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一百章 咸鱼翻身日
    这一看不打紧,众人都吃惊不已,因为三人中领头的那个青年居然正兴致勃勃地打量着他们。

    嘶……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这怎么可能。

    从星域来到祖域,定然是经历了虚空的穿梭,这种穿梭因为跨越了极为漫长的距离,所以都会伴随着一些后遗症,最明显的特征便是神魂不定,头晕目眩。

    而视实力强弱,这种后遗症的持续时间也有长有短,短一些的几息便能平复,长一些的怕是要十几息。

    可看那青年的模样,竟是半点后遗症也无!

    这是什么情况!众人都惊呆了。

    神念再一扫,又露出古怪的表情。

    这青年身上居然没有半点灵气波动。但凡武者,怎么可能没有灵气的波动?要么是修为相差太多,实力弱的人无法窥探,要么是身上有隐匿修为的秘宝。

    不过从星域过来的武者,身上能有什么好秘宝?在场这么多人,怎么可能无法看穿。

    这倒是个奇怪的家伙。

    过得片刻,何云香和阎罗也逐渐恢复了过来,乍一看到四周情景,何云香花容失色,一身圣元立刻鼓荡起来,警惕打量四周。

    她也没想到才刚一踏进祖域,便遇到了这样的情况,而且观四周那些武者的修为,竟是没有一个低于虚王境,更有不少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令她胆战心惊!

    虚王之上!这是虚王之上才有的气息。定是大人提到过的道源境了!

    到祖域了么?若是没到,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虚王之上聚集此地?可他们堵在这里又是干什么?难不成是拦路打劫?星域中过来的武者又有什么能让他们盯上的,双方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大人去抢小孩子的东西很好玩么?

    正警惕间,阎罗却是忽然身形一动,朝一旁大步行去。

    何云香愕然,杨开眯眼望着他的背影。

    那边,有三人站在一个小土坡上,两男一女,为首一个青年,凭虚御风,潇洒倜傥,气息深幽,身边一个三十不到的女子浅笑盈盈,另一人是个耄耋老者,鹤发童颜,满面红光。

    阎罗的表情激动,待到那土坡前,直接半跪在地,颤声道:“阎罗,见过老祖!”

    此言一出,何云香脸色大变,怔怔地盯着那个耄耋老者,脑海中灵光一闪,立刻明白这老者到底是谁了。

    传闻五百年前阎家老祖去往祖域,生死不知,而阎罗一上来便这般称呼那老者,老者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他正是五百年前从无极星域离开的阎家老祖,阎人豪!

    何云香心中立刻深处一种不妙的感觉,这阎人豪在五百年前便是无极星域的最强者,虚王三层境顶峰,如今五百年过去,又在祖域之中修炼,只怕早已晋升虚王之上。

    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

    怪不得阎罗会那么轻易地答应带杨开前往祖域,怪不得他要求主动跟随,原来都在这里等着呢。

    她不知阎家到底是用什么方法与阎人豪联系上的,但阎人豪肯定不可能无缘无故地等在此地,显然是在自己等人离开太乙星后,阎家有人给祖域这边传递了信息。

    阎人豪特意等候在此,就是为了迎接阎罗的到来。

    这下坏了!大人修为确实不俗,不惧怕太乙星的阎家,可是他能敌的过阎人豪么?更不要说,那阎人豪身边似乎还有两个帮手,那女子也就罢了,只有虚王三层境,自己大概可以对付,可那青年给自己的感觉,似乎比阎人豪还要强大一些,大人能是对手么?

    一瞬间的功夫,何云香便想到了很多,脸色难看地瞥了杨开一眼,却见他脸色平静,半点焦虑也无,不由一愣。

    “好好好!”

    那边,阎人豪畅怀大笑,上前一步伸手将阎罗托起,上下审视一番,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赞许之色:“不错,不错!”

    阎家有后人来此,他自然高兴,在他之前,可是从来没有阎家的人成功抵达祖域,在这个世界上,他虽实力大进,但活的却远不如在无极星域潇洒自如。阎罗的到来可谓给了他一个惊喜,日后两人携手努力,未必就不能让阎家的威风延续到祖域来。

    “老祖安康,阎罗放心了。”阎罗振奋地道:“老祖你的修为……”

    阎人豪呵呵一笑,摆手道:“修为且不谈,来,给你引荐一位大人。”把住他的胳膊,将阎罗带到那青年面前,介绍道:“这位是我沧海殿的师兄端木奇,你且称呼端木师叔便可。”

    “沧海殿……”阎罗闻言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若有所思。

    阎家虽然能与老祖联系,但并没法进行太长时间的沟通,也仅仅只是在五百年前联系过一次而已,所以阎人豪在祖域中到底过的怎么样,阎家也是一无所知的。

    忽然听老祖这般介绍,阎罗立刻明白自家老祖应该是在祖域之中加入了这个叫沧海殿的势力,而且看老祖对这个端木奇的态度,似乎也有些恭敬。

    阎罗年纪不小,看起来绝对要比端木奇大上许多,但天下武者,达者为先,修为不如人,也只能放低姿态。

    不敢怠慢,忙躬身行礼道:“阎家阎罗,见过端木师叔。”

    端木奇矜持一笑,颔首道:“师侄不用客气,日后就是一家人了。”

    阎人豪道:“你端木师叔的实力在整个沧海殿都能排上前十,我当年也是得亏他引荐,才能加入沧海殿,日后可要多多向他请教才是。”

    “是!”阎罗神色一正。

    “这位是你沈翠玲师叔。”阎人豪又指着那女子道。

    阎罗心想对方不过也就是个虚王三层境,与自己修为相等,真打起来也不一定谁赢谁输,怎地就平白比我高一个辈分?他在无极星域乃是霸主一样的存在,站在最顶峰,何曾矮人一头。不过见她与那端木奇的亲昵模样,立刻明白了其中的道道,也是正色行礼:“见过沈师叔。”

    沈翠玲抿嘴一笑:“师侄不用客气,你是阎师兄的后人,日后入了沧海殿,我等自然会照拂于你,初次见面也没什么准备,这一瓶丹药就送于你吧,想必对你日后的修炼有些帮助。”

    “这……”阎罗心中虽动,但初次见面就拿人家东西也有些不好意思,只能朝自家老祖征询。

    阎人豪道:“你沈师叔可是一位炼丹师,这些灵丹都是她自己炼制的,既给你便拿着吧。”

    “谢谢沈师叔!”阎罗连忙道谢,双手接过,心中振奋不已,来祖域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这才刚来就得了一瓶丹药,虽不知道那丹药的档次怎么样,有什么效果,但既然出自祖域,又岂能差到哪去。

    这边几人三言两语,那四周的武者们听了,哪还不知道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心中顿时一叹,知道怕是没机会从沧海殿手上抢人了。

    人家的老祖都在沧海殿,那肯定是要加入沧海殿的,怎么可能还会选择别家?

    而与那阎罗一道过来的两个人,应该也是来自同一个星域,有这么一层关系在,肯定也不会有其他的选择,所有大家都失了拉拢的心思。

    一般情况下,来自同一个星域的武者都会抱团取暖,除非彼此之间有什么仇怨。

    可若是有仇怨的话,又怎么可能一并来到祖域?

    沧海殿几人寒暄完毕,阎人豪与阎罗两人目光交汇了一下,似有神念涌动。

    下一瞬,阎人豪笑眯眯地朝杨开与何云香望去,开口道:“两位既是与阎罗一并来此,那便随老夫走吧。”

    此地人多眼杂,纵然他有对付杨开的打算,也不可能在这里出手,免得给其他势力抓住什么把柄,为人诟病。不过只要离开此地,回了沧海殿,搓扁揉捏还不由他心意?

    居然敢杀我阎家长老,毁我阎家基业,又岂能轻饶了你,真以为有点实力便可以为所欲为了?说你是井底之蛙,那便是井底之蛙,一辈子也别想跳出井口。

    不过,得先想办法将他们弄到沧海殿才行。

    阎罗也微笑道:“杨兄,请吧?阎罗能来祖域也多亏杨兄一路照拂,还请一定要给阎某一个报答的机会才行。”

    再无之前的卑躬屈膝和小心翼翼,自家老祖就站在身后,又有一位端木师叔坐镇,他又何须怕了一个杨开?在他想来,杨开实力再强,也不可能比自家老祖和那端木奇强大。

    之前在阎家仗势欺人,如今风水轮流转,也让你尝尝被欺负的滋味。

    何云香俏脸阴沉,有些恼怒地盯着阎罗。

    阎家之事,虽说都在杨开的算计之内,但说到底不过是阎家咎由自取,若阎家能够答应她最开始的提议,她相信杨开也绝对不会亏待了阎家,必定会给他们足够丰厚的补偿,可惜阎家夜郎自大,自寻死路,又岂能怪得了旁人?

    更何况,杨开明明有扫平阎家的力量,却也没有去恃强凌弱,可到头来依然落入阎家的算计之中,如今阎罗一朝得志,便露出此等小人嘴脸,实在让何云香不耻。(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