对杨家亦是忠心耿耿,随着杨开来到幽暗星后,这些血侍们的实力也有了爆发般的增长,屠峰作为血侍中的佼佼者,如今已是有返虚三层境的修为,只差一步便可晋升虚王境。

    而秋忆梦这边的人手,几乎也全都是中都八大家的人,杨家血侍在麾下听令也是理所当然。

    “秋长老!”屠峰抱拳。

    晋升虚王境,秋忆梦在凌霄宗中自能列席长老之位。

    “何事?”

    “那群狗粮养的有动静了。”

    “又来了?”秋忆梦眉头一凝,感觉有些不对,这频率太快了一些吧?上次争斗不过五日前,按道理来说大家最起码能够鸣金休兵一个月,怎么这一次短短几日就卷土重来?

    屠峰神情古怪道:“不是来了,是想逃。”

    “想逃?”秋忆梦眉头皱的更厉害,大家在这里打了五年时间,谁还不了解谁,怎么会忽然要逃呢?隐约间洞悉了什么,开口道:“刚才那些响声是怎么回事?”

    她适才在修炼,虽然听到一些异响,却也没有仔细深思,现在想想,那些声响似乎是从星空之中传来的,而且那声音来源的方向……

    该不会是……

    屠峰振奋道:“正要与你说起此事,大荒星域那些战舰,似乎被毁了。”

    “大长老出手了?”秋忆梦神色一正。

    那十几艘战舰停泊在幽暗星外,冲整个幽暗星虎视眈眈,不但是大荒星域武者在幽暗星上肆虐的底气,更遏制了凌霄宗的整体动作。

    凌霄宗如今虽然实力不弱,虚王境强者层出不穷,但眼下坐镇宗门的虚王三层境只有叶惜筠大长老一人,其他几个都不在幽暗星,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除非叶惜筠亲自出手,否则没人能拿那些战舰怎样。

    不对,就算叶惜筠出手,也做不到这种程度,除非那几人也回到凌霄宗与她一起联手。那几人回来了?秋忆梦不得不联想到这些,若是如此的话倒也说得通。

    屠峰道:“具体情况不知,但此时正是我们出手的好时机。”

    秋忆梦长身而起,冷笑道:“算账的时候到了。”

    背后的靠山都没了,大荒星域那些人不慌才怪。秋忆梦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

    出了门外,一双双目光朝她瞩目过来,个个都散发着雄浑的气息,望着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秋忆梦微微颔首。

    转过头去,只见在几百里外的天空中,一道道流光闪烁着,仿佛流星一般耀眼,却不往下坠落,而是朝上飞奔,正是那些大荒星域的武者想要逃离幽暗星。

    再转头望向另一边,在更远的位置上,同样的景色印入眼帘。

    看样子战舰被毁,让大荒星域的这些人惶恐不安了,哪还有胆量留在幽暗星,纷纷做出了逃跑的打算。

    “别放过一个人!”秋忆梦娇喝一声,幽暗星岂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是!”

    圣元涌动,一道道身形****出去,朝那五年宿敌追逐过去。

    光芒闪耀,幽暗星上今日热闹非凡,各地各处,皆有类似场面。

    追逃之间,距离不见拉近,毕竟大荒星域的人也不是吃素的,敢来侵犯别的星域,没点实力怎么行?

    眼看着再不发力便要让那群人逃出幽暗星,秋忆梦咬了咬牙,双手掐诀,体表处忽然弥漫出一层淡红色的雾气。

    速度陡然加快,如电闪雷鸣。

    那一群逃遁的大荒星域武者若有所感,回头望来,只见一道殷红光芒以极快速度朝他们冲来,领头之人顿时脸色一沉:“臭女子!”

    他便是秋忆梦争斗了好几年的大荒星域的虚王境强者,是一个精瘦的男子,年纪约有四十左右,虽垂涎秋忆梦的美色,却一直无法压制她,此刻见她孤身一人率先冲来,顿时动了心思。

    临走之前,抢个夫人回去也不错。

    神念涌动传音几句,逃遁的阵型陡然散开。

    这一幕自然被秋忆梦瞧在眼中,速度却是丝毫不减。

    “来来来,这便叫你有来无回。”那精瘦男子冷笑一声。

    “边鸿,受死!”人还未到,秋忆梦的娇喝声便已传来。

    那叫边鸿的男子哈哈大笑,一边佯装逃遁一边回头调笑:“小娘皮,若是舍不得你边大爷,便随我一道怎样,边大爷会好好疼爱你的,定喂的你饱饱的。”

    这番粗言秽语,引得一群人哈哈大笑。

    秋忆梦以一招神通回应。

    素手高举,一柄长剑震颤不休,华光闪烁,风之力量聚集萦绕。

    长剑挥下之时,剑芒吞吐,化作几十丈长短,当头朝大荒星域的武者当中斩去,那剑刃之上风力萦绕,竟传出龙卷之声。

    见此情形,大荒星域诸人都脸色凝重,不管怎样,出手的是个虚王境,岂能等闲视之。

    分散开的阵型忽然合拢,一道道圣元的波动跌宕而出,那大荒星域的武者竟在眨眼之间合成了一个阵势,彼此圣元相连,化作一面光盾挡在上方。

    轰地一声巨响,巨剑斩在那光盾上,光芒四射,能量动荡。

    秋忆梦咬牙催动力量,往下压去,想要破开光盾,先斩几人再说。

    咔嚓嚓,光盾立刻裂出缝隙,似乎马上就会崩溃开来。

    秋忆梦一怔,不喜反惊。只因她这一击虽然极强,但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松破去对方的防御,毕竟对方阵营中也有虚王境。除非……

    目光凝去,那人群之中,哪还有边鸿的身影,竟不知他何时消失不见。

    糟了!秋忆梦心中一惊,知道自己追敌心切不小心着了道。

    脑后一股劲风传来,遥遥地还有屠峰等人的惊呼。

    秋忆梦虽惊不乱,这么多年的争杀赋予她灵活多变的战斗本能,圣元涌动在背后凝出防护。

    圣元激荡碰撞,匆匆凝起的护身圣元一触既破,边鸿的一掌印在她背后,狞笑道:“死!”

    秋忆梦身形踉跄,张口吐出鲜血,趁机拉开了与边鸿之间的距离。

    边鸿脸色铁青,低头望着自己的手掌,只见掌心上一片漆黑,竟生出麻木之感,拼命催动力量压制,居然也有些艰难的样子,咬牙怒喝:“你做了什么?”

    秋忆梦呵呵一笑,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歪头望着他:“这个礼物喜不喜欢?这可是特别为你准备的。”

    边鸿见她神色,心中一突:“你算计我!”

    哪还不知秋忆梦故意施展威力极大的神通,露出背后破绽,引他前来偷袭。

    她身上定是佩戴了什么宝甲,而且是那种有剧毒的宝甲!自己一掌拍上去,没要她的命,反倒是自己中了毒。这毒固然不要命,但也得花费精力去压制,在她面前,自己哪有余力去做这个?

    秋忆梦伸手捋了下耳边的秀发,目光如水:“是,又怎样?”(~^~)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