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九百章 黑瞳再现
    魔域之中的古魔,形态各异,或大或小,无一不是强者。

    莫多知道有一种古魔,体型巨大无匹,宛若高山,生有独目,那独目能施展出匪夷所思的一项神通。

    所以当他看到杨开右眼处的异常的时候,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关于这种古魔的种种记忆。

    他心头一跳,暗暗祈祷自己的猜测并不是真的,因为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个异族恐怕真的能与自己一较长短。

    “黑瞳炼狱——暗黑无界!”

    异族人口中响起的低吟让莫多如坠冰窖,话音落下的同时,整个世界忽然变得一片漆黑,头顶上的乌云不见了,四周的五彩斑斓也消失了,整个天地都被一片黑暗所笼罩。

    而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之中,一只巨大的独目悬挂在高空,在这漆黑的世界之中,唯有它显得那么独特,让人看的清清楚楚。或者说不是看,而是感受,在这漆黑无比的环境下,每个生灵都能清楚地感受到那巨大的独目,它就仿佛一轮黑月,悬挂高空,高高在上,俯瞰着天下万物。

    所有魔族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朝独目所在的方位仰望,面上浮现出惊慌的神色,紧接着顶礼膜拜,就连那些魔王们也不例外,他们忽然变得呆呆痴痴,浑然忘记了自己正在做什么事,与其他普通的魔族一样,冲那巨大独目露出崇拜的神色。

    悬挂在高空中的独目好像将这一片世界化作了一个囚笼,所有被囚禁在其中的魔族都失去了自我。

    莫多脸色震惊,因为他发现事情正往自己最不希望的一面发展。

    那个独目,果真是自己所知道的古魔所拥有的,而这所谓黑瞳炼狱,也是那独目古魔的天赋神通。

    这个异族人竟然得到过古魔的独目黑瞳?他怎么得到的?又如何能够与之融合?既然融合,又为何没被同化?

    种种疑问在莫多的脑海中翻滚,却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就在这时,杨开的攻击已到。

    悬挂在高空中的巨目忽然眨了下眼睛,旋即一道玄光从上方****,猝不及防间正中莫多的头颅。

    莫多的表情茫然了一瞬,就算他是魔圣,被这样的攻击打中之后眼前也不由自主地出现了一些幻觉,他好像又回到了魔域之中,坐镇在自己的寝宫内,享受着舒适的生活,远离了纷争和杀戮,这样的生活让他心平气静,斗志逐渐迷失。

    一直攥紧的大手松开了一些,杨开趁机从中跃出。

    不过莫多到底是魔圣,尽管被那黑瞳影响,却也只是短短一瞬便已驱散了脑海中的幻觉,没有丝毫犹豫,蒲扇般的大手便朝杨开扇了过去。

    杨开伸手在虚空之中一抓,一柄战锤便出现在手心上。

    他对莫多的攻击不管不问,扬起战锤,狠狠地朝他脑门上夯去。

    轰地一声巨响,两人的攻击同时奏效,杨开三丈高的身躯就如一个破布麻袋一样被莫多扇飞出去,但莫多的脑门上也被魔兵战锤狠狠地砸了一下,瞬间头破血流,巨大的力量穿透他的身躯,望下方冲击,他再也无法保持攀爬的姿势,巨大的身躯犹如从天坠落的陨石朝地面载去。

    轰隆隆一阵,地面上那些已经迷失了心智,目光呆板,依然在冲天空中的黑瞳顶礼膜拜的魔族被莫多的身躯一压一滚,瞬间死伤一大片。

    莫多摇头晃脑地站起身来,额头上流下的鲜血模糊了双眼,他的表情却是变得狰狞起来,他闭上眼,一边抵挡着天空中那黑瞳的种种幻术之力,一边在黑暗之中寻觅杨开的踪影。

    杨开没有躲藏的意思,入魔之后他的心性大改,纵然有龙化之躯和七彩温神莲守护他的神魂不失,可古魔气息的释放,天赋神通的施展对他还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他内心深处的杀戮欲望被无限放大,他眼中只有一个目标,杀死那个三十丈高的魔圣!为此他要付出一切可以付出的代价。

    被莫多一巴掌扇飞之后,杨开很快稳住了身形,高举着魔兵战斧,气势汹汹地朝莫多扑了过来,空间法则下意识地催动,直接就出现在莫多的面前。

    如此明显的攻击轨迹,莫多自然很容易就把握住了,莫多抬拳出击,朝前迎去。

    魔兵战锤与那巨大的拳头相碰,狂暴的能量席卷开来,化作一道道收割性命的利刃,四周魔族一瞬间死伤一大片。

    莫多的拳骨开裂,杨开也被振飞了出去,半空中口吐鲜血,狼狈不堪。

    他却仿佛毫无知觉,稳住身形之后再度朝莫多扑去。

    霎时间两人战做一团,你来我往,激烈无比。

    莫多的巨大身体在这个时候占据了一些优势,杨开虽然每一次都给他带来一些伤势,但魔圣的身体素质本就极好,所以这些伤势并不能对他产生多大的影响,反倒是杨开的每一次扑击都会迎来狂风暴雨一般的反击,让他一次又一次的飞出去。

    但此刻的杨开就像是是一只打不死的蟑螂,依托黑瞳炼狱的天赋神通,纵然落入了极大的下风,也依然在与莫多殊死搏斗,不肯退让分毫。

    两人的战斗余波让魔族们倒了大霉。

    长青神树旁,几十上百万魔族围聚,杨开施展黑瞳炼狱之时将他们全部包裹,面对古魔的黑瞳,他们顶礼膜拜,陷入了种种幻觉之中,不知躲闪不知退让。

    战斗的余波让他们成片成片地倒下,前后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几十上百万的魔族竟死伤一半,大地之上流血漂橹,积尸成山,宛若真正的地狱。

    莫多早已暴怒,眼睁睁地看着那颗巨树不断地成长却无力阻止,心情从未有过的恶劣。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根本不愿意与杨开这样纠缠,他的目标只有一个,毁掉长青神树,不让巨树封堵界道。在杨开入魔之前他并不觉得这个任务有多么困难,只不过是一颗只知道成长的巨树而已,他随手便可摧毁,可是在杨开入魔之后他却发现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除非他能将那个叫巫牛的异族先杀掉,可是能杀的话他早就杀了,又岂会等到现在?

    又互拼十几招,莫多身上多了十几道或大或小的伤口,趁着将杨开扫飞的机会,他抬头仰望,然后面色铁青。

    因为他发现耽搁了这么长时间之后,那巨树已经快要成长到界道下方了,巨大的树冠几乎要封堵住界道的存在,而按照这巨树的成长速度,只要再有半柱香的时间,恐怕真能封堵住界道。

    莫多一声怒吼,不再理会杨开的纠缠,迈开大步朝长青神树冲去,在距离长青神树百丈远的地方一跃而起。

    三十丈高的身躯展现出难以想象的灵活,一下子窜起数百丈高,牢牢地抓住一根树干,然后手脚并用往上攀爬。

    不等他前进多少,杨开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他的头顶上。

    魔兵战锤被浓郁的魔气包裹,传递出毁灭万物的气息,狠狠朝他脑袋砸下。

    莫多脸色微变,抬手去挡。

    战锤砸在他的手臂上,敲断了骨头,莫多巨大的身体也猛地一矮,险些被震落下去,可他依然不肯放手,拼命维持自身的稳定。

    第二锤砸下,紧接着是第三锤,第四锤……

    轰轰轰轰……

    莫多就像是是一个耐揍的沙包,浑然没了魔圣的威严,挡在头上的手臂早已扭曲变形,仿佛一根面条,骨头粉碎。

    他终于再也无法支持,被杨开从树身上击落。

    可是在下落的过程中,他却咧嘴狞笑。

    因为在那天空之中,另外一个莫多不知何时出现,虽然没有三十丈高大,但也有十几丈的身躯,这显然是个分身。

    谁也不知道莫多什么时候弄出来的分身,就连杨开也毫无察觉,或者说察觉不到,入魔之后,杨开的感知大大减弱,眼中只有一个目标,对其他事物的反应极为低弱。

    莫多正是利用了这一点,轻松地将自己的分身送了出去。

    此时此刻,这个分身就站在那悬挂在天空中的黑瞳面前,双手不断地变换着法决,口中念念有词,身上传来极为玄妙的气息,看起来神神叨叨的。

    瞧分身的架势,显然是维持这种状态有一段时间了,而直到此刻才准备收尾。

    莫多的分身忽然停止了动作,抬手朝那黑瞳点去。

    一点光亮陡然出现在黑瞳之上,这光亮好像具备了极强的传染力,悠一出现便急速地朝四周扩散,眨眼功夫便占据了黑瞳的半壁江山,而且还没有停止扩张的趋势。

    杨开终于感觉不对,在半空中顿住身形,扭头朝黑瞳张望。

    然后他怒吼一声,朝黑瞳扑去,似要阻止那光亮的蔓延。

    可是为时已晚,当光亮充斥黑瞳之时,整个世界的光明重新回归,漆黑的幻术世界被破,飞奔而去的杨开一声惨呼,如遭雷噬,右眼处更是渗出了大量的鲜血,整个人直朝地面坠去,将大地砸出一个窟窿。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