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一十一章 遇到瓶颈了
    房间中,灵气浓如雾霭,杨开盘膝而坐,玄功运转开来,四周灵气顿如万流归海,齐齐朝他涌去,被吸收进体内,流淌在经脉血肉之中。

    渐渐地,杨开所在之地仿佛化为一个可以吞噬一切的漩涡,牵引着四周的灵气涌来,然后消失不见。

    帝尊一层境的资本在慢慢积累变强,逐渐有量变引起质变的征兆,体内气机浮沉,经脉鼓胀,血肉蠕动。

    这分明就是即将突破的征兆。

    杨开谨守心神,不为外物干扰,脸上神色亦是不悲不喜,随着时间的流逝,一身气息越来越强。

    帝尊一层境的桎梏就如一座大山横亘在他的面前,四下优美的风景便是那那晋升路上的磨难,若被这风景吸引,驻足不止,武道之路便也会在此终结,而山顶拂来的狂风和雷鸣电闪,更是成长的阻碍。无数武者止步在自身的关隘前,引一生憾事,老来时捶胸顿足,却已没有再次选择的机会。

    杨开盘山而上,一路迤逦而来,视那绝美风景于无物,狂风雷鸣亦不能阻他分毫,只有一个念头在胸中萦绕,翻过眼前的大山,去领略那更加广阔的天地,站在更高的位置,去俯瞰那芸芸众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开平静的脸色忽然有了一丝变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紧接着,那变化越来越明显。

    终有一刻,伴随着“噗”地一声轻响,杨开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攀升到极致的气息也如被戳破的气球一样,一下子萎靡了下去。

    若将晋升之路比作攀山,那刚才那一瞬间他便生出一种从山巅处滚落的感觉,明明目标近在咫尺,明明只需要再努力一下便能翻阅挡在自己面前的阻碍,可就是最后的一步没能迈出去,反而让他功亏一篑,跌落悬崖,气机震动之下居然还受了点小伤。

    他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睁眼看了看四周的源晶,发现先前准备的源晶已经少了七八成。

    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又摸出几粒帝丹塞进口中服下。

    杨开手一挥,房间内立刻又充斥着无数的上品源晶。

    再来!

    他这一次更加的小心谨慎了,帝尊境之上,每一个小层次的突破都殊为难得,每一次晋升都是实力飞跃的增加,他被卡在帝尊一层境的顶峰,眼看着便能触摸到帝尊两层境的门槛,可偏偏就是差那么一点,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先是花了点时间疗伤,调整自身的状态,当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他再次开始尝试突破。

    灵气再次动荡起来,受他的牵引,房间内的源晶开始雾化,涌入他的体内。

    气息节节攀升,不快,却很稳。

    不到半日功夫,帝尊一层境的气息再次攀升到了顶峰,杨开手上迅速变了几个法决,引导自身的力量去冲击那一层桎梏。

    轰……地一声。

    来自心灵的震击,直接响在脑海之中,杨开眼前一花,只感觉头晕目眩,喉咙中一股甜意抑制不住地涌了上来,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那气息再次萎靡下去。

    又差了一点!

    杨开脸上闪过一丝狠色,再来。自踏入武道以来,他的经历可谓是丰富多彩,亦是磨难不断,多少次死里逃生,多少次创造奇迹,与之前的种种比较起来,眼前这点障碍又算得了什么?他不相信自己连帝尊一层境的屏障都无法突破。

    又是一日后,杨开闷哼一声,嘴角溢出鲜血,睁眼时,眼中的厉色一闪而逝,居然还是差一点!

    再来!

    差一点!

    再来!

    他骨子里的倔强彻底被激发出来,他心中憋着一股狠劲,失败了就再来,反正只要没死,总是有机会的。

    ……

    也不知道过去多少天,杨开一次次冲击,一次次失败,终于让他认清了一个现实。

    自己的修为,遇到瓶颈了!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杨开深吸了几口气,平复胸口翻滚的气血,没再尝试突破了,他就盘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神色寡淡,看不出喜怒哀乐。

    他这一路走来,虽然危机重重,好多次险些丢掉性命,但说起来还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每一次突破基本上都是水到渠成,每一次突破都稳稳当当,这还是他头一次遭遇瓶颈的阻拦。

    明明感觉就差那么一点点,面前仿佛有一层薄膜挡住了他窥探更高武道的奥秘,似乎伸手可破,可偏偏就是破不开。

    这样的情况已不是蛮力和狠劲能够解决的了,他已尝试几十次,若能成功的话早就成功了。

    这就是帝尊境?遭遇的阻碍果然比其他境界要大的多。

    杨开估计这也跟自己以前修炼的顺顺当当有关,他以前突破的时候从没有遇到过瓶颈,也不知道这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子,日积月累之下,总算是在帝尊境时爆发了出来,也让他尝试到了一般武者所需要跨过的必经之路。

    这才公平嘛,风雨之后才有彩虹,挫折之后才能品尝成功的喜悦。

    而只有经历过这样的挫折,武者之路才算是完整。

    杨开并没有灰心,倒是有些庆幸,幸亏这瓶颈在帝尊一层境的时候爆发了出来,现在看来虽然很难突破,但并不代表没有希望。若是在帝尊三层镜的时候爆发,那可能会更加恐怖。

    想明白这一点后,他的心情平复下来。他知道,只要自己能跨越这一道桎梏,那自己未来的武道之路必定会比之前更加平坦。

    大手一伸,收了房间里剩下的源晶,起身朝外行去。

    既然努力都无法突破,那就说明不是努力不努力的问题,而是机缘未到,杨开自然无法强求。

    推开大门,小黑狗抬头朝他望了过来。

    小黑狗也不知道在这里等了多少天,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见他走出来只是瞄了一眼,便又重新阖上眼睛打盹起来。

    杨开拿脚踢了踢它,小黑狗一动不动的装死。

    嗤笑一声,杨开身形一晃,忽然消失不见。

    等到再出现的时候,人已来到了一座山峰上。

    耳畔边立刻传来一阵大呼小叫的声音:“大大大!”

    “大大大!”

    杨开把眼扫过,只见三大妖王脸红脖子粗的叫嚷不休,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骰盅,那骰盅被候羽握在手上使劲摇晃,里面传来一阵阵叮叮当当的响声,不但清脆悦耳,甚至还有提神静心之效,随着骰蛊的摇晃,空气中一道道涟漪荡起,朝四周扩散开来。

    凌霄宫首席帝器师,名誉星界的“猴大师”候羽已将袖子捋到胳膊上,露出白嫩如葱的手臂,一只脚踩在一个石凳上,虽长裙飘飘,小腿却都露了出来,姿势极为不雅。

    她却浑然不顾,一双美眸笑吟吟地盯着前方的三大妖王,手上的动作愈发迅速,面上一片胜券在握的表情。

    杨开到来时,三妖一人毫无察觉,所有心思都已在那骰盅之上。

    杨开看的脸色一黑。

    候羽好赌他是知道的,当年就是因为赌博,也不知欠下多少源晶,最后被人堵在了一个海岛上,还是依靠南门大军早年给她炼制的阵法躲避追踪,直到杨开给她解了围,要不然她现在肯定还被困在那岛上。

    将她招揽进凌霄宫,是看中了她帝器师的身份,事实证明她也不负所望,那流云梭便是她轻易炼制出来的。

    自进了凌霄宫,她没一日不想着逃跑,可惜有三大妖王轮流看守,她又能逃到哪去?往往还没出凌霄宫山门,便被擒了回来。

    可是现在看来,这女人就是一粒老鼠屎啊。

    三大妖王什么身份,居然被她拉着一块赌了起来,而且看妖王们的神态,显然极为投入亢奋。

    杨开忽然对自己这凌霄宫有些担忧起来,总有一种前途未卜的感觉。

    把候羽招揽进来到底是对是错。再仔细瞧一瞧那骰盅,杨开脸色更黑了。

    这他妈居然是一件帝宝!

    而且是隔绝了神念查探的帝宝!

    想想也是,妖王们个个实力强大,若无法隔绝神念查探,那还赌什么?神念一扫结果便出来了。

    “买定离手!”候羽摇了半天,啪地一声将骰盅拍在面前的石桌上,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扫过三位妖王,一副上天入地舍我其谁的架势。

    “快开快开!”犀雷催促一声。

    “小侯,你要是输了,本座的鹰爪你可要好好炼制!”鹰飞微微一笑。

    “咱会输?我候羽会输?你开什么玩笑!”候羽嗤笑一声。

    谢无谓道:“还有我!”

    候羽哼道:“放心,真要是输了,你那蟹壳就交给我了。”

    “那就开吧!”

    “确定了?”

    “确定!”

    “那就瞧好了!”候羽跟打了鸡血一样,两只眼睛冒出光芒,掀开了骰盅,三粒精心炼制的骰子立刻露了出来。

    定眼瞧去,三大妖王露出微笑,候羽的脸色变换起来,很快就罩上了一层寒霜,好似死了爹娘一样。

    “小侯,说话算话啊!”犀雷微微一笑。

    候羽把脑袋撇过来,一脸愤懑,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脸色忽然一变,讪笑道:“宫……宫主,您来了呀,怎么也不吱个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