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一百零七章 豁然开朗
    “小友还请答应。”

    “好!既然是前辈开口,那小子自然遵从。”

    段红尘这才点点头:“好好修炼,以你的资质,或许能赶得上,待到那未来,你我许还有并肩作战之日。”

    杨开精神一震,与大帝并肩作战,这是何等豪情。不过很快又感到不解,敌人是谁?莫不成是乌邝?总觉得哪里不对,段红尘这话也显得极为沉重。

    又与他闲聊一阵,告知他青阳神殿最近的情况和龙岛的后续发展,段红尘喟然一叹:“一个龙族死了,着实可惜啊。”一转脸又骂道:“有甚可惜,龙族都该死。”

    “你能闭嘴么?”杨开一脸嫌弃地望着他,与段红尘聊的好好的,你跑出来做什么。

    乌邝微笑,竟有些邪魅的味道,抬眼朝外瞧了瞧,问道:“你那石傀法身呢?”

    “干嘛?”杨开警惕地望着他,乌邝能知道石傀法身并不奇怪,彼此之间毕竟打过照面,而且都修炼了噬天战法,互相能够感应。

    “本座噬天战法其实并不适合人类修炼,倒是与那石傀相得益彰,本座本还想你若带着那石傀法身,便送它一礼,既然不在附近,那便罢了。”

    话音未落,法身便已现身。

    好在法身闭关吞噬了石火本源之后,已经可以变成人形大小,否则这屋子肯定容纳不下。

    “空间神通,果然神奇。”乌邝赞了一声,连他都没发现杨开到底是怎么把法身弄出来的,只是隐约猜测这小子身上大概是有什么空间类的秘宝。

    法身悠一现身便察觉到了乌邝的气息,顿时如临大敌,眼眶中猩红的火焰闪烁跳动。

    “他说要送你什么东西。”杨开道。

    法身嗡声道:“什么东西。”

    杨开耸耸肩。

    乌邝微微一笑,伸手朝法身抓了过去。法身迟疑了一下,并没有反抗,下一瞬,乌邝的大手便摁在法身棱角分明的脑袋上,一阵奇异的能量波动跌宕出来,法身僵在原地。

    杨开表面淡然,实则内心警惕无比。

    鬼知道乌邝到底想要干什么,只准备察觉不对便出手,可从头到尾,法身似乎都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少顷,乌邝收回手,杨开朝法身望去,只见法身竟流露出一抹深思的神色。

    杨开神念一动,立刻明白法身从乌邝那得到了什么。法身毕竟是他分神所化,彼此之间的交流没有丝毫阻碍,甚至杨开若是愿意的话,可以感受到法身所感受的一切。

    噬天战法的各种精要和修炼心得!

    乌邝居然将自己修炼噬天战法的毕生经验灌顶给了法身,这份礼不可谓不大,噬天战法本就是乌邝所创,对其有着绝对的权威,几万年来沉淀的经验和修炼心得简直就是一笔难以想象的财富。

    这一下说传授就传授了,而且没有任何保留!

    绕是杨开一直对乌邝敌意甚浓,此刻也不禁有些动容。

    这难道就是封口费?只是这代价未免有些太大了吧?

    可以想象,得到这些精要和修炼心得的法身,在日后的修炼之路上必定一片坦途,或许……能够抵达噬天大帝的高度,甚至有所超越,毕竟它本身是石傀,又吞噬了石火的本源之力,出发点就比乌邝高了很多。

    许是瞧出了杨开的狐疑和震惊,乌邝呵呵笑道:“或许有朝一日,咱们都能化敌为友。”

    “你休想!”杨开叱喝,语气却是不禁软了许多。

    没办法,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啊,又不是没脸没皮的人,刚拿了人家这么大的好处,怎好意思再甩人家脸色。只不过所谓化敌为友,大概是不太可能的,乌邝此人在星界就是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只要他一日不从段红尘的肉身中离开,杨开就一日不可能与他化敌为友。

    虽说在利益面前,没有永远的敌人,可乌邝的种种做法,早已超出了利益能够束缚的范畴,与他为友,杨开脑壳有贵恙哦。

    “凡事无绝对,不妨等它百年,千年,再来看看。”乌邝也不以为意。

    杨开收了法身,咧咧嘴笑道:“那得你能活到那时候才行。”目光不怀好意地在他颈脖处转悠,似在考虑从哪里下手比较合适。

    脸色一变,忽然又凝肃至极:“乌邝,既然你有改头换面的想法,那么本少也不是不愿意给你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机会。”

    乌邝笑吟吟道:“有什么事说来听听。”

    杨开道:“我要回自己的故土,却是找不到门路,这方面你熟,告诉我,我怎么才能回自己的星域。”这才是他明知好乌邝在此,也依然闯进来的缘故。

    这家伙当年祸乱了无数星域,显然深谙此道,得他一番指点,绝对好过这样漫无目的的寻找。

    “你出身哪个星域?”乌邝问道。

    “恒罗星域!”

    乌邝闻言摇了摇头:“不曾听闻。”他去的星域多不胜数,却还没有闲到刻意去打探那些星域名字的功夫,对他来说,所有的下位面星域都只是补充力量的源泉。

    杨开不禁露出失望的表情,想想也是,若是乌邝真的去过恒罗星域的话,那星域之中哪还有什么恒罗商会,哪还有什么紫星和剑盟,只怕早就成为他肚里的存货了。

    “想从这里回下位面星域,一个方法是通过那些星道,前提是那个星域有与祖域之间的星道,不过看你这样子,应该是还没找到。”

    “那另一个方法呢。”

    乌邝一笑道:“借助星域本源。”

    “星域本源?”杨开眉头一扬,脑海中隐约有一道灵光闪过,很重要,却是没有抓住。

    “星辰有星辰本源,星域有星域本源!只不过星辰本源是隐藏在那修炼之星上,任何人只要实力够了都有机会去炼化,继而成为星主,而星域本源却是难找的多,星域广袤,期间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甚至是你在大街上碰到的一个普通人,一只荒野之中奔跑的兔子,一块在星空中流浪的陨石,都可能是星域本源所化,一般人就算碰到了,也不一定能够发现,但若是能将之炼化的话,那便可以将整个星域掌控在手中,成为这个星域的主人,守护者。”

    乌邝说的缓慢,杨开听的仔细,眼中的精光越来越盛。

    星域守护者,这个词他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以前就听人说起过。

    他当初离开恒罗星域,前往星界,就曾经抱着一个决心——要成为恒罗星域的守护者。

    “若能成为这个星域的守护者,那无论身在何地,都能够感应到这个星域的位置,想从祖域前往那个星域,还需要刻意去找么?”

    到时候只要心念一动,便能把握住己身与星域之间缥缈无痕的联系。

    杨开平静道:“原来如此,受教了。”

    心中大骂,自己真是个白痴啊!

    今日若非碰到了乌邝,听他这么一说,自己只怕把识海中的一物给忘记了。

    星图!

    他识海之中,可是有整个恒罗星域的星图的。那并非一般星图师绘制出来的用来导航的星图,更像是一种神秘的传承。

    那还是他从通玄大陆初临星域不久,从一个星图师那里得到的。那一次战舰遇难崩溃,那个星图师就死在杨开身边不远处,然后一道流光****进杨开的脑海中,自那之后,杨开的识海内就莫名其妙地多了整个星域的星图。

    在恒罗星域中那些年,脑海中的星图多次给他指明了方向,让他得以不在星域中迷路。

    曾有强者,以神念闯入杨开的识海,乍一见那周天星斗,失声惊呼,如获至宝,可惜他最后被杨开给杀了。

    若说以前杨开还不敢肯定自己识海中的星图到底是什么玩意,那么现在几乎可以断定,那就是星域本源无疑!

    杨开还记得,刚刚抵达星界时,凭借这星图,自己与故土之间还有一层淡淡的联系,只不过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联系也断开了。

    旁人难以寻觅的星辰本源,就在自己的识海之中安家了这么多年,凭借这个,想找到回家的路还不简单?

    心中狂喜,表面却不露分毫,淡淡道:“再问一个问题。”

    “讲。”乌邝今日似乎心情颇佳,又怎会计较他的得寸进尺?

    “你是如何规避天地法则的排斥的。”几万年前,好多星域毁于他手,杨开可不相信他是以虚王境巅峰的实力办到这种事的。

    他既能在那些星域之中肆意妄为,横行霸道,肯定不止展露了虚王境这个层次的力量,极有可能是实力全开。可就算他是大帝,天地法则的排斥也不是说着玩的,怎么就没遭天谴呢。

    乌邝道:“本座每前往一个星域,首要之事便是找到那个星域的本源,去偷,去抢,炼化了星域本源,在那星域之中,你便是天地,又怎会被排斥?”

    杨开恍然大悟!

    就如星主炼化了修炼之星的本源之力一样,在自己的修炼之星上,星主便是那天地。同样的道理,炼化了星域本源,整个星域都在自身掌控之下,怎会受到排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