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一百零三章 星道图(内有通知)

第三千一百零三章 星道图(内有通知)

    杨开没追击,非大人不记小人过。

    而是因为……

    一张灵网忽然从下方的树林中飞扑出来,直朝阎罗罩去,猝不及防间便将他裹的严严实实,阎罗大惊,不断地催动圣元反抗,可让他感到绝望的是,越是挣扎,那灵网裹的越紧,没几下功夫就被裹成了一个粽子,细细的网线勒进了血肉中,似有封印之力,让他体内的圣元再也运转不灵。

    灵网的另一头,一个面色土黄的老者悠然现身,手上持着一个旱烟锅,神色复杂地朝杨开望去。

    迟疑了一下,他一手提着旱烟,一手提着被网住的阎罗,三步两步来到杨开面前,上下审视他:“你什么修为?”

    他之前虽被杨开拒绝,却忍不死心,觉得从星域过来的人才被沧海殿的人杀了可惜,便悄悄跟了上来,本意是想找机会救杨开于水火之中,卖他一个人情,顺便拉拢他加入长生殿。

    谁知人情没卖到,却看到了一出惊心动魄的大戏。

    两个道源一层境啊,居然就被这青年轻而易举地杀了,岂不是说他想要杀自己也不会废什么事?更让他感到惊悚的是,他竟没看出这青年的道行深浅。

    就算身上有什么隐匿修为的秘宝,在动手的时候灵力激荡,也是无法隐藏的,可从头到尾,这青年的本事都是一个秘。

    “老丈怎么称呼?”杨开微笑地望着他。

    老者道:“徐厚土。”

    杨开道:“杨开还要多谢徐老出手相助。”

    徐厚土无奈摇头,他能随手击杀两个道源境,一个虚王三层境又岂能翻出浪花?就算自己不出手,这叫阎罗的家伙也不可能逃出生天,这般转移话题,分明是不愿回答自己的问题。

    沉吟了一下道:“沧海殿中道源境有将近十位,殿主更有道源两层境的强大修为,你此番杀了他们其中两人,他们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杨开道:“我虽对灭人满门没什么兴趣,但若有人上赶着来找死,也不会手软。”

    徐厚土心中一惊,他适才那句话,虽是在告诉杨开一些沧海殿的情报,实则也有试探的成分居多。如今见他连道源两层境都丝毫不放在眼中,立刻知道自己低估了他的本事。

    也熄了拉拢他加入长生阁的心思,如此强者,就算真的拉拢进了长生殿,只怕会给所有人带来莫名的压力和担忧。

    只是……这怎么可能呢?

    他可是亲眼见到杨开从星域中过来的,怎么可能有这般强大的修为?哪个星域能孕育出这等人才,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不知杨小友来祖域,所为何事?”

    既不能拉拢,那攀点交情总是可以的,说不定日后就有用到的地方。

    杨开沉吟了一下,开口道:“只是想从祖域去往另外一个星域罢了。”

    这徐厚土人不坏,从他一路尾随至此就可以看的出来,而且杨开对这祖域一无所知,何云香也指望不上,若有个本土人士稍微指点一二,定能更加效率一些。

    “我并非出身那无极星域,只是机缘巧合流落到那边而已,我想返回我的故土。”

    徐厚土闻言了然:“这确实是个好办法。”

    祖域与许多星域都有联系,以祖域为中转站前往别的星域,也有许多强者论证过其中的可能性,结果是可行的,只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当然,也需要极为强大的手段。

    “只是不知如何才能返回,不知徐老有什么好建议?”杨开问道。

    徐厚土道:“那要先问问杨小兄弟想去哪个星域了,非老朽自夸,老朽出身在这祖域之中,也与不少星域的武者打过交道,说不定老朽认识你那个星域的人。”

    杨开眼前一亮:“徐老可听过恒罗星域?”

    徐厚土认真地思索一番,在杨开失望的注视下摇头:“这倒是不曾听闻。”

    他又土宽慰道:“不过祖域广袤无边,我长生殿有看守的星道入口不过三五个而已,而这三五个入口应该没有与恒罗星域相连,否则老朽绝不可能一无所知。”

    杨开奇道:“徐老的意思是说,如之前那样的入口,在祖域之中有很多?”

    “呵呵,起码有数百之多。”

    杨开一惊。

    徐厚土道:“你不妨去其他的星道入口打探一二,若你故土之人有人来到祖域的话,定能从那些入口处打探到一些东西。”

    “那些入口都在什么方位?”

    徐厚土想了想,伸手一抓,两枚空间戒被他吸了过来,正是此前被杀的阎人豪和端木奇拥有的空间戒,他强行抹去这两枚空间戒上的印记,在其中一番寻觅。

    忽然取出一块卷轴模样的东西来抛给杨开。

    杨开接过,狐疑地望着他。

    徐厚土道:“注入神识看看。”

    杨开将卷轴抖开,神识涌动往内灌入,下一瞬,点点光芒忽然自卷轴中亮起。杨开心中一动,神识更沉浸一些,那光亮陡然被拉近许多。

    大多数光亮都感觉很遥远的样子,其中一个,倒是距离自己很接近。

    徐厚土道:“这是星道图,祖域之中有所发现的星道,都记录在案,离你最近的那一个,便是你们进入祖域的地方。”

    杨开收回神识,将那卷轴一收,大喜道:“这可是好东西。”

    徐厚土笑道:“这东西在祖域之中也没多大价值。”几乎稍微有点底蕴的宗门或者个体武者,都有能力买上一副这样的星道图。

    杨开正色抱拳:“多谢徐老指点迷津!”

    有了这个星道图,他便可以去各个星道入口去打探消息,未来的计划一下子确定了。

    “举手之劳罢了,不必言谢,老朽在此预祝小友能够早日得偿所愿。”

    “承你吉言。”

    “小友有事,自便去吧,剩下的事交给老朽便可。”

    杨开点点头:“那就有劳徐老了,告辞。”

    招呼了一下何云香,两人乘着星梭飞速离去。

    一道劲气忽然破空而来,徐厚土信手一抓,一粒圆滚滚的东西立刻被抓在手上,低头瞧去,浑身一震。

    那是一枚灵丹,一枚从未见过的灵丹,但徐厚土却能感觉到其中蕴藏着巨大到难以想象的药效,心中不禁激动期待起来,不知自己服下这枚灵丹会发生怎样的改变。

    有意种下一颗桃树,很快就收获了一筐李子,回报来的有些太快。

    他抬头望了一眼哭的梨花带雨的沈翠玲和被自己捆成死猪一样的阎罗,取出烟丝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气吐出,很快弥漫笼罩了偌大一片范围,待到烟气消散时,那里已是空无一人。

    ……

    “大人,我们现在去哪?”星梭上,何云香问道。

    亲眼见到杨开信手斩杀两个虚王之上,何云香对他是愈发恭敬了。

    杨开将那星道图丢给她:“循着上面的记载,都跑一遍。”

    他不知恒罗星域与祖域联系的入口在何处,甚至不知是否有这么一个入口,既然什么都不知道,那就只能一个个去打探了。

    办法是笨了点,也肯定消耗时间,但为今之计却是没有更好的方法。

    何云香点点头,接过那星道图,神念沉浸其中,很快就确定了方向,驭使星梭朝其中一个光点驰去。

    五日之后,一片人迹罕至的沼泽之地,在那沼泽某一处,一个巨大的水洼之中,一片五彩光芒氤氲跌宕,从高空俯瞰,这水洼所在,似乎是一片极为神秘的地方。

    五彩光华流淌时,缤纷绚烂。这水洼所在,赫然便是一个星道入口!

    水洼四周,零零散散不少武者在此守候,其中一些人都散发着道源境的气息,各自寻觅位置打坐调息。

    他们虽然在这里守候等待新人,但新人岂是那么好等的,所以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修炼,如此一来,也不耽误自身修为的提升,当然,这里的环境是苛刻了一些。

    一道华光从远方驰来,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那些正在打坐修炼的武者们更是不悦地睁开了眼睛,想看看到底是谁这般肆无忌惮,打扰自己清修。

    光华敛去,星梭显露,一个身材妖娆妩媚的女子印入眼帘,让所有人都眼前一亮。她站在星梭的前端,而星梭的后一半则是被一个青年男子占据,让人不喜的是,这青年男子居然横躺在星梭上,头枕着双手,翘着二郎腿,一副悠然自在的模样。

    什么人,居然这么摆谱。

    一道道神念扫过,化作一个个愕然的表情,竟是无法窥探他有什么修为。

    何云香立于星梭之上,浅笑盈盈,温声如玉:“打扰诸位,有一事想要请教。”

    美人总是有些天然的优势,更何况她言辞得当,实在让人很难生出恶感。

    “你想问什么?”

    “敢问诸位,可听过恒罗星域这个名字?”

    当即有人回道:“听过。”

    何云香眼前一亮,怎么没想到这才第一站居然就打探到信息了,欣喜地望着那人道:“能否与我细细说一下?”

    那人是个魁梧大汉,一身肌肉高高坟起,闻言笑道:“这自然是可以的,姑娘不妨与我找个僻静之地,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一阵挤眉弄眼。

    何云香的脸色骤然一沉,星梭后方,杨开睁开的眼皮也重新阖上,闭眼假寐。

    ……

    哈哈哈,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恩,之前公众号因为一些原因被封了几天,今天解封了,感谢许多书友的关心和留言,暴风雨已经过去,光明就在眼前,作为一个老司机,小莫只想说,要上车的朋友还请搜索“莫默”添加关注(一定要选择公众号搜索哦,排第四那个就是我了,下面有简介的。),小莫每天会带你领略不同的精彩(挤眉弄眼)。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