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九百二十二章 润物细无声
    龚刖已经入魔,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跑回来破坏禁制,血色大门上的禁制阵法本就岁月悠久,之前又被龚刖破坏过一次,再弄下来搞不好真要被破解,所以杨开要留守在这里以做防备。

    这种事必须杨开来做,也只有杨开有这个能力。

    简单商议一番之后,众人赶紧调息修养。

    花雨露等人虽然没有受伤,但在**独尊阵中被血祭也是消耗巨大,想要离开这里前往天河谷必须得恢复一阵。众人皆帝尊,身上总有一些保命用的珍贵灵丹,此时也不是顾惜之时,各自取出服下。

    半日之后,花雨露等人勉强恢复了六七成的力量。他们不敢耽搁,与杨开告辞之后纷纷按原路返回,准备一起离开这上古洞府。

    不多时,石窟内便只剩下杨开一人了,四周静谧的连呼吸声都微不可查,只有倒悬的石柱上滴落的水滴声,滴滴答答。

    这一趟上古洞府之行虽然有惊无险,但每每想起那凶险时刻杨开还是有些心惊胆战。

    七人到来,最后只有四人完好无损。武匡义被羊泰血祭,羊泰自爆而亡,龚刖被魔念侵蚀,余下四人也是筋疲力尽,可谓是狼狈不堪。

    如今总算是得了一些时间用来恢复,杨开自然是争分夺秒。

    如此又过了一日之后,他才徐徐睁开眼睛,默默地感知了一下自己现在的状态,觉得差不多可以了,这才取出自己的长老玉碟。

    这是册封大典时温紫衫交给他的东西,这长老玉碟不但代表着青阳神殿长老的身份,更有其他许多妙处。

    他微微催动帝元,玉碟凌空悬浮在面前,旋即手上诀法变换,不断地朝玉碟之中点去,玉碟嗡鸣不止,随着杨开的动作。一条条隐蔽的信息通过玉碟朝青阳神殿传递。

    这样的联系方式不尽完美,无法阐述太过复杂的事情,而且受到距离的限制,只能在同一个大域内使用。不过却是星界眼下唯一能够远距离联系的手段,各大宗门都有,大同小异。

    如此忙碌了一阵,杨开才收起玉碟,相信青阳神殿那边已经得到了消息。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前来查探。

    他继续打坐恢复。

    接连十多日,一切相安无事,杨开的伤势也逐渐好转,神魂上的创伤也在慢慢恢复,再多给他一点时间他觉得自己应该就能恢复如初。

    他并没有掉以轻心,一直分出一部分心神警觉着那血色大门,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观察。

    这一日,杨开正在闭眸打坐之中,忽然生出一种极为奇妙的感觉,好像隐隐之中对武道有所感悟。让他不由欣喜,这层感悟来的莫名其妙,毫无征兆,但却是任何一个武者难得一遇的机缘,所以他立刻沉浸心神,去追逐那跟深层次的感悟和意境。

    那种莫名的感觉越来越清晰明了,就好像一盘美味可口的佳肴放在眼前,随手可得,却又横亘着一层看不见的屏障,只能嗅到香气。无法真的入口。

    杨开不急不躁,一步步稳扎稳打,慢慢地破开那拦在面前的阻碍。

    他有预感,若自己真的能洞悉这一层感悟的话。那么必定能够晋升到帝尊两层境。

    他是在碎星海中突破帝尊境的,虽然时间不算太长,按道理来说绝无可能再次获得晋升,但他这些日子以来的经历实在太过丰富,早已积累了通往两层境的资本,所缺少的不过是一场机缘。

    如今机缘就在眼前。他自然是要好好把握住才行。

    时间缓缓流逝,杨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只是一瞬间,又似乎是一年半载,某一刻,当他感觉那层阻碍豁然开朗之时,一片新天地呈现在他的眼前。

    种种奇妙的感觉从未知的角落纷至沓来,涌进他的脑海,让他忽然生出一种无所不能的错觉。而那些感觉跟是给他带来一种奇妙的意境,让他不由自主地就想沉浸其中,在里面畅游,去窥探那武道巅峰的奥秘。

    此时此刻,杨开所处的环境很是奇特,他感觉自己像是站在星空之中,四周繁星点点,那每一颗繁星都是一种难以捉摸的意境和武道的奥秘,是通往武道极致的台阶,他触手可及,伸手可得,只要将这些繁星摘取,他便能成就震古烁今的伟业。

    杨开徐徐伸手,朝那些繁星触摸过去。

    忽然间,一团火焰在这星空中燃烧起来,杨开眉头一皱,朝那火焰紧盯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他竟生出一种极为燥热的感觉,仿佛己身正处在烈焰之上烘烤一样,而这种灼热感越来越盛,越来越猛烈,猛烈到杨开几乎有些无法承受。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清凉之意滋生而出,仿佛一盆冷水浇了下来,让杨开如醍醐灌顶,无比舒坦。

    心境的大起大落让他蓦然警觉,伸出去的手一下子收了回来,深度闭关的状态被打破,杨开察觉到了自己肉身的存在。

    脑海中灵光一闪,瞬间明白自己到底遭遇了什么。这不是自己的顿悟,这是一个陷阱,一个来自血色大门后方魔念的陷阱!眼前所见的一切,都只是幻觉。

    他不敢怠慢,忙大喝一声。

    繁星震动,齐齐绽放光芒,然后朝某一处汇聚而去,一下子化作一个光芒璀璨的大字,凌立虚空!那字体与当今星界的文字截然不同,繁奥至极,却似乎蕴藏着极大的奥妙。

    “魔文!”杨开悚然一惊,没想到自己这般小心翼翼还是着了道,他撇开目光,不去看它,可那字体散发出来的光芒汇成一股,竟像是有意识一样,拼命地往杨开脑海中钻去,非要将那个魔文的真谛烙进杨开的脑海中。

    关键时刻,杨开的心境前所未有的平静下来,身上陡然绽放出一层七彩的光华,仿佛一件七彩霞衣一般将他笼罩。

    魔文的光芒照来,纷纷被七彩霞衣阻挡在外。

    杨开冷笑一声,缓缓退出这个幻境,神识重回肉身。

    出乎意料的顺利,没有受到任何阻碍,或者说魔念没有阻碍他的能力。

    漆黑的洞窟之中有光亮发出,杨开瞄了一眼,发现那是血色大门在散发光芒。不过当他神识回归之后,那光芒又逐渐敛去,最终消失不见。

    背后出了一片冷汗,杨开后怕不已。

    右眼处火烧一样的滚烫,可是脑海中却如冰水灌注的清凉,正是这种热与冷的交替将他唤醒,摆脱了那个魔文的纠缠。

    杨开不知道那个魔文是不是羊泰所施展的那一个,因为他根本没有看清楚,七彩温神莲化作的防护更将那魔文的真谛挡在体外,没有侵入分毫。

    现在想来,羊泰之所以能够洞悉一个上古魔文的真谛,从而生出魔性,大概也跟自己刚才遭遇的一样,只是羊泰没有自己这般好运,没有七彩温神莲这样的至宝傍身,所以他洞悉了那个魔文的真谛,他还以为自己得到了机缘,掌握了武道的奥秘,却不知道那只是一个诱饵而已,最终引发了一系列的惨剧。

    老实说,这一次的遭遇让杨开有些大开眼界。他在千幻梦境之中与魔族征战了两年之久,也不曾见过魔族有这样神出鬼没,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本事,这是他头一次遭遇这种手段。

    这并非攻击,只是让人误以为得了什么好处,结果却一步步地往错路上走下去,最终无法回头。

    而经过这么一出之后,杨开也确认那血色大门上的禁制确实被破坏的厉害,必须得赶紧修补加固了,否则再有什么人找到这里的话,很有可能将禁制破坏掉,放出门后的魔念。

    接下来的日子他更加小心翼翼了,无论做什么,都必定分出一部分心神关注着血色大门的变化,同时防备魔念给自己设下陷阱。

    不过一次失败之后,门后的魔念似乎也认识到了杨开的难缠,并没有再多的异常。

    杨开的伤势一天比一天好转,终于恢复如初。

    足足一个月之后,南域几大宗门的强者终于来了。

    长老玉碟中传来回讯,杨开迅速离开了洞府,前往地面上的石林接应。

    此时,陆岛四周毒障弥漫,四面封锁,并没有到那种可以合体变强的妖兽们觅食的时间,但在得到杨开的回应之后,几大宗门的强者依然决定强势突围,前来与杨开汇合。

    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动用了什么手段,站在陆岛上的杨开只听到一阵轰隆隆的响动,仿佛天翻地覆了一样,紧接着从那五颜六色的毒障之中激射出一道玄光,仿佛乘风破浪的龙舟,破开云海,落在了陆岛之上。

    一个个强大的气息弥漫开来,光芒散去之时,一行二十多人的身影显露。

    杨开把眼一扫,发现有几个老熟人。

    以星神宫的长老萧宇阳为首,青阳神殿高雪婷,天武圣地陈文昊,无华殿封明齐聚此地,四人中除了萧宇阳是帝尊三层境之外,其他三人皆是帝尊两层境。(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