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九百一十五章 败露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龚刖要布置的阵法真是叫*独尊阵,只不过在杨开说出来之前大家都不知道,龚刖交于他们的玉简之中只有结阵的法门,并没有太多的说明,众人只需要依照那些法门运转力量,与其他人配合就成,看起来并不算太复杂。

    众人相信杨开得到的那玉简应该也是如此。

    那么问题来了,他如何得知*独尊阵的名称?而且听他话中的意思,这个阵法想要布置出来还必须得有六个人辅助才成,缺一不可。

    众人齐刷刷地扭头朝龚刖望去,却见他眉头紧皱,一副极为意外的神色。

    “杨兄也精通阵法?”方浊饶有兴致地打量杨开,觉得这家伙真是深藏不露,他自己对阵法有些研究,要不然也不会被武匡义邀请过来了,若无龚刖的话,那么此地众人之中也就属他在阵法之道上的造诣最深,破解那上古禁制恐怕要仰仗他的能力。

    可就算是他,对这*独尊阵也毫不知情,这阵法显然是一种极为古老冷僻的阵法,却不想被这个杨九一眼看破,这让他暗暗敬佩。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杨开居然摇了摇头:“不懂,只是刚好知道这个*独尊阵。”

    他所精通的阵法只有一个,传送法阵!这还多亏了阳炎当年的悉心教导,更有他身负空间神通的缘故,否则他对阵法之道怕真是一窍不通。

    方浊闻言没再多说什么,只以为杨开是在谦虚,连这种生门冷僻的阵法都知道的人。显然不可能真的不懂阵法之道。

    “我没说错吧,龚老家主?”杨开歪头朝龚刖望去。

    龚刖的笑容不复,闻言沉声颔首:“没错。老夫要布置的确实是*独尊阵。”

    虽然早已有所猜测,可当真的听到龚刖亲口承认的时候。众人还是不免震惊。

    “可是这与老夫的身份有什么关系?”龚刖质问道,“老夫依旧是老夫,小兄弟你是不是弄错什么了。”

    沈冰茹颔首道:“对啊,这位杨兄,这*独尊阵与龚老家主的身份有什么关系?妾身虽然也不太懂阵法之道,但看那玉简记载,此*独尊阵博大精深,难得的是龚老家主能将其阐述的简单明了。让妾身这样的人也一学就会,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杨开微微皱眉,沉吟了下道:“好吧,权且就当龚老家主的身份没有问题,重点并不在这个。”

    “那什么是重点?”武匡义追问道,他颇有些不太耐烦,但杨开一脸严肃的样子让他意识到事情不太好,事关自身的安全他也不得不多问一些。

    “*独尊阵。”杨开在跟其他人说话,目光却是看着龚刖,一瞬不移。“诸位已经看过玉简中的内容了,对此阵的原理和结构应该有些了解。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此阵名为*独尊。我等联手施法之后,六人会化作六极,而作为主持阵法枢纽的龚老家主则独尊中枢,阵法维持的时间越长,他对我们六人的控制也就越强,一旦达到某种极限,那他便可以为所欲为了,我等实力再强也无法摆脱他的束缚。”

    话音落下众人面色大变,纷纷将目光转向龚刖。

    如果杨开说的是真的。那龚刖此举就耐人寻味了,*独尊阵布置之后居然可以让中枢控制其他人。这让人简直没法接受。

    而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之下,龚刖云淡风轻道:“所以老夫之前才说。要大家无条件地信任我!唯有这样,才能合我等全部的力量,破开阵法。”

    杨开哼道:“破阵的不是*独尊阵,而是另外的手段,你是想让我等血祭吧?”

    “血祭?”武匡义吓了一跳,虽然只是听杨开口上说说,背后还是出了一身冷汗。

    杨开阴笑着道:“武兄怕是不知道,这上古禁制破解起来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其实只需要多放点血便可以破开了,你们上次过来的时候没试过这种方法吧?”

    “放……血?”武匡义脸色灰白,震惊道:“要放多少血?”

    “谁知道呢?兴许把我们的血放干了就够了。”杨开耸耸肩膀,仿佛在说着与自身毫不相干的事情。

    血祭并非唯一的破阵之法,却是最简单的方法,而且一般武者的血还不行,实力越强效果越好,几个帝尊境的鲜血绝对是够了的。

    武匡义扭头朝龚刖望去,不敢置信道:“龚老家主,他说的可对?”

    方浊和沈冰茹也都朝他瞩目,露出询问的神色,至于花雨露,自然是一直站在杨开这边的,对他深信不疑。在场之中也只有她知道杨开的真实身份,作为青阳神殿的长老,她相信杨开不会害自己,这无关她对杨开的了解,这是青阳神殿的威名。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众人才明白杨开为何怀疑龚刖的身份。

    因为龚刖若真是龚家前家主的话,没道理行事如此凶残,天河谷龚家好歹也是一块招牌,砸烂了对龚家可没什么好处。

    心中暗暗庆幸,幸亏这个杨九对*独尊阵有所了解,否则恐怕还真要被人坑了,不过转念一想,这个杨九又如何知道血祭能够破阵呢?他刚才还说自己不懂阵法,可说起这*独尊阵又头头是道,言语之间处处矛盾。

    “原来杨小兄弟也是同道中人,真是失礼了。”龚刖似笑非笑地望着杨开,眉宇之中有一丝惊讶,却不见慌乱。

    这表情印入杨开眼帘,让他感觉不妥,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东西。

    “龚老家主,他…他说都是真的?”武匡义瞪大双眼,“你真要让我等血祭来破阵?”

    龚刖微微一笑:“确有此意。”

    话落之时,龚刖身上忽然传出啪地一声,仿佛什么东西破碎了一样。

    与此同时,杨开脸色一变,总算意识到被自己忽略掉的到底是什么了,一把将手上抓着的玉简丢了出去,正想提醒其他人的时候却已经迟了。

    啪啪啪几声响动传出,一直被众人捏在手上的玉简纷纷爆碎开来,各自化作一道流光缠绕众人。

    在场诸人都是帝尊境,反应不可谓不快,在玉简爆碎的一瞬间便各自有了反击的动作。可在有心算无心之下,龚刖的动作更快。

    他抬手打出两道乌光,一道化作黑幕将武匡义等人笼罩,另一道朝杨开飞射而来。

    杨开匆忙后退躲避,却发现这越是后退,那乌光离自己越近,猝不及防间被乌光罩个征兆,一下子视野变幻起来。

    等他重新回过神的时候,耳畔便居然传来一阵波涛阵阵的声响,四周海浪起伏,天空万里无云,烈日当照。

    他居然来到一片茫茫大海之上,不辨左右南北,不分上下东西,天高海阔,孑然而立。

    “阵牌!”杨开脸色陡然阴沉。

    这里是一个幻境,这一点杨开可以肯定,而能在一瞬间布置出规模如此宏大,效果如此逼真的幻阵,就算是龚刖也没这个本事,唯一的解释就是阵牌!

    阵牌之中封印了这种幻阵,在需要用到的时候直接祭出便好,方便迅捷,唯一的缺点就是无法与真正辛苦布置的幻阵比较,威力上要小一些。

    不过由龚刖出手弄出来的这个幻阵阵牌档次极高,困住杨开一时半会还是可以的,尤其是杨开现在神魂未愈,一身实力大打折扣。

    不过他相信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应该可以找出这个幻阵的破绽。

    刚才那几枚记载着*独尊阵信息的玉简明显也是阵牌,龚刖不愧是老狐狸,明显早就留了一手,就算杨开揭穿了他的阴谋,他也有能力在一瞬间制服其他人。

    唯独杨开醒悟的早,就将玉简丢了出去,可依然避免不了被困的命运。

    如今花雨露等人肯定是落进了龚刖的阵法之中,而作为一个阵法宗师,更有帝尊两层境的修为,龚刖在自身布置的阵法中能发挥出来的力量绝对堪比帝尊三层镜。

    换句话说,花雨露等人就算联手恐怕也敌不过他。

    杨开须得赶紧去援助。

    可他明显没有这个机会了。

    大海之上,人影一闪,羊泰诡异出现,他一脸阴冷地盯着杨开,再无之前和蔼可亲的形象,仿佛与杨开之间有杀父夺妻之仇,眼中满是怨毒狠辣之色。

    “你果然是个帮凶。”杨开望着出现的羊泰,冷哼一声,说话的同时悄悄寻觅这幻阵的破绽。

    龚刖是羊泰找来的,杨开既然怀疑过龚刖,那么羊泰自然也在他的怀疑对象之中。此刻见到羊泰轻松进入这个幻境之中,之前的怀疑立刻成了现实。

    “帮凶?”羊泰冷笑:“就当我是帮凶吧,本来我最警惕的是那个方浊,没想到你才是坏事的家伙,我倒是小瞧你了。”

    杨开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仿佛能滴下水来,想了想道:“那龚刖真是龚家前家主?”

    他此前虽然两次怀疑过龚刖的身份,但被困在这幻阵之后才明白,自己怀疑错了,龚刖大概是真的,也只有出身龚家的人,才能随身携带这么多阵牌,才能布置出如此高深的幻阵。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