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九百六十章 我也会圣术
    小小的火蛇在半空中灵巧地翻滚,却给所有人带来难以想象的震撼。

    符枢已经懵了,呆呆地望着那火蛇,浑然忘记了自己还处于一场争斗之中。

    山羊胡子爆喝道:“大皇子,这不是圣术,休要被他的手段蒙蔽了双眼。”

    “这真不是圣术?”符枢扭头问道。

    山羊胡子气的胡子乱翘,再一次重申道:“老夫以性命担保,这绝对不是什么圣术,只是与圣术……看起来有些相似罢了,不足为惧!”

    符枢闻言精神一震,怒喝道:“我就说嘛,凭你这等微末之人如何能施展出圣术,原来只是骗我,你死定了!”

    他欲要再次拉弓射箭,杨开却已经一弹指,那火蛇一下子抖得笔直,如离弦之箭般朝他****过去。

    符枢置若罔闻,浑然不理这火蛇的攻击,因为他知道圣树会给他提供强大的保护,杨开的任何攻击都不可能拿他怎样,就如之前的情况。

    火蛇看起来威力并不算强大,只是一道极为普通的火蛇术而已,在上古时期,即便是个巫士也能施展出来的巫术。

    轰隆一声,火蛇撞击在符枢身上,却是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符枢体表处浮现出来的防护绿光,竟被这火蛇一下子撞破,虽然火蛇也同时消弭无形,但零散的火星却是溅了符枢满身,烫的他哇哇大叫。

    山羊胡子眼帘缩起,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按道理来说,符枢身为大皇子,在这人皇城之中得圣树庇佑,只有八叶之身以上的存在才有资格伤他,可这个莫名其妙的外来户居然做到了,这简直有些超出他的理解范畴,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还有那秘术,为何看起来与圣树如出一辙?除了没有附加圣树的力量之外,简直就是另一个模板的圣术啊。

    “我也得圣树庇佑哦。”杨开笑吟吟地看着大皇子。

    “胡说八道!”符枢灭了身上的火星,怒骂道:“就凭你?”

    “是不是胡说八道,大皇子自己看看好了。”杨开说话间,忽然一抬手,一条火蛇再度出现在面前,接近着又是一条,第三条第四条……

    “你你你……”符枢震惊的不行,“你为何不需要吟唱咒言!”

    “我为什么需要吟唱?”杨开继续施展巫术,依然是简单的火蛇术。

    “施展圣术自然是要吟唱咒言的!”符枢觉得常识被打破了,有些难以接受。

    杨开嗤笑一声:“你这等垃圾如何能与本少相提并论?本少的圣术随手拈来。”

    说话的功夫,他面前已经多出了一片密密麻麻的火蛇,宛若一个蛇窟被端了。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新出现的火蛇竟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火红的色彩之上居然浮现出一丝丝绿芒,尽管不太起眼,可那确实是绿芒无疑,绿芒的色彩越来越强烈,最后出现的几条火蛇居然已经差不多全是碧绿之色了。

    杨开终于收手,笑吟吟地望着符枢:“看吧,我就说我也得到了圣树的庇佑。”

    “嘶……”山羊胡子倒吸一口凉气,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事态的发展超乎他的预料,这个外来户居然真的得到了圣树的庇佑,施展出了附带圣树力量的圣术,三皇子想要他投靠已是万万不可能的了,甚至可以说这人的到来足以让人皇城掀起一场万年不遇的大风暴,搞不好能改变人皇城现有的格局。

    他现在已经生不起任何拉拢杨开的念头,一心想着等会该怎么全身而退。

    那边符枢也是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巨大的情绪变化引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先是嗜血术达到极限被解除,紧接着无节制地使用圣术的后遗症爆发了出来,符枢惨叫一声跌倒在地上,手捂着鼻子,却是怎么也止不住鲜血的流淌,气血之力一下子虚弱到了极点,仿佛随时都会死掉一样,他大声哀嚎,向四周求救,可又有谁能在这个时候施以援手?

    之前还与自己打的不可开交的敌人居然率先倒下了,杨开撇嘴,懒得去落井下石,符枢本就不被他放在眼中,只是依靠那圣树的力量才能与他周旋而已。如今杨开也站了同一个起跑线上,符枢已经不足为虑。

    他转过头,笑吟吟地望着山羊胡子。

    后者额头冷汗滑落,涩声道:“难不成……你是遗失在外的皇族?”

    杨开神情冷淡道:“你的想象力略有些丰富。”

    “那你为何……能催动圣树之力?”山羊胡子对这一点怎么也想不明白。

    “谁告诉你只有皇族才能得圣树庇佑?”杨开冷笑一声。

    山羊胡子一怔,仔细想来,这个根深蒂固的想法完全是因为他从小就接受的常识,似乎确实没人说过只有皇族才能得圣树庇佑,调动圣树的力量,也从来没人怀疑过这个说法。

    山羊胡子忽然有些口干舌燥,隐隐觉得似乎有一个天大的机密即将在自己面前揭开,展露出真相。

    他颤声问道:“什么人才能得圣树庇佑?”

    杨开冷冷道:“老东西有反骨啊,你问这个干什么?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山羊胡子惊怒交加:“休得胡言乱语。”说话间,他左右观望,仿佛害怕这话被谁听了去。

    杨开冷哼道:“滚回去告诉你那主子,让他以后莫来烦我,本少无意去招惹谁,更无意与谁为敌,只是与夫人不小心流落此地,待找到出路自会离开,若有敢来找麻烦者……哼哼。”

    山羊胡子如梦大赦,不住地颔首道:“尊驾之言,老夫一定带到,至于三皇子会做出什么决定,那就不是老夫能干涉的了。”

    “我也知道你没有干涉的本事,滚吧。”杨开挥了挥手,如赶苍蝇一样。

    山羊胡子立刻遁走,哪还敢在这里停留?

    符枢依然在哀嚎着,声音凄惨无比。不远处的天空中,祝晴正在跟那三十多个武者血战,尽管这三十多人被符枢加持了嗜血术和生命锁链,能够联合作战,但如何是一个龙族的对手?

    嗜血术只是激发他们的气血之力,让他们的血肉变得更强大,更勇猛无谓,纵有提升实力之能,有没办法一下子提升太多,而生命锁链也仅仅能让他们生命共存,提升他们的抗击打能力。

    他们的进攻能力依然保持在自身的水准上下。

    祝晴应付起来简直不要太轻松,局面一直都呈现出一面倒,不过因为生命锁链的存在,祝晴想要解决他们还是颇费手脚的。

    杨开抬手间,一直悬浮在面前的那些火蛇便呼啦啦一阵朝那边飞去,一下子撞击在人群中。

    连接着他们气血之力和生机的生命锁链瞬间就如气球被那无数火蛇戳出一个个破洞,气力宣泄殆尽。

    生命锁链之术解除,连接中断,三十多个人陡然被卷入祝晴狂暴的气场之中,瞬间重创,纷纷喋血,下饺子一样从空中跌落。

    正常的生命锁链是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被解除的,但符枢施展的这巫术是得到了那圣树的力量加持,杨开如今以同源之力去干扰,生命锁链不攻自破。

    敌人忽然变得这么不堪一击,祝晴也懒得去追杀,欺凌这样的弱小对龙族来说可是一种耻辱,她一晃身便飞到了杨开身边,瞧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符枢,厌恶道:“这人怎么还活着?”

    杨开大惊道:“你还要赶尽杀绝?果然最毒妇人心啊。”

    祝晴冷哼:“这种垃圾,让他活着做什么?”

    “你说的也对。”杨开忽然抬头,朝人群中某处望去:“阁下看了这么久好戏,是不是该出来了?你也听到了,再不出来的话,我家夫人可要把这个大皇子干掉咯,到时候你可别哭鼻子!”

    杨开话音落下,一道人影忽然闪过,直接出现在大皇子面前,此人很高,但却瘦骨嶙峋,仿佛营养不良似的,站在那里好像一根竹竿,特别的显眼。

    痛楚的符枢见了此人,神色一震,指着他道:“你你你…你是……”

    瘦竹竿一言不发,弯腰在符枢口中塞了一粒灵丹,然后一掌将他打晕了过去,伸手将符枢提了起来,转身冷冷地望着杨开。

    “哦?帝尊三层镜!”杨开眼帘眯了一下。

    尽管早就知道这个人皇城底蕴不俗,但这么快就见到一个帝尊三层镜还是让杨开有些吃惊,这瘦竹竿的气息极为深厚,比起青阳神殿殿主温紫衫,星神宫萧宇阳丝毫不弱。

    换句话说,他与温殿主萧长老等人都是同一个级别的强者,并非什么绣花枕头,真要是动起手来,杨开还不一定能搞的过他。

    当然,在这人皇城中,借助那圣树的庇佑,碾压他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他现在也是圣树庇佑的对象,之前一直不停地施展火蛇术,就是为了与那圣树建立起联系。

    圣树并非庇佑什么皇族,它只是在庇佑巫而已,之前见大皇子施展巫术的时候,杨开便有些猜测,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他才会施展出巫的力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