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九百五十八章 巫术再现
    “你说你说。”符枢忙道。

    他手下强者不多,此刻已经全部躺了下去,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山羊胡子身上。

    山羊胡子道:“有圣树庇佑,大皇子绝对不会受伤,既然不会受伤,你又怕他做什么?你好歹也是皇子,能催动圣树的力量,就算打不过人家,难道不会抢了就跑么?只要回到府上,这人又能拿你怎么样?”

    符枢闻言眼前一亮,暗骂自己真是被吓糊涂了,确实如这山羊老头所说,自己有圣树庇护,常人根本不可能伤到自己,既然不会受伤,那还怕什么?

    他只恨自己刚才竟被吓得六神无主,连这种事都没想起来,更恨杨开让他如此丢脸,再瞧一瞧那边站着的祝晴,胆气渐生,慢慢地从墙角处站了起来。

    身子虽然还是有些发抖,可比起刚才一味的求饶逃窜要好很多。

    而之前的冲突也引来了不少人皇城居民的观望,此刻茶馆四周四面八方皆是围观的民众,几队在附近巡逻的守卫问讯而至,拨开人群看到茶馆里的狼藉之后皆是大吃一惊。

    再看到符枢之后,纷纷上前行礼,询问情况。

    “你们来的正好。”这些皇城守卫的出现让符枢愈发底气大增,伸手指着杨开道:“此人穷凶极恶,伤我护卫,更侮辱本皇子,速速随本皇子将他拿下。”

    众守卫一听,纷纷应诺。

    符枢脸上浮现出冷笑,口中忽然响起咒言之声,那声音晦涩难懂,旁人听的一头雾水,杨开却是吃了一惊。

    这咒言他太熟悉了,咒言声响起之时,他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幕恢宏的战争场面,那时候他麾下十万大军,各分支协调,悍不畏死的向魔族阵营中发起冲突之时,众巫们便会咏唱起这样的咒言。

    咒言的咏唱让人热血沸腾,让人胸腔之中充满了杀意,恨不得破坏掉眼前的一切。

    符枢的咒言很短暂,似乎有些变化,可万变不离其宗。

    一道光芒忽然绽放出来,将那些守卫笼罩。

    下一瞬间,众多守卫的气血忽然翻滚,身形猛地涨大一圈,仿佛一只气球被吹的膨胀起来,每个人裸露在外的肌肤都泛起了殷红的光芒,连那一双双眼睛都变得赤红。

    胆怯和畏惧在他们身上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坚定和勇猛。

    “嗜血术!”杨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在时隔十几万年之后的今日,竟还能从别人手上见识到嗜血术的施展。

    尽管这嗜血术有些改变,但杨开绝对是不会认错。

    之前在那山洞之中,那个廖管事施法之时就有一些巫术的痕迹,不过并不明显,杨开也没太在意,可如今看来,这转轮界竟还有巫术存在,也不知道如何传承了这么久的。

    祝晴显然也没预料到这样的一幕,美眸好奇地打量着那些发生变化的武者,有些不解。

    符枢的咒言再次响起之时,杨开已经知道这是什么类型的巫术了,这个巫术当年可是让魔族最为头疼的一种巫术,也是无法破解的一种巫术。

    正是因为有这一道巫术的庇护,蛮族才能与魔族争锋。

    杨开深知这一道巫术的可怕,哪还会让符枢施展出来?

    他一步踏出,百万剑悠然而逝,双手一拍一合之时,一道巨大的月刃轰然朝符枢斩去。

    这攻击出现的极为突兀,而且威能莫测,让那山羊胡子都暗暗心惊,符枢自然是吓了一跳,不过他无知者无谓,谨记着山羊胡子刚才的话,纵然惊骇欲绝,也没有躲避或者抵挡的意思,口中咒言愈发响亮。

    超大的月刃如期斩击在符枢身上,被符枢体表处浮现的绿光阻挡,只是这一次绿光特别的浓郁,几乎葱翠欲滴。这绿光是一种庇护,遇强则强,从另一面彰显出了月刃的强大杀伤。

    无声无息,足以吞噬空间的神通没能将符枢怎样,绿光竟然再一次当下了月刃的攻击,但与月刃接触的位置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裂缝,几乎不可察觉。

    这种庇护并非无敌,也不是不可打破的,杨开猛然领悟到了这一点,此前杨开的攻击之所以没什么效果,只因力量不够强。

    而这一瞬间的耽搁,符枢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巫术。

    又是一道光芒绽放出来,将那些守卫们笼罩。

    冥冥之中,似有什么东西将这些人联系到了一起,让他们生死与共,所有人的气血之力竟然汇聚到了一处,冲天而起。

    祝晴变色。

    “生命锁链!”杨开咬牙低吼,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有朝一日会正面对上嗜血术和生命锁链两大战争巫术,在千幻梦境之中,杨开率领的蛮族大军依靠这两种巫术所向披靡,正因如此,杨开才比任何人都知道它们的强大。

    山羊胡子面露讶色:“你居然知道圣术?”

    “何为圣术?”杨开退后几步,与祝晴并肩而立,目光冷然地朝前方望去。

    那一群被施加了嗜血术和生命锁链的守卫们大约有三十多人,这三十人无论是谁修为都不足帝尊,最强的一个道源三层境,最弱的一个才虚王两层境而已,这样一群人,若是单打独斗的话,杨开随便一口气都能将他们吹翻,轻轻松松就能教他们怎么做人。

    可是如今的他们,却有与帝尊境生死搏杀的资本。

    战争巫术的名头可不是吹出来的。

    山羊胡子道:“唯有六叶之身以上的皇族才能借助圣树之力施展出来的秘术,你既不知圣术,又如何道出圣术的名字?”

    杨开没回他,低声对祝晴道:“这下有些麻烦了。”

    祝晴道:“我解决这些人,那个什么皇子就交给你了。”

    杨开摇头道:“他们不好对付,还是我来吧。”

    祝晴悠悠道:“别小看我好不好?而且,我不想跟那个讨厌的家伙过招。”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也只能这样。”杨开耸耸肩膀。

    祝晴哼道:“解决不了他的话,以后休想碰我。”

    话落之时,已身形一晃朝前扑去。

    杨开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道:“要不要这么狠。”

    山羊胡子在一旁大泼冷水道:“没用的,圣术既然已出,你们就毫无胜算,除非你能逆转圣术,不过那也要先得到圣树的庇护才行。”

    符枢大怒:“老家伙你到底站哪边?”

    山羊胡子淡淡道:“老夫只是看个热闹,哪边也不站,大皇子专心应敌吧,小心别丢了皇族的脸面。”

    符枢被他说的戾气陡生,壮志凌云:“那就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

    几人说话间,祝晴已经与那三十多个守卫战到了一处,狂暴的劲气四溢之时,小小的茶馆一下子倒塌,茶馆老板跑到街道上痛哭流涕,大骂不止。

    很快祝晴就发现了这群人的难缠之处,他们的行动不算多灵活,毕竟有三十多个人,打起来也是毫无配合,没什么章法,往往彼此之间还有干扰,看起来笨手笨脚的样子。

    但就是这样三十多个人,居然每一个都有硬接她攻击的能力。

    每每她一击轰来,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挡的下来,这简直有些匪夷所思,她是龙族,力量狂暴,等闲帝尊三层镜也不敢说硬接她一击安然无恙,偏偏这些杂牌军做到了。

    几拳下来,祝晴很快发现了他们能接下自己攻击的奥秘。

    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回事,不管由谁出手阻挡自己,自己的攻击居然全部都被分散开了,由这三十多个人一起承担。

    一根筷子能轻易撇断,两根筷子阻力倍增,更何况是被施加了什么圣术的三十多个人,气血之力被激发之后,这些人无惧疼痛和凶险,每个人都红了眼珠子,能够承担的攻击呈几何势增长。

    祝晴面色转冷,出手愈发凶猛,对她来说,刚才不过是试探而已。

    轰隆隆一阵,战场不断地转移,半个街道都很快被波及。

    茶馆旧址上,杨开凝视着符枢,淡淡道:“夫人的话你也听到了,为了本少以后的幸福着想,还请大皇子你……躺下吧!”

    话落之时,整个人忽然出现在符枢面前,差点跟他贴到了一起。

    山羊胡子眼帘一缩,瞳孔变成了针尖大小。

    刚才那一瞬间,他竟没看清楚怎么回事。

    符枢惊叫一声,差点再次摔倒,不过很快就稳住心绪,咬牙喝到:“你以为本皇子怕你不成?”

    杨开抬手,凶猛一拳朝他脸上轰去。

    符枢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那拳头就已经砸在了面前,所幸绿光浮现挡下了这一击,没让他受到什么伤害,否则只怕早已毙命当场。

    他脸色发白,却是咬牙唱响咒言。

    他要给自己施加一个嗜血术,那样他就不会再有惧怕的情绪了。

    杨开忽然凝视着他的胸口道:“大皇子你只是八叶之身啊,啧啧,三皇子都是九叶之身,为何你身为大哥却比他要少一叶?是人皇对他有所偏宠么,还是你不得人心?”

    符枢的咒言戛然而止,大怒道:“少在这胡说八道,父皇他怎会偏宠老三,我才是大皇子。”

    那个啥,昨天祝晴的角色图上传的时候弄错了,完全看不到面部,是小莫的疏忽,今天会重新上传一下。搜索“莫默”即可关注。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