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九百二十五章 金蝉脱壳
    【播报】关注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半大老者的修为不高,只有虚王三层境而已,明显是资质不好,修为到了这程度已是尽头,有生之年不可能再有进步。

    此时此刻,建筑倒塌的山峰之上,除他之外,山峰上再无他人的踪影。

    而众人感应到的那印记气息,居然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

    封明眉头一皱,瞬间洞悉了真相,低喝道:“金蝉脱壳!”

    杨开也叹息道:“大意了,看样子龚刖状态不错。”

    他施加在龚刖身上的印记被转移到这半大老者身上,为四人指引了一个错误的方向,印记不可能平白无故地转移,只有可能是龚刖动的手脚。

    而龚刖能在杨开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做到这种事,显然不再是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他要么恢复了神智,要么是被魔念夺舍后与身躯完美融合了,无论哪一种都不是众人所期望看到的。

    几人陆续收起自己的帝宝。

    那站在废墟之中的半大老者被吓得魂飞魄散,此刻悲戚高呼道:“小老儿见过…几位大人,几位……大人绕……饶命啊!”

    他完全不知道杨开等人来此是做什么的,但却知道这四人不是自己所能反抗的,尤其是出手的那个老者,自称无华殿长老封明。

    无华殿是什么地方他自然清楚。那可是南域的顶尖宗门之一。他这个小宗门连仰望人家的资格都没有,无华殿长老亲临,而且还冲他出手,若不是最后关头对方散去杀招,只怕自己现在已经尸骨无存。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招惹了无华殿,竟引出的这么厉害的家伙,畏惧和惊恐让他无法思考。只能开口求饶。

    “老丈莫慌。”杨开冲那老者微微一笑,神念涌动,悄悄施展了一些神识之力,安抚他受惊的情绪,“我等来此并非是为难你的,只是追踪一个凶人,不曾想发生了一些误会。”

    “凶人……”那老者受到安抚,果然镇定了不少,情绪也不再如刚才那样慌乱失措。

    “正是。”杨开神色凝肃。伸手在面前一点,帝元涌动之时,一副影像出现在前方,那是龚刖的样貌,“就是此人,老丈最近可见到过这人?”

    印记既然被转移到这半大老者身边。那就说明龚刖至少曾经来过这里。如今没了印记,如何追踪龚刖已成问题,而这半大老者可能是唯一的一条线索了,杨开自然不能轻易放过。

    “是他?”那老者瞧见龚刖的样子之后顿时吃了一惊。

    杨开道:“你见过!”

    那老者道:“我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昨天小老儿在打坐修炼之时,似乎是瞧见了这人,可是等我仔细查探的时候他又不见了踪影,我以为……我以为那是……那是错觉。”

    封明沉声道:“我要看看你的记忆!”

    话落之时不由分说,一手朝那半大老者抓去,半大老者一声惊呼。身子不由自主地就来到了封明面前。

    他被吓坏了,封明刚才冲他出手,态度也不怎么友好,他还以为自己要遭遇什么不测,一阵慌乱地抵抗,可在帝尊境面前他这个虚王境又能翻出什么浪花,瞬间就被制服,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

    封明一指朝他额头处点去,显然是要窥探此人昨日的记忆。

    就在这时,杨开忽然心生警兆,低喝道:“封长老小心!”

    封明一愣神的功夫,被他抓到面前的半大老者居然一下子膨胀起来,体内力量变得紊乱狂暴,那半大老者显然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一阵手足无措,满脸茫然。

    碰地一声响动,半大老者直接爆裂开来。

    而在血肉之中,一点黑芒****,朝近在咫尺的封明冲去。

    封明虽是帝尊两层境,但面对如此猝不及防的变故也有些措手不及,他刚才还********地要检查下那半大老者的记忆,没想到下一刻人家就在自己眼前自爆了,而且还从里面飞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

    黑芒不大,封明的视野却似乎被全部充斥,再也看不到任何事物,与此同时耳畔便还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呢喃之声,让他心神动摇,识海防御大开。

    “镇魔!”

    杨开低喝声响起,一道巫术的光芒朝封明罩去,险之又险地拦在了封明面前,黑芒被巫术触及,猛地弹开,转头朝高雪婷冲去。

    烈阳镜高高悬浮在高雪婷背后,散发出耀眼光芒,宛若一轮烈日。

    高雪婷神色肃穆,手上诀法变换。

    一道光束从烈阳镜中打罩下来,直接将那黑芒罩个正着。

    光束似有极强的束缚之力,黑芒被束缚在其中左冲右突,一时半会竟是摆脱不得,而且在烈阳镜之威下,居然有要融化的迹象,弥漫出丝丝黑气。

    “三千剑道缠丝绕!”陈文昊水流剑一指,一道道细弱毛发的剑光****出来,打进光芒之中,化作一层又一层的禁锢将那挣扎不休的黑芒包裹。

    合陈文昊与高雪婷两人之力,总算将这黑芒制服。

    “这……就是魔念?”封明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有些心有余悸。

    刚才若不是杨开反应快,使用一招秘术替他挡了一下,只怕他已经被魔念给侵蚀了。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挡住魔念,但是龚刖前车之鉴摆在那里,魔念真要是有那么强大的话,他也不一定能够摆脱。

    一行四人是来追杀龚刖的,不曾想被一个小手段耍的团团转,险些出师未捷,这让封明的脸色极为难看。

    “这不是完整的魔念!”杨开皱了皱眉,认真地观察那被禁锢的黑芒,判断道:“它是被龚刖分割出来的,龚刖知道我们在追杀他,所以特意在这里埋下了陷阱。”

    “魔念还能分割?”封明吓了一跳。

    陈文昊和高雪婷的表情也凝重起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问题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他们都以为只要找到龚刖将之击杀就可以了,可若是魔念能够分割的话,那就算杀了龚刖也无济于事。

    因为谁也不知道他将魔念分割成几分,藏在什么地方了。

    在场众人只有杨开与魔念直接对立过,所以大家一起将目光转向他,看看他是什么意见。

    “以眼下掌握的信息来看,魔念确实可以被分割。”

    此言一出,另外三人的心直沉谷底。

    “不过……”杨开话锋一转,“应该不是毫无限制的,这是那道魔念的一半,可能只能分割成两份,而且应该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就算如此也相当棘手啊。”陈文昊眉头紧皱。

    “先灭了这魔念再说。”封明吃过一次亏,对这东西比谁都忌惮。

    高雪婷闻言便要加强烈阳镜的威能,不管魔念有多诡异,总是可以消灭的,眼下的情况已经证明了这一点,高雪婷也觉得只要再多出三分力,就能彻底将被束缚的魔念融化掉。

    “等等。”杨开抬手制止,“龚刖已经失去了踪影,我们想要再追踪他的话,只有从这半道魔念入手,如果毁掉它,恐怕就失去了线索。”

    封明点头道:“你说的也对。龚刖指望用这一招来打我们一个出其不意,甚至可能让我们其中一人入魔,却不想留下了破绽,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陈文昊道:“话虽如此,可如何才能通过这道魔念追踪龚刖?谁敢随便与它接触?”

    魔念太过诡异,在场几个帝尊境没人有胆量与它发生直接的联系,可若是不这么做,就无法追查到龚刖的行踪。

    杨开轻轻道:“诸位若是相信我的话,就交给我好了。”

    高雪婷惊愕道:“你?你想干什么?”

    杨开微笑道:“高师姐不用担心,我在那洞府之中既然能抵挡魔文的侵蚀,自然也能抵挡这区区半道魔念的诱惑。”

    “真的……可以么?”

    高雪婷面露忧色,她倒不是不相信杨开的实力,但这事谁也不敢打包票,万一杨开被魔念侵蚀,那可就称了龚刖的意了。

    “可有把握?”陈文昊也严肃地望着杨开。

    封明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明显也是这个意思。

    杨开道:“七成总是有的,而且……不是还有三位替我护法么?”

    陈文昊颔首道:“若是七成的话,此法可行!”

    高雪婷瞪着他道:“你觉得行,要不你试试。”

    陈文昊干咳一声道:“我没有把握,试不了。”

    想要通过这半道魔念去追查龚刖的下落,必须得跟它深度接触,甚至去窥探它的内在才行,如此一来,就等于是主动对魔念敞开自己的一切,这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

    “毁了它!”高雪婷说话间便准备动手,她并不愿意去看杨开冒险,尽管杨开说自己有七成把握,但万一碰到那剩下的三成怎么办?

    与其让杨开冒着风险去做这事,不如快刀斩乱麻将魔念毁掉,龚刖的踪影虽然丢失了,但不代表就追查不出来,大不了发动整个南域的武者一起行动,到时候龚刖就算隐藏的再好也无所遁形。

    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