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九百七十九章 真的杀回来了
    祝烈哼道:“浪花砸在巨石上只会粉碎,除此之外别无效果。”

    杨开扬首道:“那就要看看龙岛这块石头够不够硬,是不是能让我粉身碎骨了。”

    祝烈惊愕地望着他,似想从他脸上看出一点开玩笑的神色,可让他失望的是,杨开的表情虽然不算严肃,但也绝非开玩笑。

    缓缓摇头,祝烈神色复杂道:“你真是个疯子。”

    杨开哈哈大笑:“这话我权当是赞誉收下了。”

    祝烈不想跟他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探讨下去,因为杨开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他绝对不会放弃祝晴,也不会向龙岛的规则屈服。

    既然如此,再浪费口舌也毫无意义,他忽然扭头道:“你来此地做什么?”

    却是两人说话间已经不知不觉地来到了魔怒城,此时此刻,距离之前两人之前经过这里的时间只有大半日,闹出的余波还未消逝,几个魔王的尸体还摆在原地没人收拾,血腥气充斥虚空。

    忽见这两个恐怖的家伙居然杀了个回马枪,而且这次还是并肩而来,皆是气势汹汹,似有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魔怒城众多魔族都脸色苍白,心如死灰,只觉得这一次怕是无论如何也要在劫难逃了。

    不过纵然如此,也没有任何魔族弃城逃生,魔族在此地经营了十几万年,与人皇城遥遥对峙,两族争锋从未间断,若是胆小怕事,也妄称魔族。

    一个个魔族从城池各处走出,逐渐朝杨开祝烈两人所在之地汇聚,修为虽参差不齐,但人数却是极多。

    魔王们也都聚集到了一处,神色冷峻地望着从阴风山方向御空飞来的两个人类,体内的战意徐徐攀升。

    杨开与祝烈停在了这群魔王的百丈外,虽只有两人,却好似有千军万马袭来,反倒在气势上将魔族压的体无完肤。

    “你来这里想干什么?”祝烈皱了皱眉,“难不成要屠城?”

    人魔不两立,即便是在小小的转轮界中,两族的恩怨也绵延了十几万年,杨开若真的跑过来屠城也不奇怪。

    “屠什么城,打打杀杀的最没意思了。”杨开撇撇嘴,目光在对面那些魔王中扫了一眼,露出一副天真无害的笑容,冲一个躲藏在人群后方的身影道:“那位漂亮的姐姐,出来聊聊可好?”

    众魔王纷纷扭头,朝他目光投去的方向望去。

    只见人群后方,一道曼妙的身影遮遮掩掩,躲躲藏藏,好似不敢以真面目见人似的,随时都藏在别人的阴影之中。

    她明明躲的很小心谨慎了,却还是被杨开一下从人群中揪了出来,顿时愁肠百结,暗骂杨开眼睛毒辣,又恨自己之前没事找事去撩拨人家,现在好了,沾上这杀神甩不掉,也不知道等着自己的是什么命运。

    众目睽睽之下,魅魔无所遁形,只能扭扭捏捏地走了出来,面上挤出一丝牵强的笑容,明知故问道:“这位大人……是在跟我说话吗?不是在跟我说话吧?呵呵呵……”

    没人附和出声,自己也笑的挺尴尬的,当即收声,低眉顺眼,楚楚可怜我见犹怜。

    “对,就是你。”杨开冲她点头,笑容可掬。

    明知是这个结果,可是当杨开确认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有些脸色发白,颤声道:“不知道大人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杨开嗤笑一声:“刚才还喊人家小弟弟,现在却称呼大人,姐姐可真奇怪呢。”

    魅魔脸色更白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愈发显得那双桃花眼妩媚动人,轻咬着薄唇道:“适才是奴家有眼无珠冒犯了大人,幸亏大人大量不与我一般见识,奴家以后不敢了,还请大人饶命。”

    她委曲求全,旁边的一群魔王们却是脸色难看,个个都觉得这贱妇丢了魔族的脸面,平白叫卑劣的人族看轻许多,恨不得上去撕了她的嘴巴。

    可这个念头也只能想一想而已,众魔王虽然瞧不起魅魔的态度,但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宜起什么冲突,真要是动起手来,这两个青年足以将整个魔怒城血洗一空。

    “别这么紧张,好像我们会吃人一样。”杨开冲那魅魔轻笑一声,“本少过来只是想问一些问题而已,嗯,此地有什么方便说话的地方?”

    闻听此言,魅魔也不知该不该相信,但转念一想就算不相信又能怎样,人家胳膊比自己大腿还要粗。

    “有的有的,大人看那边怎样?”魅魔说着话,朝不远处指了一个方向。

    杨开扭头望去,只见那边有一个开阔的广场,广场边缘有石桌石椅,广场上还有许多雕像,个个都魁梧壮硕,面目狰狞,那些雕像应该是出自强者之手,每一具雕像都栩栩如生,看起来宛若真人。

    雕像有男有女,种族亦各有不同,纵然杨开对魔族颇有研究,也无法将这些雕像的种族全部辨认出来

    “可以!”杨开点点头,率先朝那边飞去。

    祝烈皱皱眉,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也只能跟了过去。

    那魅魔脚下却是像生了桩一样,满脸的为难之色,让她去面见杨开她实在是胆量不足,但若是不去的话只怕会惹那人恼怒。

    她扭头朝其他的魔王们望去,似是想找个依靠。

    被她目光扫视的魔王无不扭开视线,或抬头看天,或与身边同伴窃窃私语,一副在商量大事的模样,神色极为严肃,最过分的居然有魔王在数自己的头发有多少根!

    魅魔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孤立了一样,无比的彷徨无助。

    “所有魔王都滚过来,不来者死!”

    遥遥地杨开的声音传来,声音不大,却让众多魔王脸色一变。

    魅魔脸上的神色忽然转喜,甚至忍不住要哈哈大笑,可见自己那些族人们发青的脸色,总算是忍着没有笑出来。

    她轻轻地哼了一声,扭着水蛇腰朝杨开那边追去,端的是一个风情万种。

    有她打头阵,其他的魔王陆陆续续跟上,自然有那傲骨不屈者一脸倔强地站在原地,不想听从杨开的号令,却被几个同伴死拖硬拽地拉走了。

    他们可不想再激怒那两个恐怖的家伙。

    广场上,杨开与祝烈各自坐下,扫了一眼那广场上的雕像,杨开扭头问道:“这些都是什么?”

    魅魔第一个前来,距离杨开不过三丈远,浑身轻轻发颤,只觉得口干舌燥毫无安全的保障,心中正在猜想杨开到底要问些什么自己该如何回答才不会激怒他的时候,忽听此言,心中顿时一松,连忙回道:“这些都是魔怒城历代魔王的雕像。”

    杨开扬眉道:“魔怒城屹立此界十几万年,不至于只有这么些魔王留名吧?”

    这广场之上,雕像虽多,却也只有一两千而已,不到万数,十几万年,魔怒城绝不可能只诞生这么点魔王。

    魅魔连忙道:“自然不是,只是想在此地留名,需得第一魔王才行。”说完之后,又补充道:“第一魔王是我魔怒城最强者。”

    “原来如此。”杨开轻轻颔首,饶有兴致道:“那不知刚才死掉的几个魔王当中,有没有第一魔王?”

    魅魔嘴角抽了一下,斟酌了下杨开的用意,最终还是轻轻颔首。

    “谁干的?”杨开有些诧异,觉得那第一魔王运气也太背了。

    魅魔小心翼翼地瞧了祝烈一眼,强笑道:“还要感谢这位大人给第一魔王提前留名的机会……毕竟按规矩来说,只有等他死后才能在此留下雕像。”

    祝烈冷哼一声:“本龙并非针对谁,只不过你们这些魔王皆是菜鸡!”

    魔怒城的魔王们此刻恰好稀稀疏疏地赶到此地,听到祝烈这话顿时胸口堵得厉害,呼吸不畅,却又敢怒不敢言,脸色难看至极。

    魅魔也不好接话,她虽有意要讨好杨开和祝烈委曲求全,但也不会傻到在众多魔王面前附和。

    不过说起来,这个一头红发的青年确实太恐怖,并非第一魔王实力弱,事实上能修炼到魔王境界的存在都不是弱者,能霸占第一魔王名头的家伙更是魔王当中的最强者。

    即便如此也被这红发青年一招秒杀。

    魅魔现在只想知道,这个红发青年到底什么来头,又有怎样的修为。

    “那最中间的一个雕像什么情况,有些鹤立鸡群啊,为何又看不清脸面?”杨开目光望向广场中央处。

    那里矗立着一座巨大的雕像,其他的雕像与它比较起来简直是爷爷和孙子的区别,相差最起码十几倍大小,而让人感觉怪异的是,其他雕像都五官俱全栩栩如生,唯独这个雕像面上一片平整,没有任何雕刻的痕迹。

    听杨开问起这个雕像,魅魔当即肃容道:“此乃我魔域大魔神之神像!只是因为从未有人见过大魔神,所以……”

    “大魔神!”杨开眼帘一眯,一下子想起在千幻梦境中那珍贵的经历,两界通道之中,大魔神隔空一击,险些让青魂飞魄散,那般恐怖威势,至今想起也依然历历在目。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